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薄情总裁,别乱来! > 235 忍受世间寒凉
    李婷怎么可能不知道陈律师的意思,那天俞华天想要修改遗嘱的事情,她站在门口,听得一清二楚。

    俞华天对自己的身体很有信心,本来想晚上等到青阳少爷和俞振声回来的时候,再来确定最后的遗嘱,在大家的见证之下一起进行。

    现在新的遗嘱还并没有经过公证,而俞华天已经去世,并且没有引起丝毫怀疑。

    李婷想到这里,心头不由大为安定,说道:“陈律师,好吧,你说你是老太爷的律师,也有关于遗嘱的事情要谈,但是现在老太爷已经离世了,你说的话怎么能够证明呢?”

    陈律师点点头:“正是因为如此,我必须要将这件事情告诉青阳少爷和老先生,请二位做定夺。”

    李婷手中捏有俞振声最先的遗嘱,她最了这么大的事情,就是为了让新的遗嘱无法生效,怎么可能任由陈律师说了算?

    不过她现在不想多生事端,便说道:“好,那你们进去聊吧。”

    青阳少爷和俞振声一起,上楼进了书房,陈律师跟了进去。

    陈律师将一纸文件放在了青阳少爷和俞振声面前,说道:“二位请看,这是老太爷最新拟定的遗嘱。老太爷将自己名下的所有动产和不动产,全部整理了出来。其中三分之二,交由二小姐苏薇,属于二小姐。剩下的三分之一,一半归俞振声老先生,另外一半,则是归青阳少爷。而至于太太和大小姐俞琬婷,就交由二小姐苏薇代管,每月领取固定的零花钱,其余费用,由家中支付。”

    听到这句话,青阳不由一凛老太爷这一次,居然更改遗嘱,给他留了一份家产!

    这是他从未想到过的事情。上一份遗嘱的内容他也大致知道,大部分是留给了俞琬婷,而少部分留个了俞振声。

    他虽然为俞家做过很多事情,从来便替俞家卖命,以后的人生也将和俞家捆绑。

    可他……却从未想过从俞家拿任何东西。

    而名义上他毕竟是外人,老太爷这一次,居然给他留下了一份家产。

    虽然六分之一的家产听起来似乎并不多,但是想一想俞家产业的基数,分布至全球的运输行业,以及偌大的运送航线,以及遍布苏格兰土地的其他产业。

    这无疑是一笔价值不菲的遗产。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老太爷心头,竟然一直记挂着他。

    俞振声挑眉:“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老太爷去世那天的早些时候,我来拜访老太爷,将老太爷数日前要求我整理的财产报表交给他。我来的时候,他跟我说了这些。不过因为当时二位不在,老太爷说晚间等你们回来之时,我带领整个律师团队的人一起,来为这份遗嘱做公正。没有想到晚间……”陈律师沉痛地说道。

    “就是说,本来要公证的遗嘱却因为老太爷的离世,所以无法公证,也就无法证明其合法性了?”青阳少爷沉吟了一下,说道。

    陈律师点头:“确实如此,现在无法这份遗嘱未经过有效公证,无法当做正式遗嘱使用。但是我基于自己的职业道德,这件事情必须要告诉二位知道。二位是老太爷最亲近的人,想必可以想出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法。”

    俞振声和青阳对视了一眼,都不觉摇摇头。

    没有经过公证,谁也无法认定遗嘱的合法性。何况这名律师是新来的,以前从未有人见过他为老太爷办事,连俞振声和青阳都对他将信将疑,又何况是其他人了?

    老太爷原本的遗嘱还在,也是经过公证的,现在这样,将一份不明不白的遗嘱拿出去,谁也不能信服。

    尤其是公司里,还有许多掌握股份的元老,人人都对这偌大的产业抱有私心,公司的走向如何,是每个人都关注的事情。

    很多别有用心的人,当然是希望俞琬婷能够继承家业因为愚蠢的人,比精明的人更好糊弄。

    如果拿出的遗嘱不能让他们信服,必然引起渲染大波。

    青阳少爷不由问道:“你说你是老太爷的私人律师,怎么证明你身份的合法性?”

    陈律师掏出了资料,说道:“这些年来,我主要是替老太爷私下里办事,不涉及公司事务。这些,都是我帮老太爷办过事情的证明。”

    青阳和俞振声都认真地看着,确定他确实是老太爷的私人律师。

    很多人有私人律师并不奇怪,是出于各种因素考虑的。

    比如苏薇在俞家办事的时候,便是找范孟良合作,而不是依靠家中本来带有各种成见的律师。

    老太爷有私人律师,应该也是出于他的私心考虑的。

    俞振声不由问道:“那当时我爸留下这些话的时候,你有其他证明吗?录像或者录音?”

    陈律师抱歉说道:“当时来得急,并没有想过老太爷会说更改遗嘱的事情,我并无准备。而且草拟遗嘱需要一点时间,当时老太爷病得很厉害,一直咳嗽不止,我无法在他身体状况无法支撑的情况下,做出遗嘱证明。”

    送走了陈律师之后,俞振声和青阳少爷都拧起了眉头。

    到了客厅里,李婷迎上前来,见他们这个样子,不由说道:“陈律师怎么说的?我想,老太爷无论如何,还是会把俞家留给婉婷吧。毕竟,婉婷是他嫡亲的孙女儿。”

    俞振声和青阳都没有应她的话,两人都知道,俞华天想将家产留给苏薇,是确定的事情。

    毕竟苏薇的表现有目共睹。

    而且苏薇还有两个小奶包,也是俞华天爱不释手的。

    但是现在老太爷离世,无人能够证明新的遗嘱有效。

    立旧遗嘱的时候,老太爷根本都不知道有苏薇的存在,按照旧的遗嘱,苏薇是什么都得不到的而这,根本就不符合青阳少爷和俞振声的目的。

    不管如何,他们都不想坐由这件事情发生。

    不由看了一眼李婷,见她面色沉痛,完全沉浸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之中,两人都不由摇了摇头。

    这个消息,很快便传到了苏薇这边。

    苏薇这两天有点感冒,现在才好了一点。

    见到青阳少爷过来,她站起来,说道:“丧礼定在什么时候呢?”

    “后天。”青阳少爷见她的鼻尖红红的,也不知道是因为感冒,还是因为伤感老太爷的死,他走过去,扶着她坐了下来。

    他开口道:“遗嘱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

    “嗯,我知道了。爷爷的一切都是俞家的,到姐姐的手里,也是正常。”苏薇点点头,“只是大妈和姐姐做事,总是有些糊涂。外有言家虎视眈眈,内有公司里的人勾心斗角,我本来还以为,能够出力帮忙,一点点化解这期间的矛盾。现在看来,是插手不上了。”

    “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公司里还有那么多元老,大家总不可能见着公司走下坡路而不顾。”

    苏薇浅浅笑了一下:“是了,是我瞎担心。不是还有青阳哥哥一直在公司里吗?有你在,很多事情都可以放宽心了。”

    青阳少爷交叠着双腿,姿态优雅地坐在苏薇面前,心里苦笑了一下,他根本不在乎什么公司,什么俞家。也根本不愿意和俞琬婷母女那样的人共事。

    他本来想夺下整个俞家产业,全部送到她的面前,让她以后可以过上无忧无虑的日子,再也不必受人欺凌,不必被人呼来唤去,不必忍受世间寒凉。

    哪怕后来苏薇有了沈凉墨,他也没有改变这个初衷其实都不算是夺取了,而是这整个俞家,本来就该是他的,他才是骨子里留着俞家血脉的那个人。

    他只是想把自己的东西,一点点的拿回来,全部送给苏薇,让她可以傍身。不管她发生什么事情,都有偌大的产业成为她的依傍。

    可是这一次,居然棋差一招,全盘皆输了。

    “苏薇……”青阳少爷低低唤她的名字。他混血的五官完美得如同希腊雕塑一样,却带着丝丝落寞的意味。

    苏薇以为他是伤感老太爷的过世,轻声劝道:“青阳哥哥,你劝我不要伤感,你也不用伤感。医生本来就说过,爷爷的身体撑不下去。他能毫无痛苦的离开,对他对我们而言,都是一件好事。”

    青阳抬眸,点点头。毫无痛苦吗?他不知道俞华天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是否想起了曾经的

    往事,是否痛苦过。也许他已经完全不记得了,也许他什么痛苦和遗憾都没有经历过……

    而之于青阳少爷,这个家,他居然不能送给苏薇,才是他这么多年最大的痛苦。

    div class"center mgt12">.chuanyue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