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薄情总裁,别乱来! > 417 我的木头人 吃个哑巴亏

417 我的木头人 吃个哑巴亏

    郭先生看到沈木拿出手机,毫不犹豫地拨打电话,整个人都懵了,忙阻拦说道:“这个……沈经理,有话好商量,有话好商量。要是你们实在没钱,先还一半也行,实在不行先还三分之一,行吗?言大小姐,言大姑奶奶……”

    沈木放下电话,母老虎见到自己的老公这个样子,更加相信言蓉刚才说的话了,揪住过郭先生的耳朵说道:“好啊好啊你,原来你真的把钱拿去给那些个狐狸精用了,看我不打死你!”

    言蓉捂住嘴,忍住偷偷的笑。这个郭先生和郭太太太过分了,这样一戏弄他们,刚才所受的那一点小委屈,就完全扳回来了。

    沈木也有些好笑,伸手揽住她的腰,在她腰上掐了一把。

    原来,之前那个郭先生来要账的时候,言蓉一开始没有时间去查,只是让麦克将账单拿去财务部核对,核对回来后,财务部是确有其事,言蓉便跟着郭先生一起去吃晚饭了。

    但是回来之后,言蓉越想越不对,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二哥会欠这个郭先生一大笔债务,所以她便去认真查了一番。

    只是一直还没有查出什么结果,昨晚沈木到她的办公室里,两个人冰释前嫌,将误会化解开来之后,她便将这个疑虑告诉了沈木。

    沈木便细细地跟她一起,将这笔账务查清之后,两个人才一起离开的办公室。

    原来沈木和言蓉查出,这个郭先生根本和公司就没有这样一笔债务,他只是看到言家的公司落魄,他以前又在言西城的手下的手下跑过一下腿,便想来横捞一笔,发一笔意外之财。

    他勾结了财务部的人,一起做出了这样一份账单,所以将账单拿到财务部去检验,自然没有查出什么漏洞来。

    但是只要细细验证一番,还是能够发现这份账单并不是真的。

    所以当时郭先生那么着急的要钱,就是怕时间拖久了露出马脚;当然,如果那晚他的阴谋得逞,让言蓉跟了她,账单是假的这件事情,也就不用担心了。

    沈木和言蓉昨晚将郭先生的事情查清楚之后,言蓉回了自己的家,沈木马上安排沈沉去做一份假的已经还钱的单子。

    如果郭先生再来找,沈木大可以说自己的钱还了。

    如果郭先生硬要耍横,那么就诉诸法律好了!

    既然郭先生的账单本来就是假的,那郭先生自然而然也就不敢去诉诸法律了!

    当初这样做的目的,主要是因为财务部的那个内鬼没有找出来,沈木和言蓉不想直接拆穿他们这个阴谋,打草惊蛇。

    没有想到两个人刚好把事情做好,郭先生就自动送上门来让言蓉打脸!

    这个脸打得,真是啪啪作响,十分解气。

    沈木刚才在外面瞧见言蓉将郭先生夫妻耍得团团转,也不由得好笑。

    在言蓉的脸上,终于又重新看到了两年前她那样的样子,无忧无虑,俏皮,活泼。

    他便一直站在外面,郭先生刚要动手,他便推门走了进来。

    现在看到郭先生的嘴脸,两个人都十分解气。

    那个母老虎刚才也一口一个的“小践人”骂言蓉,言蓉和沈木才没有打算帮郭先生解释这件事情,让他们狗咬狗,一嘴毛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沈木在一旁说道:“郭先生,郭太太,我们公司现在正是上班时间,你们有事,就出去说吧,不要影响我们员工上班。”

    “还没有还钱……”郭先生还在做垂死挣扎。

    沈木冷声说道:“如果郭先生真的要诉诸法律,那我马上让律师过来!就怕到时候,是真是假,郭先生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沈木语调冷硬,暗含警告,郭先生心头拔凉拔凉的,已经预知,沈木和言蓉知道了假账单的事情,他还要再说什么,沈木冷冷开口说道:“这件事情,郭先生最好是你知我知,要是再闹出什么事情来,恐怕到时候脸上不好看!”

    财务部和郭先生勾结这件事情,其源头还是公司内部的事情,所以沈木和言蓉,才没有真正将郭先生告到法庭上。

    公司现在艰难,必须要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郭先生如果被戳破了的皮球,一下子泄气了,萎顿不堪,母老虎还在继续骂着,沈木已经喊了一声:“保安!”

    保安飞快地走了进来,将郭先生和郭太太带了出去,母老虎还在一边走,一边骂,一边打……可怜的郭先生缩成了一团,鼻青脸肿地在众人笑话的目光中走了出去。

    郭先生作假的事情,虽然暂时还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是他“这么大一笔钱”的去向说不清楚,在家里,也足够他好好的喝一壶了。

    言蓉看着他们狼狈的背影,吐了吐舌头,说道:“真是活该!谁让你先当骗子的?”

    沈木见她活泼俏皮的样子,也不由笑了笑:“家有母老虎,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估计郭先生现在在家里的生活,恐怕比呆监狱还难受的。”

    “这件事情,还真是多亏你了,木头人。”言蓉由衷地说道,“我查了好一阵子都没有查出,你昨天一出马就帮我搞定了,今天还让郭先生吃这么大个哑巴亏。”

    沈木见四周到处都是人,也不便跟她多说什么,说道:“我去你办公室,跟你汇报一下工作。”

    言蓉马上就应了他,在前面带路。

    沈木见她踩着高跟鞋,小蛮腰在眼前扭动,比之以前,真的多了不少的妩媚女人味,不由伸手,揉了揉鼻尖。

    进入言蓉的办公室,言蓉刚开口:“有什么事情啊?”

    整个人就落入了沈木的怀抱里,吻随之就落了下来,抵着门好一阵子的厮磨,沈木才停了下来,低声说道:“就是汇报这个。”

    言蓉脸烧得通红,两个人现在要在所有人的面前装上司和下属,才短短的一天时间而已,就装得很辛苦了。

    前一阵子各有心事和误会,日子虽然煎熬,倒还没有觉得像现在这样,相爱却不能亲密来得更加的煎熬。

    两人虽然还没有突破最后的亲密,不过其他亲密的事情,倒也做得差不多了。

    被沈木狂风暴雨的弄得言蓉半天说不上话来,等她在自己怀里平息,沈木才开口说道:“财务部里内鬼的事情,要好好解决一下。不过我找人查过了,那个郭先生也不知道财务部到底是谁跟他接触,说白了,也是有人在里面牵线搭桥,郭先生也不过只是一个被利用的人而言。公司内部还有很多混乱,总要揪出背后的人,才能真正的上正轨。”

    言蓉点头,知道沈木说的话,都很有道理。她自己何尝不知道,公司里有这么多不仅无用,还起负面作用的人?

    只是公司里的人,都是二哥留下来的,每个人肚子里的弯弯绕,都比言蓉多很多,言蓉才接触公司事务没有多久,哪里跟这些人能够一试高下?

    就是因为公司里有太多这样各怀异心的人没有揪出来,才导致现在这样举步维艰。

    沈木明白她的担忧,轻声说道:“交给我来处理,嗯?”

    “嗯。”言蓉再次重重地点头,但是她旋即犹豫了一下,“可是……木头人,这些产业都是原本我大哥和二哥的,他们做事的手法和理念,都跟你有许多不合。我最担心的是,你在帮我的时候,受委屈……”

    “现在这些,都是你的了,不是吗?”沈木轻笑了笑,“你二哥的那些资产,大部分都被你之前大刀阔斧地剥离出去了。你之前不顾你母亲反对,将分公司全部关闭,将大部分的钱财都用来抵消之前的债务,还给员工给了遣散费,这些做得都很好,对于稳定局面,和彻底脱离你二哥以前的产业,是非常有益的。以后咱们只做正经生意,什么都不用担心,是不是?”

    言蓉点头,眼眸里涌动着晶莹的泪光:“是……如果当初二哥也能有你这样的想法,该多好。”

    沈木心疼地搂紧她:“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二哥的事情……”

    言蓉知道提到二哥的事情,难免会引起沈木的内疚,忙岔开话题,说道:“还有大哥,大哥一直说,让我们不要再管他的事情了。”

    “大哥昨晚专门见了我,也是为了说这件事情。看来,他的态度非常坚决。”沈木说道,“本来大哥的事情,已经不算什么了,但是现在被人捅出来了,这背后的人,不知道有什么目的。我看,这件事情,我们还是不能置之不管。”

    “啊?背后的人?”言蓉对于男人世界的权谋,毕竟所知有限,听到的时候,还是十分惊讶,“可是我们言家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还会有什么人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呢?”

    “这个我暂时也不知道。但是你们言家的事情,都是算在你二哥头上的当初你三哥闹着分家产,所有家产除了被分出去的部分,都是由你二哥掌管。你大哥病病哀哀的,也没有人去在意他。可是这一次竟然有人专门针对他,这背后肯定有人藏着想法……”

    言蓉担心问道:“那怎么办?”

    沈木揉了揉她的头发,安抚道:“不要害怕,一切有我在呢。现在我们先保持着这样秘密的关系,也不失为一件好事,不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反倒可以掩人耳目。”

    言蓉愧疚地说道:“木头人,这一次,真的是太委屈你了。”

    “傻瓜。”沈木心疼地将下巴抵在她的柔软头发上。

    两个人静静地相拥相抱了一会儿,才分开。

    沈木走出了言蓉的办公室,因为他现在是公司里的红人,做出了不少的业绩,挽救公司于危难,所以大家对于他能自由出入言蓉的办公室,也并不感觉到奇怪。

    尤其是下午时分,公司里按时准量的将这个月的薪水支付之后,整个公司里的士气大涨,一时之间,焕发出勃勃的生机。

    言以莫的案子还没有正式开庭,相信法院也是在采集证据,对他提起公诉。

    事情确实如沈木所说,当初言家的所有罪证都被言西城顶替着,留在言以莫身上的罪责已经不多了。

    只不过因为言以莫这么多年,确实做出过很多杀人越货的事情,想要找出几件来,给他定个什么罪名,确实也十分简单。

    这一次他遇到这样的事情,也真是十分棘手,稍微处理不好就会后患无穷。

    言蓉和沈木能够做的事情,就是找范孟良帮忙,尽可能帮言以莫减轻罪责。

    但是言以莫非常不想让言蓉再来管自己这件事情,几次再次提起不要让沈木和言蓉插手。

    言以莫虽然这样说了,但是言蓉哪能真的撒手不管呢?

    事到如今,怎么样也不得不尽量想方设法把大哥减轻罪责,尽量少让他受一些苦楚了。

    言以莫的病情,现在略略有些好转,不过还是需要静养。

    云舒那边,又派人送过两次药来。

    云舒和乔沐远也听说了言以莫的事情,不过乔沐远虽然身为s国的国王,言以莫的事情,毕竟是苏格兰的事情,不太好为了他插手。

    言以莫对于云舒几次送药的事情,已经非常感激了,至于自己身上的官司,他早就豁然想通,并不萦怀。

    言以莫一生之中,不爱女人,也不爱金钱,唯一的想法就是要和沈凉墨一决高低。

    自从经历过改造人事件之后,他就知道,自己不管是从能力、身手、性情各方面,和沈凉墨的差距都是千差万别,要挑战沈凉墨的事情,根本想都不用再想了。

    言蓉很客气地将云舒来送药的人送出门,再次千恩万谢地谢过,才拿着药走进家中。

    言太太脸上展现出一丝笑容:“没有想到,你大哥命不该绝,命中真的还能遇到贵人。”

    “是啊妈咪,幸好大哥去了一趟s国,遇到了云舒。”言蓉笑着说道,“而且云舒也苏薇的母亲呢……”

    她刚想将话题转到沈家,多说几句沈家的好话,言太太的脸色就垮了下来,说道:“别跟我提那些,如果没有沈家那批人,我们家怎么会到如此地步?光是云舒,就已经害得我不浅了,要不是看到她救了你大哥的份上,我怎么可能会对她感恩戴德?”

    言蓉看了一旁正在拼命喝酒的父亲一眼,心头也很不是滋味。知道母亲想起了父亲还爱着云舒的事情。

    言蓉也何尝不希望父亲真正的清醒一下,不要妄图自己得不到的人和爱情。

    父亲也真的是太过于将这件事情看得重了,家中这么大一摊子事情,他身为家中顶梁柱,不问不管……要是言承瑞真的能够帮言家撑着,言蓉自己不用这样辛苦,就连言以莫的事情,也不会到现在这么左右为难。

    只是因为言承瑞他毕竟是父亲,言蓉也不好多说什么,劝解无用,也就只能任由他去了。

    言太太说完话,闭上眼睛休息。言蓉也只好不再说话,偷偷摸摸看了一眼手机,今天是周末,她跟沈木约好了要偷偷一起吃个饭。

    说起来,沈木来苏格兰也有不短的一段时间了,但是言蓉到现在还都没有跟他正经吃过饭的,只有两次偷偷摸摸在办公室里点了外卖一起吃。

    见母亲没有说话,父亲在一旁饮酒,言蓉偷偷将手机攥紧在手心里,给沈木发了一个短信,像是做贼一样的。

    沈木很快回复了她,两人约好了一个地点见面。

    言蓉出门,像怕被偷拍的大明星一样,带着鸭舌帽,大口罩,墨镜,开着车到了和沈木约好的地点。

    沈木也是同样的装扮,搞得像是一样,两个人的车停在地下停车场,看到对方的样子,都忍不住笑起来。

    笑过之后,又有点心酸。

    两人一起去吃了点东西,买了票一起去看电影。

    言蓉打扮得跟上班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没有化妆,皮肤显得反而更加的水灵通透。

    穿着平底鞋,更显青春飞扬。

    沈木牵着她的手,一起往电影院里走去,两个人都年轻,打扮得也很休闲,好像是背着父母一起的约会的学生情侣。

    言蓉抱着一大包爆穿越迷,被沈木牵着手,心头满是甜蜜。

    电影结束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

    沈木喝饮料的时候,摘下了口罩,结果旁边一个女孩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喊一声:“沈经理?真的是你啊!刚才看到你的时候,还没有敢认,没有想到真的是你!”

    沈木礼貌地颌首。

    这个女孩子是公司的一个小职员,叫丽丽,平时就非常喜欢沈木,早就是一颗芳心暗许,这会儿看到沈木,说不完的话。

    沈木几次打断她,她也无知无觉地继续说。

    在沈木第六次打断她的时候,电影院的灯光打开,沈木的手指和言蓉的扣在一起,言蓉斜倚在沈木的肩头,她才讪讪地说道:“啊?沈经理,原来你有女朋友了啊。”

    因为言蓉戴着鸭舌帽、口罩和墨镜,又和平时显得不同,丽丽并没有认出来。

    沈木点点头,说道:“这是我女朋友,我们在一起已经很久了,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要结婚了。我们要先离开了,再见。”

    “沈经理?沈经理?”见到沈木拉着言蓉要走,丽丽大喊道。

    但是沈木并没有回头,反而是带着言蓉很快就离开了。

    一来他对别的女人,包括这个丽丽在内,没有什么印象,也不想敷衍,二来他和言蓉在这种状态下,要是被言太太知道了,不知道又要闹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反倒多生事端,还不如赶紧离开了事。

    丽丽在沈木背后,失望地看着他,心头不知道有多惋惜,沈经理已经有女朋友了。

    难怪平时不管她怎么邀请沈经理一起吃饭,沈经理都说很忙要回家呢。原来是要去陪女朋友。

    这件事情搞得丽丽失落不已。

    沈木和言蓉出来,在幽暗的河边树林,摘下口罩,才感觉到口罩都被呼吸弄得润了。

    不由大大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

    沈木牵着言蓉的手,漫步在河岸边,都享受着这难得的安宁和平静。

    想起当初在s国的时候,言蓉掏出信用卡去买老爷爷买的糖葫芦,那个时候,她还是一个完全不知道忧愁和人间疾苦的小姑娘。

    现在转眼之间,她就是要承担起言家所有事务的责任人了。

    沈木偏过头去看她,言蓉笑笑地说道:“丽丽要跟你说话,你怎么反而跑了?”

    “可是我没有什么要跟她说的。”沈木伸手揉了揉言蓉的头发。

    “那个姑娘……一看就知道,喜欢你。”言蓉幽幽地说道,女人对于这种事情都是非常敏感的,从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能捕捉到不一样的含义。

    沈木讶异,继而失笑:“我并不知道。就算她喜欢又怎么样,我又不喜欢她。”

    言蓉噗嗤一声笑出来:“随便她了,看她的样子,好似喜欢某个沈经理喜欢得不得了。”

    沈木佯怒道:“你倒是很喜欢有人喜欢你的男朋友,对不对?”

    “没有啊,我没有这样说过。”言蓉笑起来,“就是不知道我的男朋友,是不是禁得起人家小姑娘的示好呢?”

    div class"center mgt12">.chuanyue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