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薄情总裁,别乱来! > 227 紧要关头
    李婷被言以莫吓得后退一步,她现在所有的依仗,都是青阳和俞家对她的恩慈。如果没有俞家,她真的什么都不是。

    想起女儿所受的苦楚,她心中悲愤,说道:“那你干干脆脆杀了我吧,反正我什么都没做。你们言家走丢了人,就来找我们俞家,那我们俞家今天丢了东西,是不是可以找你们言家算账呢?”

    言以莫想要上前,却被俞家的人团团围住,他手一挥,言家的随从也全部赶了上来。

    眼看着一波乱战就要开始,一触即发。

    苏薇和青阳忍不住同时问道:“言蓉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走失的?可有证据说明是俞太太做的?”

    苏薇对言蓉的印象还算不错,知道她上次出了那件事情,也是受言太太的利用。而且言蓉年纪比苏薇还要略略小一点点,只是一个千金大小姐,心思单纯,对于家中的事务,并无过多的参与。

    所以青阳对言蓉的印象也不坏。两家再怎么斗争也好,青阳心中也是觉得没有必要对一个这样的女孩子发难。

    连言家那样恶劣凶残的家庭,也还有不能对妇孺儿童施暴的严苛家训,其他正常的男人,不去碰女人,在他们心中,如同道义一样是被严格恪守的。

    言西城此刻急着救言蓉,放下身段,将视频拿出来递给苏薇和青阳。

    两人在监控视频里同时看到了言蓉出现过的地方,李婷的车里在此处停看一下,她的身影一闪而过。

    但是言蓉是如何被带走的,由于李婷的车路过的时候遮挡住了,所以完全看不到。

    只是镜头一转,言蓉刚刚在车上,后来已经变成了只有一个空的座位。

    很明显,连苏薇和青阳都相信,言蓉的消失不见,跟李婷有莫大的关系。

    言西城收起视频,沉声说道:“言蓉不见了,俞太太要是知道的话,尽早告诉我,我们两家的恩怨,还可以尽早的化解。如若不然……”

    他顿住了,没有继续下去,但是到底是什么意思,大家都心知肚明。

    两家素来在生意场上有斗争,但是还没有发展到直接闹成这种地步。

    要是真的闹起来,其实是两败俱伤的一件事情。

    沈凉墨此刻也放下了手机,对言西城说道:“刚才我的人反馈了消息,言蓉去的方向是西郊城外,但是因为她的手机被丢掉了,具体位置无法查明。”

    “马上去西郊城外。”言西城二话不说,上了车,直奔西郊。

    而言以莫捏紧了拳头,朝向李婷的方向:“俞太太,蓉蓉到底去了哪里?”

    言以莫的人就要动手,而青阳和苏薇,明显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态度。

    一旁不断有人来报:“家中的酒吧被砸,损失不可估量;船务受影响,无法正常排航行运输轮船;商场被人围攻,现在已经停业……”

    李婷此刻也有点慌了,支支吾吾说道:“我……我真的不知道!”

    苏薇站出来说道:“言大少,言二少,这次言蓉走失,我们也很着急。但是你们的人,此刻全部都将心思放在俞家的产业上,造成这样大的损失,事后难以弥补,能不能先停手,找到解决方法,再来谈其他的事情?”

    言以莫双眸通红:“告诉我言蓉的的具体去向,我让人停止!不然的话,小爷就不停地砸,直到就俞家全部砸光为止!大不了我赔你一条命!”

    苏薇着急道:“大妈,告诉言大少,言蓉去哪里了?俞家和言家这次的纠纷,就在你的一念之间!”

    “我……我怎么知道她去哪里了!”李婷死鸭子嘴硬地硬撑着。

    反正等到大家找到言蓉的时候,言蓉已经遭受到了和俞琬婷一样的命运。

    这才是她想要的结果和报复。而不是什么家族利益。

    苏薇和青阳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言以莫冲破人群,抓住李婷,勒住了她的脖子:“说,言蓉的去向!”

    “我……我……不知!”李婷一口咬定,完全不知道。

    言以莫的手越捏越紧,李婷已经面色带赤,说不出话来。

    “住手!”沈凉墨突然出声阻止。

    他的声音带着不容置喙的沉稳霸气,言以莫的手不由自主松了一松。

    沈凉墨说道:“刚才俞太太出门的时候,身边带着的是哪几个人?回来的时候,身边似乎少了两个人?”

    言以莫怔了一怔,没有想到沈凉墨会出口相帮,他捏住李婷脖子的手,略略松了一松。

    青阳和苏薇一听,马上恍然大悟,苏薇忙说道:“出去的时候她身边跟着八个人,但是回来的时候只有六个。”

    青阳对家中的情况最熟悉,飞快说道:“其中两个没有跟着回来……是这两个人带走了言蓉!快,马上查家中的车,哪些车是跟着太太出去的。马上查定位系统,确定位置!”

    马上有人去办。

    李婷脸色一白,指着苏薇和青阳破口骂道:“吃里扒外的败类!苏薇,自从你这个践人回来后,俞家家业破败,都是你一件件惹出来的好事!还有青阳,你这个叛徒,走狗!专门帮人来算计俞家,眼看着俞家越来越走下坡路,这一切都是你们两个人造成的……”

    她还没骂完,沈凉墨身边跟着的一个人,早就上前,一个耳光扇了下去,打得李婷掉了两颗牙齿,一下子趴倒在地上。

    李婷此刻气急,也顾不得害怕了,指着沈凉墨说道:“沈凉墨,枉你是国际刑警,做事不顾章法,违法乱纪,随意殴打无辜……我要告你们,我要将你们这群混账,全部告得身败名裂……”

    那个人将她提起来,左右开弓又是两个耳光,说道:“俞太太,这三个耳光,分别是送给你骂苏薇小姐,青阳少爷和我家少爷的。我呢,不是刑警队的人,只是老太太派来伺候我家少爷,不过因为有沈木少爷伺候少爷,我平时只是伺候沈木少爷,今天木少爷不在,才跟了少爷身边。你要告,最好去告我这个恶毒家奴打了你,告得越厉害越好,让我们知道俞太太母女平时都是什么样的德行!用不用我帮你发律师函?”

    李婷被气得一口血狂吐出来。

    但是此刻早就没有人关注她的情况了。

    因为青阳少爷这边的人,早就找到了带走言蓉的车是家里的哪辆车,通过定位系统锁定了车子的动向。

    言以莫和青阳此刻撇下了偏见,一同上了车。

    苏薇纵然想要帮忙,不过想到自己的身体跟着过去也是添乱,不如让他们自己去解决。

    沈凉墨要照顾她,自然也是不需要跟上去的,他只是将情况告诉了柯皓哲,也知道沈木已经朝那个方向而去,他将电话打给了沈木。

    那个平时跟随沈木的随侍还在那里教训李婷呢,沈凉墨摇摇头,想着再怎么说,李婷也是苏薇家的人。这个样子,让苏薇脸上怎么下得去,对那随侍说道:“够了!走吧!”

    “是,少爷。”随侍才意犹未尽地小跑上前,跟上了沈凉墨。

    苏薇不由摇摇头,她见父亲俞振声,长相周正,作风正派,自己的母亲也善良大气之人。父亲当年怎么会娶李婷这样的女人呢?连自己的女儿都被教歪了。

    而李婷还扑倒在地,因为是被沈家的人打的,俞家的人也不敢上前说什么。

    等到沈凉墨走远了,才有人上前去将她扶了起来。

    到言蓉的方向,沈木是最先去的。

    言西城耽搁了一下,已经晚了,等到听到言以莫这边传过去的位置信息时,他低咒一声:“该死!真是该死!这个位置多久能到?”

    司机道:“回家主,从最近的捷径,以最快的速度,也必须要一个小时!”

    这个时间,根本就来不及了。

    青阳的电话打给那两个不怕死的李婷手下,也完全打不通。

    言以莫和言西城都急得没有办法。

    一个小时,在这关键时刻,风云变幻之间,已经足够改变一个人的命运,酿成惨然大祸了!

    而沈木的车,因为从事发之时,就以最快的车速开了过去,现在已经到达目的地了。

    得知沈凉墨说的言蓉的具体信息之后,他开着车,很快就朝山上跑去。

    而李婷的两个下属,在山顶看到疾驰而来的沈木的车之后,已经嗅到了不对劲的味道。

    两个人搓搓手说道:“怎么办?好像被发现了?”

    “来不及了,不管怎样,今天这差事,不得不办了!办不好,以后太太再也不会信任咱们俩了!”

    “但是言家的人……我们怎么敢得罪?”两人满脸的为难之色。

    两人一合计,将言蓉放在了一堆稻草之上,拔腿就走。干脆就这样吧,只要言蓉不受伤,言家的人应该不会将他们怎么样的。

    两人急急地朝山下走去。

    但是就在他们离开之后,突然之间出现了一个人,他从地上捡了些树枝铺上,倒了一些刺鼻的液体在言蓉的身上,拿出随身带着的打火机。

    看了言蓉一眼,将打火机扔了上去。

    div class"center mgt12">.chuanyue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