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薄情总裁,别乱来! > 365 饮食起居
    雅正丽身居后位,自然要展现自己母仪天下的仪态。

    她和自己的儿子乔承梁一样,八面玲珑,手腕高超,对于有用之人,又非常的大方,所以也收买了不少的人对她效忠。

    所以笼络了凤卿之后,马上转头来对苏薇说话,帮助自己的儿子,打好和沈凉墨的关系。

    雅正丽对苏薇说了这么大一通话,沈凉墨和苏薇正要应两句场面上的话,就听到乔沐豪咋咋呼呼地站起来说道:“就是要多多接触,墨少还有苏薇,跟皇室里的晚辈,年纪相仿,正是可以做好朋友的好契机,一定要多多接触,多多接触。”

    雅正丽和沈凉墨、苏薇的沟通,被乔沐豪唧唧歪歪地打破了,雅正丽拿起餐巾,在唇上轻轻擦拭了一下。

    因为乔沐豪一向这么没规没距,大家都习惯了,雅正丽也不好说什么。

    乔沐豪是这一辈第一个出生的男孩,极得皇室的器重和喜爱,本来就莽撞蠢笨的性子,愈发的被养得见不得人。

    但是他毕竟年长,又没什么坏心眼儿,所以其他人都是能让则让着他,不跟他一般见识。

    他站起来咋咋呼呼说这一通,让雅正丽已经有点不高兴了,但是他接着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大跌眼镜。

    他拍着沈凉墨的肩膀说道:“墨少,苏薇现在怀着身孕,一切都多有不便,不如让我侄女儿乔承璐来照顾你的饮食起居吧?”

    这话一出口,全场顿时便静了下来,一丝声响也无,落可闻针。

    苏薇端着白开水的手指,轻轻颤了颤,将水杯放下。

    原因无他,是因为乔沐豪话里的“饮食起居”四个字。

    这四个字的含义,远远不如表面那样简单。

    s国确实是一夫一妻制度的,但是有权有钱,尤其是皇室的男人,在妻子怀孕的时候,如果不想委屈自己,便可以找年轻女子来伺候夜生活,全国上下,此风甚为流行。

    一般这样的女子在男人身边,会呆一年左右,一年后拿钱走人。

    有明媒正娶的妻子压着,这样的女人一般也不可能生孩子,或者留下来。

    但是凡事都有例外,有些女子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目的,真爱、家庭原因、攀高枝等等,竭力留在男人身边。

    要是妻子睁只眼闭只眼,这样的女子说不定就能真的留下来。

    男人嘛,总是对这种事情乐见其成的。

    像乔沐豪这一辈,虽然有王太后不能生育的原因在,但是老国王能留下这么多子嗣,最小的王爷和最年长的王爷之间,相差竟然有二十岁之多,便是这样的产物。

    像苏薇曾经呆过的夏家,苏薇的母亲也被误以为是那样的女人。

    这种事情能够发生,说白了就是男权社会,男人对于爱情和婚姻失责,对于过于贪婪和放纵导致的。

    而妻子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忍受下来。当然也有忍受不下来的,导致离婚或者其他不幸的大有人在。

    越是有权有钱的男人,越是喜欢滥用这样的权力,多收女人,因为他们能够得到来自家庭和婚姻的风险,实在是趋近于零的。

    这跟底层民众中的男人找小三、找小姐,其实是类似的。

    只不过他们将事情做得更美化,更道貌岸然而已,将这种明目张胆的喜新厌旧、发泄yu望的行为,叫做“体谅怀孕妻子的辛苦,让她安心养胎,从而找其他的女人来伺候饮食起居”。

    苏薇因为从小顶着不光彩的私生女头衔,对于这种事情,是听得非常多的。

    所以她曾经的愿望,就是嫁个简简单单的男人,好好过属于自己的小家庭生活。

    和其他女人分享一个男人的事情……实在是太过惊悚,超出她的心理预期,她接受不了。

    所以乔沐豪一提出“让我侄女儿乔承璐来照顾你的饮食起居吧”这句话,全场震惊,苏薇也震惊了。

    全场震惊,倒不是因为道德和法律的约束,而是觉得,乔沐豪居然要将乔承璐送去给沈凉墨做小三,这也太做低伏小了一点。

    沈凉墨地位纵然高,是个人人争相拉拢的香饽饽,可乔承璐毕竟也是正规的公主身份,这样直白地去送给沈凉墨,真的好吗?

    而且,乔承璐是八王爷乔沐昕的女儿,八王爷的地位分属,只在九王爷和国王之下,乔沐豪的脑筋已经蠢笨到这种程度了吗,去给自己的侄女儿做主,送去当沈凉墨的小三?

    那又不是他豪王爷自己的女儿!

    大家都是震惊于此,但是对于皇室想要许配公主给沈凉墨这个想法,本身是不震惊的。

    对于沈凉墨这样的男人,除了用联姻和爱情的方式去笼络,似乎再也找不到更好的方法了。

    在场的人换位思考,若是自己是皇室的人,除了拿公主去笼络沈凉墨哪怕不是做正妻,竟然是最好的方法。

    而且谁能保证,到时候正妻的位置到底是谁?

    苏薇知道沈凉墨是皇室想要拉拢的对象,但是震惊于,皇室竟然如此光明正大提出这个要求……

    而且苏薇一直都知道,沈家的男人一向都很洁身自好,很少有人沾染上京城里这些权贵的坏习惯。

    无论是用情至深、沉默寡言的沈南生,还是一意孤行的沈北临,甚至是娶了海欣的沈谦,还是沈凉墨,都是堂堂正正对于感情执著而负责的男子汉。

    沈家发生过兄弟共同爱上一个女人的事情,但是从未发生过豢养小三的事情……

    大家都惊住,让乔沐豪对于自己发布的言论颇为满意,他哈哈大笑说道:“好男儿做事,不拘小节;好老婆做事,夫唱妇随。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这话一出口,其他人的反应先不说,光是他自己的王妃,就已经是黑了脸。

    因为豪王爷自己便以此为名,养下了几个小的,王妃生育完孩子后,他死皮赖脸的把这些女子留在了他的王府之中。

    王妃大发脾气也没有用,因为这个豪王爷不光性子是个蠢笨不化的,脾气也很执拗,又胜在很少跟人真正的生气,王妃骂他打他踹他他都能忍,打过骂过之后,他转头又是嘻嘻哈哈一句:“老婆,让我留下那几个姑娘吧?”

    把个王妃气得吐血三升,迂回几年之后,还是让他收了几个在身边,只是王妃经此打击,身体受损,生了一胎也就没再生了。

    豪王爷也因为酗酒坏了身体,就得了王妃生的这么一个儿子,其他小的都没有动静了。

    这事儿是大王妃的心头恨事,被豪王爷拿来当众说“夫唱妇随”,好比是戳人心窝子,王妃面子上下不去,整个人都笼罩在一层郁闷的黑色之中。

    大家都是心头各有所思,陷入沉默中,只有豪王爷上蹿下跳,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说道:“苏薇你看看你,一连两年生孩子,墨少这看得见吃不着的,不是亏了你男人的嘴?这样也很影响夫妻感情不是?你答应下来,解了墨少的燃眉之急,墨少只会对你更加恩爱,夫妻感情只会更好,何乐而不为?”

    这话说得粗鄙,听得人一阵愕然惊心,偏豪王爷是个对别人的情绪缺少感知能力的人,见大家呆住,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洋洋自得地还在继续大放厥词。

    仿佛要是苏薇不答应,就是苏薇不懂事,是苏薇不会当好妻子。

    沈凉墨在桌子下,紧紧地捏住苏薇的手,当年他做轮椅来京城的时候,这些权贵和皇室,可不是这么说的。

    当年他们说:“墨少这样的男人,适合找身家清白,勤勤恳恳的好姑娘结婚。”

    这才转眼,就要硬塞公主给他了?

    沈凉墨的眼眸微微眯了眯,迸射出危险的光芒来。

    他的态度十分坚决,就算没有苏薇,也不可能接受其他任何女人;有了苏薇,那些就更是无稽之谈。

    其实他的脸色和眸光的变化,在乔沐远、雅正丽、乔承梁还有八王爷乔沐昕眼里,表现得非常明显,他不可能接受苏薇以外的女人。

    但是豪王爷哪里看得懂别人的脸色,能看懂还能感知,并且做出迅速的回应,他就不是草包乔沐豪了。

    可是看得出的人都稳着没有动,静观事态的变化和发展。

    沈凉墨站起身来,刚要说话,只听到忽然之间,一声轻响。

    豪王爷张大着嘴巴说话的嘴,忽然被一只芝士火锅面包堵住了口。

    这种面包是在滚烫的芝士火锅里蘸过的,裹着又浓又烫的一层芝士,又是加了白酒的,才从锅里拿出来,滚烫异常,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冒出来,呼地一声堵住了豪王爷的嘴。

    豪王爷顿时烫得原地乱跳,吐又吐不出,吃又吃不下,窜动得比猴子还要高。

    大家都不敢直接笑话他,但是隐忍得很内伤,看着他耍猴戏一般的样子,每个人都憋着笑,只看见肩膀一抽一抽的,显示在竭力忍笑。

    豪王爷终于将芝士火锅面包从嘴里拿了出来,顶着烫得红成香肠的两瓣嘴唇,生气道:“谁啊?谁啊?好汉做事好汉当,谁干的?”

    “是我。”凤卿慢悠悠地站起来。

    豪王爷满脸通红,平常不怎么生气的他,因为丢了这么大个丑,也有些暴怒:“你干什么?”

    “今晚晚宴的菜色十分好,豪王爷顾着说话,没怎么动筷子,我帮你夹菜咯。”凤卿慢悠悠地说着,将叉子上的一块芝士面包吹得微微凉了,才放入口中。

    豪王爷听凤卿这样一说,转怒为喜道:“原来你是好意,可你也不能给这么烫的东西给我吃,烫死本王爷了!”

    凤卿看着他:“我还以为王爷的嘴巴不怕烫呢,什么过火的话都敢说,还怕火锅这么一点烫?”

    豪王爷虽然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但是听出了他话里明显的讽刺,说道:“凤卿,你别以为你会医术,我们就怕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就是帮王爷夹菜啊。哦,既然王爷喜欢吃凉的,那我就换一种吧。”凤卿说完,忽然手上异动,他手腕一抖,豪王爷的口里,便多了一个牛奶巴菲冰淇淋球,将豪王爷的嘴巴堵住了。

    冰淇淋到了他的口里,便开始融化,一些融化的液体从他嘴角边流下来,而其他的,因为这突然的冲击力,使得豪王爷不得不吃了下去,冰淇淋虽然软,但是这样强行吃下去一个,也是哽得豪王爷好一阵子的昏天黑地,才吞了下去。

    一冷一热,搞得他的喉咙也是一阵火辣辣的。

    他好不容易直起肥胖的腰身,指着凤卿:“你……你……”

    “看来王爷挺喜欢吃的。”凤卿说罢,手腕再次动作,接二连三的菜,直接飞向豪王爷。

    豪王爷是个蠢笨的,身子又笨,想要躲,又躲不开,学聪明了,不再大张着嘴巴,而是紧紧地闭着。

    这一闭,所有的菜就全部往他鼻子和眼睛上招呼去,一会儿就满脸狼狈。

    沈凉墨的脚轻轻一勾,他便嗷嗷嗷地惨叫着,站立不稳,整个人趴在了面前的桌子上。

    顿时,各种汤水飞溅起来, 豪王爷被桌子上的芝士火锅烫得满脸红肿,又嗷嗷嗷地站起来。

    沈凉墨将苏薇护在怀里,不让这些碰到她。

    顿时,全场的人都很震惊,可是又不敢说什么,又不敢笑,连抬头来看一眼皇室成员的勇气都没有。

    雅正丽和乔沐远不愧是一国君主,居然还保持着毫不在意的样子。

    但是乔沐远还是开口了,说道:“大哥,你一向喜欢热闹,在晚宴上也想闹出点花样,给大家助兴,增加气氛。但是搞得这样狼狈,就失于本意了,我看你还是先下去换身衣服吧。”

    乔沐远轻描淡写将豪王爷的丢丑事件揭过去了,大家也都熟知豪王爷这个性子,终于松了一口气。

    豪王爷还在嚎叫道:“那个凤卿……你给本王记着……”

    “记着的,豪王爷,改天我请你吃饭,一定再好好给你夹菜敬酒。”凤卿在他身后说着,好似是真的真诚的想要请豪王爷吃饭,刚才给他夹菜也是出于真心一般。

    见现场一片狼藉,乔沐远的眼眸微微眯了眯,看向凤卿。

    凤卿这人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用沈凉墨的话说是一向狗胆包天的,除了那次沈凉墨将他的头从疾驶飞行的车,压在路面上,让他真心怕过沈凉墨之外,其余时候,哪一次不是死鸭子嘴硬?

    见乔沐远看着他,凤卿笑得人畜无害,说道:“国王,豪王爷是个爱热闹的性子,我也是个爱热闹的性子,和豪王爷一见如故,一见倾心,一见便想成为好朋友,所以闹得有点厉害……”

    人比人,气死人,情商低的凤卿,比起豪王爷来说,可是高了不少级别。

    乔沐远微微笑道:“无妨。今晚的晚宴,本就是大家交流感情的,你们能够放松自如,才是对我们做主人的最高赞赏。”

    凤卿也是说到为止,知道皇室因为这样,肯定不喜欢他了,但是他先不喜欢这个皇室,皇室不喜欢他,有何关系?

    他凤卿又不是靠皇室的喜欢活着的。

    沈凉墨也站起来,开口说道:“豪王爷童心未泯,为人率真洒脱,实在让做晚辈的非常钦慕。刚才豪王爷开我这么大一个玩笑,真是让我和内子都有些意外。不过我和内子几年前从认识开始,就彼此倾心,到现在结婚,已经有第五个孩子了。我们对于其他的事情并不十分在意,只是希望能够一生一世陪伴彼此左右,有彼此相伴就足够了。豪王爷爱开玩笑,内子有孕,我的饮食起居自然有随侍照应,怎么可以让公主来做随侍的工作呢,公主千金之躯,做随侍工作,实在是于情于理不合……”

    沈凉墨伸手,身后站了一排的男性随侍。沈木现在已经不再跟着他了,但是沈木亲手培养的这些随侍,都是非常得力的。

    反正豪王爷刚才也说的是让八王爷的璐公主来照顾“饮食起居”,沈凉墨就当听不懂,回应说自己的饮食起居有人照应。

    沈凉墨的右手里,还握着苏薇的小手,声音坚决而有力:“我和苏薇相爱而结合,我们对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今晚皇室宴请我们,我们对此十分感激。皇室的好意,我们十分感激……不过我们是a城人,京城生活虽好,可是也并不十分适合我们,宴会结束后,不日将会回去。”

    他话里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他和苏薇之间,是不可能容忍任何人插入进来的,哪怕是公主也不可能。

    对于皇室,可以尊重,也可以感激,但是只能客套和疏离。

    他的意思,表达得这样清楚,皇室的人都有几分聪明才智,怎可能理解不到?

    不过都知道沈凉墨心气高,也不急于这一时笼络他。

    乔沐远朗声大笑,说道:“墨少是个性情中人,你和苏薇的感情,也让很多人都羡慕。我大哥那个性子,最是喜欢开玩笑,他今日的话,墨少不用放在心上。”

    正在这时,八王爷乔沐昕也开口笑说道:“我大哥确实太爱开玩笑了,他自己没有女儿,竟然拿起我的女儿开玩笑。他是没有女儿的人,自然不会知道,女儿是父亲的心头肉,当做掌上明珠一般的,就是寻常百姓家的女儿,也舍不得送去当随侍。我的女儿虽然不才,可是我这个当父亲的,也是爱若珍宝,想留着她在身边呢。”

    乔沐远和乔沐昕这番话说出来,全场都松一口气。

    看来果然是豪王爷嘴巴不把门,想到一出是一出,才会闹出这种将公主送去给人挡小妾这样的事情。

    国王发话了,人家公主的亲生父亲也发话了,这事儿当然就只能搁浅了。

    所以沈凉墨的婉拒,也算不得是十分得罪人。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传令官急急地走向乔沐远和雅正丽,压低声音在他们耳边说了几句。

    乔沐远笑说道:“今晚的晚宴,实在是让人开心,各位请慢用。一会儿还有表演,请大家赏光。我先失陪。”

    他说完,站起来,和雅正丽一起离开。

    大家都知道他贵为一国之君,能够在这里呆一会儿,已经是给够了足够的面子,是不可能陪着大家尽兴的。

    而且他要是真留下来,大家反而不尽心。

    所以他和雅正丽离开,大家反而心头一松。

    乔沐远和雅正丽出了大厅,转过回廊,朝内堂走去。

    宴会大厅是国宴大厅,国王的饮食起居之所,在内堂的深处。

    他和雅正丽朝前走着,跟在身后的人汇报道:“进入内堂的那个盗贼,身手非常好。要不是因为有最先进的感应系统,那个盗贼瞒过了所有侍卫的眼睛……”

    乔沐远眼眸微微一眯:“盗贼是男是女,有什么目的?”

    “……”身后的人冷汗直冒,“目的暂未可知。至于男女,因为盗贼的身影只在感应系统上一晃而过,暂时分不清楚……”

    雅正丽冷哼一声:“这么说,只是感应系统感知到了人体热量,其余什么都不知道了?”

    “是,王后。”

    “饭桶!”雅正丽骂道。

    “是,王后。”那人不敢辩驳,只能应了。

    div class"center mgt12">.chuanyue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