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薄情总裁,别乱来! > 415 我的木头人 要了吧
    一方面沈木带着商务部的员工,很快就谈下了几笔生意,另外一方面,在沈木的提点下,言蓉也拿出雷霆手段,处理了好几个消极怠工的员工,将公司上下,全部肃清一遍。

    因为有商务部前经理李经理的前车之鉴,其余的员工在言蓉肃整公司之时,并没有太大的反弹,一改消极怠工的状态,整个公司的精神面貌,有了极大的好转。

    加上沈木那边,谈下了好几笔的合作,整个公司的员工看到了希望,所有人的状态都恢复到七七八八了。

    言蓉虽然在沈木面前,经常忍不住的哭泣,露出非常非常脆弱的一面,但是在公司里的其他人面前,她却从来没有哭过。

    哪怕是再忍不住眼泪,或者遇到再难的事情,心中再犹豫不决,她也会努力的压制自己的情绪。

    所以处理公司里员工的事情的时候,还算是得心应手。

    其实最主要还是因为李经理那一批人心不稳的人离职了,言蓉可以放开手脚来处理公司里所有的事情。

    她不经意间,便加班到晚上七点了,现在常常都是这样的状况,处理事情的时候,忙得忘记了时间。

    她站起来伸了个腰,扭了扭酸痛的脖子,端着咖啡杯,去咖啡室倒咖啡。

    就在她倒了一杯滚烫的咖啡之时,回身来,没有防备间便撞上了一个人。

    咖啡全部泼洒了出去。

    言蓉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公司里还有人,自己先吓了一大跳,才忙问道:“你没事吧?”

    问完,才发现那人是沈木。

    言蓉惊得满脸通红,急得快要哭出来,连声问道:“木头人,你没事吧?”

    有言蓉的地方,沈木一直都在。

    刚才她进了咖啡室,他便鬼使神差地跟了进来,哪里想到会被言蓉撞上?

    他清俊的面容上,没有太多的表情,淡淡说道:“没事。”

    “怎么会没事?”言蓉急得掉眼泪,想要解开他的衣服,又怕碰到他的伤口,“去我办公室吧,我请一个医生上来。”

    她拖住沈木的手,将他带进自己的办公室。

    沈木被她按着在偌大的办公椅上坐下,沈木见她忙上忙下的,说道:“不用叫医生了,我自己来。”

    他伸手解开扣子,幸而他外面还穿着外套,阻挡了部分咖啡,才没有让咖啡烫到太多肌肤。

    但是饶是如此,他将衬衣朝两边拉开的时候,还是发现,胸前的皮肤全部都是红肿的,还起了几个水泡。

    言蓉“呀”了一声,提着药箱,跪在他的面前,小心地说道:“我来,我来,别动……”

    她的动作异常轻柔,推开了沈木骨节分明的大掌。

    沈木反手握住她柔软的手掌,很想质问她,为何已经选择放弃他,选择了另外的男人之时,还能在他面前装得如此无辜?

    言蓉抬起眼眸来,认真地看着他。言家的人,都有上天给的好容貌,还有单纯无辜的笑颜和眼眸。

    言蓉更是其中的佼佼者,眼眸含泪,如泣如诉地看着沈木的时候,让沈木的心一点点的沦陷,想要质问她的话,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她无辜得像是天真孩子的眼眸,让他根本问不出那样的问题。

    好似任何质疑她的话,都会成为对她的亵渎。

    言蓉抬起眼眸,无辜的大眼睛轻轻地眨着,长睫扇动,好似翩跹的蝴蝶一般。

    她因为焦急,是跪在沈木身前的,像一只可怜巴巴又分外惹人怜爱的小狗。

    沈木的手指,不由自主就扣入了她的柔软手指之间,低头,不管不顾地吻住了她的唇。

    沈木发现,言蓉竟然没有抗拒他,而且还主动迎合了他。

    这个认知,让他的心既甜蜜,又有些苦涩。

    这场感情,本来就始于言蓉的大胆主动,始于沈木的拒绝和被动。

    这个模式固定下来之后,现在面对着言蓉的“背叛”,沈木也才屡次会表现得有些被动。

    虽然他的身份地位跟以前已经截然不同,但是并没有改变这场恋爱中两人的模式。

    何况沈木曾经常年跟着沈凉墨,以沈凉墨为首的黄金单身汉团队,沈凉墨腹黑专情,莫允夜见到女人就说不出话来,柯皓哲面瘫,沈木对于感情也少一根筋。

    基本没有太多和女性打交道的经验,沈木接触过次数最多的女性,除了沈老太太、苏薇,就是言蓉了。

    沈木在感情上的表现,多半都基于这些基础,所以有些木讷,确实不足为怪。

    不然当初言蓉就不会天天追着他“木头人”“木头人”的叫了。

    他加深了这个吻,良久,言蓉才脸红红地推开他,温柔如水地说道:“我先帮你处理一下烫伤……感染了怎么办?”

    她脸红红地低着头,脸上一阵阵的发烫。

    手指如羽毛一般轻柔,拂过沈木的胸口,将烫伤的药涂在发红的肌肤上。

    幸好是两层衣服相隔,才不至于伤得太严重。

    她很认真地做着这件事情,但是一种很特别的情愫,却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沈木再次低下头,托住她的脑袋,一个吻再次下去。

    言蓉闭上眼眸,安心地接纳了他的吻。

    等到她喘息不过来,沈木才松开她。

    言蓉见他的衣服乱得不成样子,外套和衬衣都被滚烫的咖啡,泼成了皱皱巴巴的样子,站起身来说道:“你还有另外的衣服吗?”

    “没有。”沈木闷闷地说道。

    刚才两个吻,言蓉的安心接纳,很明显让沈木的心情大好。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却又有点闷闷的。

    言蓉去找了一下自己备用的衣服,找出了一个薄的针织外套,拿到沈木身边给他套了一下,发现只有他一半那么大。

    她的衣服对于他来说,无异于是小朋友的衣服。

    比划了一下,她自己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说道,你先脱下来吧,我帮你紧急处理一下,一会儿干了再走。”

    她上前帮沈木把衣服脱下来。

    其实这段时间,她也一直很想木头人,想和他呆在一起。

    不过上班的时候都很忙,下班的时候她又要顾及着母亲,何况在公司里,也不方便。

    现在这个时间段,正好和他平平淡淡的相处。

    言蓉拿了沈木的衣服,外套留着干洗,衬衣可以水洗。

    她拿着衬衣,在水池里简单搓洗。

    其实她从小娇生惯养,做这些事情,根本就不熟练,搓个衬衣搓得满头大汗。

    沈木从她背后揽过她的腰,握住了她的双手,带着她的手,将衬衣搓洗干净。

    顺便将她的手也带着冲洗干净。

    沈木很高,也很瘦,显得尤其的高,是非常清俊的身材。

    而言蓉则十分的娇小,被他从身后抱着,显出超萌的身高差。

    言蓉抬起眼眸,在镜子里和沈木的目光对视上了。

    她有些脸红说道:“我帮你拿去熨烫一下吧。”

    公司里有专门给员工准备熨斗,方便员工整理仪容。

    “蓉蓉!”沈木一个动作,将她推向了水池台上。

    这个姿势……言蓉脸上滚烫起来。

    他们虽然谈过很久恋爱,但是从来没有越雷池一步,哪怕曾经同共枕,也只是规规矩矩,没有任何破格的举动。

    但是现在沈木的动作,很明显的让言蓉感觉到了危险……

    是真的危险,他的眼神和动作,似乎化身成为了怪兽,而她是一只待宰的羔羊,随时会被他吃掉。

    言蓉并不抗拒两人也许会突破最后的亲密这个可能……但是她却很害怕沈木现在的动作和表情。

    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他的样子……

    这动作和表情,只有在那晚他醉酒的时候,言蓉看到过。

    为什么……为什么沈木又会这样子?

    言蓉抓住他的大掌,呼唤着他的名字:“木头人,木头人……”

    她并不抗拒他,可是总有什么让她感觉到不对。

    蓦然,就在要突破最后防线的时候,沈木却停了下来,一丝清明出现在眼眸里,理智也紧跟着回归。

    他伸手裹起衣衫不整的言蓉,低声道:“对不起。”

    他真混蛋,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因为嫉恨,差点要了她。他自己都为自己的行为羞愧。

    言蓉感觉到他声音里的失落,以为他是在担心母亲阻挠的事情,抱住他,低声说道:“木头人,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我对不起你。”

    沈木轻轻推开了她,转身。

    言蓉跳下水池,从背后抱住了他:“木头人,你要了我吧!”

    沈木的脊背蓦然挺直。

    言蓉将脑袋贴在他的背上,声音里有一丝痛楚,也有一丝难过,可是也有幸福和甜蜜:“木头人,你要了我吧!”

    沈木紧紧握住的拳头,慢慢地松开,耳朵里听到了言蓉的话,但是那句话,却无法变成正常的思维和理智,在脑海里扩散开来。

    “木头人!”言蓉的双手,柔软地扣住他精瘦的腰,“木头人,从我想跟着你的那个时候起,我就从来没有后悔过这个选择!虽然现在我妈咪,很不想我们在一起,但是我却还是不会后悔!木头人,木头人,我也不知道前方的道路还有多难走,我也不知道还有多少苦难和阻碍,但是有你在。我一点都不害怕。你……把我变成你的女人吧!”

    言蓉说完这句话,紧紧地闭着双眸,不敢再多说什么。

    也只是因为他背对着她,让她看不到他的目光,她才说出这样的大胆的表白。

    沈木听得久久地怔住,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

    言蓉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从来苏格兰之后,大家便都说,言蓉和迈克早就在一起了,而他之后,又亲眼看到言蓉和卫铭一起约会。

    他有过嫉恨,也有着痛苦。

    可是他还是决定留下来……不管她爱不爱他,他都会帮她乃至整个言家走出困境,完成他该做的事情。

    可是现在,言蓉的话,让他晦暗的心里,被投照进了一束阳光……不,不是因为她要成为他的女人那些话,而是她话里,包含的深深的爱意。

    让沈木愣怔,也让沈木一时之间,竟然无法调整自己的情绪。

    他蓦然转身,双掌捏住了言蓉的肩膀,哑声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言蓉扭着腰,以为他故意让她说第二遍,“我不要再说了,木头人,我原本以为你是老实人,谁知道你这样坏!”

    “蓉蓉,你刚才说什么?”沈木摇晃着她的肩膀。

    言蓉被他摇得快散架了,低声说道:“我是说……我是说……妈咪不要我们在一起,可是我无法答应她的要求,我会默默的等你……你,你会等我吗?”

    “会!”沈木的吻,狂风暴雨地落在她的脸颊上和唇上。

    言蓉推开他:“小心你的伤啦!”

    沈木心头被狂喜充斥着,露出笑容:“不疼,没事儿。”

    “如果我们偷偷在一起的话,真的要委屈你了……”言蓉低声说道。

    沈木被她提醒,才想起迈克和卫铭的事情来,低声问道:“迈克他……”

    “我跟迈克完全没有关系,上次就已经跟你说了。之前我妈咪总是让我去相亲,都是豪门的富家少爷,我不喜欢他们,他们也未必见得喜欢我。所以我拖着迈克去当挡箭牌……”言蓉解释道。

    这个沈木确实听她说过,迈克在他心中,也不算什么。可是最重要的事情,是卫铭。

    卫铭和言蓉从小一起长大,是青梅竹马的关系。

    两个人的感情深厚,根本不是一般人的关系所能够比拟的。

    加上几次沈木都撞见言蓉和卫铭在一起……不是他多心,如果真的那是言蓉自己的选择,他可以选择放手,去成全她。

    可是好几次他都跟自己说,放手成全的时候,却始终还是放不开,每次都跟在言蓉的身后,也好几次都机缘巧合的帮了言蓉的忙。

    爱是成全,更是占有。

    在沈凉墨身上就体现得很明显,在沈木身上,同样如此。

    “所以卫铭呢?”沈木的声音变得有点低沉。

    他看着言蓉纷嫩的唇,想要从她口里听到一个答案。

    如果那个答案不是他所想要的话……

    言蓉伸手握住他的大掌,声音软软的:“木头人,如果我会选择跟卫铭在一起,也许还在念书的时候,十几岁的时候,这件事情就定了下来,如果我选择和卫铭在一起,就不会跟家里闹着不结婚,也不会在结婚之前,偷偷地跑掉……”

    沈木的手指也紧紧地扣着她的,这个答案,让他心头一时难以反应过来,却也一时产生了难以言喻的狂喜……

    “木头人,我当初漂洋过海去s国找你,连命都交给你了……难道,”言蓉抬起眼眸,无辜而单纯的眼睛看着沈木,里面的情绪看了让人心头一软,“难道你到现在……都还信不过我吗?”

    沈木重新低头,攫取了她软软委屈红唇,将她整个人都圈禁在自己的手臂里。

    为她所说的话,也为他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所有情绪而深深的自责。

    如果说之前言蓉有很多话没有对他说清楚,是言蓉的不对;但是他心头有那么多的疑问没有亲自找言蓉求证,又何尝不是他的责任呢?

    言蓉说得很对,两人曾经经历过很多事情,都能彼此信任,相爱。

    而为什么现在,反倒还更多的猜忌呢?

    也许是因为,更想得到,就更怕失去。

    爱情的魔力如此巨大,让人失去沉着冷静,患得患失。

    言蓉被他裹在怀抱里,打定了主意,将自己交给他。

    不管母亲如何反对,她都认定眼前这个男人了。

    不,很早很早的时候就认定了。

    只是母亲的事情,让她只能暂时跟他保持着秘密的关系。

    将自己交给他,她知道,一定不会后悔的。

    沈木却再次在关键的时刻,停了下来,言蓉喘息如兰,轻声道:“木头人……不要这样……”

    “不,不行……蓉蓉,不能现在。”沈木捧起了她的脸颊。

    言蓉咬着唇:“你不想要我了吗?”

    “不,不是。”沈木摇头,他如何不想要,他想要她想得不得了,多少次午夜梦回,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他吻了吻她的唇,低声说道,“我不想现在,什么都给不了你的情况下……蓉蓉,我要给你名正言顺的身份,要给你幸福和安乐……”

    而不是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看着你一无所有,伤心流泪。

    言蓉晶莹的泪滴,不停地滑落下来,抱着他:“木头人,木头人。”

    “乖。”沈木擦掉她的眼泪,知道她的心里,只有他的时候,他的悸动根本就无法掩饰。

    这段时间的重负被放下,获取的难以言喻的两情相悦的感情,让他自然更是无比的满足和珍惜。

    言蓉重重地点头,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她可以全身心的信任,他想要给她最好的,而她从不后悔当初一眼见到他,就倾心的决定。

    沈木为她整理好衣服,将她按回椅子里,说道:“我帮你叫外卖,衣服我也自己处理。”

    言蓉点头。

    沈木做这些事情十分得心应手,很快将衣服整理好,随手套在身上。

    不过因为刚才他和言蓉搂搂抱抱,胸口更加红肿了。

    好在言蓉的药物也是极好的,虽然红肿,倒是止住了疼痛。

    一会儿外卖也到了,两个人说完了心头的事情,这餐饭吃得无比的香甜。

    言蓉吃着吃着抬头问道:“喂,木头人,你为什么会觉得我重新选择卫铭了啊?”

    沈木拿着一块披萨……既然言蓉问,他就把看见她和卫铭的事情说了一遍。

    话语里带着醋意,听得言蓉咯咯地发笑。

    沈木将手中的披萨,塞进了她的口里,也堵不住她的笑声,干脆倾身,亲自用唇,堵住了她不停的笑。

    整个办公室里,传来两个人的笑声,温馨的时光,又好似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吃完,沈木收拾了东西,两个人对了一下手头上的工作,担心言太太找言蓉的麻烦,两个人不敢再多留,只好收拾整齐,一起下了楼。

    言蓉不敢让沈木送,免得多生事端,所以各自上了车,朝不同的方向驱车而去。

    看见言蓉偷偷摸摸跟做贼一样的模样,沈木不由勾起唇角笑了笑,却又觉得疼惜不已。

    这一切事情的开局……都是他引起的。

    现在这一切的后果,都由言蓉在承担。

    不过一切都不用怕,一切也都还不晚,因为他始终会和她站在一起,不管前方是坦途还是荆棘,他都会和她携手一起面对。

    晚上回到别墅,沈木一直都还保持着好心情。

    到家的时候,沈沉迎上前来说道:“木少爷,言以莫说想见你。”

    沈木眸光微微一沉,言以莫是什么意思?

    在京城面对改造人的战斗中,沈木和言以莫合作过很长一段时间,知道言以莫其实也是一个坦荡荡的男人。

    沈木和沈凉墨私下里提起言以莫的时候,对他的评价都还蛮高。

    而且言家当初出事的时候,所有公司事务都被言湘庭争夺家产一闹之后,归到了言西城那边,所有的责任,也相当于是言西城担了,相当于没有言以莫太多事情了。

    div class"center mgt12">.chuanyue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