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薄情总裁,别乱来! > 355 第五个
    沈凉墨的声音清淡,却非常有力:“这件事情,我不想让苏薇知道,让她胡思乱想。我再多养一个孩子,怎么也是能够养得起的。”

    “如此,我也放心了。”苏云应道,大步走出了沈凉墨的书房。

    要是这个男人但凡有一丝犹豫,或许她会做出不一样的事情来。

    不过现在看来,是她多虑了。

    这件事情,虽然直接就确认孩子是凤悠然的,有点为时过早,不过沈凉墨有这样的态度,也就足够了。

    现在的情况成了,沈凉墨的手术,现在检查是非常成功的,而苏薇确实和凤悠然呆在一起过,还很亲密。

    要断定苏薇怀的孩子是沈凉墨还是凤悠然的,仅凭目前的证据来看,已经是不可能了。

    而当时苏薇又昏迷不醒,根本记不得发生过什么事情。

    苏云其实也很有些担忧,担忧万一孩子真的是凤悠然的……

    可是她也不可能为了这个可能性,让女儿不要这个孩子。

    沈凉墨的态度,无疑让她安心,给了她保证。

    苏云回去看苏薇的时候,发现她已经安然睡着了。

    虽然这段时间以来,她经历过许多事情,身体也有些虚弱。

    不过有这么多人无微不至地照顾她,她的脸色看上去还是很红润,有一种健康的淡淡红晕。

    而那边,凤卿则被沈凉墨揍成了一个猪头,估计他亲妈看见他,也认不出他是谁来。

    凤悠然已经连续有一段时间没有来凤卿这里住了,因为凤卿在跑路的时候,她不可能大摇大摆地过来住在这里,引人怀疑。

    听说凤卿回来后,她才过来。

    见到凤卿的样子,凤悠然吓了一大跳。

    她上前查看,眉间闪过一丝不悦,声音冷冷清清道:“谁弄的?”

    “还能有谁?”凤卿一说话,便龇牙咧嘴,忍不住用手捧住脸颊,“喂喂喂,不要碰我伤口……”

    “沈凉墨?青阳?”凤悠然动气道。

    平常这两个男人就爱欺负凤卿,不过因为也没有什么大事,她便也没管。

    这直接打成这样了,凤悠然就算有再好的涵养,也受不了这气,俏脸上飞起一片生气的红晕,冷冷地眯了眯眼眸,说道:“我去给你找回来。”

    凤卿知道找回来,是她去帮他找回场子。

    可是他虽然受了这伤,沈凉墨受的心伤更多,他忙不顾疼痛拉住凤悠然的胳膊:“然然,别去了……”

    “你怕姓沈的,我可不怕!”凤悠然立起了俊俏的眉。

    “我不是怕他……”凤卿哼哼唧唧地摸着伤口,“我跟他说,我跟他说……苏薇肚子里怀着你的孩子呢……”

    凤悠然显然还没有得知消息,反问道:“苏薇怀了我的孩子?你确定我有那种功能?”

    “你没有,你这个身份有……”凤卿提示道。

    凤悠然蓦然想起在悬崖底下的事情,“噗嗤”一笑,重新坐回了沙发里:“活该你被打。我要是沈凉墨,打得你找不到牙。”

    凤卿苦笑着摸出一颗被沈凉墨打落的牙齿,递给凤悠然看。

    凤悠然忍笑忍得好辛苦,清贵高洁的脸上,浮现出隐忍的笑意,因为她现在装扮跟凤卿相同,倒是十足十的美男子样子。

    一颦一笑,都充满了气质。

    她笑道:“算了,我不管了。沈凉墨欺负了你这许多年,这一回,让他好好受受罪再说。”

    凤卿忙点头,表示赞同。因为刚才说话和动作,扯得唇上的伤,现在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这段时间,我想好好休息几天,在你这里呆几天。”凤悠然懒懒地说道,“明天起,我会以女装出现,反正没人知道我是谁。沈凉墨能不能发现是我,看他的运气吧。”

    只要沈凉墨发现了她是凤悠然,而凤悠然是女儿身,苏薇怀孕的事情,就没什么疑点了。

    不过以凤悠然骗人的功夫,沈凉墨要发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毕竟曾经发现凤卿和凤悠然是两个人,就用了他整整五年的时间呢。

    何况凤悠然和凤卿是异卵双胞胎,长得是一点都不相像。

    如果不说,谁也不知道他们是同母所出的龙凤胎。

    凤卿又是一阵点头,表示赞同。

    反应过来之后,凤卿哀叹了一声凤悠然你这是故意留下来看热闹的吧?

    不过第二日,让凤卿和凤悠然都很失望的是,沈凉墨表现得很平常,对待苏薇也是一样的好。

    早起亲自去厨房里给苏薇端了早饭,又陪着她在花园里散步,好似凤卿昨天说的话,完全是过耳云烟一样。

    凤悠然和凤卿看得目瞪口呆,凤卿见凤悠然看自己,忙说道:“我昨天真的说过……没有想到墨少竟然打我一顿,就不把这事儿当成事儿了……”

    言下之意,竟然是好生失望。

    沈凉墨陪着苏薇散步,一眼便看到了凤卿绑着绷带,探头探脑的样子,目光利刃一般地投射过来,吓得凤卿缩了缩脖子。

    想起满身的伤,凤卿不敢应战沈凉墨;不过见沈凉墨若无其事,凤卿又十分的不甘。

    不过凤卿也不敢现在再去挑衅沈凉墨,只好收起了那颗不安分的心。

    凤悠然笑着对凤卿道:“墨少不会再打你的。他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毕竟睡了苏薇的人,是凤悠然,不是凤卿……”

    凤卿看着一身女装,模样娇俏婉转的凤悠然,恨得牙痒痒。

    凤悠然倒好,身份随意转换,谁能想象得到,她现在竟然像个小姑娘一样的站在俞家,而所有人都无知无觉呢?

    可怜了他凤卿,只是因为嘴贱,便受到这种惩罚……

    苏薇再次怀孕的事情,在俞家热闹过一阵子之后,便停歇了下来。

    现在俞家最热闹的事情,莫过于凤卿带了女朋友回来。

    凤卿能够带女朋友回来,便是一个奇迹。

    虽然他年轻漂亮,但是他情商低啊;

    虽然他医术高明,但是他情商低啊;

    虽然他有着数不清的财富,但是他情商低啊;

    虽然他……

    就算他智商高,但是他情商低啊而且没有腹肌。

    青阳少爷见到凤卿和凤悠然出现在面前的时候,满脑子都忍不住盘旋着这几句话。

    尤其是见到凤悠然的时候,青阳少爷的眉眼,不动声色地挑动了一下。

    之前两次都未看清楚过的面容,清晰地出现在他面前。

    凤悠然的美,非常大气,漂亮的鹅蛋脸上,眉眼都带着一丝果敢的意味,可是偏偏又柔美的如花朵一般,好像被雨水才滋润过的一般,明亮的眼眸里,蕴涵着一汪清泉。

    明眸皓齿,肌肤雪腻,红唇不点而红,唇珠微翘,似在无声地吸引人,诱人品尝。

    “青阳少爷,我叫安安。”凤悠然一脸小女儿的神色,这也是她最最本真的状态,出现在过凤卿面前的状态。

    青阳少爷,是第五个得见的。

    第一个是凤卿,第四个是苏薇,在悬崖底下的时候。

    “安小姐你好。”青阳少爷伸出手,轻轻握了握凤悠然的手。

    入手的手感……一阵强烈的熟悉感袭来,青阳少爷不由拧眉这种感觉,是在什么时候出现过?

    似是察觉到青阳少爷的异样,凤悠然抽回了手,凤卿在一旁将凤悠然护在自己的怀里:“青阳少爷,这是我的女朋友。”

    “抱歉。”青阳少爷微微颌首,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他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凤悠然,可是在凤悠然身上,他找不出曾经见过的痕迹,也无法确认是在什么时候见过她。

    但是这熟悉的感觉,却是那样的强烈。

    上次她出现,帮苏薇接生的时候,青阳少爷就有此感觉了。

    不过后来因为没有再见过她,又有其他的事情要忙,青阳少爷便丢在一边了。

    凤悠然落落大方地笑笑,目光全部落在凤卿身上,和凤卿小声亲昵地说着什么,这幅样子,简直恩爱无比,羡煞旁人。

    青阳少爷只觉得一阵浓烈的不适,整个人都被席卷了,眼眸危险地眯了眯。

    脱口问道:“安小姐和凤卿神医在一起多久了?”

    这话问得有些冒昧,也有些唐突。

    尤其是青阳少爷,话一出口,就怔了一下:自己竟然会去刺探人的?

    凤卿得意地笑道:“我们是青梅竹马,从小就认识了。”

    “那就是说,感情并不是从小就有的?”青阳少爷反问。不然的话,应该是“从小就在一起了”,而不是“从小就认识了”。

    青阳少爷连续失常,凤卿容光焕发:“反正吃同一碗饭,睡同一张!”

    凤卿伸手揽着自己的妹妹,手指落在她嫩得能掐出水的脸颊上。

    反正妹妹长得漂亮,做哥哥的也是与有荣焉。

    要不是她是亲妹妹,他收了这个小美女也真是不错啊。

    青阳少爷也感觉到自己太失常了,起身道:“你们请坐,我有事失陪。”

    凤卿在青阳少爷身后,得意地说道:“没有想到青阳少爷还没有女朋友,我就先有了,简直太开心。”

    凤悠然看着哥哥真的,她冷静大方沉稳淡定的凤悠然,怎么会有这样的哥哥?真的不想认识他啊!

    青阳少爷回到书房,心头还被浓浓的不适所笼罩,这感觉,来得那么突然,却又久久无法消散。

    之前见到苏薇在沈凉墨的怀抱里的时候,也没有生出过这样的感觉。

    他推开窗户……让新鲜的空气进入到书房里。

    那压抑的感觉还是无法排解……

    为什么?

    凤悠然目送着青阳的背影消失在远处,推开凤卿道:“说真的,你是该有个女朋友了。你一天没有有女朋友,我这个做姐姐的就要多操一天的心……”

    “喂,是妹妹!”凤卿纠正道,“有你不就挺好的吗?”

    “我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凤悠然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柔和的色彩来。

    凤卿大笑一声,牵扯到伤口,疼得坐回沙发里。

    凤悠然挨着他一起坐下,将他的绷带重新整理了一下,说道:“我听说那个小姑娘到苏格兰来了。”

    “哪个啊?”凤卿抽出一瓶上好的红酒在手上,不能过口瘾,过过手瘾也不错。

    “小时候喜欢你那个,说不定现在还喜欢呢。”凤悠然笑着说道。

    凤卿把玩着红酒,大言不惭地说道:“喜欢过我的小姑娘,没有一个营也有一个团了。谁分得清谁是谁啊。”

    “胖乎乎,你救过那个。”凤悠然提醒道。

    这么一提醒,凤卿倒还真想起那个姑娘来。

    他从银行“搬”金库回家,正巧遇到一个被坏人抢走的小姑娘,他一时兴起,便把人给截下来了。

    小姑娘受了惊,一时半会儿记不得自己家住何处,凤卿便把她送去了银行隔壁的医院,他正好将人家银行的金库全部拿空了,就整日里穿着白大褂守着小姑娘。

    银行和警察方面,哪里想到他们正在追踪的人,正大大咧咧的在隔壁医院里呆着呢。

    那个姑娘,凤卿已经记不得叫什么名字了,她那个时候还小,他也并不大好吗?他那个时候十二,十三或者十四岁?扮演一个成年的医生,身高勉强够了,可是面容总共是化了妆的。

    他只记得小姑娘又胖又圆的脸,胖乎乎的一戳就有个小小的深窝。

    将她当做玩具揉捏了小半个月,小姑娘家里终于来人了,他也便消失了。

    小姑娘胖乎乎的样子,眼眸里像讨好的小狗一样湿漉漉的。

    小姑娘不比别人,很快就发现了他还是未成年小破孩的真相。

    眼巴巴地告诉他:“医生哥哥,我长大了就嫁给你,好不好?”

    “医生哥哥,我妈妈一点都不胖,等我再长两年,就不是这个胖乎乎的样子了……”

    “医生哥哥,你到时候来找我好不好?”

    凤卿这人,为人也说不上哪里不好,可是情商总是有那么一点问题,让人觉得哪里差着点什么。

    他反手在人家的脸上揪扯了一把,将小姑娘的眼泪花儿都揪出来了,才说道:“行。”

    本来这话算是答应人家了,结果他转头就忘记了。

    这些年来,虽然也和凤悠然偶尔提及过,不过以他这个云淡风轻,自由大过天的性子,又还哪里记得年少时候的承诺?

    一出那家医院,便把这件事情忘记到了爪哇国。

    “我想起来了!”凤卿的声音里带着开心,“就那一个嘛,跟追过我的小姑娘都不一样,因为就她最胖,脸掐起来最舒服。”

    凤悠然的唇角抽抽,感情想了半天,就想起这个?

    凤悠然也不指望他能突然开窍,笑了笑便将这件事情丢过在一旁了。

    凤卿有了女朋友,得意得不行,带着在俞家到处去告诉别人。

    一会儿,整个俞家都知道了,凤卿交了一个又漂亮又大方又能干又知书达理的姑娘。

    凤卿到处显摆,除了沈凉墨那边没敢去之外,各处都去了。

    其实是因为他从小的时候,就很少和凤悠然真正在一起,更是极少和凤悠然的真身一起出现,好不容易凤悠然愿意用这个身份陪在他身边,他自然是要好好和妹妹到处招摇过市一番了。

    凤悠然为人处事滴水不漏,这个安安的身份,是从小就养着的,从小到大的就业、纳税证明都有,谁也怀疑不到她凤悠然的头上去。

    不过到柯皓哲房里的时候,采夏倒是愣了一下,不过多看了几眼凤卿,见他脸肿着,看不分明,才收回了目光。

    凤卿虽然不敢去看苏薇,不过凤悠然倒是没有关系。

    她出现在苏薇房间里的时候,要是沈凉墨知道她是凤悠然,绝对会将她扔出去。

    可是谁让她自己的形象和以往的形象完全不一样呢?

    她笑着说道:“苏薇,我是凤卿的女朋友。过来看看你。”

    苏薇知道她就是当初帮自己生下两个小小奶包的医生,开心地笑道:“我听说过你了,安医生,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感谢你呢。”

    “客气了。凤卿和墨少是好朋友,我和你自然也是朋友了。”凤悠然一边说,一边瞥了一眼沈凉墨,见他听到凤卿的名字,脸色果然变得很难看。

    心头不由好笑,也不知道墨少会不会派人去找凤悠然,将男人凤悠然打一顿呢?

    凤悠然猜得没错,沈凉墨真的派人去找凤悠然了。

    他也知道找到凤悠然也不能真的将凤悠然怎样,但是打一顿出出气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见苏薇和凤悠然很谈得来,很快便成为了好朋友,沈凉墨便出门。

    出门果然见凤卿在不远处转悠,沈凉墨大步朝他走去。

    凤卿看着沈凉墨脸色沉沉地走过来,往后退了一步:“还打?”

    沈凉墨提起了他的衣领,凤卿受伤难以抵挡,沈凉墨的小臂在凤卿脖颈上狠狠一格:“凤悠然的事情,你最好管严了嘴,不要让苏薇听闻到半个字!”

    沈凉墨这是为了保护苏薇,不想让苏薇担心。

    “为什么啊?”凤卿没有回过味儿来。

    “要是有半点风声传进苏薇的耳朵里,你等着给凤悠然收尸吧!”沈凉墨压低声音,如同暗夜里的野兽,发出的低声警告,让人心惊胆战。

    凤卿反驳道:“管凤悠然什么事啊?要不要这么狠?”

    沈凉墨将凤卿丢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真是的……警告人谁不会啊。”凤卿抬了抬胳膊,痛得咬牙,担心要是沈凉墨真把凤悠然怎么样了怎么办,随即一想,凤悠然不正好好在自己身边吗?

    才放下心来。

    心中“切”了一声,嘀咕道:“这么嚣张,估计生个女儿也是刁蛮!”

    “干什么?”青阳少爷拍了拍凤卿的肩膀。

    凤卿吓得一跳,看清是青阳少爷,他摇头:“没什么没什么。”

    “我听你们在说一个名字……什么然?”青阳少爷反问道。

    这次苏薇怀孕,从沈凉墨到苏云,再到凤卿,都有些怪怪的。

    可是青阳少爷观察了一下,大家都好像在隐瞒什么心事。

    到底是什么事情?

    “哪有什么然啊?然后然而不然……”凤卿应道。

    青阳少爷疑虑重重,但是知道直接问也问不出个名堂,心中暗暗有了计较。

    凤悠然在和苏薇说话的同时,苏云也过来了。

    她抱着两个小小奶包来看苏薇。

    苏薇从母亲怀里接过孩子,看着孩子已经能在上学着努力翻身了,心头好开心。

    虽然以前的记忆已经记起了,可是始终是和知书、谨言错过了那最珍贵的几年。

    现在这两个小小奶包,苏薇一天都不想错过了。

    凤悠然也上前来,熟练地逗两个小小奶包。

    凤悠然和凤卿就是异卵双胞胎,现在看着这同样的两个异卵双胞胎,格外的亲切,笑道:“苏薇,小小奶包叫什么名字啊?”

    听到凤悠然的声音,苏云一震,不由去打量凤悠然。

    刚才苏云进门,因为抱着小小奶包,凤悠然又正在帮苏薇拿东西,两人未曾打了照面。

    现在苏云才认真看到凤悠然……

    苏薇笑道:“老三叫沈括,老四叫沈炼。比起知书和谨言,名字是不是要简练许多?”

    div class"center mgt12">.chuanyue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