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薄情总裁,别乱来! > 247 今日婚礼
    那个电话,是一个国际长途。苏薇一看,就知道是来自苏格兰。

    她在苏格兰除了青阳和俞振声之外,并无别的可亲近之人。

    而且青阳少爷和俞振声也留给她了专门的号码。

    到底会是谁呢?

    就在她略略一思忖之间,电话便挂断掉了。

    她摇摇头,不在意,低头来处理工作。

    这次回来,除了工作外,其实她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所以需要耗费她一点事情了。

    不过这件事情是她心甘情愿要做的,她做起来甘之如饴。

    过了一阵子,电话再次响起来,还是刚才那个电话。

    她只好接了起来,迟疑了一下:“喂?”

    “苏薇。”那边的声音字正腔圆,好似标准的播音员一般。

    是言湘庭。

    是言湘庭?

    他为什么会打过来?

    想起言湘庭种种狂热的情状,苏薇不由背脊上微微发麻,她不敢贸然挂断,屏住了呼吸,充满警惕地说道:“你干什么?”

    言湘庭在电话里,清晰的笑声传过来:“我很想你,你也在想我,是吗?”

    “不是。”苏薇说完,“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这个男人虽然帮过她,但是他太过阴魂不散和他的整个人,都让她带有巨大的压迫感,十分难受。

    但是电话很快又不依不饶地响起来,苏薇被惊得,只好再次接起了电话,言湘庭的声音,虽然字正腔圆,但是那阴测测的感觉,让人十分不舒服。

    “苏薇,我给你订了d&s的戒指,你会喜欢的是吗?”言湘庭充满自信地问道,好似问的不是完全对他无感的苏薇,而是在问一个相处已久,水到渠成的恋人。

    d&s的戒指,号称是全球最出名的珠宝世家打造的一款结婚戒指。

    这款婚戒,每个男人凭借自己的身份证明购买,一生仅可购买一次。

    不管出于何种原因,都不可再次购买。其核定程序之严格,堪比银行系统。

    曾经一个国家的王子,和原配离婚后,第二次结婚,通过种种方式和手段,也没有再次购买成功d&s的婚戒。

    连王子尚且如此,其他人,可想而知。

    而言湘庭,将这个机会直接就用了。

    苏薇不由有些头疼,她知道言湘庭是不会伤害她的,但是他的狂热,无疑给她的生活造成了非常大的麻烦。

    而他这样的男人,无疑跟他说道理,也是完全说不通的。

    她正想要直接挂电话,便听到那头,言湘庭狂热地说道:“我不信你不喜欢。卫铭给言蓉也订了,他们都说,女人一生之中都渴望收到这样的戒指。所以你不喜欢黄金城堡不要紧,我一听说这种戒指,马上就去给你订好了……”

    苏薇一怔,便忘记了挂电话,她条件反射问道:“你说谁给言蓉?言蓉怎么了?”

    她隐约觉得,事情好像不对。言蓉和沈木两人之间,有些互动虽然大家知道得不甚清楚,但是却能感觉到,两个情窦初开的男女之间有事情发生。

    言蓉要结婚了吗?

    言湘庭根本不在意别人,对苏薇的问话也不以为然,他说道:“你是喜欢的,不是吗?”

    “三少,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别忽视我。言蓉是要结婚了吗?”苏薇问得非常郑重。

    言湘庭不想破坏佳人心情,便说道:“今晚就是婚礼,来得很快,说提前就提前。”

    苏薇忙看了一眼时间,s国的时间比苏格兰要遭一些,现在是s国的下午,也就是说是苏格兰的上午。

    但是离晚上也不远了。

    苏薇想起今天,一直看到沈木拿着手机,却是心事重重的样子。也不知道他和言蓉之间怎么样了。

    但是不管如何,言蓉这么快结婚,怎么想怎么不妥。

    现在要去找沈木或者沈凉墨商量也来不及了,未免耽搁时间,苏薇不得不在电话里说道:“三少,我能跟言蓉说话吗?”

    “跟我说就可以了。”言湘庭听苏薇居然主动,心情大好地说道,在躺椅上坐下来,修长的双腿悠闲地交叉在一起,满眸的狂热。

    “三少,请你让我跟言蓉说话。”苏薇不由软了软口气,不管怎样,她都要争取到这个机会,替沈木问一问言蓉。

    “叫我的名字!”三少也是霸道总裁那一款的,声音顿时冷冷,命令道。

    苏薇心一横,自己的母亲是言老太爷的私生女,反正跟言三少其实也是表兄妹关系了,叫一声也不亏。

    她说道:“言湘庭。”

    言湘庭顿时收起了冷冷的声音,点头道:“再来一次。”

    “……”苏薇咬牙,“请三少言而有信!”

    言湘庭果然不敢再逗苏薇,苏薇在他面前,从来都不假辞色,连笑容都吝惜给他,能听到她叫一声他名字,也实属难得了。

    他拿着手机,大步走出去。

    言家将言蓉的婚事不断提前,提到今天,已经是最快的了。

    整个家里上下,到处都是张灯结彩,热闹纷呈,无比的光鲜华丽。

    宾客往来,人数众多。

    这样的场合,又特别适合攀交情,拉关系,所以言以莫和言西城早就出去迎接宾客了。

    只有言湘庭,一向并不管家中之事,大家对他的整个人的行为举止,也习以为常,他没有下来,也无人非议。

    他一路走到言蓉的房间门口,言蓉正在房间里大发脾气。

    她翻箱倒柜的,将整个衣柜里的衣物全部翻了出来:“我的手机呢?说,你们到底有没有看到我的手机?”

    女仆们战战兢兢,都忙说道:“回大小姐,真的没有看到!”

    她已经找了好一阵子了,房间里的座机也打不通,所有的电脑、平板电脑,完全没有信号。

    她一直都在大发雷霆!

    她冲出门口,女仆忙将她拦住:“大小姐,二少说你还在禁足期间,不能随意出门!”

    言蓉生气地拉开房门,见外面站了一堆随侍,将整个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

    她知道,能去参加俞老太爷的丧礼,见到沈木,本来也是家里人格外开恩了。她这禁足,还不知道要禁到什么时候去了。

    她只好摔上门,伸手到一个女仆身边,“拿来!”

    “大小姐要什么,我马上去办!”女仆忙应道。

    “把你的手机拿来用用!”言蓉不满地说道。

    从昨天开始,家里就一直没信号,各种没信号。

    家仆来报,说是线路有问题,正在紧急抢修。

    她好不容易耐着性子耐了一晚,结果早晨起来的时候,干脆手机都不见了。

    这偌大的家里,还能出了贼不成?

    女仆为难道:“大小姐要什么都可以,但是独独要手机……大小姐恕罪,我真办不到。”

    “你的呢?”言蓉也懒得跟她多说,朝向另外一个女仆。

    那名女仆战战兢兢说道:“二少爷早就下令,工作期间,不能将手机带进言家大院。如果被查出,将会直接开除,永不叙用……”

    言蓉生气极了:“有这样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真的是二少爷规定的,我不敢撒谎骗大小姐。”

    言蓉上前去,见她们的衣服平平整整,完全不像是带着手机的样子。

    她不由扯了扯自己的短发,知道这是二哥在防着自己。

    但是这也太过分了,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来这一套,将自己关在这个家里,不跟外界联系,就可以控制自己了吗?

    言蓉不由好生气,哥哥真的是完全不考虑她的感受吗?

    她不是小孩子了,有自己行事的权利和自由。如果说上次贸贸然将沈木放出去,自己还跟沈木一起,打晕了卫铭,算是她做错的话,后来的一切事情,她都是凭着自己的真心做的!

    他们凭什么来禁锢自己的生活,钳制自己的思想和意志?

    她朝门口跑去:“我去见二哥,我要亲自问问他!”

    女仆忙将她拉了回来,笑着劝道:“大小姐,二少爷和大少爷在接待客人。今晚言家有很重要的酒会,要宴请客人。二少爷正说了让我们来给小姐装扮呢。大小姐也不用急,一会儿晚宴酒会的时候,不就能见到二少爷,也能拿到自己的手机,和外界联系了吗?”

    言蓉一想,她们说的话也不无道理。

    不由坐在镜子前,说道:“那帮我妆扮吧。不用太厚的妆,遮遮眼角的乌青就好了。”

    眼角的乌青,是她昨晚一晚辗转反侧,失眠的后果。

    得到沈木的回应,她兴奋得一整夜都没有睡着。但是偏偏昨天说所有的通信网络都遇到了问题,她也没办法跟沈木联系,让她的失眠又加重了一层。

    患得患失的后果就是,早晨起来的时候,整个眼睛下挂着大大的乌青,都没办法看了。

    她肯乖乖听话,女仆们自然高兴。她们忙上前去,给言蓉好好妆扮。

    只是谁都不敢提结婚的事情,因为二少爷早就下令,任何人都不许在小姐面前说道结婚的事情。

    所以到现在为止,言蓉都还不知道,今天,就是家中长辈给她确定了婚事,直接办喜事的日子。

    言西城和言以莫想得很好,到时候妆容俱全的言蓉到了现场,众目睽睽之下,料想她也没办法反抗了。

    顺水推舟地和卫铭成婚后,卫铭待她温柔有加,整个卫家也对她十分珍重,没几天,她就会忘记那个姓沈的小子了。

    她生于苏格兰,长于苏格兰,哪里能习惯s国的生活?在卫家久而久之,就安顿下来了,何况她和卫铭,是从小长大的感情,让她嫁给卫铭,真的不亏待她。

    言蓉哪里知道几个哥哥的心思,所以老老实实在镜子前坐下,任由女仆给她妆扮上漂亮的妆容。

    言湘庭的脚步,到了言蓉的门口,门外的随侍,问也不敢多问,自动为他让出一条通道。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见言蓉坐在镜子前边。

    言蓉没有想到,三哥会来看自己,冲着镜子里的言湘庭甜甜一笑,不计前嫌地喊道:“三哥!”

    言湘庭将手机递给她:“苏薇要跟你说话。”

    言蓉忙拿了过来,说道:“喂,苏薇?”

    言湘庭站在言蓉身后,看到一旁伺候的女仆,无一不是碍手碍脚,惹人厌烦,说道:“还不快滚出去?”

    那群女仆都知道,三少杀人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不敢有任何怠慢,呼啦啦地朝门口走去,一会儿就走了个一干二净。

    “言蓉,我听三少说,你今天结婚典礼?”苏薇开门见山地问道。

    “啊?三哥搞错了吧,我没有答应嫁人啊。”言蓉惊呼道,看向镜子里的言湘庭。

    言湘庭并没有说话,但是他的五官和他的沉默,就是在淡淡地回应“是”。

    言蓉跳起来:“怎么可能?我要结婚,我自己怎么会不知道?”

    言湘庭淡淡说道:“你不知道很正常啊。”

    言蓉马上醒悟过来:“是大哥和二哥做的好事,是不是?他们想直接将我嫁了。今天也不是什么晚宴,什么酒会,就是我的结婚典礼是不是?”

    言湘庭淡漠一笑,说道:“还算你不笨,总算有那么一丝丝言家的智慧血统存在。”

    言蓉忍不住焦急起来:“苏薇,三哥说的是真的。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我真的不想嫁人!我……苏薇,我大哥二哥都是很厉害的人,他们要把我嫁了,我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爸爸妈咪也不帮我,爷爷奶奶也站在两个哥哥一边。我……我……”

    她想起整个一家的人,都将她瞒在鼓里,关键时刻,还没有无情无义的三哥来得有家人的亲情在,不由伤感不已,又不由万分焦急木头人知道了吗,木头人知道了,会怎么想她?

    木头人肯定觉得她三心二意,身在曹营心在汉,水性杨花,万分不可信了。

    苏薇忙劝道:“蓉蓉你不要着急,我们来好好想想办法。你身边,真的没有任何可以帮你吗?”

    “有木头人。”言蓉闪现出希望之光来,“苏薇,拜托你告诉木头人,说我在等他,我根本不想嫁给其他任何别的男人。苏薇你一定要帮我告诉木头人!木头人一定会有办法来救我的!”

    苏薇一听,便知道言蓉的心意了,她这样想着沈木,怎么可能嫁人?

    苏薇快速地说道:“蓉蓉,沈木今天跟我们一起,已经回s国了。你要结婚的事情,沈家连半点消息都没有收到,可想而知,你大哥他们不仅将事情办的急,而且封锁了消息不让沈家的人知道。另外,他们一定知道我们今天回国,所以专门选了这个空档,让沈家的人完全来不及反应。所以蓉蓉你好好想想,身边还有其他人能帮你吗?”

    “……没有。”言蓉失望地说道,没有任何人,赞成她喜欢木头人,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她。但是她眼前忽然一亮,“有,有三哥。但是苏薇你知道,三哥……他从不肯帮任何人。我之前求过他很多次,他都不肯帮我。”

    苏薇也觉得有些棘手,她咬咬唇,说道:“你把电话给你三哥,我跟他说。”

    言蓉忽然想起来,三哥那么喜欢苏薇,只要苏薇肯开口,三哥一定肯干的。

    苏薇也是情急,不得已了,既然沈木和言蓉两情相悦,言家故意瞒着沈家把事情在最快速的时间里办了,她也必须得抓紧时间,向言湘庭服软也是情非得已的一件事情了。

    她听到言蓉将手机给了言湘庭,快速说道:“三少……你刚才也听到了,蓉蓉并不想结婚,我想拜托你……”

    “苏薇,叫我的名字。”言湘庭直言不讳。

    “言湘庭,我想拜托你帮帮蓉蓉。”苏薇直接说道。

    言湘庭眼眸里闪现出狂热的神情来,笑道:“那你以后,也会见我,见到我的时候,会温柔的叫我的名字,是吗?”

    苏薇咬咬牙:“是。”

    “苏薇,我很喜欢你。你……不要让我失望。”言湘庭的笑意里,更加多了狂热。他的声音,也带着说不清的热度。

    让苏薇不由一震。

    他说道:“言蓉的事情,交给我来办。”

    说罢,啪的一声合上了手机。

    苏薇听到一阵忙音传来,忙说道:“喂?喂?三少?”

    她赶紧装好手机,顾不得打回去,直接朝楼下而去。

    沈木在车上,一边处理事情,一边等待苏薇。

    他看到苏薇走下来,忙拉开车门迎上前去,说道:“少奶奶,你怎么自己下来了?”

    “沈木,言蓉快要结婚了!”苏薇走得有点急,声音轻喘。

    “什么?”沈木有些懵,完全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好似突然之间,天空都灰暗了。

    苏薇的气顺过来,忙说道:“不是不是,是家中的长辈给她安排了婚礼,要嫁给别人,她并不知道。我也是无意之中听言三少提到,才知道这件事情的。沈木,蓉蓉的婚礼就在今天,她在等你。她需要你,这件事情,我已经拜托三少帮她了,但是不管如何,你要去苏格兰……”

    沈木已经冷静打开车门:“我马上去机场。少奶奶,我将你交给其他的随侍。”

    “你不用担心我,你好好照顾自己。”苏薇叮嘱道,她依然不放心,敲开车窗,对沈木说道,“到了苏格兰后,有什么事情,你找青阳少爷,他是自己人。虽然他明面人不方便插手言家的事情,但是他是可信赖的朋友。”

    沈木诚恳说道:“谢谢你,少奶奶。”

    “你一路小心。”苏薇说道。

    目送着沈木的车子远远地离去,苏薇才掏出手机,打给了沈凉墨。

    “沈木已经去了吗?”这件事情,言家果然是做得又快又急,将消息也封锁得很好,所以连沈凉墨都还没有收到消息。

    苏薇点头道:“是的。去苏格兰,航程也要一阵子的时间,所以他赶着过去了,希望他能赶得上。”

    沈凉墨说道:“我马上派几个人跟着他过去。苏格兰凶险,言家又是万分在乎言蓉,我担心沈木的安全。”

    “嗯。”苏薇点头,沈木单枪匹马过去,确实不是一个好方法。有人护着他,是最好的方法。

    两人又简单说了几句,苏薇咬咬牙说道:“沈先生……为这件事情,我求恳了言三少,求他帮言蓉一把……”

    她知道,自己跟言湘庭有联系,这种瓜田李下的事情,总是不好的。

    何况为了言蓉的事情,她还几次在言湘庭面前服软。

    知道言湘庭是什么样的人,她本就不该接他的电话的,却鬼使神差的多和他说了几句,知道了言蓉的事情。

    沈凉墨在电话那头,声音听不出太多的情绪,他说道:“你好好照顾自己。”

    “嗯。”苏薇应道。

    不管沈凉墨怎样想,她将事情的原委说出来,心头总算要轻松一些。

    不知不觉之间,她都没有察觉到,她竟然已经,非常非常在乎和沈凉墨两人之间的相互信任,和敞开心扉。

    不愿两人之间,再有误会发生了。

    将这些事情告诉沈木和沈凉墨之后,整个人都轻松起来,相信有言湘庭和沈木在,蓉蓉的事情,也算不得是什么事情。

    不过以后蓉蓉和沈木之间,还面临着很长的路要走,一切都要看,沈木如何应对了。

    希望他们顺利和安好。

    div class"center mgt12">.chuanyue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