爱文学 > 薄情总裁,别乱来! > 445 我的木头人 要死一起死

445 我的木头人 要死一起死

    今夜注定是不眠夜,言以莫会守着她,护她周全。

    至于以后……

    没有多少以后了。

    卫昊也撑不了两天了。

    言以莫一整夜没有合眼,早晨起来的时候,眼睛有些无神。

    路妈妈照例要去做钟点工,她很勤劳,自从不当老师之后,都是靠做钟点工将路西抚养长大的。

    路西毕业没有几年,挣钱不多,所以路妈妈依然很是勤劳的继续做着每一份工作,不敢放松。

    路西煮了早点给言以莫,也背着包要出门。

    她说道:“你愿意呆着就呆着,愿意走……”

    她将钥匙放在他面前,转身走了。

    她的工作没了,要抓紧时间重新找。

    母亲工作辛苦,她不愿意看着母亲受累,必须要自己也分担。

    言以莫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在他离开的时候,他将一本房产证放在了桌子上,是他的那套小房子,他现在用不着了,便变更了姓名,转到了路西的名下。

    他提起笔,沉吟良久,写下一行字:我不喜欢欠债,算给你的报酬。

    将钥匙和房产证放在了一起。

    拿起电话,打给随侍:“照看一下路西和她母亲的安全。”

    随侍照办了,言以莫却关上门,转头离去,不带一丝留念。

    而这,言太太和言蓉几乎没有合上眼睛。

    她们都在盼着沈木回来解决事情,又盼着言以莫赶快没事。

    但是却两样一样都没有盼来。

    因为沈木整夜没有回,而言以莫的车出去以后,一直没有消息。

    早晨的时候有消息传来,言以莫畏罪自杀了!

    尸体已经在垃圾处理场找到了,正在进一步的鉴定。

    言太太再坚强,也受不住这个打击了。

    她的精神真正的被击垮了,心里的悔恨,将她尽数淹没。

    言蓉只好守在她的身边,一边安慰,一边尝试联系沈木。

    但是沈木也一直都没有联系上。

    而当晚,卫家却宣布,要立新的当家人,广泛请了全城的各界人士,前去观礼晚宴。

    连言蓉都在被邀之列。

    现在言家这一切,都是卫昊做的。

    言蓉收到请帖,也下定了决心去卫家观礼。

    她想了解一下卫家的情况,和卫昊现在的身份地位。

    这些事情,沈木不在,她必须要亲自去做。

    晚宴的时间到了,言蓉很早就到了观礼晚宴上。

    很明显,言蓉收到的帖子,是卫昊发的。

    因为今天,卫铭被解职,在家中被长辈们大骂了一通,根本就不允许他出现在现场。

    而卫昊意气风华,马上就要接手卫家的整个家业,全场到处都是卫昊的人。

    看到言蓉一个人来,卫昊的目光四处搜寻了一番沈木,他已经得知消息,沈木好像逃跑了。

    真是一个懦夫啊!知道要出事,就提前跑了!

    而言蓉好像还不知道呢。

    卫昊上前笑道:“言大小姐,真是好久不见,久违了。”

    言蓉攥紧了拳头,愤怒地看着卫昊。

    卫昊笑道:“听说言大少……畏罪自杀了?”

    “卫昊,你自己做的什么事情,你心知肚明!你不会有好报的!”言蓉想起大哥,便眼眶发红。

    她已经找人去求证了,但是还没有消息传回来。

    卫昊轻挑地上下打量着她:“我听说,从昨晚开始,沈木也没有出现。不过我知道,沈木可能去找别的女人了,因为你想啊,你和卫铭这样勾勾搭搭的,一直旧情不断,作为沈木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受得了?他出去找个把小三什么的,不也很正常吗?”

    “你闭嘴,卫昊!”言蓉生气地说道,“沈木根本不是你说的这种人!我大哥也一定安然无恙。卫昊,等到他们回来,你一定会死得很难看的!”

    “言大小姐……我现在还尊称你一声言大小姐,但是以后未必,我还会如此尊重你。哼!”卫昊转身扬长而去。

    言蓉气愤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紧紧地攥着拳头。

    很快晚宴上就到了很多人。

    卫家的长辈也到齐了,很快仪式就开始了,卫家先是当面承认了卫昊的身份,将他认祖归宗,认回了言家。

    然后,就要将卫家偌大的家业,交由到卫昊手中。

    本来卫铭才是正宗的卫家继承人,但是卫铭连续做的很多事情,不仅让长辈们失望,还让卫家家族蒙羞,长辈们终于决定,将继承权交到卫昊的手里。

    卫昊站在台上,他身材非常高,显得非常的傲气,这一天,他争取了很久,终于等到了。

    为此,他做了很多事情,终于轮到他也有扬眉吐气的一天。

    从不被承认,走到现在得到所有人的认可,继承家中的经济和掌管大权,卫昊难掩心中的得意和骄傲。

    他朗朗然地看着台下,看着言蓉怒目而视的目光,他笑笑,用唇形说道:“这也有言家的一份功劳,不是吗?”

    正是因为言太太曾经和卫铭的频繁接触,才让卫昊有了机会打压卫铭,让卫铭彻底的不仅失信于长辈,还失信于民众。

    卫昊才能真正的身登高位。

    言蓉的目光迎视着卫昊的目光,不闪不避,因为对于卫昊,只有鄙夷,没有任何的害怕。

    全场响起了掌声,恭祝卫昊接手卫家。

    马上卫家的长辈,就要将象征着卫家掌管权的钥匙交到卫昊手里。

    卫昊志满意得地看着长辈们。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突然一声掷地有声的话语响彻全场:“慢着!”

    大家回头一看,只见一个长相异常清俊,非常沉稳有气质的年轻人站在门口,而他的身后,跟着一队穿着警服的人,犹如天兵天将突然降临一般。

    全场骚乱起来。

    言蓉惊喜道:“木头人!”

    沈木朝言蓉走过来,执起言蓉的手,看着卫昊,说道:“卫昊,你根本没有资格进入卫家,也没有权力执掌卫家!”

    卫昊脸上闪过一丝恼恨,说道:“沈木,我知道最近言蓉的事情,搞得你戴了一顶绿帽子,心里十分不爽,但是你拿我出气,未免有点犯不着吧?”

    “卫昊,别说没用的东西。你一直想和卫铭争夺家产,所以一直都在做很多不法的事情,现在我已经掌握了完全的证据,你束手就擒吧!”沈木大声说道。

    全场更是乱了,一时不知道该听谁的。

    卫昊脸色白了白,沈木眼眸沉了沉,牵起言蓉的手说道:“之前,我的妻子言蓉和卫铭有婚约,你不想卫铭娶了言蓉,有言家这个助力帮助卫铭,免得你没有任何机会,不惜借当时的混乱,将言蓉带走,想要烧死她,这样卫铭就没有办法跟言家联姻了。蓉蓉何其无辜,只是因为有可能阻碍你自以为是的前程,你就恶毒至此,想要置她于死地!光是这一点,卫昊,我就不能放过你。”

    “啊?竟然有这样的事情?”有人议论起来。

    “没有想到卫昊相貌堂堂,竟然是这样的人。”有人接着说道。

    连言蓉也不由惊讶起来。她那一次被人绑走的事情,一直悬而未决。

    那个时候苏薇和沈凉墨也有很多事情没有解决,所以并没有一直追查下去,何况那个时候卫昊还是不显山不露水的状态,所以没有查到卫昊头上,也是很正常的。

    现在看来,卫昊的心机真的很重,危机原来一直都在言蓉身边。

    不过后来言家落败了,卫昊便不将言蓉放在眼里了,这样反倒保护了言蓉的安全。

    卫昊为了让卫铭失利,反倒创造机会让卫铭和言蓉在一起。

    卫昊恼了:“没有证据,你不要乱说,不要以为你在乎的女人,其他人都在乎。你以为谁都愿意戴那样的绿帽子吗?”

    沈木被他说了,却根本没有生气,因为他自己最清楚自己和言蓉之间的感情。

    而当年差点烧死言蓉的大胡子,也被找到了,正被沈木抓捕了,缓了一步在路途上。

    他冷声说道:“这件事情,你必须要付出代价。除了这件事情,你昨晚私自派人,带走言以莫,却在垃圾处理场,想要将言以莫杀害,然后造成他畏罪自杀的情形,卫昊,你承不承认?”

    卫昊冷声哼道:“言以莫死都死了,我随你编派是非了。沈木,你以为谁都会相信你的话吗?这里不是s国,是苏格兰,不是任由你乱说乱来的地方。”

    “大哥!”沈木喊了一声。

    一道高大而纤瘦的身影出现在现场,言以莫苍白的脸,印在所有人的目光里。

    看到言以莫出现,卫昊的脸顿时也白了,比卫昊还苍白无比。

    沈木看了一眼言以莫,又看了一眼卫昊,说道:“卫昊,昨晚你安排人伤害言大少,言大少不仅没死,其实还故意留了一个活口,只是为了让你深信不疑,才故意布下迷阵,这个活口我们已经交给警方了,卫昊,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卫昊脸色白了白,慢慢地恢复如常,说道:“沈木,你说的这些,都只是你的推测和你的臆想,根本不属实,如果光是凭借这些,就能够定我的罪,那你和言大少,不知道已经被定了几百年的罪了吧?”

    言蓉也很担心地握着沈木的手,感觉到他的手心有些湿润,低头一看,才发现沈木的手臂上汩汩的冒出鲜血来。

    言蓉大吃一惊,说道:“沈木,你没事吧?你伤到哪里了?”

    “没事,不要担心。一点轻伤而已。”沈木轻声安慰她说道。

    随即,沈木抬起头来,大声说道:“卫昊,如果这些都不能定你的罪的话,那如果我说出,你为何要伤害言大少的事情,是不是,你就知道自己已经罪无可恕了?”

    卫昊顿时僵滞住了,眼里露出疯狂的神色,他忽然一挥手,说道:“沈木和言以莫在这里胡说八道,将他们赶出去!”

    马上卫昊手下的人便一拥上前,想要将沈木和言以莫团团围住。

    但是沈木身后跟着的,全部是国际刑警,全部都全副武装,大声喊道:“谁也不许动!我们奉命抓捕犯罪嫌疑人卫昊!”

    沈木也大声说道:“卫昊,你几次三番想要置言以莫于死地,无非就是因为接手了言家曾经的生意,担心言以莫再次从你的手里抢夺回来。你想全盘接管言家的生意,所以想要将言以莫置之死地,也私下暗中怂恿谢家的人,占据言家大宅。可是卫昊,你可以接手言家的生意,可以掌管卫家的事情,这些我都管不着……但是……”

    沈木这个转折的语句,拉得特别长,而且音量也提高了不少,全场的人都为此而静下来,静静地看着沈木。

    沈木接着说道:“但是你不该连言家的非法生意都全部接管在手里来!”

    此言一出,全场群情激奋,因为之前言西城就是做非法生意,被全球通缉的。

    言西城现在还没有被抓到,卫昊竟然就接着做起了言西城的生意,被抓当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人群中也有的人想起来了,沈木曾经参与过抓捕言西城的行动。

    沈木是个在这方面不留情面的人,看起来这次卫昊是真的惹到了大麻烦了。

    事情真的如沈木所说,卫昊在言家失势之前,就极力的接触言西城,终于被他暗中得知言西城的生物药品研究。

    他为了巨大的利润,也偷偷的做起了这样的生意。

    不过他做的规模非常小,一直都没有被人发觉。

    后来言家失势,他消停了一段时间,又故技重施,而且因为言西城不再做很多生意,言家也主动放弃,尤其是言蓉,散尽家财补贴员工,只留下了最正规的生意,给了卫昊可趁之机。

    他趁机把言家的很多生意接下来,顺便将言西城的非法药物研究生意也接了过来。

    沈凉墨和沈木因为一直没有将言西城抓捕归案,其实一直对于苏格兰这块土地并没有放松警惕。

    虽然沈木这次来,确实是为了言蓉,但是暗地里,还是在查这件事情。

    卫昊自己几番作死,相当于是送到沈木手里来的。

    沈木昨晚出去,就是想要拿到卫昊做非法药物的最后一项重要的证据。

    而且卫昊曾经想要烧死言蓉,也是沈木绝对不可原谅的事情。

    所以这次,沈木和言以莫,一方面麻痹卫昊的神经,被卫昊的人带到垃圾处理场,佯装被烧死,另一方面,沈木则和沈沉,孤身进入卫昊的秘密工厂,拿到了全部的证据。

    沈木将话说完,刑警就要开始带走卫昊。

    卫昊的脸上现在终于彻底的失去了血色。

    他知道,自己的一切罪行都败露了,他所谋划的一切,都全部荡然无存了。

    他是卫家私生子,一直被养在外面,从小的生活都很艰辛,所以他一直努力的,无所不用其极的想要获取他自认为属于他的一切!

    他不停的努力,用尽了一切的手段,终于走到今天这一步。

    但是没有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的一切,都被沈木尽在掌握之中。

    他看看四周,看到那些嘲笑的眼神,不由怒从心中起,伸手抓过身旁的一个长辈,掏出枪来对准他的太阳穴。

    刑警队的人本来是要上前抓捕他的,可是被他这样一闹,都不敢伤害人质,只好停住了动作。

    “卫昊,你努力向上,这一切本来都没有错,但是你错就错在,用错了方法。将自己的一切,都建立在伤害别人的基础上。包括你的兄弟卫铭,他并没有做你所说的那些事情,也并没有收受言太太、言蓉的贿赂,你却捏造谎言,破坏你弟弟的名声,以此来达到自己航我卫家的目的。卫昊,不要再负隅顽抗了,束手就擒,还有机会!”沈木大声说道。

    在大庭广众之下,将卫昊所做的一切,都说了出来,为言蓉和卫铭的清白证实清楚。

    卫昊气得红了眼睛,大声说道:“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要开枪了!”

    他拉着自己的长辈当人质,一步步的退后。

    他有着和言西城一眼的野心,但是却不及言西城十分之一的能力,惨败自然是不在话下。

    何况就算言西城,在沈木和沈凉墨面前,也根本撑不住多久,就落得一个那样的下场,何况他卫昊了?

    所以这次他的落网,根本就在意料之中。

    卫昊对着天花板开了两枪,大厅里发出轰隆隆的巨响声,上面的灯也下来,砸向人群,让宾客们一下子乱起来,沈木连忙指挥人,去将宾客疏散到安全的地方。

    卫昊则带着他的长辈作为人质,边战边退,企图逃脱抓捕。

    沈木松开言蓉的手,想要上前亲手抓捕卫昊。

    言蓉不舍地反握住他的手,大声说道:“木头人,你已经受伤了,不要去!”

    “卫昊差点害死你和大哥,我一定要亲手将他抓住!”沈木沉声说道,低头亲吻了一下言蓉的额头,大步朝前。

    卫昊乘乱进入电梯逃跑了,刑警队的人因为现在有太多无辜的宾客干扰视线,所以没有能够跟上去。

    沈木很快确定了卫昊逃离的楼层,追了上去。

    卫昊拉着长辈挡在身前,站在天台上,大声对沈木吼道:“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打死他!”

    沈木缓缓地放下枪,说道:“卫昊,你手里的人,是你的亲爷爷,你丧心病狂到如此地步,就算老天爷都不会帮你的。放开他吧!”

    “不,不!你们根本就不知道,我做出了多少努力,才能成为卫家的继承人。你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要来破坏,为什么,为什么?”卫昊失控地大声喊起来。

    “法律是公正的,每一个破坏他的人,都要为此付出代价。你所做的一切事情,早就触犯了法律,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不要执迷不悟了!”沈木大声喊道。

    卫昊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的失败来得这么容易。

    当他每次志满意得的时候,原来都有沈木在背后记录他的所作所为。

    他大吼道:“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他朝着沈木胡乱地开起枪来。

    沈木就地一滚,滚到有障碍物的地方躲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卫昊举起枪,对准了卫家老爷子,恶狠狠地说道:“死老头,我小的时候,你把我和母亲一起赶出家门,让我过着低贱的生活。等我长大了,你就把我接回去,留在身边,当着和卫铭对抗的工具,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只是想利用我给卫铭压力,助他成才。他才是你想要打磨的刀,而我不过是你的磨刀石而已!我从来都没有被你们放在眼里,我只是想证明自己,不比任何人差,我错了吗?我错了吗?我错了吗?”

    他的枪狠狠地抵在老人的头上,下一秒,就要扣动扳机。

    天空中有直升机开始盘旋,拉响了警报对着卫昊喊话。

    卫昊拿起枪,对着直升机连开几枪,失控地大喊道:“都是你们逼我的!都是你们逼我的!要死一起死!要死一起死!”

    他将最后一颗子弹留了下来,对着卫老爷子的脑袋,眼睛里像是被火燃起了一样的,像是魔鬼一般的,说道:“要死一起死!跟我一起死吧!”

    div class"center mgt12">.chuanyue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