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薄情总裁,别乱来! > 211 留宿
    苏薇点点头说道:“好。让大家都注意安全。”

    “是,二小姐。”管家的声音里带着恭谨的态度。

    今晚过后,大家都知道这整个俞家,以后的走势到底会朝向哪个方向。

    关键说完,顿了顿,说道:“沈先生,请进屋里喝茶。”

    管家是常年跟在老太爷身边的人,做事稳重老练。

    他早已知悉,两个小奶包的父亲是沈凉墨,而今晚沈凉墨行动快捷,拯救整个俞家于水深火热之中。

    马山被除掉,别说整个俞家,就连别的家庭很多曾经深受马山迫害的人,都对沈凉墨别有一番不一样的感激。

    管家刚才在屋子里,更是如此。

    “沈先生可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没有时间留下了。”苏薇看了一眼沈凉墨,对管家说道。

    她知道,沈凉墨嫉恶如仇,对于俞家这样的家庭并不喜欢。对于在灰色地带行走的俞华天,也很有成见。

    她不想他为难,勉强来俞家。当时她选择回家,本身也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如果她不回俞家,俞家和沈凉墨的矛盾,势必越来越大……到时候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受伤害的只能会是两个小奶包。

    大人之间的恩怨,苏薇不想让小孩子承受。

    她宁愿……自己被人误解。

    沈凉墨淡淡看了她一眼,对管家说道:“好。有请管家带路。”

    “好好,沈先生快请进。”管家笑道,对身旁成群的仆佣说道,“快快快,给沈先生泡好茶。请老爷下来,就说沈先生赏光留下饮茶。”

    身旁的仆佣成群的忙着跑的跑,去泡茶的泡茶,去请俞振声的去请俞振声。

    苏薇怔了一下。真的没有想到,他会跨进俞家的大门。

    沈凉墨偏头看她:“不欢迎吗?”

    “没,没有。”苏薇赶忙摇头。

    沈凉墨在客厅里坐下,苏薇轻声说道:“那沈先生先坐一下,我去带两个小奶包过来。”

    沈凉墨点点头。他的目光依然很淡,不过像是正午的阳光一样,让她觉得有些晃眼,无法直视。

    苏薇被他的目光看得心里噗通噗通的乱跳。

    认识他这么久了,每次见到他或者认真看他,心跳都会漏拍。

    苏薇快步上楼,捂着心口的跳动。

    路过一个房间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隐约的钢琴声。

    苏薇跟着母亲学过钢琴,学得不久,不过也听出来了那是一首水边的阿迪丽娜。

    这是一首很婉约的曲子,苏薇每次听,浮躁的心情都会在乐声中得以沉静。

    曲调柔美,哀而不伤,却因为青阳,而注入了男人阳刚般的活力。

    苏薇没有去打扰他的平静。

    青阳致力于保护她,连带小奶包也在青阳的保护下,在上次的苏格兰之行中,得到过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

    青阳的这份恩情,苏薇知道,自己不管用什么方式,都是无法回报的。

    过多去扰乱他的平静,反倒是在他幽静的心里,投下波澜。

    她摇摇头,快步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隔着墙壁,青阳似乎感受到了那一束清丽秀雅的目光。

    他浅浅地笑,十指在黑白键上,拉下最后一道长长的音符。

    琴声终止。

    他坐在钢琴前,紧紧地闭眸。长而漂亮的眼眸处,深深的眼线让他看上去带上了几分完全不同的韵味。

    他具有苏格兰和东方双重血统。

    这份血统,让他有东方男性特有的黑发黑眼,也有苏格兰的高蜓鼻梁和深邃的眼眸。

    他紧紧闭眸,似乎能听到苏薇轻巧的脚步声缓慢地离去的声音。

    小时候的印象还并未散去,她长大后的模样已经刻入眼眸,也刻入心底。

    苏薇。

    苏薇。

    他异常修长的十指伸出,落在琴键声,流畅的音乐声随之倾泻。

    俞家甚大。苏薇快步而行,终于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

    就在她前面不远的地方,李婷和俞琬婷母女也正朝她的房间而去。

    俞琬婷脸上青中带紫的颜色还在,她还没到苏薇的房间门口,便吼道:“小杂种,快点把解药拿出来!”

    苏薇的房间外,是两个人守着小奶包。

    苏薇听到俞琬婷这一声,早已快步向前。

    俞琬婷这个时候才看到苏薇,冷嘲热讽地说道:“哟,我们的二小姐来了,二小姐今晚可是大出风头啊……”

    “啪!”苏薇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她的脸上。

    “你居然敢打我!”俞琬婷抓狂了,上前就要抓苏薇的脸。

    李婷也生气极了,和女儿一起上来。

    苏薇往后避开,俞琬婷和李婷没有她利落,顿时便扑了个空。

    俞琬婷的脑袋朝前来,苏薇刚才打的她的右脸,她的左脸凑上来,苏薇又是一巴掌,摔在她的左脸上。

    俞琬婷要还手的时候,两个护卫已经上前来,挡在了苏薇的身前。

    苏薇眼眸冷冷,说道:“俞琬婷,第一巴掌是还你在酒店大厅里骂小奶包的。那个时候人多,我顾及我们整个俞家的颜面,不想跟你闹得太难看。第二巴掌,是打你刚才的口无遮拦。俞琬婷,今晚我帮过你一次,那是因为俞家的份上,你毕竟是俞家的大小姐。而从此以后,你若敢在我面前不敬一份,我就还你三分!”

    “你敢!”俞琬婷大吼道。

    “我敢!”苏薇伸手,再次一巴掌重重扇在俞琬婷的脸上。

    俞琬婷疯了一样上前来抓苏薇。

    可是怎么能够抓得到?

    这边的闹剧刚刚开始,楼下柯皓哲已经带着一队人马跑步上来,团团将所有人围住。

    俞琬婷咬牙,却不敢再放肆了。

    “大小姐,二小姐。”一道优雅的声音响起。柯皓哲奉沈凉墨之命上来后,青阳也紧随而至。

    “青阳?”俞琬婷刚才还并未接受青阳还活着的事实。

    现在,看到长身玉立的青阳活生生地站在面前,她依然是瞪大了眼睛。

    “是我,大小姐。”青阳浅浅笑道。

    俞琬婷顿时就恼了:“青阳,我从小和母亲就看重你,给予你多少好处。没有想到你居然背叛我,去救这个女人!青阳,你的心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大小姐的位置?”

    青阳认真地看着她肿胀的脸和扭曲的面容,摇摇头道:“抱歉,没有。”

    “你!你……青阳你太过分了!”俞琬婷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二小姐。”青阳对苏薇颌首。

    苏薇感激地看向他:“青阳少爷。”

    她说青阳两个字的时候,尾调有一点轻轻上扬,感觉有一丝丝腻,听在耳朵里,十分舒服。

    青阳不由微微一笑。

    “二小姐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我们就不叨扰了。”青阳轻声道。

    “嗯。”苏薇对他颌首,然后转身走进了房间里。

    “青阳,这个家你是想呆还是不想呆了?”俞琬婷吼道。

    青阳嘴唇微抿,对身后的人说道:“传我的话,我的所有人,都要时刻注意苏薇和两位小奶包的安全。其他一应人等,如若敢动他们一根头发,杀!无!赦!”

    他说道最后三个字的时候,声音里已经隐然带有杀意。

    他手一扬,匕首便出现在众人面前。他的匕首异常锋利。

    寒芒在灯光中,发出冰蓝色的幽幽暗光。

    他伸手,抚上俞琬婷的头发。

    俞琬婷心头不由又充满了希望,这个男人还是爱着她的,不是吗?

    “青阳。”她想伸手,挽留住他的手,也挽留住属于自己的最后的希望之光。

    她早已醒悟到一个事实,没有青阳,她几乎像是在黑暗中行走的人,摸索前行却找不到正确的方向。

    只有青阳是她的眼睛,也是她的指路明灯。

    但是青阳却很快地缩回了手,手中带出了一根她的头发。

    他修长手指将长发放在匕首刀刃上,轻轻一吹,头发便断落成两截,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

    “青阳你……”俞琬婷脸色一白,拉着母亲的衣袖,站在了一旁。

    “大小姐,我是否能够呆在俞家,不是你能够决定的。往日我欠你的,也以其他的方式还给了你。我们,早已经两清了。”青阳收回匕首,速度快得让人根本看不清他的动作。

    不等她们再说话,青阳已经转身,大步朗朗地离去。

    苏薇在房间里,抱住了两个小奶包,唇角上有一丝笑意:“爸比来了,想见见你们。”

    “是吗?是吗?那爸比要留下来,跟我们住在一起吗?”小奶包眼巴巴地看着苏薇。

    苏薇摇摇头,沈凉墨会踏进俞家的家门,她已经有些意外了。

    留下来住在一起?对他而言太难了。

    她为小奶包套好外套,在他们额头上亲了两下,才一手牵着一个,往外走去。

    两个小奶包虽然有些遗憾,不过还是在大厅里看到沈凉墨的身影的时候,欢快得像小鸟一样的飞进了他的怀抱里。

    沈凉墨唇上闪过一丝笑意。

    “爸比爸比,你晚上留下来跟我们还有妈咪一起住吗?”小奶包不死心地问沈凉墨。

    “嗯。”沈凉墨点头。马山手下的人还并未全部清除干净,以马山的性子,说不定会反扑,十分危险。

    所以他愿意折中了自己的原则,进入俞家,留这一晚。

    身旁的所有人闻言,都微微一惊。

    俞振声心头清楚沈凉墨对于俞家的态度,他今晚肯留下,为的就是苏薇无疑了。

    为了苏薇……他居然愿意做到这个地步吗?

    苏薇也微微讶异,抬眸,清浅的眼眸里,便撞入他平静无波的眼睛里。

    小奶包高兴得跳起来:“太好了,太好了!我们一家人要住在一起了!”

    其他的人不由莞尔一笑。

    俞振声站起身来,对管家说道:“管家,大家都累了,就早点安排休息吧。”

    沈凉墨对莫允夜做了个手势。

    莫允夜会意,出去安排人守护。

    马山的人,必须要收服和铲除干净了,才能真正的将这件事情告一段落。

    莫允夜和柯皓哲一起走了出去。

    “马山的人,也不知道今晚会不会过来。”莫允夜安排完人,说道。

    柯皓哲面无表情地说道:“随便了。反正有刀枪等着他们。”

    莫允夜低头沉思,仿似心事重重的样子。

    柯皓哲问道:“有事?”

    “也没什么事。只是心头,略略有些不舒服了。这几天来,都是这样。”莫允夜摸摸心口的地方,有些奇怪。

    “有人了?”柯皓哲话不多,句句精简。

    莫允夜失笑:“哪有什么人?你知道我跟女人说话就脸红,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出了名的注定孤独一生。”

    柯皓哲看他一眼:“几年前你不是睡了一姑娘吗?”

    莫允夜顿时面红耳赤:“不要说得这么难听!”

    几年前,他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小心被对手下药。那晚,在酒店里,他误入一个房间,事后却连那个姑娘到底是谁都不知道。

    好巧不巧,酒店里的监控设备在那晚坏了,无法运行。

    所以,至今他也查不出那个女孩子是谁。

    也许只是彼此生命中的一个路人,她早已忘记了他呢。

    莫允夜淡淡说道:“也许那姑娘已经开始新生活了。”

    柯皓哲冷冷道:“也许那是个男人。”

    莫允夜一怔,反应过来,捶了他一拳:“很冷,一点不好笑!”

    柯皓哲走远,莫允夜上前道:“你呢?有人没有?刑警队历年来,到处都是大龄单身男青年。到目前为止,也就咱们老大解决了个人问题。”

    柯皓哲摇头,生硬道:“没。”

    不愿意再多谈这个话题,柯皓哲大步地走向前。

    莫允夜耸肩:“老大都没你这么酷。”

    而苏薇的房间里,小奶包终于是睡着了。

    沈凉墨起身道:“我带他们去休息。”

    管家给沈凉墨安排了客房。

    沈凉墨很自然地选择了客房。彼此之间实质关系再怎样,苏薇毕竟是名义上未出阁的姑娘,他也是有妇之夫,不应在苏薇房间里过夜。

    “不用了。让他们跟我一起睡吧。”苏薇站起身来送他,轻声说道,“大的这个睡觉沉,小的这个,晚上要起来喝水上卫生间,总要起来个两三次,偶尔还会做噩梦。我担心你顾不过来。”

    “也好。”沈凉墨点头。从小,他确实并未在生活上多照顾兄弟俩。

    兄弟俩也不喜欢和其他的女子接近,一向就由管家带人照顾,晚上一直都是两人自己睡。

    苏薇跟在他身后,沈凉墨淡淡道:“我倒都不知道,谨言有这个习惯。”

    “我也是无意之间知道的。好在,现在谨言做噩梦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所以我想大点的时候再给他们俩分房间。……等谨言的病好了再说。”苏薇说道,以前在沈家的时候,她总是怪沈凉墨对两个小奶包不上心。

    后来知道他是爱两个小奶包的,这些小事就不足挂齿了。

    “你安排。”沈凉墨大步走了出去。

    苏薇看见他高大背影离开,不由叫住了他:“沈先生,安安的事情怎么样了?你那边有眉目了吗?”

    “沈木正在找。有新进展,我会告诉你。”沈凉墨应道。

    苏薇心头闪过一丝焦虑,对着他道:“那晚安。”

    关上门,才觉得心头有一点点难受。

    桌子上还摆着管家送来的粥,苏薇苦笑着摇摇头。

    明明很饿,对着东西却不是很有食欲。

    这种感觉已经有几天了。最近事情多,大约是累着了吧。

    她倒了一杯温水,满满地喝了一大半,心头才稍微舒服点。

    谨言睡得不是特别安稳,被子踢到一边,苏薇弯腰帮他捋好被子,顺手将他连被子抱着,轻轻拍着他。

    “妈咪~”谨言轻轻呓语一声,感觉到妈咪在身旁的气息后,紧蹙的眉头微微一松,脸上有了笑容。

    苏薇也不由跟着他笑起来。

    她的声音轻且温柔:“妈咪在这里。不要害怕,妈咪会一直陪伴在你身边的。乖,好好睡。”

    谨言睡熟了。

    她才从兄弟俩的边离开,上了自己的。

    心中思绪万千,本以为会有一个难眠的夜晚,却很快便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s国的a市。沈木已经早就达到此处。

    为了查安安的下落,他去见了秦若月。

    秦若月眼睛微微发红,夏思翰和秦妈妈陪着她。

    从他们那里,沈木并未得知比以往更多的线索。

    他马上驱车去见沈谦和海欣。

    远远地便看到草坪上,沈谦扶着海欣在慢慢走动。

    海欣的肚子,已经慢慢地显怀了。看上去比以前胖了少许,脸上有了红润动人的光泽。

    沈谦清朗的声音笑道:“医生说要多多走动,对宝宝的健康有益。”

    虽然海欣的孩子并不是他的,但是沈谦从来没有介意过这一点。

    海欣却笑不起来:“安安还是没有下落,若月都急死了。也不知道安安现在在哪里。她才四岁不到,这一下不见了,不知道会出什么样的事情。”

    沈谦劝道:“我已经派人在找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眉目了。你不需要太过担心了。来,我们去那边坐一会儿吧。”

    海欣点点头:“幸好现在微微在苏格兰的日子还不错,不然隔得这么远,真是让人担心。”

    沈木上前去,海欣一眼就看到了他:“沈木!”

    “海小姐,谦少。”沈木礼貌点头。

    沈谦将手中的资料全部递给他:“也许是专门贩卖小孩的人做的。按照这个线索查一下,也许能查到。”

    “有劳谦少了。”沈木接过来。

    “沈木!好巧啊!”

    不远处,一个留着利落短发的女孩子蹦蹦跳跳地跑过来。

    她脸上带着笑容,模样单纯可爱,十分讨喜。

    海欣笑道:“是你朋友啊?”

    沈木看见言蓉过来,脸色一沉:“你怎么来了?”

    “这又不是你家的地方,我为何不能来?!”言蓉拉着海欣的手,笑道,“你是苏薇的朋友吧?我也是苏薇的朋友!”

    海欣的娃娃脸上盛满了笑意:“原来你是苏薇的朋友啊,那我们大家都是朋友了。”

    “是啊是啊,我们大家都是朋友。”言蓉对沈木做了个鬼脸,“可是有些木头人,不能跟我们人类做朋友。”

    沈木说道:“那谦少海小姐再见。”

    说完,他大步往车库的方向走去。

    言蓉松开海欣:“欣欣,我下次再来看你啊。跟肚子里的宝贝说阿姨会再回来看他的,么么,拜拜。”

    她说完,跟着沈木的方向跑过去。

    沈木上车,她敲了敲副驾驶的车窗。

    沈木没好气地打开车窗:“说了回s国各走各的路,不要再跟着我了。现在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啦?我来见苏薇的朋友,也就是见我的朋友,对你有妨碍吗?”

    “你现在扒着我的车门,就是对我最大的妨碍!”沈木捏着方向盘,好想有一个苍蝇拍,一拍子拍在言蓉的小嘴上。

    她总是话那么多,语速又快,竹筒倒豆子一般吧嗒吧嗒的。

    “木头人先生,此处是郊外的疗养院,人少车少。你该不会是见死不救,把我一个人扔在这个人际荒凉的地方吧?”转眼,言蓉带上了一脸的可怜相。

    沈木伸手摇起车窗:“你也知道这里是疗养院?那你知道疗养院是建在坟场上的吗?再见,言大小姐。”

    说罢,沈木油门一轰,掠过言蓉,直接朝前开去。

    div class"center mgt12">.chuanyue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