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薄情总裁,别乱来! > 276 今晚,管我饱
    整个a市,沈氏集团易主的事情,成为了街头巷尾,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沈凉墨本就为人所知,而一向大家并不太清楚的沈轩,这一次和沈凉墨的名字摆放在一起,还让沈凉墨成为了手下败将,更是吸引了无数人的眼光。

    人们总是八卦的,这件事情,本来其间有许多利益相争,到了人们的口里,后来便成为了沈凉墨和沈轩兄弟俩为了争风吃醋闹出的一场闹剧。

    苏薇这个名字,也渐渐地被人所提及。大家提到苏薇的时候,又不免还提到那个卧的夏思琪,苏薇在大家的口里,渐渐地就和小三、绿茶婊这些词汇挂上了钩。

    男女之事这种绯闻是人们喜闻乐见的话题,所以才会越传越离谱,将沈凉墨曾经为了苏薇的名声着想做的一切,都全部抹杀。

    虽然沈凉墨和沈轩将这些负面新闻全部都制止了,报纸和杂志上都不敢再登载任何相关的新闻,但是大家心目中,已经认定了苏薇是个什么样的人。

    毕竟她插入姐夫和姐姐的感情中,便是一桩最难堪、无法洗刷的事实。

    她曾经和沈轩相恋,也是无法否认的实情。

    沈凉墨、沈轩和苏薇三人,曾经感情的事情,有诸多巧合,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感情的先后顺序来看,在大家心目中的苏薇,根本就算不上是一个好女人。

    一场权力利益之争,到最后转变成为了这样,是谁也没有能够想到的事情。

    沈凉墨和沈轩,能堵得上杂志报纸的说法,却堵不住悠悠之口。

    幸而苏薇目前深居简出,能够听到的闲言碎语不多。每日将全部心思,都放在两个小奶包和肚子里的两个小小奶包身上。

    沈凉墨也拿到了沈北临二十多年前,从南非写回给杨素青的信件的复印件。

    从信上来看,沈南生为了得到杨素青,不惜害死自己的四弟,这份行径,真的让人非常不齿。

    沈凉墨坐在书房里,看着后花园里的草木,抬手,重重地按压着太阳穴,十分疲累。

    柯皓哲让人把沈北临的信件传给了沈南生,监狱里,沈南生回应这一切的,是无尽的沉默。

    此刻的沈南生,也坐在监狱外放风的院子里。

    冬日的落叶飘落,在诉说这个季节的萧条和寒意。这个世界上多了许多寒冷,再无一丝温暖。

    沈南生和沈凉墨有着几分相似的侧脸上,根本没有带上丝毫表情,他淡淡地将四弟沈北临曾经的信件看完,再默默将纸撕碎,扔进了垃圾桶里。

    他想起了杨素青年轻时候的侧脸,即便后来杨素青年过半百,依然带着他初见她的时候的那一丝说不出的知性的女人气息。

    他的脸上,长眉失去了生机,仰头看着灰蒙蒙的冰冷天空,眼角一滴泪水滑落。

    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年少时候的时光,又是不是忆起了兄弟间的情谊,夫妻间的感情。

    沈凉墨坐在书房里,保持着和自己的父亲同样的坐姿,高大,挺拔,冷漠,好似这世间的一切,都已经同他了无关系。

    “老大。”莫允夜在一旁叫了一声。

    沈凉墨转动椅子,回过头来,莫允夜轻声说道:“你名下所有私产和产业,已经清算好了这份资产,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多一些,已经有沈氏集团四分之一之多。”

    确实比沈凉墨想象的要多一些。他曾经接受沈氏集团之初,自己便有不少的产业和公司。

    接手沈氏集团后,他的公司依然保持着独立运作只是他隐藏在公司之后,没有任何人知道这家公司是他的而已。

    沈凉墨点点头:“我自己的公司,运作情况良好。从此以后,继续在里面投资便可。只不过,依然保持以往的方式,跟任何人,都不要提及幕后的东家是我即可。”

    莫允夜知道他的顾虑,点头说道:“是。那我们还是按照以往的方式,继续运作。”

    见沈凉墨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莫允夜想缓和一下气氛,玩笑道:“老大,没有想到,你自己的私产,算下来还真的不少呢,随随便便在富豪榜上名列榜首。要是说出去,真的是要跌破别人的眼镜了。”

    沈凉墨笑了笑,钱,他从来都不担心。沈氏集团不过是一个庞大的壳而已,就算没有了那个壳作为保护伞,加大他的名声,他依然能够在商场里如鱼得水。

    这是他的能力,也是他的自信这世界上,只有他不想做的事情,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小奶包身上很显然也继承了父亲这样的能力和自信。所以当初小奶包在苏格兰的时候,才敢用青阳少爷的电脑,大笔买入和卖出股票,让青阳少爷一笔便赚了两三年的利润。

    莫允夜见沈凉墨没有什么要说的了,便笑道:“那我出去了。老大既然现在没有了沈氏集团作为拖累,我们的余力自然要多用一点在自己的私产上面,多赚一笔是一笔,以后大家兄弟退役,也能有一笔钱过点舒心日子。”

    “嗯,去吧。”沈凉墨说道。每一个曾经跟过沈凉墨的国际刑警队队员,都在金钱财富上受过沈凉墨颇多照拂,所以莫允夜才会说那样的话。

    国际刑警是一个很危险的职业,薪水相比较之下,却很菲薄。许多队员常年各地奔跑,和家人相聚的时光也有限。

    而且经常在完成大任务大案子之后,还容易被仇家追杀。

    所以沈凉墨这边,每次犒赏兄弟的时候,都是大手笔。

    从沈凉墨年纪还不大的时候开始,便见到很多前辈一辈子的心血都奉献在为了世界和平和国家和平这两件事情上,有些人甚至付出了健康或者生命的代价。但是很多人,年纪大了却得不到善终。

    那个时候,他便将父亲给的零花钱和家族每年给的固定分红拿出来,秘密地创办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

    他的公司最初是收留队员家属、亲属,后来便收入许多受伤之后无法再履职的刑警。

    之后,有些上了年纪,体力不行的兄弟,沈凉墨总是会尽量善待他们,如果无法将他们调到闲职位置,便将他们收入自己私人的公司里面做事。

    没有想到,自己的私人公司规模便越来越大。他稍微在上面花费了一些精力,公司便蓬勃壮大起来。

    有了现在如此的秘密公司,他既可以再继续照顾这些他想要照顾的人,也可以瞒天过海,不让别人知道他是公司的幕后大东家,他做起事情来,就要方便得多。

    莫允夜离开后,沈凉墨打起精神来,处理面前刑警队的事务。

    “爸比,爸比!”两个小奶包跑进来,跑到了沈凉墨的身边来。

    沈凉墨放下手中的卷宗,将他们一左一右地抱起来,放在沙发上,说道:“怎么跑过来了,妈咪么?”

    “学校里放假了,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有好多好多时间在家里了。”小奶包笑着说道,“你说要带我们驯犬,什么时候开始啊?”

    “先让哲叔叔陪你们去。爸比手头上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做完。”沈凉墨摸了摸他们的脑袋。

    小奶包齐刷刷地站起来,说道:“爸比都没有发现我们有什么变化吗?”

    沈凉墨认真看着两个小奶包,道:“长高了?”

    “不是啦。”两个小奶包失望地说道。

    沈凉墨其实一眼就发现了他们的变化,这会儿才认真说道:“换了新衣服。质地良好,裁剪合身,布料适宜……”

    沈凉墨将他们拉着转了一圈,才让他们继续站在自己面前,“哪一家设计师亲手做的?”

    “沈家最好最美的设计师,苏薇妈咪亲手做的!”被爸比看了出来,小奶包高兴地抬起眼眸,站得直直地说道。

    沈凉墨一怔,倒是没有想到,苏薇做饭好吃当然,只限于这父子三人这样认为,其余的人包括沈轩和青阳少爷,都吃不下苏薇做的黑暗料理手工也非常不错。

    他还记得有一天回家来,苏薇在纸上写写画画,画的就是童装的设计款。

    当时他并没有特别在意,没有想到苏薇已经做出来了,给两个小奶包穿上了。

    他唇角勾起一抹笑容,说道:“苏薇妈咪设计师,有没有给我做?”

    两个小奶包对视了一眼,迟疑说道:“好像没有哎。”

    清楚地听到玻璃心碎了一地的声音。

    沈凉墨拍拍他们的肩头,说道:“去吧,去找哲叔叔吧。”

    “是,爸比。”两个小奶包行了个军礼,转身外面跑去。

    等到沈凉墨忙完,回到卧室的时候,听到苏薇正在打电话。

    苏薇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轻声道:“好的,那我知道了。谢谢你,凤卿神医。”

    “凤卿?”沈凉墨大步走向苏薇,“苏薇,电话给我。”

    苏薇忙将电话给沈凉墨,电话到了沈凉墨手里的时候,便被挂断了。

    “该死。”沈凉墨重新回拨,但是很明显,凤卿不想出现的时候,回拨功能想要找回他,是完全不现实的一件事情。

    就算是柯皓哲,想要找到他,也难。

    沈凉墨放下电话,眉间闪过一丝忧虑。

    苏薇忙笑道:“凤卿神医说了,他现在有事情分不开身。他问问我身体的情况,他说他会尽快回来的。”

    “他有没有说他在哪里?”沈凉墨问道。

    “问了。”苏薇摇头,“可是他不肯说。沈先生,你找凤卿神医有其他的事情吗,这么着急?”

    沈凉墨见她站着,将她拉到沙发里坐下,才说道:“你上次见过大队长了。他年轻的时候,忙着抓坏人的大事,耽搁了个人婚姻大事。到了四十好几的时候,才相亲娶了一个妻子。嫂子年纪不大,可是人很善良,年纪也很轻。可是谁知道,有一次嫂子出门的时候,被好几个男人……糟蹋了。她刚刚怀上的孩子,也没了……”

    苏薇听得心里一紧,担忧问道:“那她现在还好吧?”

    “不好。从此以后,她就精神失常了,常年住在医院里治疗。这种病,没有办法根治。”沈凉墨叹息摇头,“不过这一次,大队长找到一个偏方,有希望将嫂子治愈。不过这个偏方的副作用也很大。大队长想请凤卿帮忙看看这药,不然也不敢给嫂子吃。”

    苏薇想起那晚第一次见赵正阳的时候,沈老太太同他的对话:

    沈老太太又笑问道:“大队长,你也一切都还好吧?”

    赵正阳脸上的笑容隐了隐,才无奈说道:“还是那老样子。”

    “找凤卿医生看看也不行么?”沈老太太问道。

    “已经这样了,什么神医也不能妙手回春了。”赵正阳话语里有诸多的遗憾。

    当时苏薇就知道他们说的是私人隐秘,不好询问。现在想来,沈老太太关切询问的,就是这件事情了。

    也难怪,这段时期,苏薇的身体很平稳,但是沈凉墨却很焦急地寻找着凤卿的下落。

    苏薇自责地说道:“早知道如此,我刚才就该好好问问凤卿有什么事情,到底什么时候回来了。”

    “不怪你。我之前没有跟你说这件事情,也是因为这是大队长心里的隐痛,他爱人这个样子,他之后也没有再娶,年纪已大却没有血脉至亲。”沈凉墨轻声说道,“他很要强,这些年也不肯要我给他的帮助,到处为嫂子求治,奔波。”

    “如果凤卿神医回来,一定会有办法的……一定。”苏薇安慰道。

    沈凉墨握着她的手:“我也相信。”

    苏薇想了想说道:“沈先生,我想去将杂志社的工作辞了。”

    “嗯?”沈凉墨挑眉看着她。

    “现在那已经是属于沈轩的产业了,我不想在他的公司里做事。”苏薇说道,对沈轩心怀内疚,但是她已经不再可能还和他有任何牵扯了。

    平白给他希望,对他不好;瓜田李下,对沈凉墨不好。她也不想为这些事情牵扯麻烦。

    苏薇继续说道:“等我到时候生完小小奶包,谨言做好手术之后,我就去其他地方好好找份工作。”

    “为什么这么着急要去找工作?”

    苏薇以为,沈凉墨从沈氏出来,已经没什么钱了,家里还有这么多事情要他操心,生完孩子后,她去找一份工作,是很正常的想法。

    何况就算是普通人家,女人出去工作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她如果直说,却怕伤了沈凉墨的心,她便笑笑说道:“当然要工作了,现代社会女人要独立自主,都是要工作的。不过我不会这么快考虑这件事情的,你放心。”

    “傻瓜。”沈凉墨听出了她的担忧,将她揽回怀抱里,“杂志社现在在你的名下,为什么要辞去那份工作,另外找?”

    “咦?”苏薇抬起头来,看着沈凉墨,“什么时候成了我的了?”

    沈凉墨挑起唇角:“你喜欢杂志社,我就将它放在你的名下了。杂志社现在跟沈轩,跟现在的沈氏集团,没有任何关系。”

    “我……这是你送给我的吗?”苏薇感动不已,声音有点发颤。没有想到他如此细心,竟然将杂志社早就交给了她。

    “是。所以我们现在,至少还有杂志社,不是吗?”沈凉墨轻声道,“现在你是老板,我来给你打工好不好?”

    “好啊……”苏薇清浅的眼眸中,带着些许泪水,眉眼却弯弯的带着笑意,“可是我开不起可以留下你的薪水,你可不可以少要一点?”

    “那我少要点……年薪一千万?”沈凉墨比出一个手指。

    苏薇握住他的手指,将他的手指弯下去,低声笑道:“少个万字还差不多。”

    “这么少,吃不饱饭怎么办?”沈凉墨的大掌开始不老实起来,“你管我饱吗?”

    苏薇脸红,钻进他的怀抱里,嘤嘤地说不出话来。

    他凑近她的耳边,低声的声音里带着隐忍的嘶哑:“苏薇,今晚,管我饱。”

    晨起的时候,苏薇满脸的红晕,懒懒伸出手掌,秀气地打了个呵欠。

    沈凉墨已经衣衫完好,在一旁处理文件。

    被子里暖暖的,昨夜的时候,他已经体贴地帮她做过清洗了。所以每次之后,苏薇都会睡得很好。

    沈凉墨刚要说话,苏薇却有点慌张地说道:“遭了。”

    “怎么?”沈凉墨站起身来,走到苏薇身旁。

    “忘记了,本来说今早一早要去见海欣的。她肚子里的孩子,快要临产了,昨天就住进医院了。”苏薇说道,昨晚被沈凉墨闹了,她将这件事情已经忘到了九霄云外。

    苏薇此刻也都五个多月的身孕了,比她早怀孕的海欣,正好快要临产了。

    海欣和沈谦都很年轻,没有什么经验,而且上一次沈轩陷害沈谦的事情,说他靠着酒吧里的非 法产品盈利的事情,还让沈谦耽搁了好长一段时间,不断配合警方的调查呢。

    幸而柯皓哲出面去帮忙,不然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去了。

    而且,沈谦为了自己身世的事情,情绪也不怎么好。

    所以海欣生产的事情,苏薇和若月免不了要多操点心。

    沈凉墨安慰道:“现在去还来不及。我陪你一起去。”

    “嗯。”苏薇忙起身来换衣服,赧然说道,“还要去找兰姐,我帮海欣的孩子设计的衣服,兰姐有帮忙帮我裁剪,缝纫。我肚子大了,很多事情都做不好……”

    沈凉墨伸手扶住她的肚子,习惯性地去和小小奶包互动,感受到小小奶包的在苏薇的小腹里的凸起,跟随着小小奶包的动作,他的唇角不由微微上扬,这段时间来的烦恼一扫而空。

    他陪着苏薇一起,去找到兰姐后取了给小小奶包的衣物。

    这些衣物,都是最柔软的棉布制成的,最适合才出生的小小奶包使用。

    很快,沈凉墨的车就到了医院里。

    车刚停下,沈凉墨的电话便响了起来,柯皓哲的声音传来:“老大,言家的人在找沈氏集团的麻烦。”

    “派人暗中盯着点。”沈凉墨叮嘱道。

    “好,我已经派人去办了。”柯皓哲迟疑了一下,“老大,我担心……”

    沈凉墨知道柯皓哲要说什么,说道:“言家的人一定会想跟沈氏集团合作的,和沈氏集团合作,就意味着能够和整个s国建立起良好的合作关系。言家不可能不动这个心思。但是沈轩恨的人是我……我相信他有基本的判断能力,不会动这样的心思。”

    柯皓哲只好说道:“是。”

    但是两人还是担忧,沈轩会受不了利益的蛊惑。如果是沈谦,沈谦整个人的性格其实和沈凉墨很像,在坚持正义和道德方面,若是沈谦接手沈氏集团,就不会有这样的担忧发生。

    沈凉墨说道:“还是要想办法敲打着沈谦。有些泥沼,一旦陷入,要爬出来,可能穷其一生,都无法做到。”

    “是。我会想办法去做到的。”柯皓哲郑重地说道。

    沈凉墨刚刚放下电话,就有人敲着车窗,沈凉墨放下车窗,只见夏思翰一脸焦急地说道:“墨少,苏薇,海欣已经进产房了。我过来帮忙,正好在这里守着等你们。沈谦已经跟着海欣去了。”

    div class"center mgt12">.chuanyue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