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薄情总裁,别乱来! > 146 相互靠近,又相互伤害(加更)

146 相互靠近,又相互伤害(加更)

    海欣的身体在泳池里沉浮,徐翰林站在窗口往下一望,心剧烈地疼痛起来……曾经千方百计追求海欣,是因为海欣长得漂亮,合他的口味。

    应了那句话,得到的便不是最好的。

    结婚后,并没有珍惜。反倒觉得平淡的婚姻生活可有可无,毫无意义。

    此刻看到海欣小小的身躯决绝地没入泳池时,他才惊觉,她对于他的意义。

    他翻身也要跳出窗外,跳入泳池去救海欣。

    但是还没有等到他下去,一群人齐齐地围住了泳池,为首的一个噗通一声跳了下去,直接将海欣带上了水池边。

    是谁这样大胆,居然敢在徐家他的眼皮子底下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徐翰林收回要跳下去的脚步,转身朝楼下跑去。

    徐夫人和徐千雅害怕地迎了上来:“不知道哪里来了一群男人,闯了进来,你快去看看……”

    两个没用的女人,嘴巴上埋汰起人来比谁都厉害,但是真正遇到事情的时候,都没有了胆子。

    徐翰林几步走到后花园的泳池边,才见一个男人将海欣救了起来!

    “你们干什么?擅闯私宅是违法的你们知不知道?”徐翰林吼道,上前要去将那个男人手中的海欣夺过来。

    海欣呛水,满脸苍白,眼眸紧紧地闭着,巴掌大的娃娃脸,瘦得已经是皮包骨了。

    男人敏捷地避开徐翰林的动作,将海欣交给了旁边的人,冷冷地面向徐翰林。

    徐翰林讷讷道:“哲……哲少?”

    柯皓哲冷声说道:“徐先生,要帮你报警吗?”

    “这个……”徐翰林知道,沈凉墨身边的人,都是不讲情面的,尤其是对于他这样的角色,根本不入他们的法眼。

    他虽然对海欣又爱又痛,但是海欣在法律上,和他已经不再是夫妻关系,他可以糊弄普通的警察,但是绝对糊弄不了柯皓哲和柯皓哲叫来的警察!

    “海欣在徐家掉入泳池,差点溺毙。徐先生,这件事情,还请你想好理由之后,给我们一个正确的答复!希望这个答复,是正当合理的!”柯皓哲毫不客气地说道。

    徐翰林心头也有些恼恨,沈凉墨已经死了,他的手下居然还如此地嚣张张狂,居然在他的地盘来教训他!

    但是面对着柯皓哲咄咄逼人的气势,他居然无力反驳。而且就算没有沈凉墨,柯皓哲等人,也是备受人尊重的人物,只是在沈凉墨面前屈居人下,甘愿被沈凉墨驱策。

    在沈凉墨以外的人面前,柯皓哲和莫允夜,都是人上人。

    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连沈木亦是如此。

    徐翰林嗫嚅了一下唇角,居然说不出话来。

    “徐先生没什么事情的话,海欣我们带走了!请你好自为之!”柯皓哲手一挥,下属马上带着海欣,齐齐朝徐家的大门口走去。

    徐翰林咬咬牙:“等一下!”

    “怎么?”柯皓哲回转身来。

    “海欣跟我已经离婚,但是却是我的前妻。她跟我回来,本来是要和我讨论复婚的事情,她在泳池里游泳溺水,只是一个意外!哲少就此要带走我的女人,恐怕不合适吧?”徐翰林上前两步,完全豁出去了。

    沈凉墨和沈谦已经死了,他不信柯皓哲和莫允夜还能对沈家效忠多久,以后还有豹少爷的庇护,他不信自己还要屈居在一个柯皓哲的名下!

    柯皓哲倒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如此硬气。

    柯皓哲处事,一向懒得和人多加纠缠,冷声道:“既然大家各说各有理,那么我就报警,交给警察来处理吧!”

    “报警就报警,我相信法律自有公道!”徐翰林应声。他低声,叫来身边随从,“马上告诉豹少爷这件事情,请他来警察局。他收下了我送给他的沈谦,现在是时候他来为我做点事情了。”

    随从马上跑开了。

    徐翰林就是想将事情闹大,将水搅浑。此时只有两条道路可选,反正选择了投靠沈天豹,就已经是得罪了沈凉墨和沈谦,正好趁此机会,向沈天豹再表忠心。

    至于沈凉墨和沈谦,死都死了,他不信自己这一次还能站错队。

    警察很快就到了,将所有人带去录口供。

    因为考虑到海欣溺水,身体也不好,是受害者,可以送回去休养。

    安排的人将海欣送到易沈轩的住处时,苏薇正在和若月、安安一起说话。

    若月和安安是知道沈凉墨的事情后,过来陪伴苏薇的。

    若月见过沈凉墨为苏薇付出的种种,也见过沈凉墨对苏薇的伤害,她想不通,两个人之间到底是怎么了。

    不说她,苏薇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和沈凉墨走到了这一步。相互靠近,又相互伤害。

    直到现在尘归尘,土归土。

    她没有力气思考,也没有力气继续。

    若月和安安的陪伴,让她心头稍微舒展了一点。

    两人的话题刚刚转到海欣身上,都说有几天没有海欣的消息了,就听到外面有人说道:“夏小姐,哲少的人将一位叫海欣的小姐送了过来。她还在昏睡中。”

    “啊?”苏薇和若月马上站起来,朝外跑去。

    海欣已经被送来客房了,躺在上,湿透的衣服已经由护理人员换过了,她闭着眼眸,瘦得可怜,整个人显得更加的瘦小了。

    苏薇和若月面面相觑,上前握着她的手,小心叫道:“海欣?海欣?”

    海欣的睫毛颤了颤,却没有醒来。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苏薇感觉自己心都快要碎了,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她都快要无力承受了。

    看着海欣这个样子,她心底又泛起了丝丝的疼痛。

    “海欣小姐在徐家溺水了。现在哲少和徐翰林正在警察局里呢。”下属也只知道这么多。

    苏薇心疼地握住海欣的手,猜想徐翰林不安好心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安安也上前来,小声地说道:“海欣小妈怎么了?”

    “没事的,海欣小妈睡一会儿就醒了,安安去隔壁房间等妈咪好不好?”若月温柔地对她说道。

    安安点点头,乖乖地应道:“好。”

    若月牵着她的小手送她过去,正要过去,门口又出现了两道身影。

    一道是莫允夜,他一见到若月和安安,脸就有点发红每次见到女性,他都会不由自主地窘迫。

    他移转了目光,大家才看清,他扶着一个伤重的年轻人,年轻人经过医护处理,但是脸上身上依然有很多处伤痕。

    苏薇惊声道:“沈谦,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沈谦摇摇头,问道:“海欣呢?”

    苏薇让开路,将他让到海欣的身边。他颓然地坐在了海欣的身边,一只胳膊断得彻底,打着石膏,另外一条勉强能移动,伸手在海欣的脸颊上摸了摸。

    放出海欣寻死的事情,已经有人告诉过他了。他被莫允夜救出来的时候,第一时间赶过来。

    想到差点就要失去她,他的心头好痛。

    此刻她娇小脸颊印入眼帘,才让他心头一定。

    他低声喃喃道:“傻瓜,傻瓜。”

    苏薇此刻不便再问他事情,便和若月一起退出来。

    安安好奇地抬头看了一眼莫允夜:“这位叔叔,你脸颊上有东西。”

    莫允夜不能和女性说话这毛病改不了,即便安安只是一个五岁的小朋友,他依然有些囧。

    安安示意他低头,他低下头,安安掏出手绢,将他脸颊上的一滴血擦掉:“干净了。”

    安安小小的脸颊印入莫允夜的眼帘,她的声音软软糯糯的。莫允夜的心头,被触碰了一下,变得十分柔软,对于安安的亲切感,霎时之间,多了好多。只是他一直都没有说话。

    安安收起手帕,开心地笑着扑进若月的怀抱里。

    莫允夜潇洒倜傥,言语利落干脆,话也多。平时在兄弟圈子里,是广受欢迎的,却在女人面前说不出话来,仿佛成为了翻版的面瘫脸柯皓哲。

    他不能说话,便转身就离开。

    若月上次在宁可儿的婚礼上也见过他,问他海欣和苏薇的去向时,也是死活没有问出他一句话。

    若月吐了吐舌头:“好奇怪的男人,冰山一样冷,像是谁借了他的米,还了他的糠一样。”

    苏薇没有心情开玩笑,低声道:“他只是无法跟女人说话,并不是不理人。”

    若月“啊”了一声:“居然有这样奇怪的毛病啊……”

    安安望着莫允夜的背影,倒是一直张望着,总想再多看一眼的样子。

    苏薇想起,知道莫允夜无法对女人说话,还是听沈凉墨说的。

    那个时候,她正担心小奶包手上的血管瘤情况,莫允夜不能跟她说话,还是沈凉墨出声安慰。

    当日情景还历历在目,转瞬之间已经是物是人非。

    苏薇微敛了双眸,长睫扇动,眼泪顺着脸颊连串地滚落。记忆一串串的纷至沓来,像是电影画面一般闪回,想起他的时候,才惊觉,其实他也并非随时都是冷冷的,对待她的时候,也有过无数的温柔。

    只是那个时候,她像刺猬一样,紧紧地将自己包裹起来,将心藏在最深处,只露出刺来,面向他,以为这样,就可以最大限度地保护自己。

    想起最初在沈家的时候,她半夜饿着肚子醒来,饭厅里她爱吃的那种口味的牛排,居然还冒着腾腾的热气……

    想起解蛇毒的时候,她疼得蜷起手心,他将她的拳头抓过来,一根一根地掰开她的手指,她疼得出于本能便要握起,他扣住她的手指,和她十指紧紧缠握在一起……

    想起解蛇毒的时候,全身都被汗水和泪水湿透了,整个被榻上也凌乱不堪,醒来的时候,她身上套着一件他的衬衣,全身整洁又干净,清清爽爽,连轻微的汗意都没有……

    想起她婚礼时,不满意婚纱的样式,是他让叶与欢连夜赶来……

    想起他的一切,一切……

    他从来不曾说过,但是他却一直在做。

    他只说过:夏苏薇,不许死在我面前!

    但是现在,他却死在了她面前!

    苏薇被这些回忆,弄得甜蜜,却又更加痛苦……

    泪水断线的珠子一般,噼噼啪啪地掉落下来,将单薄的衣衫懂弄湿了。

    若月连忙抱住她,安慰道:“苏薇,别难过了……苏薇,别让他也难过,他知道你这样,走也走得不安心……”

    苏薇的眼泪掉得更厉害了……

    安安掏出手绢,想要给苏薇擦掉眼泪。

    苏薇含泪半弯腰,让安安帮她擦眼泪,安安小小的手在她脸上,帮她止住止也止不住的泪,一边小声说道:“小妈不哭,小妈不哭,安安疼小妈……”

    苏薇难过得更加想放声痛哭出来。

    若月紧紧地抱住她:“好了,苏薇,好了,我们都在,我们都在,尽情地哭吧。我知道你难过……哭吧……”

    另外的房间里,海欣在窒息的感觉中,蓦然惊醒过来,手慌乱无依地在空气里抓着,企图想要抓住让她安心的东西:“沈谦?沈谦?沈谦你在哪里?”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沈谦不顾手臂的疼痛,一把捞起海欣娇小的身体,将她死死地抱紧在怀抱里。

    “滚开,徐翰林你滚开!我死也不会跟你在一起的!”海欣还陷在无意识的状态,胡乱地拍打着,“你还我沈谦,你还我沈谦来!”

    她痛苦地哭出来,沈谦紧紧抱住她:“傻瓜,傻瓜,我是沈谦,我是沈谦,我在这里……海欣,你醒醒,傻女孩……”

    海欣终于在狂乱中醒过来,她睁开眼眸,看到沈谦出现在自己面前,大哭出来:“沈谦,你是在黄泉路上等我吗?沈谦,我没有答应徐翰林,我来找你了,谢天谢地你还等着我……”

    “没有,没有死,我们都还好好的……乖,海欣好好看看我,我没事,你也没事……海欣……”沈谦动情地松开她,捧着她娇俏的脸颊,热吻连连落在她的唇边,她的脸颊上,她的额头上,将她的眼泪吻掉。

    海欣傻了,愣了,好一阵子,眼眸里才出现了狂喜的神色:“沈谦!真的是你!”

    她定定地看着他,几乎要将他全部都装入自己的眼睛里,心里。

    “沈谦,沈谦!”她看不够似的,一直一瞬不瞬地看着他,然后才一头扎进他的怀抱里,呜呜地放声哭出来。

    只是这一次,是喜悦的泪水。

    “哇,好痛。”沈谦低呼一声。被徐翰林折磨的时候,他没有呼痛过,曾经也受过比这更严重的伤,他从来都没有呼痛。

    这一次,却发出了甜蜜的呜咽声。

    海欣紧张地松开他,想起了他满身的伤,“伤到哪里了?我看看,疼不疼?”

    她心疼的眼泪溢满了眼眶,紧张地查看他的伤情。

    沈谦脸上有许多乌青,身上也有许多的伤,却发出了大笑声,因为得到心爱的女人的关怀,这世间没有比这更让人开怀的事情了。

    “一点都不痛。海欣,有你在身边,一点都不痛!”

    海欣有些羞涩,脸上浮现出了红晕。她慢慢地说道:“我一直在等你的消息,徐翰林说你死了,我担心死了……”

    “我从沈天豹的地方逃了出来。只是一直没有等到接应的人,才一直没有能够来找你……你知道我的伤,一个人无法到徐家去……还好莫允夜带人来找我,我知道柯皓哲带人去徐家找你了。”沈谦解释道,“沈天豹以为将我关住就万事大吉了,我找了一个身形和我一样的人,锁在了锁我的地方,他还以为我一直在他的禁锢之下呢……”

    海欣不由欣慰地笑了,随即问道:“药呢?凤卿医生的药给沈凉墨了吗?”

    “找人送给苏薇了。”沈谦应道,“但是……沈凉墨还是死了!”

    “啊?”海欣惊讶地张大了口。沈凉墨死了吗?她一直被徐翰林关着,直到现在才直到这件事情。她好惊讶,沈凉墨怎么可能会死了?

    他身边到处都是保护他的人,他自己也是顶天立地的英雄男儿,还有凤卿神医在,怎么可能会死了?

    当时他保护苏薇的时候,那几件事情,听得海欣和若月都是心惊胆战,却也为此改变了对沈凉墨的诸多看法。

    原本,还期望着两个之间有什么误会,能够完全解开了,以后可以一起幸福起来。

    却没有想到……到底是为什么呢?

    沈谦摇头苦笑:“凤卿一直没有回来,他直到现在为止,都还在言家呆着……沈凉墨的身体等不了了,其他医生给他做了手术……”

    海欣痛苦地摇头:“那薇薇她呢?”

    沈谦也刚回来,并不清楚苏薇的情况,他低声道:“肯定是不好受……,明天就是沈凉墨的葬礼。”

    海欣想起苏薇,心头就揪扯着疼痛,她起身来:“我想去看看薇薇,陪伴她一会儿!”

    沈谦将她按住了:“别了,若月在那边陪伴她。你自己的身体也很虚弱,需要休息和进食。怎么那么傻,听说你很久没有吃东西了……”

    海欣想笑,想到苏薇的境地,却笑不出来,又想起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她以前一直舍不得,毕竟那是她心心念念的孩子,沈谦也一直都说不介意,只要是她的孩子,他便当做自己的。

    她觉得以前的自己好单纯幼稚,傻到那种程度。

    以为一份稳定的婚姻就能够带给自己一切,现在她才觉得,自己从未了解过徐翰林,也从未了解过自己。

    如果这个孩子的存在,只是伤害,那么,她宁愿现在狠心一点,将他舍弃。

    她在心中暗暗地下定了决心。

    沈谦安排人给她送来了食物,逼着她吃光了,他才心满意足,道:“你不饿,孩子也会饿的……以后别这样傻了。”

    安顿好海欣再次睡下,直到她慢慢地睡着,他才走出来。

    苏薇也进了房间,他站在苏薇的门口,抬手,却想了想,始终没有敲响她的房门。

    和苏薇认识之初,是因为苏薇在酒吧里,一下子便被他的乐队吸引。他不过是因为爱好,做着玩儿,并不靠此为生。

    因为苏薇的亲睐,他觉得找到通道中人,才与苏薇相识,答应她来帮忙。

    沈凉墨的死,他也一样惨痛。

    人人都说沈氏家族该是他的,可是他内心里也不得不承认,接受一个完整安好的沈氏集团,也许人人都能做好。

    但是接手当时那样一个残破的、陷入僵局的沈氏集团,只有沈凉墨才有那样的能力,将他规整好,重新带入正确的轨道,并且再现他的辉煌,甚至让他以更加强大的面貌,站立在世人面前。

    内心深处,他是这样的钦佩沈凉墨。他的死,让沈谦心底怅然若失。

    沈凉墨,你居然真的就这样死了吗?

    沈谦摇摇头,内心低低地叹息。

    而房间内的苏薇,眼泪不停地滑落,她侧躺着,泪水一点点地滑落进她的耳朵里。

    一整夜不曾入眠,凌晨一早便起来。

    她眼下有乌青,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她选择了一套黑色的裙子。

    今日是沈凉墨的葬礼。

    她想了想,又拿出了那条月之心项链。

    作者有话说

    桃子的朋友也是水果,叫菓菓的菓,她的书名是少总蜜爱,千金归来,她的男主也是墨少啦,好有缘分,大家有兴趣的可以搜搜看啦~

    对,这是我自己给我自己打赏的加更,大家不用谢我……求不抛弃

    div class"center mgt12">.chuanyue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