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薄情总裁,别乱来! > 317 两个小小奶包(加更)

317 两个小小奶包(加更)

    青阳少爷走到他们身边,说道:“妈咪在生弟弟,小奶包在这边等等妈咪,好不好?”

    “嗯。”两个小奶包,一脸凝重地站在原地,等待着,两个人的手紧紧起握在一处,死死地握着。

    青阳少爷疼惜地说道:“小奶包,跟青阳叔叔一起出去坐坐吧。”

    两个小奶包对视了一眼,说道:“谢谢叔叔,我们想就在这里陪妈咪。”

    青阳见他们态度坚决,也不好多说什么。

    吩咐下属:“去给小少爷端点水果过来。喝的不要有奶制品。”

    下属马上就去办。

    青阳少爷见他们两人的小脸,现在不知不觉地皱了起来,唇上也干得起皮,有些疼惜。

    下属端了椅子过来,让小奶包坐着。

    小奶包担心妈咪和弟弟,哪里坐得住?也下意识地去咬唇。

    而沈南生、沈轩、沈老太太,也非常非常的担心。

    沈老太太双手合十,嘴巴里轻声地念叨着,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念什么,但是都知道她是诚心在为苏薇祈祷。

    沈凉墨握着苏薇的手,哪里还顾得上管纱帘之外的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他除了能捏着苏薇的手之外,其余什么事情都不能,不能代替她受苦,不能帮助医生,甚至连多余的话都不能说。

    因为医生刚刚说了,不要让苏薇说话,她本来就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让她说话,会更消耗她仅有不多的力气。

    “苏薇。”沈凉墨反复出口的,只能是轻声的唤她的名字。

    突然,凤悠然开口说道:“凤卿,注射营养素。产钳递给我。密切观察苏薇的脉搏和血压。”

    凤卿忙正色地去给苏薇注射。

    而苏薇脸色如同一张a4的白纸一样,失去了颜色。

    沈凉墨敏锐地察知事情不对,声音嘶哑地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胎儿横位,难产,需要重新确定出生方案。”凤悠然简单地说道,声音镇定有力。

    “什么?”沈凉墨轰然一声站立起来。

    凤悠然瞥了他一眼:“坐下,苏薇不知道有没有力气撑下去。你要做的,是唤起她的勇气,让她有能力好好将两个孩子生下来。”

    凤悠然一边说话,手上却一刻都没有停留,不停地忙活着。

    她的话十分冷静,像是有魔力一般,让人不得不服从。

    沈凉墨半跪在苏薇面前,见她真的已经脱力,快要晕过去。

    她如果晕过去,不仅孩子,连她自己都会非常危险。

    他重重地捏住她的手,低声道:“苏薇,我不准你有事!”

    苏薇本来已经意识涣散,无力凝聚最后的能量,听到他的这一声,眼眸微微动了动,又重新凝聚了力量。

    “继续!”凤悠然说道。见沈凉墨的话有用,凤悠然命令道。

    作为医生,又是此刻苏薇唯一的希望,她的话对于沈凉墨来说,无疑是最有作用的。

    沈凉墨握住苏薇的手,再次重重地紧了紧:“苏薇,只有你能够保护好两个小小奶包,你必须要振作起来。”

    苏薇涣散的意识,在他的声音下被重新凝聚,意识缓缓归拢。

    但是她好累,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疼痛将她侵蚀,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够继续坚持下去。

    她想张唇,但是嘴唇微微张了张,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她想反握住他的手,可是意识和身体是脱离的,她没有办法指挥自己的手。

    凤悠然说道:“还差一点点力量!”

    沈凉墨的声音更低了几分,声音加重:“苏薇,你必须要好好的。只有你好好的,才能照顾我们的四个孩子。我郑重告诉你,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我绝不会管他们!你的孩子,你必须自己来照顾!”

    他说这些残忍的话的时候,自己的心都忍不住被狠狠地重击。

    苏薇听到他的话,眼眸猛然睁开了,反手死死握住他的手,感觉到意识和力量都归拢了。

    就在这个时候,听到一声响亮的啼哭声,凤悠然的声音里带着惊喜:“是一位小公子。”

    她手一伸,便将一个孩子递给凤卿。

    凤卿手里拿着早就准备好的东西,将孩子包了起来,在一旁准备好的热水的清洗身上的血污。

    而凤悠然笑道:“第二个也是一位小公子。”

    苏薇再也无力支撑,脑袋一偏,便晕了过去。

    “苏薇?苏薇!”沈凉墨大急,如同被子弹击中心脏,连呼吸都凝滞了。

    凤悠然走到他身边,在苏薇的颈部动脉和脉搏上把了一下:“脱力,脱水,疲劳过度,让她好好休息一会儿吧。”

    算算时间,这一次的接生,居然持续了六个小时之久,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透了。

    沈凉墨听到这句话,才真正的放下心来,看着苏薇惨白的脸色,和她羽睫上不知不觉凝集的泪滴,他低头吻在她的手指上,吻在她满是红印的唇上。

    听到孩子响亮的啼哭声,外面的人都要涌进来,凤悠然对青阳少爷说道:“拦住他们。”

    青阳少爷马上说道:“先不要进来,等苏薇和孩子换好衣服,休息一下,自然出来见你们。”

    外面的人,只好停止了急切的心里,平复下来。

    苏薇只是昏睡了一会会儿,马上就醒来了,猛然睁开眼睛,想要坐起来,却无法坐起来,她的手指狠狠地掐入沈凉墨的掌心:“孩子?孩子呢?医生,让我看看孩子!让我看看孩子!”

    她好似想起曾经经历过的伤痛,经历过的孩子一出生,便被抱离眼前,一眼都未曾得见的痛苦。

    所以哪怕她已经极度疲累,极度需要休息,也只敢昏睡了一下,便马上在意识深处,强迫自己醒过来。

    沈凉墨忙握住她的手:“苏薇,苏薇,宝宝很好,我们的宝宝很好。”

    苏薇想起来,她刚才感觉到沈凉墨来过了,他还说了好多话,还说她要是有事,再也不管宝宝了,她的眼泪喷涌而出,泪眼朦胧地望着他:“我想看看宝宝,让我看宝宝。好不好?好不好?”

    凤卿和青阳少爷一手抱着一个孩子,走到了苏薇的身边,凤卿笑道:“孩子刚出生要注射一针预防针的,对他们有好处,别担心。这还是凤……这还是那位女医生有经验,早早就把一切安排准备好的,药物以及一切需要用的医疗器械。要不然按照你这样早产的程度,就算送到医院,也未必能够得到这么专业的护理。”

    对于这个女医生,大家当然都是十分感激的,不过现在心思都在苏薇的两个宝宝身上,一时顾不上去道谢。

    苏薇抬起头来,凤卿和青阳少爷低下身去,将两个宝宝都抱在她的眼前,给她看。

    苏薇轻声问道:“需不需要进保温箱?”

    她的声音也是嘶哑非常,因为担心胎儿早产,所以她十分不安。

    “不用了,虽然早产了,体重也偏轻,但是健康倒是很健康的。而且你看他们俩长手长脚的样子,还颇有几分我们凤家人的风范呢。”凤卿神医笑得阳光灿烂,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孩子的父亲呢。

    青阳少爷说道:“要说四肢颀长秀美,全苏格兰都会说那是青阳少爷。所以我看宝宝还是比较像我。”

    听到这里,凤悠然眉间略略一簇,四周的人非常多,谁的注意力都没有在她的身上,她的身形,已经快如鬼魅的,消失在了所有人眼前。

    沈凉墨顿时黑了脸,不过也知道他们是口上逞能,何况这段时间以来,没有凤卿和青阳少爷,就没有健康的苏薇和两个孩子,他只好忍住心头的一口火气。

    青阳少爷僵手僵脚的抱着孩子,十分笨拙,才抱了几分钟,整个人都僵住了,宝宝也不自在地发出了哭声。

    倒是凤卿,却是十分娴熟,从青阳少爷手里将另外一个也接了过来,一手一个,抱得很自然。

    青阳少爷怕伤到小宝宝,只好给了他。

    苏薇十分虚弱,但是却强撑着不肯睡:“我还想再看看宝宝。”

    沈凉墨伸手,接过一个宝宝,递给了苏薇,见她脸色苍白,头发濡湿汗水依然在,疼惜道:“先看看,一会儿你先休息。”

    苏薇伸出纤细的手指,放在宝贝的脸上,轻轻地、疼惜不已地碰了碰,虽然早产了,但是两个宝贝,并没有皱皱巴巴黑黑红红的,脸上肌肤挺光滑,眼睛也睁开了,一双黑眸像及了沈凉墨,轻轻地转动着。

    苏薇的脸上,不由得流露出了笑容,轻声道:“两个都是男宝宝吗?”

    “是,两个都是儿子。”沈凉墨轻声道。

    苏薇略略有点失望,原本她以为这一次会是龙凤胎的,或者是两个女儿也好。

    她自己也非常非常想要一个女儿。但是没有想到居然两个还是儿子。

    这样算来,她和沈凉墨就有四个儿子了。

    不过不管怎样,小宝宝安好,就比什么都好了。

    小宝宝的指甲有点长,手指无意识地乱动,把脸都刮花了,苏薇看得心疼,凤卿笑道:“我帮他们挑了。”

    说着拿出一种特制的器具,很简单,轻而熟练地帮两个小小奶包把指甲挑了。

    做这一切的时候,都非常熟稔。

    然后他又指挥人,去给小奶包拿尿不湿,给苏薇端热汤。

    因为他是医生,所以做这一切,都不显得奇怪,也没人问他。

    苏薇看着两个小奶包吮 吸手指的样子,心都要萌化了,睡意也没了,怎么看都看不够。

    生知书和谨言,她已经没什么印象了,不过就算恢复记忆,那也一定是一段悲伤的回忆,因为从他们一出生,她就一眼都没有来得及看过他们的样子。

    她从来没有陪伴过他们的成长,也从未见过知书和谨言在襁褓中的样子。

    她偏头,轻轻吻在两个小小奶包的脸上,眼眸中泪水盈盈,轻轻地滑落在脸庞。心中的情绪翻涌着,声音哽咽得无法说话。

    沈凉墨伸手大掌,将她的小手握在自己的掌心里,看着这两个小小奶包,他的心里也十分不平静。

    能够陪伴苏薇,以后一起将四个孩子抚养长大,就是他最大的心愿了。

    被这温馨的场面充斥,他的内心里,也盈满了幸福和感动。

    看着两个软软糯糯的小奶包,他心里的父爱在涌动,悄悄蔓延开来。

    “沈先生……”苏薇才终于想起,自己都还没有跟沈凉墨说过话,她抬眸看着他,“你过来了。”

    “嗯。”她的话语虽然简单,但是他听得出那里面的挂念。他轻轻低头,在她的耳畔,“你好好休息。”

    “你刚才说……不想帮我照顾小奶包了……”苏薇的声音里,隐藏着一丝惧怕和委屈,她刚才没什么力气了,只记得这最后一句话了。

    沈凉墨伸出长指,压在她满是血痕的红唇上:“骗你的,骗你尽力保护自己和小小奶包安好。只要你好好在,我答应你,一定和你一起照顾好小奶包。”

    苏薇的脸上绽放出了浅浅的笑意,沈凉墨低头下去,温柔地贴在她的唇上。

    这么久的离别,这么久的相思,都全部化在这温柔的一吻里。

    正在这时候,两个小奶包冲了进来,快步冲到苏薇的前,他们已经按捺不住了,是因为不想打扰妈咪,影响妈咪,才一直等待着。

    青阳叔叔本来说很快就让他们进去看妈咪,但是青阳少爷沉浸在苏薇顺利生下孩子的喜悦当中,又忙着打理各项事宜,转头就忘记了这件事情,小奶包自己等不及了,自己冲了进来。

    “妈咪!妈咪!妈咪!”小奶包开心地叫着苏薇。

    苏薇一听到他们的声音,心里柔肠百结,脸上的笑意更加浓了,见到两个小奶包走到自己面前,不由伸手摸着他们的脸颊,“好像瘦了点。”

    两个小奶包反手握着她的手,眷恋地说道 :“好想妈咪啊。”

    “妈咪也好想你们。”苏薇何尝不想他们呢?她每次想他们的时候,都会辗转难眠,生怕他们出事情。

    本来之前是说,她在苏格兰这段时间,小奶包跟着她的。但是后来一想,如果小奶包跟过来,那么她的身份就太容易暴露了,所以才做出了那个决定,和小奶包暂时分离。

    现在重新看到他们站在自己面前,完全安好,苏薇的心里,幸福满得都快溢出来了。

    “哇,哇,哇……”传来两声婴儿的啼哭声。

    小奶包好奇地低头去看两个小小奶包,不由伸手去戳他们肉嘟嘟的脸蛋,惊奇地说道:“这就是弟弟吗?好小好软哦。”

    “两个都是弟弟。”沈凉墨的唇角微微地上扬,伸手揽住知书和谨言,说道 ,“你们以后就是哥哥了。”

    两个小奶包一下子站直了身体,感觉到身上责任重大,异口同声地说道:“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弟弟和妈咪的。”

    小小奶包还在啼哭着,用连声的响亮啼哭来回应两个哥哥。

    两个哥哥不明就里,讶异道:“他们不高兴了吗?”

    凤卿笑道:“哪里是不高兴了?是肚子饿了。让他们吃点母汝吧。该回避的都回避一下吧。”

    他将两个小小奶包放在婴儿边,带着两个依依不舍的小奶包出去了。

    偌大的空间都留给了沈凉墨和苏薇。

    这个房间,本来是青阳少爷的房间,不过青阳少爷此刻已经命人将这个房间改成苏薇的房间了。

    他自己马上换了地方。

    俞家整体的格局都很向阳,不过以青阳少爷的房间最好,采光通风都最佳。冬暖夏凉,现在苏薇在这里生下孩子,正好也免去了青阳少爷还要找借口让她专门搬过来。

    沈凉墨见苏薇满身汗水,按照s国的传统理论,才生完孩子不能马上洗澡,也不能沾水。

    只能用滚烫的热水拧了毛巾,擦洗一下。

    沈凉墨很快拧了毛巾,帮苏薇擦洗。

    一番清洗下来,碰到她软滑的肌肤,他的呼吸都快凝滞了。

    不过他不能多想,只能尽职尽责地先将这件事情做好。

    又将热汤端给苏薇喝了,等到苏薇经过这一番细致的照顾,精神和体力有所恢复,他才先抱起一个小小奶包,递到苏薇的手里。

    苏薇的脸上红得滚烫滚烫的,笨手笨脚地掀开衣服给小小奶包喂奶。

    她之前已经换好了婚纱,等到沈凉墨的到来,不过这婚纱,刚才已经被凤悠然十分果决地一剪刀从中间给剪开了,所以反倒很方便。

    她还从未给孩子喂过奶,在沈凉墨的目光下,便有些笨笨的,面红耳赤地反倒半天都没有找到方法。

    沈凉墨伸手帮她扶着孩子,一眼瞥见她雪腻的肌肤,心里和身体,就被全部激活了,声音都暗哑了起来,隐忍地撇过头去。

    没有他的目光注视着,苏薇费了很大的劲,总算是给小小奶包将奶喂好了。

    这一个吃完之后,满足地咂着小嘴巴,眯上眼睛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那一个还在哇哇的哭泣着,沈凉墨忙将那一个也抱过来,送到苏薇的手上。

    还是按照刚才的过程,很快将这个小小奶包也喂好了。

    经历过这么大的阵仗,苏薇也实在撑不住了,疲惫地斜靠在枕头上,看着沈凉墨笨手笨脚去将睡着的另外的小奶包,放进婴儿里。

    等到沈凉墨放好孩子回头来,才发现苏薇已经闭上了双眸,长睫安稳,原来已经是睡着了。

    沈凉墨疼惜地拿过她的双手,握在手里,她怀着孩子的中后期,晚上一向睡得不好,因为孩子总是会踢她。

    想来最后这一个多月,她更加经受着这样的情况,一直并未睡好。

    他小心地将苏薇放好在上,将凌乱的单抽出来换过一遍,又扫了一眼屋子里,只见一切都在青阳少爷和凤卿的安排下,弄得妥妥当当的,并没有什么再需要换的了,他才在苏薇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在她身旁躺下。

    他也是很久未曾好好休息了,但是他并没有合眼,只是抱着苏薇,见她睡得熟了,才起身往外走去。

    外面,沈老太太、沈南生、沈轩、柯皓哲,脖子都望长了,见他一人出来,都忍不住问道:“小小奶包呢?小小奶包呢?”

    “他们睡着了,苏薇也睡着了。让他们休息一会儿,再出来见你们吧。”沈凉墨说道。

    主要是不想让苏薇受打扰,要是大家将小小奶包抱离苏薇身边,一定会引起她曾经不愉快的经历。

    沈凉墨这样说,其余的人,谁还能说什么呢?

    沈老太太和沈南生,纵然迫不及待,那也只能先忍着了。

    “凤卿呢?”沈凉墨问道。

    凤卿从一旁走过来:“不用太感谢我……我的人品和能力你是知道的,这次只是我职业生涯一个小小的闪光点而已……”

    沈凉墨等他炫耀完毕,才问道:“小小奶包的脐带血呢?”

    “哦,已经由我的助手采集完毕,送去妥善的地方保管了。刚才我观察了一下谨言的情况,他的情况很不错,身体状态也比较稳定虽然都是我平时照顾他照顾得好的功劳,不过也不用太感谢我过几天,我就可以帮他进行手术了。有我出马,不说百分百的成功率,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九九九还是可以做到的。”凤卿薄唇翻飞,虽然说的话太过自恋,略微欠扁,但是表达的意思,却是让大家都十分高兴的。

    div class"center mgt12">.chuanyue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