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薄情总裁,别乱来! > 432 我的木头人 谁管你死不死

432 我的木头人 谁管你死不死

    沈木的背影一僵,心头被针扎一般的难受起来。

    原来言蓉,经历了这么复杂的心境,经历着这么痛苦的一切,而他刚才,还在她的伤口上狠狠地撒盐。

    真是该死!

    “你是说,蓉蓉她……”沈木开口问道,声音中如同灌了铅一般的沉重,喉结滚动了一下,紧紧地咬牙。

    言以莫喘息了几声,说道:“对……”

    那个词,除了路西说出过口,言以莫还从不曾亲口说出来。

    沈木也是。根本没有办法将这个带有巨大伤害的词语,说出口来。

    但是两个人一来一往的对话之间,已经清楚明白地说出了这个事实。

    伤害,已经造成,即便不说,也已经存在。

    沈木的拳头紧紧地攥起来,一字一顿地说道:“玛、丽、亚!”

    “玛丽亚的事情,我暂时还没有腾出手去解决……”言以莫说着,又是连声咳嗽。身体和家庭情况都不同以往,并不是说要解决,就能够马上解决的。

    沈木的牙齿咬出了声音,脸上的肌肉紧绷,整个人如同来自修罗地狱一般,充满了煞气。

    “蓉蓉不知道怎么面对你,才这样……沈木,如果你介意,我会马上带蓉蓉离开,带她去一个平静的地方生活。”言以莫开口说道。

    沈木转身,直视着言以莫的眼神:“我来陪她!不管她发生什么事情,都由我来解决!”

    言以莫的眼眸里,透露出一丝欣慰,他喘息道:“可是……这种事情,我希望你现在说了这样的话,不是图一时之快。更长久的一切,还在后面。”

    爱和陪伴,要说出来何其简单,只需要一句话一秒钟,而要做到,是一辈子的事情。

    言以莫不希望现在事情归于平静,而平静下,还暗流汹涌。

    沈木眸光一沉,望着他:“我是那样的人吗?”

    “不是最好。如此,我就将蓉蓉交到你的手里。而我母亲,我并未让她知道,我也希望,你也不要让她知道。”言以莫交代道。

    “我知道该怎么做。”沈木点头,良久,加了一句,“蓉蓉你放心交到我手上,我以性命起誓,绝对不会再委屈她半点。”

    “嗯。”言以莫苍白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如释重负的表情。

    连日来的痛苦和担忧,竟然被沈木完全化解了。

    之前对于沈木的疑虑,也都完全放下。

    蓉蓉跟着沈木,确实要比跟着他这个做大哥的,要好上许多倍。

    很多情绪,都只有相爱的人才能安抚。

    而言以莫,除了能给她兄妹之情外,其余的东西,因为男女有别,因为他根本不懂女人心,所以根本没有办法做好。

    沈木迈开大步朝着楼上走去。

    身体的伤痛算不了什么,心底有的,全是对言蓉的心痛。

    心痛她自己承受着一切的痛苦,也心痛她遇到这样的事情的时候,竟然还想着他的幸福和前途。

    真是傻。他在心底评价道。

    却有点心酸和痛楚。

    房间门开着,路西见到沈木进来,冲过来说道:“莫少怎么样了?”

    “你下去看看吧。”沈木应道。

    路西又有点不放心沈木,之前沈木开着车队来拦蓉蓉的时候,那情形真的是太吓人了。

    沈木见她的样子,问道:“蓉蓉怎么样了?”

    他的声音里带着的柔情,一点都不假,路西也看出来了,他对言蓉的爱,不由自主地说道:“精神受到比较严重的刺激,晕过去了。还有,她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除了哭,就是洗澡……”

    然后路西捂住了嘴巴,因为言以莫和言蓉兄妹,明显不想让沈木知道这件事情,她这样说,会不会间接地透露太多的信息了?

    “那个……我是说,蓉蓉她……”路西想要挽回刚才的话。

    沈木打断了她:“我都知道了,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路西一呆,忙跑了出去。

    沈木坐在言蓉的头,见她脸色苍白,唇上干得起了一层死皮,而额头上,还冒着虚汗。

    即便是晕过去了,她的双拳也紧紧地握着,显示出极端紧张的情绪。

    他内心极度自责,竟然没有看出她的情绪,就真的相信了她说的那些不再爱他的谎言。

    不管她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又有什么理由去怪她,以至于放弃她?

    他所心疼的,只是她的遭遇,和这份苦痛,他无法以身代劳罢了。

    沈木伸手握过言蓉的手,言蓉在昏迷中,条件反射地缩回。

    沈木重新握住,紧紧地握住,大掌将她的小拳头,完全包裹住。

    他低头,爱怜而轻柔地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木少爷,你没事吧?”沈沉回来晚了一步,回来的时候,言以莫和沈木的架,已经打完了。

    沈木沉声说道:“去厨房准备点有营养的食物。还有,叫一个医生过来。”

    因为言蓉有点发烧的迹象,整个身体都很虚弱。

    沈沉忙去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按照沈木说的去做,无疑是现在最好的方式。

    路西匆匆地跑下楼去,见言以莫脸色苍白地坐在长椅上。

    她忙坐在他的身边,很自然地伸出手,在他的胸口上抚了几下,帮他顺气。

    言以莫从来没有和女人这么近距离接触过当然,曾经有很多女人,好死不死地想要爬上他的,庸脂俗粉都被丢去喂狼了,其余的,言以莫也不知道自己的属下是怎么处置的。

    他本来对于这些事情就不感兴趣,加上医生说他身体不好,要修身养性地好好养着,他就更对这方面的事情,没有什么想法了。

    路西的手在他脸上摸了几下,心疼道:“沈木干嘛出手这么重啊,明知道你病着的。”

    言以莫打开她的手:“关你什么事?”

    “喂!什么叫关我什么事?我不是受雇来照顾你的吗?”路西捂着被打痛的手喊道。

    “你好像记错了,你只是负责照看蓉蓉。”言以莫毫不客气地回应道。

    路西一怔,这倒也是,不由站起来说道:“谁管你死不死的!”

    言以莫听到这个死字,眼眸里闪过一丝痛色。

    死,他从来就没有惧怕过。因为医生一直说,最多活到三十五,他早早的就做好了准备。

    他只是想将这短短的三十五年,活得跟别人一样的精彩而已。

    在s国战争的那个时期,他病得真的快要死了。

    有多少次,他都觉得自己踩在了地狱之中,只要一口气缓不过来,就真的跟活字无缘了。

    可是还有那么多放不下的东西,言家,公司,梦想,妹妹。

    尤其是妹妹,本来死并不可怕,他早就做好了准备,可是言蓉现在这个样子,他怎么可能,坦然的去死。

    云舒的药吃了很多了,但是起色甚微,他也不知道云舒的话,安慰的意义是不是大于实际的疗效。

    虽然他并不是质疑云舒的医术,只是他知道,再好的医术,也无法改变生老病死,人生无常。

    就好似凤卿说的那样,治得了病治不了命。

    路西见他的眼神放空,随即又转为幽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知道莫少的人,谁不知道莫少被断言活不过三十五岁,而他现在,离这个年龄,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

    路西重新坐回他的身边,轻声道:“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又不会因为你的话,少活一天。”言以莫淡淡地说道。

    “但是如果你不去包扎伤口,真的会……”路西话一出口,知道自己又说得重了。

    她换了口气,搀着言以莫的胳膊,说道:“去嘛,去包扎一下,总要好好的对待自己的身体,是不是?我陪你去!”

    言以莫瞥了她一眼,见她扎着高高的马尾,很是干净利落的样子,她在他身边没多久,他就已经见惯了她这个样子喜欢多管闲事,以为人人都是要受教育的学生。

    有点烦,但是还算在可忍耐的范围之中。

    言以莫跟着路西站起来,一个趔趄,路西用自己的身体撑住了他,说道:“都说过了,不要逞强。再压一下,我也要撑不住你了。”

    “路东,你要是话再少一点,会讨喜一点。”言以莫冷淡地说道。

    “西西西西西!东西南北的西!”路西咬牙纠正道。

    言以莫白了她一眼:“哈,有什么区别?”

    路西气得要将他扔出去,但是未免扔出去后将他捡不会,她还是忍住了这口气,默默都扶着言以莫往花园外走去。

    过了很久,言蓉才醒过来一次,见到沈木放大在眼前的温柔俊脸,她苦笑了一下,紧紧地揪住被子,刚才他还那么凶恶,现在变得这样的温柔,一定是她在做梦,是不是?

    她闭上双眸,长睫轻轻地眨了眨,眼泪蔓延过眼睑。

    “蓉蓉。”沈木轻声唤她的名字。

    言蓉没有应,知道自己在做梦。

    就连在梦中,她都没有勇气去直视沈木的双眸。

    他越是温柔,她就越是想要退缩。

    “蓉蓉。”沈木握着她的手,再次轻声唤道。

    言蓉睁开失神的泪眸,用颤抖的双手,摸到沈木的脸颊,轻声如同呓语:“为什么……总是出现在我的梦里……我……木头人,你走吧,回去吧,我不值得你再等待。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沈木的心痛得难以言喻,轻声说道:“不是梦里,我在你身边,嗯?”

    言蓉却偏过头去,收回手,默默地哭泣起来。

    “蓉蓉。”沈木靠着她一起躺下,将她抱入自己的怀抱。

    感觉到他滚烫的体温,言蓉的心一下子震惊起来,翻身坐起:“你……你……不要……”

    沈木也跟着坐起来,和她保持着安全距离,轻声说道:“对不起,我不该那个样子对你。”

    “我这是在哪里?”言蓉环顾了一圈四周,发现这是沈木的房间。

    她马上下,“你做了什么了?你干什么?”

    “蓉蓉,蓉蓉,你别担心,我什么都没有做。你放心住下,我保证,不会再伤害你。”沈木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

    言蓉震惊地看着他,愣愣地,随即,她脑海中动了一下,知道,沈木知道一切了,什么他都知道了。

    他什么都知道了!

    感觉一切都已经无所遁形,一切残忍都重新撕开来在面前。

    她慌张不已地后退,一直退到不能再退后的椅子处,说道:“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我要回去。大哥,大哥,大哥呢?大哥?”

    她慌乱地四下张望,想要寻找言以莫。

    沈木知道了一切的感觉,让她觉得难以面对,心底的伤口好似再次被撕开,她在沈木的目光中,无法安然的存在。

    “蓉蓉。”沈木小心地朝她走过去,缓缓伸手,朝着她伸出手去。

    言蓉看着他清俊的手掌,骨节根根分明,朝着她伸开,似乎想要承担她的一切。

    不,她摇着头,她不想面对这样的自己,和这样的他,她摇着头:“我要找大哥,大哥,大哥,大哥……”

    她转身,跌跌撞撞要朝外面跑去。

    沈木从身后抱住了她,言蓉拼命地挣扎起来,沈木却不肯放手,死死地从她身后揽住她的腰。

    “放开我,让我离开。”言蓉想要挣开他,可是哪里拗得过沈木的力气。

    “蓉蓉,别走。”沈木在她耳后低语,“不是你的错,不要用别人的错误,去惩罚你自己。”

    言蓉的脊背在他怀抱里,僵硬起来。从出了事开始,她一直都情绪十分不稳定。

    是的,这是别人的错误,可是那又如何呢。她始终要来承担这样可怕的结果。

    沈木再次说道:“留下来,在我身边,我带你回s国,不再继续留在这里,好不好?”

    言蓉的眼泪不停地掉落下来,温凉的泪水,掉落在沈木圈着她腰的手背上。

    “我们一起,回去,还是像以前那样,蓉蓉,一起去看电影,一起上班工作,一起做我们喜欢做的事情……”沈木将她的肩膀扳转回来,轻声说道,“蓉蓉,我对你从来没有变过,再给我一个机会,嗯?”

    言蓉哭得说不出话来,沈木抓着她的肩膀:“我们曾经一直如此,没有任何外界的人和事,可以分开我们。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都一直在一起。现在和以后,也会这样的,是不是?”

    言蓉想要点头,可是却有什么在心底千斤重,让她根本无力点头。

    好久,她才带着哭腔说道:“可是……我已经被改变了……”

    “不会,不会,不会。”沈木将她的脑袋按回自己的胸膛,心疼不已地说道,“什么都没有变,一切都没有。”

    言蓉哭倒在他怀抱里。

    沈木抱着她,他的怀抱,似乎给了她新的力量和希望,让她的瑟瑟发抖,变得好许多。

    “你身体很弱,肯定也饿了,我端点吃的东西给你。”沈木说道。

    感觉到要被他放开,言蓉惶恐地一个颤抖,沈木很明显地感觉到她的不安,便伸手按了一下铃,自己依然紧紧地抱着言蓉。

    很快,沈沉便送了吃的东西过来。

    小米粥熬到热乎乎的,滚烫滚烫的,又浓又稠,冒着十足的香味,让整个房间里都温暖起来了。

    还有一碗当归乌鸡汤,也腾腾的冒着热气。

    沈沉讨好地送到言蓉的身边,沈木白了他一眼:“没你的事了,下去吧。”

    “哦。”沈沉只好放下东西离开了。

    相比沈木,沈沉话多,性格也活泼许多,不过做事还是靠谱的,所以沈沉一直跟着沈木,处理沈木的事情。

    其实不光沈木,连沈沉自己,手下也还有人照顾他的起居。本身是因为沈家是一个庞大的体系,从属众多,分级鲜明,也正因为此,在最顶层的沈凉墨,才拥有无可比拟的巨高地位。

    沈木让言蓉坐好,端起了小米粥,轻声说道:“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言蓉想笑一笑,可是努力了半天,也无法挤出一个笑脸。

    沈木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尖,说道:“先吃东西吧。”

    舀了一勺小米粥,递到言蓉唇边。言蓉其实没有什么胃口,虽然几天了也没有正经地吃过东西,身体已经非常弱了,但是就是没有胃口。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相信是谁都不会有什么好胃口的。

    但是是沈木贴心照顾,言蓉不想让他失望,张口吃了半勺,很香滑的粥,吃在口里,却依然是无滋无味。也许是心,已经辨别不出什么味道来了。

    沈木小心地照顾着言蓉,好歹还是让她吃了半碗小米粥,喝了小半碗鸡汤。

    言蓉的情绪依然不太好,沈木便陪着她一起,又休息了一会儿。

    路西和言以莫都没有离开。

    这种事情,言以莫也没有心情离开。

    家中,没有回去的价值。

    他自己那套小居室,以前也是一时兴起买下的,他本就很少去居住,这一次要不是因为蓉蓉,他也不会在那边呆那么久。

    现在蓉蓉在沈家别墅,他便也就留了下来。

    沈沉知道他是言蓉的大哥,笑嘻嘻地给言以莫和路西安排房间,对管家说道:“麻烦管家给大少和这位小姐准备一间靠窗的客房。”

    “两间,麻烦了。”言以莫补充道。

    “好的。”管家应着,去安排。

    沈沉不由笑了:“我还以为……我还以为你们在一起呢……”

    他话没说完,大家也能明白他的意思,他原本还以为言以莫和路西是男女朋友,所以自然想的是给他们安排一个房间。

    言以莫淡淡说道:“就她?”

    路西被他的眼神看不起了,恶狠狠地道:“我怎么了?你以为轻易还能找到像我这样的女朋友?别自得了!”

    她叉着腰,十分不满的样子。

    沈沉见他们的样子,不由摇头,这还不是男女朋友,才怪了呢。

    言以莫回头,因为高,所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行了吧,别以为会留你常驻,现在这没你什么事情了,明天收拾收拾回去吧。”

    路西急了:“你的伤还没有好呢。还有,你的药从来都不按时吃,身边也没有什么人提醒你,能好才怪。”

    “好像与你无关吧?”言以莫看着她的眼神,像看蚂蚁一样渺小的动物。

    路西不由踮起了脚尖:“我……大不了我不收你的钟点费,当我做好事了。反正我假期的时候,也会去做义工,你就当我做慈善了。不过,你到时候要给我签个字,证明我来做了慈善。”

    言以莫好笑地看着她:“我什么时候需要一个你这样聒噪的女人来照顾了?赶紧走吧,别给我添乱。”

    “什么添乱?这几天要不是我,你能处理过来这一摊子事情吗?”路西一副摆明了就是不离开的表情,“反正我不管,我就是不会走的!”

    “随你便。”言以莫不知道这个女人脑子里装的是什么,固执又话多,多管闲事,自以为是。

    路西转头对沈沉说道:“那个……我留下来住几天,没什么关系吧?”

    “当然了,你是言大小姐的朋友,我们木少爷很高兴你会留下来的。”沈沉笑着说道。

    !!

    ...

    薄情总裁,别乱来!.chuanyue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