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薄情总裁,别乱来! > 161 爱而不得的痛苦
    沈凉墨久久地仰望着无垠的夜空,眼眸里倒印进星星闪烁而明亮的影子。

    他低头,良久无话。

    原来易沈轩跟他的血缘关系,比他想象得还要多,难怪老人一直对于易沈轩都有一种特别宽容的态度。她将自己的遗产留了一部分给易沈轩,内心里,也是认可杨素青和易沈轩的。

    而母亲……那个担当母亲二字的女人,已经随风而逝,再也找寻不见了。

    一阵冷风吹来,沈凉墨才收回了神思,沉声说道:“来人,送老太太回去休息。”

    沈老太太看着孙儿高大的身影,想说什么,但是最终却找不到合适的话对他说,只得摇了摇头。很多事情和感情,必须要有他自己去承受,去消化。这是他必经的道路,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他。

    这段感情,很久未有人提起了,也是时候给他一个交代了。

    沈老太太的轮椅渐渐地远去。

    沈凉墨才低声对地上的父亲说道:“父亲,你也回去吧。你的担忧和想法,我都已经明了。”

    沈南生整个人都像是失去阳光和雨露的植物一般,焉答答的没有力气和活力。

    听到儿子的话,他眼眸里闪出了希望的光芒内心深处,他其实更多的是害怕,害怕儿子重复自己的老路,害怕他一生求而不得,害怕儿子得不到应有的幸福。

    他虽然看重宁可儿,但是这么多年来,从未逼过儿子做出硬性选择,一定要和宁可儿在一起。

    但是苏薇的出现,却生生打破了他的期望。

    当他发现苏薇和易沈轩有接触的时候,他便失去了理智,整个人都疯了,懵了,变得偏执而执拗。他讨厌同一个女人扰乱兄弟俩的心思,他恨一个不停在兄弟俩之间油走的女人!

    所以才屡次做出失格的事情。

    儿子说他明了他的心思,他心里一阵狂喜,是吗?沈凉墨是要放弃苏薇的意思吗?

    但是转瞬……

    沈凉墨郑重而坚定地说道:“但是,我不会放弃我自己的选择。因为,我知道我选择的是什么样的女人,我也能把控自己的生活。父亲,这是你曾经赋予过我的力量。请你也走出内心的方寸之地,给自己多一个机会。”

    他说完,不在理会沈南生的目光和话语,眼眸掠过沈南生嗫嚅的唇角,他站直腰,大步地朝自己所居住的地方走去。

    沈南生颓然地望着他高大挺拔同时又带着优雅气质的背影,眼眸中一片失神的苍白……

    沈凉墨迈步进去,正遇上凤卿和沈木还在斗得不可开交,两人势均力敌,难分胜负,谁也不肯服输,就这样一直打下去,好似要打到天荒地老才肯罢休一样。

    沈凉墨无语至极,冷声道:“沈木!”

    沈木马上住手,闪身到一旁站定,微微地喘息着,凤卿也退后几步,两个人都是很少遇见敌手的人,对对方倒还真有点佩服起来了。

    不过佩服归佩服,看不顺眼却依然是要看不顺眼的!

    两人互相瞪着,似在比谁的眼睛更大!

    沈凉墨说道:“沈木,我让你办的事情呢?”

    沈木一惊,才想起沈凉墨离开的时候,安排他去接苏薇过来。小少爷的病情等不得了,杨素青已经离世,当务之急就是要再添一位小少爷,他也巴不得苏薇早点和少爷和好。

    可是这么大的事情,他居然因为和凤卿斗气,忘得了一干二净,他一拍脑袋:“少爷我该死,我……”

    “现在就去!”沈凉墨说道,将手中的资料递给了沈木,“这份资料,也顺便交出去吧!”

    那是沈谦找到了关于沈南生当年对大哥大嫂所做的事情的卷宗。沈凉墨的分属,是不管这些事情的。

    而且,也不可能亲手去操办这样的事情。

    交给正规的部门来办,是非曲直,自然有公道的说法。

    该承受的,总要有人来承受自己所犯错误的后果。

    沈木耽搁了这大半天的时间,此刻再也不敢耽搁,拿着东西,风一样的一闪就出去了。

    凤卿理了理背带裤,才上前到沈凉墨的身边说道:“墨少,你这个下属很不像样子,我不过是想喝一杯你的红酒而已,就居然被他揍一顿!墨少你的待客之道就是这个样子的吗?”

    “过来找我什么事情?”沈凉墨直入主题。

    “借杯红酒喝不行吗?”凤卿一想到苏薇独自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医院,气就不打一处来,生了会儿气,又笑嘻嘻地说道,“我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今天苏薇说我长得帅,为人体贴,医术又好。她说我人不错,是不少女孩子追求的目标,当然,这些女孩子包括她在内……”

    沈凉墨微微拧眉:“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等我和苏薇真正在一起的时候,肯定不忘了来请你喝一杯的。怎么样,我够义气吧?”

    “你来就是说这个的话,可以走了。”沈凉墨下了逐客令。凤卿说的话,他当然是不会信的,要是苏薇真的说喜欢他,他不知道得意成什么样子,根本不会像现在这样,连编谎言都编不完整。

    凤卿见自己说的话,沈凉墨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有些挫败。

    他不爽地说道:“好了,好了,说正事好了。”

    说罢,他掏出一个医用的广口杯和一本杂志,在沈凉墨面前晃了晃,说道:“别说我对你不好,这两样东西是给你用的。”

    “给我用?”沈凉墨不明所以地看着那个杯子和那本杂志。

    杯子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医院里常用的消毒广口杯。

    而杂志上,则有几个搔首弄姿的女人,穿着的衣服非常清凉,引人遐思。不过沈凉墨一向对于这样的女人没有什么好感,也从不看这类杂志。

    他拧眉:“这是些什么鬼东西?”

    “给你用的东西啊,你不要说你不懂。”凤卿将杂志翻开,翻到中间一页,那个上面的女人穿着最为出格,大片,“杨素青死了,没人能够救沈谨言了。你和苏薇要再要一个孩子。你赶紧的给我需要的东西,做试管婴儿可不是那么一件容易的事情?”

    “试管婴儿?”沈凉墨眼眸一凉,“谁说我要那样得来的孩子?”

    凤卿跳起来:“不然你还想怎样?当年怎么怀上的,现在自然也是怎么怀上,我凤卿神医人头保证,手术不会做得比你当年那个医生差的。你给我需要的东西,我培育好成功的胚胎之后,放入苏薇肚子里,十月怀胎后,就可以孕育一个健康的小少爷来了。杯子和杂志拿去,我可是按照国际化标准流程做的!”

    沈凉墨手里被塞进了广口杯和杂志,脸上神色冷硬得要杀人:“谁让你来的?”

    “这是我作为一个医生的职业操守和使命……”

    “我问,是谁让你来的?”沈凉墨咬牙切齿。

    凤卿显然不会理会他要抓狂的神情,施施然说道:“苏薇啊。苏薇说要尽快有个宝宝,像当年那样。你让她夜里过来,想来你是夜里比较有空,所以我傍晚的时候就匆匆赶过来了。快点吧,别浪费时间,你儿子还在医院里等着呢。早一天是一天!”

    “是吗?早一天是一天?”沈凉墨摩挲了一下鼻尖,望向远方,“谁让你过来的,你让谁过来!”

    “我是医生,当然是我来处理了。”凤卿拍着胸口说道。

    “这个杂志上的女人,我不感兴趣!拿回去,靠着这个杂志上的内容,你得不到想要的东西!”沈凉墨将杂志甩了回去。

    凤卿接过去翻了翻,笑道:“墨少,没有想到你还是个挺传统的男人,不喜欢欧美这一口的。行,我给你换个日韩萌妹子系列的!”

    “让苏薇过来!”知道跟凤卿说不通,沈凉墨直接下令。

    “苏薇?苏薇又不是医生,怎么处理你这方面的事情?”凤卿的目光移动到沈凉墨骨节分明的右手上,又移动到他笔挺无褶皱的裤子上,“再说了,不就是取个那个啥嘛,你再养尊处优,这种事情亲自动下手又死不了,还要让苏薇来帮你弄么?”

    一想到沈凉墨居然要苏薇用手帮他那啥那啥……凤卿整个人都不好了,将杯子再次塞入沈凉墨的手里,顺便在他手上轻轻碰了碰,为沈凉墨涂上了一点点无色无味的药物,这药物一会儿可以帮助他自己解决问题,帮凤卿得到需要做试管婴儿的东西。

    “行了,是个男人就自己动手,别再唧唧歪歪磨磨蹭蹭了!记住,想要你新添的儿子健健康康白白壮壮,最好禁烟禁酒!”凤卿将杯子扔给他后,双手插进裤袋里,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沈凉墨握着那个杯子,脸色有些冷硬。

    他上楼进入了自己的房间,倒了一杯红酒,轻轻晃荡着,醇厚的酒色在杯壁边缘挂出了一层暗红色,幽幽的香味在空气里流转。

    沈凉墨的脑海里,一时之间,浮现出了杨素青的脸……也浮现出了苏薇的脸庞。

    对于杨素青,他的感情有说不出的复杂。现在唯一能记得的,竟然是她躺在病榻上时,已经毫无生气的脸……

    而苏薇,苏薇……他的脑海里深深地盘旋着这两个字。手中的酒杯碰到嘴唇边缘,又慢慢地放了下来。

    他从不抽烟,只是偶尔喝酒。现在看来,连酒亦是不能喝的了。

    想及此,他放下了酒杯,杯子里的红酒,荡出了有层次的波纹。

    苏薇陪着小奶包,听到沈木的话,扭回头来说道:“让我过去?可是凤卿医生已经过去了啊。凤卿医生答应了帮我做这一次手术,我想,谨言一定会等到那个时候,然后顺利地康复的。”

    沈木站在她的身旁,轻声说道:“夏小姐,你真的决定了做试管婴儿吗?”

    苏薇点点头。当时她一直寄希望于杨素青身上,但是杨素青意外离世之后,她就不得不和沈凉墨再有一个孩子了。

    谨言的病,容不得她有丝毫犹豫,她必须要马上做出决断,才能越早地挽救谨言的性命。

    她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让凤卿做试管婴儿,胚胎成熟后,便植入体内怀胎。

    五年前,她就是这样怀了两个小奶包,现在一样的可以,不是吗?

    这样,便不会违背她的意志,也不会介入沈凉墨的婚姻,妥善解决问题。

    沈木想了想说道:“夏小姐,请你跟我走一趟吧。少爷他刚刚失去母亲,又面临着很多问题……他很低落。我想,唯有你可以让他更加振奋,来面对未来一系列的问题。”

    苏薇知道凤卿已经过去找沈凉墨了,她不想再牵扯在两个人的感情之内。

    沈木见她低头思考,轻声说道:“夏小姐,请求你……”

    “妈咪!”苏薇正在思考,沈知书便走了进来。他脸上的神情淡淡的,跟沈凉墨如出一辙,他走到苏薇身边,挨着苏薇站着,“我来看看弟弟。”

    苏薇疼爱地抱着他,眼眸中闪动着光彩。

    沈知书刚才已经听到了沈木的话,他扬起小脸,看着苏薇说道:“妈咪,我想回去陪陪爸比,你跟我一起吗?”

    “我……”苏薇的一个不字在沈知书充满渴求的脸上,居然说不出口来。

    “跟我一起回去,好不好?”沈知书再次轻声问道。

    苏薇低头看着他,认真地说道:“可是妈咪要陪弟弟……”

    “柯叔叔和莫叔叔都在,还有那么多护工阿姨。”沈知书脸上带着期盼。

    苏薇终是抗拒不住孩子,点了点头:“妈咪陪你回家。”

    沈木松口气,望向沈知书,目光里带着感激。沈知书的眼神似乎在说不客气。相比其他人,他更加渴望母亲和父亲能够在一起,一家四口完美地在一起生活,而不是各安天涯。

    孩子的心思,有时候是最简单,有时候却又是最狡黠的。

    苏薇和沈知书的身影出现在沈凉墨的房间门口时,沈木通报了一声。

    沈凉墨坐在轮椅里,望向月色无边的夜空。

    屋子里没有开灯,静谧而安宁,他的背影写满了落寞。苏薇知道他心情不好杨素青刚刚离世,沈天豹又死在沈木的枪下。

    整个沈家发生了许多翻天覆地的事情,都在等待着他来收拾。

    能力越大,承担的责任便越多,肩上的担子也就越重。

    房间里有丝丝的酒味,让这夜色带上了让人迷醉的气息。

    “爸比。”沈知书轻声喊道。

    沈凉墨回过头来,看着站在眼前的苏薇和沈知书。

    沈木适时地将灯打开,顿时,屋子里面有了明亮的光彩,照射在苏薇和小奶包的身上,让两个人身上都氤氲上了一圈华贵的光彩。

    这一个小奶包一向都打扮得很正式,合身得体的西服,洁白的衬衣,黑色的领结。衣襟丝毫不乱,像一个小小的高贵的绅士,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无与伦比的优雅。

    他有着和沈凉墨相同的五官,却也有着苏薇带笑时弯起的眉眼相比沈谨言,他更像沈凉墨,但是绝对一眼就能看得出带了苏薇的影子。

    他们在沈凉墨的眼眸里,显得那样的遥远,又那样的贴近。

    这是他全心喜欢过的女子,和他无私地爱着的儿子。那一刻,他终于体会到了父亲所说“爱而不得”的痛苦到底意味着什么。

    他知道,他不会步父亲的后尘,也不会走父亲的老路。

    所以,不会失去,便不会知道什么是“爱而不得”。

    他张开双臂,沈知书看了一眼苏薇,拉着苏薇一起,走向了沈凉墨,他投入了父亲的怀抱里,而苏薇则站在了沈凉墨的身侧。

    “爸比,不要难过了。他们的死,不是你的错。”稚嫩的嗓音,安慰起人来的时候,也带着酷酷的气质。

    沈凉墨牵起唇角无声息地笑了笑,发生这么多事情,别人都以为他毫不在意,都以为他的心是铜墙铁壁可以经受任何打击。

    第一个出言安慰他的,竟然是自己家里的小奶包。

    他轻轻拍了拍小奶包的肩背,轻声道:“爸比知道了。”

    “爸比,一切都会好的。弟弟也会好起来的。”沈知书再次说道,小小的声音里带着让人坚定的力量。

    这话让沈凉墨和苏薇的心里,各自起了不一样的情绪。但是同时,微微有凉意的心里,却也因此一暖……

    现在,能救沈谨言的,只有那一个办法了……时间上,已经真的禁不起任何耽搁了。

    可是……苏薇的心头,还有无数的顾虑……

    其实要救小奶包,她做什么都可以,甚至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放弃……但是这一次要做的,竟然是这个,她不知道怎样才能渡过心里的那道坎……

    小奶包说完了话,轻声说道:“爸比,我饿了,可以和沈木叔叔去厨房吃点东西吗?”

    “去吧。”沈凉墨松开他,将他交给了沈木。

    苏薇的身子不由自主跟着沈知书就要离开,却听到沈凉墨在身后淡淡的说道:“苏薇,你知道试管婴儿培育的成功率是多少吗?”

    苏薇的脚步顿住了,沈凉墨轻声道:“平均是百分之五十。而就算试管婴儿培育成功,放入母体孕育,你知道排异率是多少吗?就算不产生排异,你知道后续的流产率是多少吗?”

    苏薇愣住了,这些,她确实都没有考虑过,甚至没有将这些纳入考虑范围。

    “凤卿是神医,不是吗?有他在,一切都没有问题,不是吗?”苏薇反问。

    “凤卿只是神医,不是神仙。”

    苏薇回身,定定地看着他。她内心清楚,凤卿也不一定能够解决所有问题,凡人总是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如果凤卿能解决一切,这世界上便不会有那么多生老病死了。

    但是……为何沈凉墨这样笃定,她就要用这样的方法来和他有个孩子?

    她眼眸里浮现出一丝凉意:“当初为什么不采用伯母的血液,早点治好谨言?”

    “她身体有病的事情,你不是不知道。如果当初我便采用,她早就死了多少年了。”

    苏薇摇头:“可是她的死,只是一个意外,医生说过了,只要小心得当,她的隐疾不会被激发。沈凉墨,你告诉我,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你同他们一样,也这样怀疑我吗?”沈凉墨冷声问道。

    苏薇不知道,她摇头,他们的怀疑是有道理的,可是她却还是又相信他。可是当他逼她用这样的方式和他一起生孩子的时候,她又无法选择相信他。

    她心里有难言的痛楚,她何尝不想早点救孩子?

    她转身想要走,他从轮椅里站起来,抓住了她的胳膊。

    苏薇一只胳膊刚刚受过枪伤,被他一拉之下,疼痛入骨,她低声轻呼了一声。

    沈凉墨捏住她尖巧的下巴,眼眸深深地望着她:“你宁愿相信易沈轩,也不相信我,是吗?”

    苏薇的唇角嗫嚅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的话。

    被他咄咄逼人的目光看着,苏薇心里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乱作一团:“沈先生,你别逼我……”

    她受惊地后退,他跟着她前进,她的身子后退到桌子前,“嘭”一声,桌子上的酒杯被打翻,掉落在地,红酒洒了一桌子,顺着桌子边沿慢慢地低落在地毯上……

    华贵的地毯上,起了一层层的污渍。

    “我不逼你。我只想告诉你,如果你还想救孩子,就必须要马上做出决断。”沈凉墨突然凑近她,气息吐在她的耳垂边上,“还有……受惊的情况下,孕育出来的宝宝并不会太健康,所以,我希望你能够调整你的情绪……”

    div class"center mgt12">.chuanyue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