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薄情总裁,别乱来! > 297 脑残志坚
    因为这件事情的关系,沈凉墨在美国,还需要多呆两天,配合纽约警方的善后工作。

    而此刻真正的苏薇,被沈凉墨提前安置在了一处非常安全的地方。

    当天发生这些事情的时候,苏薇心里就已经猜到,沈凉墨是在出任务,处理这件事情。

    虽然苏薇不知道沈凉墨具体会做些什么,但是她相信,所有的事情,他都能够非常顺利地解决的。

    不过尽管心头相信他,但是她心里始终还是揪着心,坐在房间里,却又坐不住,只好站起来。

    她捏着自己的手指,在房间里等待柯皓哲送来沈凉墨的消息。

    可是等到下午时分,她也没有等来他们的任何消息。

    她也不敢给他们打电话,担心沈凉墨和柯皓哲在出重要任务,她的电话会给他们造成麻烦。

    女仆进来送过几次水果和食物,不过苏薇都没有什么胃口。

    “少奶奶,好歹也吃点吧。就算你不饿,肚子里的小少爷也饿着呢。”女仆是一个s国的中年妇女,慈眉善目,在沈家别墅的时候,就算她在苏薇身边贴身照顾。

    她以前的时候,就帮忙照顾过小时候的沈凉墨和沈谦,是沈家非常可信的人。

    后来沈家没有小孩了,她就留在沈家做其他的事情。

    本来她后来是照顾两个小奶包的,不过两个小奶包不喜欢和人亲近,现在可以自己照顾自己后,一向都是由沈木和莫允夜带着人伺候。

    这个女仆便拨到苏薇这边来,照顾苏薇的饮食起居了。

    沈凉墨走哪里都带着她来照顾苏薇,因为这个女仆还曾经照顾过孕妇和产妇,对于这些事情,非常有经验。

    苏薇知道她是为自己好,说道:“王妈妈,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我一会儿我就将这些东西都吃完。”

    王妈妈才放心地出去,仍然不忘叮嘱道:“一定要多吃点。”

    “嗯。”苏薇应道。

    她勉强将这些美味可口的东西吃了一些下肚,随手打开了手机,漫无目的地滑动着,等待沈凉墨和柯皓哲的消息。

    她很久没有上网和玩儿过手机了,随手打开了网页,便看到实时热搜榜上,竟然有自己的名字出现。

    她不由点开来看,顿时脸上涨得通红。

    她看到的是夏思琪的离婚发布会,夏思琪的各种诋毁和诘难,她都听在耳朵里。

    但是她知道那都不是真的,虽然她有过失忆,失去了一部分的记忆,但是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哪些事情是从来没有做过的。

    她也从来没有像夏思琪说的那样,沈凉墨。反而是夏思琪自己,当初并不愿意嫁给沈凉墨,才将她拿去出当挡箭牌,送进了沈家。

    她在沈家那段时间的经历,离现在还并不遥远。不足一年时间之前发生的一切,还历历在目。

    这个姐姐,从小就喜欢说谎的姐姐,竟然如此信口雌黄,将所有的脏水都朝她身上泼。

    苏薇好半天才平复心情,捏着拳头,为这样的人伤神伤心,真的是太不值得了。

    就算全部的人都误解她也好,沈凉墨也绝不对这样对待她的。

    只要还有他相信她,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这一切都不再重要。

    她关掉了评论区里那些恶毒的谩骂和攻击,眼不见心不烦。

    不过她已经知道,自己现在成为了整个s国的众矢之的。

    所有的人都恨不得当面来质问她,为何这样恶毒,为何要做出那样恶毒的事情。还甚至有的人扬言威胁,要亲自上门来取她性命。

    对于这些,苏薇只是一笑而过。

    难道为此,她就不能再回s国了吗?这些人云亦云的人,也真是好笑。

    她深深地呼吸了几口,平复好心情,看到一段和夏思琪离婚发布会相关联的视频。

    相关联的这段视频,正是今天沈凉墨在闹市区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苏薇一下子就紧张了,马上打开来看。

    刚才沈凉墨发生的事情,一幕幕的展现在苏薇的眼前,苏薇一看便知,沈凉墨是被人胁迫,所以不得不呆在车内,无法和警方合作的。

    她的心一次次的提起来,比看刚才那个视频的时候,担心和紧张得多。

    直到看到那个假冒的苏薇出现,她脸上不由带着疑惑。

    而当沈凉墨说出那些话来的时候,她一听就知道,沈凉墨是绝不可能自己说出那样的话的。

    她太熟悉他说话的时候的样子。他虽然不苟言笑,虽然没有太多的表情。

    但是他说真话的时候和说假话的时候,她一眼便能分辨。

    这不是什么特别的技巧,只是因为那个男人的面容,像是刻在心底一般的清晰。

    只是因为他每次说的话,和他说话的样子,都在她脑海里反复回放,让她每次一想起,便不由唇角略略弯起。

    所以那些话都不是真的,就算他说得那样信誓旦旦,苏薇也知道,那不是他心中所想。

    可是那个长得如此像她的苏薇,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薇略略一思索,便明白了,那很有可能是沈凉墨和柯皓哲专门找的像她的人,来麻痹敌人视线的。

    因为她现在这样的身体情况,沈凉墨已经不可能再让她冒任何险了。

    说不定那个假扮的苏薇,还是国际刑警队队员的一名女队员呢。苏薇这样想到。

    尔后的新闻里,也传来沈凉墨和柯皓哲平安的消息,虽然没有给正面镜头,但是苏薇在人群中一眼便看到了他们两人形色匆匆的侧颜。

    苏薇双手合十,轻声道:“谢天谢地,他们没事就好。”

    她的唇角上,终于带上了丝丝笑意,连被夏思琪影响的心情,也变得大好起来。

    有什么事情,可以同沈凉墨的安全相比呢?

    苏薇知道,此刻柯皓哲和沈凉墨可能还不会有时间来见她。每次任务完成后,都会有善后工作需要做。

    此地是美国,不比在s国那么方便,什么事情沈凉墨打个招呼就行。

    所以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耐心在这里等待,好好的照顾好自己和肚子里的小小奶包就好。

    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事情比这件事情更重要,也更值得她用心对待了。

    她知道,这也是沈凉墨最希望她做的事情。

    苏薇坐下来,食指大动,将刚才王妈妈送进来的食物,一扫而空,吃得非常饱足,口里找到一个调子,轻声哼唱起来,将房间里收拾整齐,躺在上,在恬静的午后小憩,等到沈凉墨的到来。

    沈凉墨和凤卿回到别墅后,径直进入了书房。

    现在苏薇没有留在别墅里,为了她的安全起见,她所在的地方非常隐蔽。

    沈凉墨自己并没有过去,他知道自己在明,神秘人在暗。

    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给苏薇带去麻烦。

    苏薇现在身体无法承认任何可能的伤害,他强忍住心头想要见她的冲动,坐进了书房的椅子里。

    他扯开衣服,露出身上大片红肿的肩背和胸口。

    凤卿是清秀有余,肌肉不足的身材,不由好生羡慕地看了两眼,然后说道:“被那么多子弹打中,你也能活下来,真是不知道该说你是命好还是什么了。”

    “你很希望我早点死掉?”沈凉墨白了他一眼,没有见苏薇让他积着满肚子的火气。

    凤卿低头看了看他的伤痕:“还好没有伤到骨头。这样的狙击枪子弹,高速旋转突破空气射击出来,速度非常快,力量也非常强。我见过几个穿着防弹衣被击中的警员,防弹衣毫无破损,子弹也没有射进身体。但是肋骨被却被这巨大的力量打断了,反插如内脏,造成内出血死亡。”

    沈凉墨没有应他的话,这样的伤痛在他的职业生涯是司空见惯的,是家常便饭了。

    不过心头确实是闷闷的,想来那几发子弹打在身上这力道,被身体承受了,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恢复如常了。

    正在这个时候,柯皓哲也回来了。

    因为这次事件,沈凉墨带着队员确实阻止了很大的灾难性的事件发生,拆除了炸弹,将詹姆斯也逮捕归案,所以纽约警方方面,没有像以前那样跟国际刑警队势同水火。

    柯皓哲只是简单配合他们做了笔录和报告,便被告知可以回来了。

    诺顿警官还亲自开车送柯皓哲回来。

    柯皓哲回来后,便见到沈凉墨的伤势,忙问道:“老大没事吧?”

    “一点小伤。”沈凉墨重整好衣服,说道。

    柯皓哲上前两步,说道:“夏思琪来美国了。”

    “她来做什么?”沈凉墨不由一怔。如果说以前还对夏思琪有一点怜惜和好感的话,已经因为上次她骗苏薇的那些话,对她完全没有了任何的好感。

    柯皓哲将手中的视频给沈凉墨看,沈凉墨看了一眼,便不由怒道:“这个女人到底是在想什么?难不成她也是疯了,失了心智了?”

    但是他随即略略思索,便好似找到了源头,说道:“看来,这个神秘人是存心要跟我杠上了。那就当做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去将夏思琪接过来吧。”

    “真的要这样做吗?”柯皓哲担心的是苏薇的心情和想法。

    虽然他从未对苏薇表露过任何感情,也并不打算表露,更不打算有任何实际行动,但是他对苏薇的特别照顾,却总是会在关键时刻显现出来他希望苏薇能够过得幸福,而这幸福,只有沈凉墨能给。

    “去吧。”沈凉墨也知道,做出这样的决定,让苏薇免不了情绪波动。

    但是现在他不尽快将神秘人的事情解决了,眼看着苏薇就要生孩子,谨言又要做手术,到时候恐怕会更多生事端。

    现在就算要影响到苏薇,为了将来更好的照顾和保护苏薇,也不得不这样做了。

    柯皓哲只得出去了。

    凤卿慢悠悠地说道:“对了,刚才我去找赵正阳的老婆的时候,竟然有人追杀我。不然我也不会至于这样拖拖拉拉,半天都完成不了这件事情。”

    “有人追杀你,难道不是正常的吗?”沈凉墨反问道,没有人追杀凤卿才是不正常。

    “可是竟然是言家的人。谁告诉了言家的人我在美国?”凤卿疑惑问道。

    沈凉墨也一怔,按理说现在凤悠然在苏格兰,言家的人肯定会以为凤悠然就是凤卿的。怎么追到美国来了?

    难怪刚才凤卿一直迟迟不来。

    凤卿见沈凉墨不语,不由说道:“我才懒得搭理言家的人呢。言西城昏迷不醒,我还没有研制出让他醒过来的解药呢。他那样的人,最好在上躺一辈子才好。”

    沈凉墨淡淡道:“在美国期间,你留在我身边,不要到处乱跑。”

    “我是那种乱跑的人吗?唉,不对,你不是让我留在苏薇身边吗?”凤卿不由问道,“我也比较喜欢呆在苏薇身边,而不是在你身边,天天看你的臭脸,有什么好看的?而且,我长得这么帅气好看,让苏薇多看看我,以后生出来的孩子,都像我这样,就简直太好了。”

    沈凉墨黑脸:“像你那样白斩鸡的身材,一点肌肉都没有吗?”

    “喂,怎么说话呢你?”凤卿恼道,“难道像你那样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更好吗?”

    “未必不如你四肢欠发达,头脑欠发达好。”沈凉墨淡淡说道。

    凤卿生气说道:“早知道该让你一直坐在轮椅里,一直做你身残志坚的好青年。”

    “总好过你这样脑残志坚的好青年。”沈凉墨无情地打击道。

    “……”凤卿着恼,“……”

    又一时想不到什么更好的话来反驳沈凉墨。

    很快,柯皓哲接到了夏思琪过来。

    夏思琪不知道沈凉墨这次对她是什么态度,但是她同宁可儿一样,对沈凉墨充满了不甘。

    而且新闻发布会那样的事情都做出来了,不差后面的。

    反正大不了也最多就是离婚的局面,不好好争一番,又岂止这世界上的很多东西,是不是能够争到?

    书房里,凤卿已经离开,到其他地方生闷气去了。

    只有沈凉墨还留在书房里,见到沈凉墨,夏思琪不由有些露怯,但是看到他英俊无双的面容的时候,又下定决心,绝不要这样轻易地放手。

    她上前一步,试探说道:“墨?”

    “坐吧。”沈凉墨说道。

    夏思琪不知道沈凉墨到底要做什么,心头也不是没有害怕的。要知道沈凉墨这样的男人,想要捏死她,比捏死一只蚂蚁难不了多少。

    她要是和他硬碰硬,也不知道能撑多久。

    但是她又安慰自己,沈凉墨是一个绝对不会滥杀无辜的人,更不可能伤害手无寸铁的弱小女子。

    这样看来,自己还是安全的。

    “墨,你还好吧?”夏思琪化被动为主动,问道。

    沈凉墨淡淡道:“我看过你在国内的离婚发布会了。”

    夏思琪一惊,不知道沈凉墨会如何反应。

    她只得不再说什么,静静地等待即将到来的后果。

    是狂风暴雨,还是其他什么,她根本猜不到。

    因为连神秘人也告诉她,不要去猜测沈凉墨的想法,因为根本猜不透。

    她只好一步步地随机应变。

    实在不行,就只好拿出撒泼的泼妇手段,谅来沈凉墨的人品和身份,也不敢真的会和她计较什么的。

    沈凉墨良久,才慢慢开口说道:“从苏黎世的事情发生后,我昏迷了两年之久。其实对那段时间的事情,我也没有什么印象了。”

    夏思琪松了一口气,原来并没有狂风暴雨袭来,她说道:“是吗?”

    “是。很多事情,我并没有太多的印象了。如果我……当初伤害过你,你不要放在心上。”沈凉墨说道。

    夏思琪一喜,她早就知道沈凉墨曾经昏迷过的事情,如果沈凉墨真的认可他和她的感情的话,那么她登上沈家少宝座,便指日可待。

    “没有关系,我知道你不是故意不记得的。你曾经那么深爱我,现在还能如此的关心我,我真的很开心,墨。”夏思琪已经被洗脑成功,自己就是当时的苏黎世女孩子,得到沈凉墨的承认和认可,她别提多高兴了。

    “你先去休息吧,旅途劳顿,也是累了。”沈凉墨说道,再跟夏思琪说下去,他没有这个耐心了。

    夏思琪见他神情中略略有不耐烦闪现而过,不敢再打扰他,知道他的心扉已经打开,以后的路好走许多,便说道:“那好吧,墨你也累了,你先休息,我先回自己的房间。我会经常来看你的。”

    沈凉墨摆摆手,示意她可以出去了,并没有再说话。

    夏思琪则是非常开心,虽然沈凉墨的态度依然冷淡,但是比起之前那样无心无情的样子,好了太多了,让她看到了诸多的希望。

    而且她出去的时候就打听了,这几天连续发生事情,沈凉墨并没有对苏薇投入太多的关注,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后,沈凉墨也并没有陪着苏薇。

    她不由觉得,自己的机会有多了一些。神秘人果然说得对,自己开了离婚发布会,那样哭诉和大气的让步,说要让给沈凉墨幸福,好号召大家原谅沈凉墨,果然让沈凉墨见识到了她的大度和忍让,让沈凉墨知道了,她才是值得他继续守护的女人,而不是那个斤斤计较的苏薇。

    其实沈凉墨何尝不想去陪苏薇,可是现在真正的苏薇在很隐秘的地方,而别墅里的那个苏薇,不过是宁可儿假扮的。

    他哪里有心思去看假扮的苏薇?

    晚间的时候,沈凉墨也在书房里歇下了。

    假扮苏薇的宁可儿在房间里等待了沈凉墨一整夜,也没有等到沈凉墨过来。

    而沈凉墨端着红酒杯坐在书房里,满脑子里,都只有苏薇的样子。

    但是现在,他却通知青阳少爷过来,将苏薇带回苏格兰,以避这一次的风头。

    尤其是看到了夏思琪离婚发布会的视频之后,沈凉墨知道,苏薇就算再不愿意,也不得不先暂时离开s国一阵子了。

    舆 论是利器,现在的舆 论导向,会将苏薇伤得体无完肤。

    他必须要妥善解决这件事情之后,才能让苏薇重新回到s国名正言顺的,以沈家少身份,华丽风光的回去。而不是现在这样,让她在前方去为他挡可怕的刀光剑影。

    苏薇……苏薇……

    他在心底轻轻地念着她的名字,声音如同红酒一般的低醇浓厚。

    她的名字,也辗转在他的舌尖上,像高级红酒的香味,在唇齿之间。

    苏薇在自己的房间里醒来,却有点失望。

    她一直都没有等来沈凉墨和柯皓哲,不知道他们到底怎么样了。失望中又夹杂着担心。

    她拿着手机,迟迟无法下手,拨打他们的电话。

    正在这个时候,王妈妈敲门,苏薇说道:“进来吧。”

    “少奶奶,有人来看你了。”王妈妈笑米米地说道。

    苏薇惊喜地站起来,掠过王妈妈,向门口走去,大声道:“沈先生!”

    一望外面,却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哪里有沈凉墨高大颀长的身影?

    “沈先生?沈先生?”苏薇不由再次叫了两声。

    然后她朝着空旷的走廊说道:“是阿哲吗?”

    王妈妈赶忙上前将她扶住,她肚子大,动作这样一来,险些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