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薄情总裁,别乱来! > 132 这是爸比送给你的
    苏薇从病榻上坐起来时,是因为看到远远的窗户边,透出强烈光线,才知时候不早了。

    她忙伸手摸一旁,摸到温凉的空白病榻。有些慌张寻找,一眼看去,才发现沈凉墨已经起身,坐在窗户下的阳光里。

    沈凉墨神态平静,衣衫整洁地坐在轮椅里,精神状态看上去超好,不复是昨天那个为身体疼痛所困的困顿模样。

    苏薇略略有点讶异,是凤卿医生来了吗,所以他现在看上去情况非常良好?

    他恢复了神采奕奕,坐在轮椅里,阳光将他的侧颜镀上了一层氤氲的光辉,让他被一层温润光晕笼罩,看上去遥远得如同天神,不似存在于人间的凡人。

    两个小奶包过来了,正围坐在他的一旁说着什么。孩子的声音带着童真的清脆,十分悦耳好听。

    沈凉墨神情平和地听着,看似不经意,但是从旁便能看得出,他有一个微微弯腰前倾的动作。这个动作,表明他在认真郑重地对待孩子们的语言,倾耳细听。

    父子三人围坐在一起的画面,让苏薇的心像钢琴的乐符一样漏跳了两拍,失去了原本的音调。

    小奶包回眸朝这边一看,开心地跳起来:“妈咪,你醒了?”

    欢快地朝她跑过来,扑进了她温暖的怀抱里,绕着她小鸟儿似的说个不停。哥哥有很多话要跟妈咪说,弟弟也想和妈咪一起聊天说话,苏薇一时之间,不知道应哪一个好,眉眼弯弯带笑,一手牵着一个,认真地看着他们。

    沈木走进来,端了牛奶,放在阳光下的桌子上,笑道:“少奶……夏小姐,两位小少爷,请喝点东西吧。”

    两个小奶包生拉硬拽将苏薇拉到了沈凉墨的面前。他坐在轮椅里,身上衣衫整洁干净,面部线条硬朗有力,自有一股王者之气。他抬眸,看着苏薇。

    苏薇本就穿着昨日的衣衫,上面还有血污,经过一晚和衣而卧,变得皱皱巴巴的。和他相比,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她在他的目光下,不由就有些退缩,想找个地方将自己藏进去。

    “沈木收拾了你的衣服过来,就在这里换洗一下吧。我有事情要和知书、谨言讨论。”沈凉墨淡淡开口,眸色轻轻一凝,注意力并没有在她的衣衫上。而是在她白希脸颊上轻轻流转,眼眸里留下她脸上红晕,以及弯如明月的眉眼。

    苏薇逃也似地抓起衣服,进了浴室,热水浇在身上,让她的身心都舒展开来,一扫连日来的疲累。

    沈谨言望着沈凉墨,轻声道:“那个姓言的叔叔,家里关了好多猎犬,被他们都快训练成杀人机器了……爸比,真的就没有什么办法救救那些猎犬吗?”

    沈凉墨摇摇头,猎犬的事情,是私人,不在他的管辖范围内。他可以管人,却无法只手遮天,连训练猎犬这种事情都可以管。

    兄弟俩好失望,想起那么多猎犬都在遭受虐待,完全失去了他们的本性,一瞬间都说不出话来。

    沈凉墨拍了拍他们的肩膀,这个世界上,本身就有很多事情,是人力不可及的,生而为人,天生便要承受诸多无奈和为难。他能够做的,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维持相对而言的公平、正义。

    这些话,孩子们太小,说了他们也未必能够明白。

    好在小奶包现在经过很多事情,比以前也懂事许多,知道大人们有许多为难处,便应道:“我们知道了,爸比。”

    父子三人又说些别的话,沈凉墨细细问了他们是如何从国内一路辗转到了苏格兰,并且经历了重重艰险的。

    他们两人的目光朝向浴室,因为那里有他们心心念念的妈咪,低头轻声说道:“对不起,爸比,这一次没有经过你的允许就偷偷跑出来。只是我们真的很想妈咪,不想妈咪不在身边……所以才会在听到柯叔叔他们说妈咪要结婚的时候,才跑出来找妈咪。我们真的好担心,妈咪以后都不会再理我们了……”

    小奶包将能说的都说了,静待父亲的责骂。

    却没有想到,沈凉墨并没有骂他们,目光看着他们低下的小脑袋,坚毅的眼神渐渐变得温柔。

    每个人都渴求母亲的关怀和疼爱,这是人世间真实的感情,无人能够抗拒……哪怕是强大如他,也是从这一步走过来的。他又怎能苛求小奶包呢?

    只是他也从来没有想到过,苏薇真的是两个小奶包的亲生母亲……那么当初,在医院里的时候,那份错误的检验报告,是怎么得来的?

    直到此刻,他的脑海里才腾出余地,为这件事情投入精力。到底是谁,要这样做,阻止他找到苏薇,拯救小奶包,这样又有什么样的目的呢?

    但是沈凉墨很快便收回了这个念头,轻声道:“爸比不怪你们。只是以后行事,千万要小心,再不能这样不告而别毕竟,你们还太小了。等你们长大,自然有广阔的天地让你们施展才能,发挥你们的能力,像雄鹰一样,不畏惧任何风雨地展翅高飞。”

    小奶包抬起眼眸来,亮晶晶的神色划过,看着父亲。这一句勉励的话语,无疑给了他们诸多力量,让他们信心满满。父亲如人生榜样一般矗立在他们身边,这样强大的力量和支撑,无疑是任何小男儿都渴求的!

    “嗯!”两人重重地点头。

    听到浴室门打开,父子三人都朝向苏薇的方向。

    苏薇洗了头,头发已经擦得半干,脸上还有被热气蒸腾出来的红晕,让她显得更加唇红齿白,眉清目秀,修长的脖颈白天鹅一样的美好。她的衣服也是很保守很秀气的款式,却让她显得非常出挑。

    沈凉墨眸底一深,将她全部纳入眼中。

    小奶包开心地上前,神神秘秘地说道:“妈咪,爸比刚才说,要给你送一样礼物哦。”

    苏薇一怔,看向沈凉墨。沈凉墨也是微微愣了一下,刚才父子三人的谈话,并未提及这样的事情。但是他心念如闪电,马上意会,这是小奶包孩子式的小计俩,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帮他挽留苏薇。

    沈凉墨便没有否认,只是静待小奶包到底要拿出什么样的礼物来。

    认识苏薇这么久了,他确实从来没有送过她什么,那一次为她买衣衫,不过是机缘巧合而已。

    小奶包见爸比没有拆穿他们,居然还默许了,便掏出了一个锦盒,递到苏薇手中,开心道:“妈咪,这是爸比送给你的礼物。请你一定一定要收下,好不好?”

    苏薇有些迟疑,但是不忍心拂小奶包的好意。她也是灵透的,猜到礼物是小奶包准备的。因为沈凉墨那样的严肃的男人,不像是会主动送礼物给别人的性子。就算要给他身边的女人送东西,估计也是安排沈木或者秘书之类的解决。

    她伸手接过来,打开锦盒,见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条项链,莹润的翡翠显得非常通透,惹得人眼睛都醉了她也并非很懂玉石翡翠,但是她在时尚杂志社工作的时候,也和玉石赞助商打过交道,知道这条项链价值不菲,不管是小奶包送的,还是沈凉墨送的,都未免太贵重了。

    “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收……”苏薇将锦盒推回给小奶包,轻轻摇了摇头,见他们满脸失望,她笑着解释,“你们的一片心意,妈咪一直都知道,妈咪也放在心里了。可是这条项链太贵重了,收下来妈咪心里会不安的。”

    “可是妈咪,这是爸比送给你的,你一定要收下,不然爸比会伤心的。”

    苏薇看了一眼沈凉墨,还是坚持不收。

    太贵重?沈凉墨有些不解。虽说沈家家大业大,但是小奶包一向并不随便花钱。因为母亲杨素青不在,奶奶年事已高,家里也很少出现贵重的女性饰品。他们的项链,是哪里拿来的?

    她将锦盒拿低的时候,沈凉墨便看到了里面的那条项链,剑眉一拧:“月之心?”

    “什么是月之心啊?”小奶包好奇问道。

    沈凉墨抓过项链在掌心里,看到那色泽和质地,更加确定了真的是月之心!真的是!

    居然是月之心?

    月之心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条翡翠项链,由当年最有名的珠宝艺人打造,价值连城,多年来,都是最名贵和最宝贵的饰品,引得无数名媛贵族、富商巨头趋之若鹜。

    但是自从多年前的一件事端,让月之心遗落以后,便消失在了世人的视线里。很多人都在不停地寻找这条项链,还有人派出了国际雇佣兵去寻找,却一直未果。

    现在这条项链,却出现在小奶包手里!他马上想起,小奶包刚才对他说过,在言以莫的仓库里,寻得了一条项链。因为那边的仓库,是存放言家非贵重物品的地方,沈凉墨最初并未放在心上。

    却没有想到,小奶包找到的项链,是月之心!

    出现在言家的货运仓库,便是要运送的货物。是谁,托言以莫送这条项链,又会是送到哪里去?

    沈凉墨摇摇头,并未回答小奶包的问题。这条项链事关重大,留在苏薇身边,并不妥当。

    所以,他顺手一扬,将项链握在掌心里:“既然你不想收,便算了吧。”

    苏薇低敛了眉眼:“你收回去吧。”

    “可是爸比,那是……”小奶包想要阻止,但是转念想到,刚才就说这是爸比要送给妈咪的,这会儿要反口说项链是他们自己的,怕寒了妈咪的心,只好闭口。四只眼睛,眼睁睁地看着父亲将项链收了起来。

    沈凉墨淡淡道:“妈咪不喜欢这一条,我们可以去给她重新选一条。”

    两个小奶包眼眸里发出兴奋的亮光,齐齐道:“好啊!”

    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要多制造一点爸比和妈咪相爱的气氛,所以虽然妈咪没有收下他们专门准备的项链,但是居然能让爸比开口说这样的话,那以后一家四口去商场选首饰,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一想到这里,两个小奶包就开心不已,什么条件都能答应了。

    他们还从来没有和爸比、妈咪一起逛过商场呢。

    不,是还从来没有跟他们任何一人一起,逛过商场呢。

    很多普通家庭里的温暖小事,他们都还没有经历过,两双眼睛望望这个,看看那个……都充满了期待。

    苏薇握着沈谨言的手,低头看着他,满心疼爱。

    她感觉到有一点点不对劲,低头看沈谨言的手,他原本干净整洁的手背上,却有一团乌青,上面还有什么东西凸起了。

    苏薇一惊:“这是……谨言,这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

    小奶包自己也没有注意,低头看了看:“我也不知道……”

    沈凉墨心中也是一惊,小奶包有血液疾病,医生说能等的时间最多也就两三年。而如果身体突然出现异常,

    看着苏薇焦急的神情,他马上叫沈木:“让医生过来,给谨言检查一下。马上收拾回国的行程,即可启程。”

    只有回到沈家,在那个安稳的地方,才能给沈谨言最好的治疗和护理。

    而需要的新生儿脐带血,也是迫在眉睫之事。

    医生很快便过来,苏薇牵着小奶包的手,看着血液从他的手指里取出,他只是轻轻皱眉,不哭也不闹。

    哥哥站在一旁,神色也是有点凝重。

    医生抽取了血液,道:“我们会以最快的速度检查,有结果会尽快安排人来通知墨少的。”

    “谢谢你。”苏薇将沈谨言紧紧抱在怀里,心头忐忑又慌乱,却尽量表现得镇定,不让小奶包担心。

    “沈木带老大老二各处逛逛吧。”沈凉墨吩咐道。

    医生说过,孩子还是需要保持适量的活动,多晒太阳。

    沈木领着两个小奶包出去,小奶包走到门口,两人齐齐转身,凑近沈凉墨的耳边,轻声说:“爸比,这次回去,你会带妈咪回去的对不对?”

    说完,四只眼睛像无辜的小鹿一样,湿漉漉地望着沈凉墨。

    沈凉墨重重点头:“对!”

    小奶包一左一右,连个吻印在父亲的脸颊上,第一次这样亲昵地对待他,弄得沈凉墨的心里软软的。

    “沈木叔叔我们出去玩儿吧!”小奶包返身跑了出去,边跑边喊沈木。

    苏薇回自己的房间,有些东西要简单收拾一下,沈凉墨自然而然地跟在她的身后。

    苏薇陷在沉思里,关门的时候,才发现沈凉墨跟了过来。

    她忙停住了手,让他进来。

    “不用担心,许之白是全世界最好的血液疾病方面的医生,有他在,老二一定会没事的。”沈凉墨轻声道。

    苏薇点头,他看出了她的担心,可是她的担心,又远远不止这个。

    她低头:“你先坐会儿,我很快就收拾好。”

    她的衣物用品很简单,平时就收拾得很整齐,很快便装好了一个小箱子。

    唯有两件东西是比较大的。

    一件是婚纱。婚纱在婚礼那天,已经全部弄脏了,是若月和海欣,帮她收拾了起来送去干洗过。不过圣洁纯白的婚纱,沾染过那些污渍后,怎么清洗,也跟最初的颜色并非一样了。

    要说扔,苏薇却也有点不舍。毕竟款式和材质都是她心仪的,当初也花了很多功夫在上面。想到易沈轩,她眸中有点黯然。最对不起的,便是易沈轩了。

    可是如果如他所说,留在他身边,却是她最不会考虑的结果。她的心已经在小奶包这边了,不会再完整地给一个男人,那样对他的伤害更大,不是吗?

    她捏着婚纱,不知道是否还应该留着。

    “舍不得吗?”沈凉墨眸底一沉,沉声问道。

    “是……也不尽然是。”苏薇竟然一时无法清楚表达自己的意思。很多事情,很多情感,并不只是单一的,也并非是一时情绪。那都是很长时间积淀,由很多细枝末节组成的。

    很多话……明明很简单,可是要向人阐释,却需要很长的句子。

    沈凉墨淡淡道:“不舍得便留着吧。”

    苏薇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似要将心中的郁闷吐出。她将婚纱细细叠好,重新放回了衣柜里。

    要断,便要断得干脆不是吗?易沈轩不该是她操心的问题,他那么优秀,又那么温柔,以后一定会值得更好更美的女孩子,寻求到他的幸福生活。对于他,她的放下才是对他最大最好的祝福,不是吗?

    内疚和自责,只会带给他更多的负累。

    易沈轩,你值得更好的女孩儿和你并肩,值得独属你一份的美好。易沈轩,感谢你爱过我,在我最无助的时刻,给过我整个世界的温暖和光明。

    另外一样东西,便是凤卿送的那幅画,胜利女神画像。苏薇摇头笑着,将画收拾好放在了箱子里。

    沈凉墨静静地看着她,她娇俏的身影在屋子里转动,低眉顺眼地收拾着东西,像美好的少女,又是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

    他记得,她年纪并不大。刚满十八岁,便去代孕,她是最幸运也是最顺利的那个,抽取了卵子后,便在医生的操作下,顺利培育出了试管婴儿。胚胎放入她体内,也唯有她没有产生排异反应。

    所以生下双胞胎兄弟时,她才不足十九岁。现在,她才不到二十三岁,对于很多人来说,还是青春年华,享受大好青春恋爱的时候。

    而她,已经要承担起完全不一样的责任了。

    他长指摩挲着鼻尖,看着她忙得团团转,鼻尖上冒出细腻的一层汗水。

    门被敲响了,苏薇忙去开门。莫允夜站在门口,苏薇忙问道:“莫先生是有什么事情吗?”

    “……”莫允夜脸上闪过一丝可疑的红晕。

    “莫先生?”苏薇奇怪地看着他。

    沈凉墨的声音传来:“让莫允夜进来吧。”

    苏薇忙让开,莫允夜才迈步进去:“老大,血液样本出来了。”

    “嗯,说吧。”沈凉墨淡淡开口。

    “两份……一份是沈谨言刚刚手上的检查结果,是血管瘤。另一份是杨素青女士的血液检查结果。”莫允夜递给了沈凉墨。

    苏薇和沈凉墨心中都同时一惊,都是咯噔一下。苏薇忙站过去,低头同时去看血液样本检查结果……

    “青阳少爷,大小姐,夏思琪的血液样本出来了!”一个下属走过来,恭谨地说道。

    青阳懒懒地,猎豹一样矫健的身躯伸展了一下。血液样本是他亲自取回来的那天从苏薇的手腕上取下的,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结果。

    至于夏思琪的那份?早已经不知道扔进那个垃圾桶里了。

    俞琬婷抢过来,拿在手里看了一眼,恨声道:“果然是那个贱小三的女儿!还真的差点被她骗了呢!”

    血液样本上,夏思琪的血液和俞振声的匹配度,显示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医学上的父女关系:确定!

    俞琬婷低声说道:“没有想到那个女人并没有在父亲身边呆多久,就有了一个女儿。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那天派过去的雇佣兵,就该彻底把夏思琪解决掉才好……只是顾忌沈凉墨的实力,我们不敢那样做。那现在要怎么办才好呢?只要她一日在沈凉墨身边,我们就要一直这样平稳下去,直到父亲和爷爷都发现这个真相吗?”

    div class"center mgt12">.chuanyue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