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薄情总裁,别乱来! > 377 她和乔沐远的事情
    云舒看着苏薇,浅浅笑了笑,似乎想起了当初的往事,但是笑容随即便隐没了。

    她淡淡说道:“我无法评价他。当年他对权利没有任何的向往,我根本没有想到他会走到现在这一步。”

    听到云舒这样说,沈凉墨和苏薇确实觉得挺意外的。

    当年皇室的权利斗争进入白热化,为此闹了好几年才尘埃落定,还有几个王子为此丧生,乔沐远却渐渐登上高位,掌握全部局势。

    所以听到云舒口里的这个乔沐远,确实无法跟现在这样的乔沐远联系起来。

    云舒摇摇头说道:“也许是我的看法太主观了吧。当年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就说好,不会参与皇室的任何权利斗争,我们商量好,等我帮药物研制出来,将边界之地的感染源查找清楚,我和他就一起去欧洲,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像其他任何普通的家庭和夫妻一样,在自然风光优美的地方定居,不参与凡尘俗世,一心一意生儿育女,过上健康安稳的生活。我大学时候和他就是同学,也在欧洲呆过一阵子,我们很喜欢欧洲的风土人情。”

    没有想到,当年乔沐远居然是这样的。

    也不知道是他的真实想法,还是他伪装的外表呢?

    云舒按理说是他最亲密的人,如果他真的是戴着面具,那就太可怕了。

    也正因为他身居高位后,和之前云舒认识的那个他,完全不一样,所以云舒才会感受到深深的被背叛的痛苦吧。

    云舒提起了往事,就干脆地将一切和盘托出,说道:“不过他也有他的压力但是我想不到有什么其他的压力可以让他变成这样。他最大的压力来自于现在的王太后雅倩以。乔沐远的母亲只是老国王其中之一的女人,乔沐远出生的时候,上面已经有众多兄弟姐妹,皇室之中对于后代的考虑并不是十分多了,所以他出生后,受到的关注远远没有前面几个兄弟的多。”

    “乔沐远的母亲虽然知书达理,也是来自书香世家,但是并无太多实权。雅倩以一生未孕,身居王后之位,便打算在这些孩子中抱养一个。所以乔沐远便成为了最好的人选身世简单,亲生母亲并不太强势,自己聪明伶俐,长相也是王子中的佼佼者,所以雅倩以便将他抱养了,带在身边教养。”提起这些事情的时候,云舒恢复了客观的立场和态度。

    乔沐远确实不论长相还是气质,都是皇室中的佼佼者。

    现在他身居高位,连能力和手腕也超出其他人太多。

    “所以乔沐远的压力便来源于王太后雅倩以。雅倩以收养他的目的,当然不仅仅是为了有一个孩子,传播一下母爱那么简单。雅倩以背后的雅家权势巨大,和雅倩以是相互依存的关系。雅倩以占据王后之位这么多年,又对其他王子的母亲十分刻薄,如果到时候任何王子上位,都会扶持自己母方的势力,雅家都会遭遇颠覆性的打击。所以雅倩以最后也是最大的希望,便是自己抱养一个王子,将这个王子和自己捆绑为一体,共同进退,她所在的雅家,则全力扶持这个王子上位。”云舒淡淡地解释道。

    沈凉墨点头,应道:“所以乔沐远自己本身并不是很想上位,但是却迫于雅倩以的想法,不得不去上位,这个是他压力的最大来源。”

    云舒笑了笑:“他是被雅倩以抚养长大的,后来他的母亲去世后,他跟雅倩以的关系比之前更亲一些。但是在云家出事之前,他都顶住了雅倩以的压力,没有参加皇室的斗争。不然,当初我也不可能会顶住巨大压力嫁给他了。”

    云舒的笑容里面有一丝丝苦涩,当初她选择嫁给乔沐远,也是顶住了巨大的压力的。

    她选择他,跟他是王子,出生皇室毫无关系。

    她选择他,只是因为他是乔沐远而已。

    只是因为他是那个她从小就认识,干净而通透,毫无瑕疵的小哥哥而已。

    两人在一起经历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友谊,才萌生了爱情。

    有了爱情之后,几乎是突破了重重困难,才走到了一起。

    苏薇听出了云舒话语里的弦外之音,轻声说道:“按理说妈妈出生云家,跟乔沐远门当户对,舅舅又是有功之臣,为什么你们俩的爱情,居然会顶住重重压力呢?”

    “乖女儿,你确实很了解妈妈,也很了解爱情。妈妈也正打算告诉你。过去的二十几年来,我对乔沐远一直抱着很深恶痛绝的心,但是现在有墨儿在这里,我就将一切的事情都客观公正地说一说,让墨儿也可以有个正确的指引当参考,而不是被我的情绪所误导了。”云舒拍了拍苏薇的脸颊,轻声说道。

    为何她和乔沐远的感情经受了这么多的压力?

    事情还得从这块血钻说起。

    当初这块血钻是从南非带回来的。

    因为s国以前和南非这个国家,有比较紧密的联系和各种合作。

    乔沐远的爷爷还是王子的时候,就被派往南非是历练和交游,随同乔爷爷去的人,是云舒的爷爷。

    云家自古就是医药世家,又是战功加身的人,所以云爷爷跟随着乔爷爷去南非,一则是因为两人关系不错,二则云爷爷是去保护乔爷爷。

    两人的关系,有点类似于沈凉墨和柯皓哲。

    说是去交游,其实就是王子上位之前,去给自己镀一层金,有一层可以服众的资历而已。

    但是南非当时还属于英国的自治领地,一向都是比较乱的。

    乔爷爷和云爷爷过去的时候,确实遇到过不少的麻烦,最大的一次,便是去解决一件两国外交上的问题,进入了钻矿区。

    当初这件事情闹得非常大,乔爷爷和云爷爷也经受了非常大的考验,两人经历生死,将事情解决好,还赢得了南非人的尊重。

    具体的事件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但是当初两人出生入死,乔爷爷从钻矿区带回了这颗血钻,可是乔爷爷的命却是云爷爷舍身忘死救回来的,建立了比以往更为深厚的友情。

    后来乔爷爷顺利的登上了王位,云爷爷便子承父业,带领军队。

    乔爷爷本来想让自己的孩子和云家联姻的,但是乔爷爷只生了一个儿子,那就是现在的老国王乔明志。

    而云爷爷虽然育有两个孩子,云舒的大伯和父亲,但是同为男孩,这件事情便搁浅了。

    后来云家有了云舒和云凤,乔爷爷高兴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本来他要给云舒和云凤都指婚给他的孙儿的,就是当初乔沐远那一辈的各种王子。

    但是当初孩子们年纪都还小,皇室的情况又很复杂,两位爷爷在一起商议了一番之后,又压下了这件事情。

    后来乔爷爷病重离世,却将那枚代表着两位爷爷年轻时候辉煌、能力、友谊的血钻,送给了云舒。

    云舒当年只有几岁,根本还没有意识到这枚血钻意味着什么。

    云舒被乔爷爷赏赐血钻之后,民间和皇室都有传言,说是乔爷爷指定了云舒嫁入皇室,皇室的王子,谁能够娶到云舒,就能够得到云家的全力辅佐。

    所以云舒从小就是在整个皇室所有王子虎视眈眈的目光下长大的。

    王子也许年纪小,不知道接近她意味着什么,但是王子身后的家族、幕僚、随从、支持者,都知道。

    当初呼声最高的王子,就是六七八 九四位王子。

    大家的目光,就落在这四位王子和云舒身上。

    但是云舒自己,却从小就很爱和乔沐远在一起玩儿。

    乔沐远聪明、灵秀、温和、知识渊博,话却并不太多,但是总是在关键时刻,能说出让人信服的话。

    而且乔沐远一直对于名利和财富,看得十分淡泊。

    不过他看得淡,他身后的人却看得不淡,尤其是雅倩以。

    雅倩以从始至终都是想将自己的侄女儿雅正丽嫁给乔沐远,然后一起去争夺王位的。

    但是自从云舒得了乔爷爷留下的血钻之后,雅倩以也没有办法,对待云舒的态度十分十分纠结。

    云舒的爱情和婚事,一直是皇室中最大的焦点,那四位王子的身后人,无时无刻不在对云舒和云家施加影响力,暗示和明示云舒选择他们。

    云凤也为此被当做了皇室的后备人选。没有娶到云舒,大家都觉得,娶了云凤,一样的是可以捆绑强大的云家的。

    云凤和云舒的性格很多地方都相同,跟凤悠然的性格也很像,绝对是软硬不吃的主儿。

    只是她跟云舒不一样,云舒有喜欢的人,她没有喜欢的人。

    她不喜欢这个环境,甩手去了国外留学。

    云舒则留在了国内。

    选择乔沐远,是云舒自己决定的事情。

    未免夜长梦多,她才成年不久,便跟乔沐远结婚了。

    这件事情,当时让整个皇室都又失望,又惊讶。

    都没有想到云舒的性格竟然这样烈,对于外界的一切压力和游说都充耳不闻,自己就选择了乔沐远。

    婚后,云舒和乔沐远多次都表示过不会参与任何皇室的事务,乔沐远也是异常的低调,尽量不牵扯到争斗中去。

    云家也很支持云舒的做法,赞同她去追求自己的爱情和幸福。

    云千夜也自动请缨,镇守边界之地。

    整个云家和乔沐远,都将自己放在很低很低的位置上,就是为了不引起人的猜忌。

    雅倩以那边,乔沐远也多次游说,告诉她自己的心思不在权力上面,只愿意安心过自己的日子,但是对于雅倩以的母子之前,他同样非常看重,表示只要雅家有事,他一定万死不辞。

    就这样,云舒和乔沐远也过了一段时间相对平稳恩爱的日子。

    直到云家出事……

    云舒轻声道:“这基本就是关于我和乔沐远的全部事情了。其余的,都是些小事了。云家出事之后,我也深深地反思过,是不是我太过自私,在这个漩涡中心还想妄图有干净纯粹的感情。这件事情,我也反思过,我到底是不是有做错……”

    苏薇忙握住母亲的手,轻声安慰道:“不是你的错,妈妈。我们每个人,都有追求爱情和幸福婚姻的权利。你做出的,只是正当选择而已。那是你的自由和权利,没有任何人,可以为此而责备你。”

    听到女儿的话,云舒欣慰地笑了笑。这二十几年来,她一直背负着很重的负累在坚持前行。

    有很多次,她都担心自己再也走不下去了。

    因为有苏薇的存在,她不想放弃女儿,才每次都重新振作精神,勇敢地前行。

    现在有女儿贴心的理解她,她感觉到这么长久的疲累,都消散于无形了。

    沈凉墨也接口说道:“身处那样的环境下,就算你不选择,或者你选择任何人,都会触及到别人的利益,都同样会引发起争端。这不是你的错,不该归罪在你的身上。错的是这个争权夺利的世界,和被权欲熏心的黑暗皇室。”

    云舒也知道,自己的个人能力,其实是无法影响那么大的、错综复杂的皇室的,但是她还是对于很多事情有过自责。

    听到女儿女婿的安慰,心头始终要好很多。

    她其实内心比其他任何人也都清楚,不管她当初和谁结婚,势必都会引发其他势力开撕。

    只能说,身处这样的地方,有很多身不由己。

    包括乔沐远,她也相信他有身不由己的痛苦和压力,不过提到乔沐远的时候,她也知道,自己早就已经对他死心,形同陌路了。

    沈凉墨说道:“云家出事之后,整个皇室集体开始争权夺利,耗时几年之久。六七王子在斗争中失败,死亡。乔沐远掌权,八王爷和九王爷保存了实力,和乔沐远形成三足鼎立之势,不过乔沐远一直都能镇住场,所以这十几年来,整个皇室处于相对平稳的状态。”

    “是的,你说得没错。基本就是这么个情况。只是皇室争权夺利那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没有外人可以知晓。”云舒点头赞同沈凉墨的话,说道,“这背后一定有很复杂的原因。我现在只希望,已经没有人在研究改造人。如果有的话,那就太可怕了。”

    沈凉墨也是最为担忧这一点,虽然改造人只是他和云舒的猜测,并不一定存在。

    但是言西城和韩爷的事件还摆在眼前,提醒他们不能忽视这个可能性。

    言西城和韩爷的事情,如果还算作是小打小闹的话,那如果改造人真的存在,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因为毕竟言西城和韩爷的财力物力,相比皇室和国家来说,都是很微不足道的。

    要是皇室连同国家有人在做这个事情,将会很可怕。

    沈凉墨伸手握住苏薇的手,将苏薇裹在怀里。

    不管这次有什么艰难险阻的事情发生,他也不会再放开苏薇的手了。

    尤其是这件事情还涉及到苏薇的亲生父亲,他更加要慎重以待。

    飞机很快便到了京城。

    沈凉墨在京城的别墅,占地面积并不多,也休憩得很简单。

    不过内部的装修布置却毫不含糊,简单却不失简洁,温馨舒适。

    上一次苏薇怀着小五儿在这里住的时候,沈凉墨更是安排将苏薇的房间重新布置了一番,一切都是以方便苏薇为主。

    现在苏薇带着小五儿住在这里,也是十分的方便。

    沈凉墨等人刚刚到京城,便确定了乔承梁围攻云湘庭的消息。

    皇室最近发生的这一系列事情,让乔承梁也确实非常着急,想要急于做点事情,建功立业。

    所以云湘庭的出现,让他太过于激进了。

    他居然带着皇家亲卫队,将云湘庭逼到了寺庙里,想要拿到云湘庭身后云家传说中的庞大财产。

    反正云湘庭是罪臣之子,当年云千夜叛国,许多人还记忆犹新,乔承梁占据了这个道德制高点,才敢这样出手,去逼云湘庭。

    但是言湘庭也不是吃素的人,哪里会被乔承梁的这样的人逼迫?

    他手下带着很多当年父亲留下来的忠臣之士,硬是在乔承梁的正规军手下坚持了几天,毫不含糊。

    不过,因为乔承梁带着的毕竟是正规军,云湘庭虽然没有吃亏,不过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所以两方竟然僵持不下,已经对峙好几天了。

    相比较于云湘庭的潇洒淡然,乔承梁就不那么好过了。

    他一方面带着正规军都没有讨到什么便宜,多年来的自信心十分受挫。

    而且整个京城里都在关注这件事情的发展,云湘庭不管是胜利还是失败,大家都不过是一笑了之,要是云湘庭胜利了,大家都会说,哦,云家的后人嘛,能力高,自该如此。

    如果云湘庭失败,大家也会觉得,云家的后人嘛,这么多年流离失所,没有家人教养,没有学到父辈的能力,也很自然。

    但是乔承梁就不一样了,他自幼在皇室长大,身边教养他的人,全部都是顶级的。

    他从小在京城就广受赞誉,自己也自视甚高,要是连个杂牌军的云湘庭都搞不定,哪里还有颜面继续混下去?

    偏偏对于这件事情,乔沐远完全没有表态,那意思好像是就是要专门考验一下乔承梁的能力,看一下他是否有能耐处理这种事情。

    所以乔承梁整个人都很郁卒,想要再请父王多派兵,颜面有损,想要就这样拿下云湘庭,似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双方只好在寺庙里僵持着。

    所幸这座寺庙非常大,位居郊区的山林,能够容纳众多人,不过漫山遍野都是大动干戈的人,未免是有辱佛门清净了。

    沈凉墨虽然没有表态,不过暗中派了不少自己的亲信过去帮云湘庭。

    这样一来,云湘庭和乔承梁的实力,又是此消彼长。

    但是沈凉墨很快打听到,雅家派出了人帮助乔承梁,想要将云湘庭一举拿下。

    雅家出面帮乔承梁是很正常的举动,但是沈凉墨却敏锐地嗅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乔沐远自从娶了云舒之后,和雅倩以乃至整个雅家,都离心离德。

    但是云家出事后,乔沐远和雅正丽结婚,和雅家的关系完全缓和。

    只不过,雅家却不能像以往那样,想插手皇室的事情就插手,话语权比以往低了很多。

    所以雅家对乔沐远是有些意见的,只不过想到以后即位的人乔承梁也是雅家的血脉,雅家这么多年来,才隐忍下来。

    现在乔沐远更是将乔承喜远嫁,虽然还没有正式废掉雅正丽,但是命令雅正丽闭门思过,没有他的允许,不能随意出入宫廷。

    乔沐远似乎完全没有将雅家放在心上,这个架势,甚至是有和雅家决裂的迹象。

    为什么会这样?

    沈凉墨不由微微地拧眉。

    乔沐远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

    这个雅家,在当年的皇室争夺之中,又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他马上找到云舒,问道:“妈,你还记得雅倩以和雅家,当年除了对乔沐远寄予厚望外,还有没有什么后手,跟其他王子联系紧密?”

    “这个……”云舒想了想,她还真没有往这个上面想过。

    她当初的年纪也非常轻,比现在的苏薇还小,对于权势斗争,也并未十分熟悉。

    而且云家本身就是爽朗正统的家庭,也不存在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

    div class"center mgt12">.chuanyue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