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薄情总裁,别乱来! > 113 压得我很舒服
    病房里,沈凉墨已经在伤重之中,挣扎着爬了起来,大逆不道的用匕首对着沈南生,而沈南生脸色铁青,一言不发。

    屋子里一片狼藉,好像是进行过一场最剧烈的打斗。

    沈凉墨的匕首在沈南生的脖子上,已经割开了一点皮肉,一丝鲜血顺着匕首的蓄血槽缓缓地滑落。

    父子俩虽然没有动枪,但是此时的情况,亦是生死之间。

    见到这样的情况,苏薇如何不惊,如何不害怕?她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父子争斗的大逆不道,毕竟不同于和敌人一般的斗争。

    沈凉墨听到开门声的动静,看到苏薇端着食物站在门口,她因为害怕和惊惧而瑟瑟发抖的样子。

    他倏然一下收回匕首,身体也因为承受不住,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高大挺拔的身体重重跪下,发出巨大的声音。让苏薇心一惊,马上上前,放下手中餐盘跪在沈凉墨身边,伸手去搀扶他。

    沈南生近在咫尺,本来完全可以伸手接住儿子,却根本没有伸手,任由他就那样跪了下去。此刻,冷冷地看了一眼儿子,脸色一片冷硬,转身拂袖而去。

    沈凉墨望着他的背影,眸中神色凝得十分深层。

    这么多年了,他才发现,自己从来都没有了解过父亲。

    从来没有。

    不了解他有什么想法,不了解他的所作所为。不了解原来他有那么狠心……

    苏薇跪在沈凉墨面前,伸手去搀扶他,他非常高大挺拔,全身都是常年锻炼的结实肌肉,此刻,腿伤和身上刚刚做过手术的子弹伤痕,让他自己也无力支撑。

    苏薇本就娇小,哪怕是用了所有的力气,也扶不动他。

    “沈凉墨,你站起来……”苏薇急得掉眼泪,他本就是赤着身体,身上缠着纱布,经过刚才的事情,纱布上的鲜红此刻正在渗透出来,不停地冒着血,让他整个人看着都非常触目惊心。

    苏薇的眼泪落在他的手掌上,沈凉墨的腿疼得无法动,看着她调整着姿势,努力想要把他扶起来。

    “沈凉墨。”她脸颊涨得通红,鼻尖上一层薄薄的细密汗珠,娇小身体靠在他的肩下,用尽全力想要帮他站起身来。

    沈凉墨的肩膀靠在她的身体上,此时是他在半抱着她,而不是她在竭力搀扶他。因为她太认真而努力,所以反倒没有察知。

    他闭上眼眸,下巴顶在她馨香的秀发上,贪恋她身上甜美的气息。

    苏薇抬头,焦急道:“沈凉墨,你怎么了?你……”

    一个趔趄,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一下子倒在了地上,他的身体也撑不住,随之而来压了上去。

    “沈凉墨,沈凉墨……”苏薇担心得快哭了,他却蓦然睁开了双眼,神如寒潭一样的眼眸里,撞进了她清浅淡然的眼眸。她的眼眸里一片焦急,有担心,也有关切。

    苏薇大喜:“你没事吧?”

    随即发现他眼眸清明,根本不像是有事的样子,恼了,推他道:“起来!”

    “起不来。”沈凉墨微微拧眉。是实话,想压她在身下很久了。放手让她离开,去到易沈轩的怀抱里,是他做过最洒脱也是最痛苦的决定。那个时候,不想让两难的决定给她压力。也不想让她得不到他完整的爱。

    可是后来……后来才发现,她什么都舍得为别的男人付出,却连他的挽留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包括生下他的孩子,却是为了别的男人。

    所有的愤怒都被激发。

    却在她身处危险时,整颗心都被提起来。子弹打在他的身上,为她换来了安宁,连痛,都是甘之如饴。

    此刻她温软馨香的身体就在他身下,让他怎么可能起得来?

    “你!”苏薇真的生气了,使劲伸手去推他。他怎么能够这个样子。她见他伤重,好心好意来搀扶他,他却反倒不知好人心。

    他那么高大,那么强壮,所以那么重,肌肉也硬得钢铁一样,压得她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她艰难地喘息,心都快要被他挤出来了。不然为什么会一直在跳,跳得还那么的快……

    “你再不起来,就没人能够救沈谨言了。”苏薇下最后通牒。

    沈凉墨剑眉长挑,认真审视身下的女人:“嗯?”

    苏薇咬唇:“我……我已经快被你压死了。”

    “哦。”他冷冷应声,翻身躺倒在另一边。

    苏薇忙要爬起来,却腰上一下子被圈住,整个娇小的身躯被大手带住,转眼,她就趴伏在了他身上。

    “喂!”苏薇气急了,现在这样和刚才那样,有什么本质区别?

    似乎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他简单道:“有区别。至少你这么小小个头,压不死我。”

    还压得我很舒服。他在心里补充道。

    “你!”苏薇说不出别的字来,似是患了失语症。在面对他的时候,她本能地就会紧张,会不安,会忐忑,会不知道说什么话才能缓解彼此之间的各种状况。

    她睁大眼睛怒视着沈凉墨,他看着清浅浅淡的眼眸,所有的情绪都写在那浅浅的眸子里。他觉得有些累了,也很痛,缓缓闭上眼睛:“我起来不了,你也扶不动我。陪我躺会儿吧。”

    这是vip加护病房,所以地上铺了地毯,室内气温恒定,倒是不担心受凉的问题。

    可正因为是加护病房,所以其实只要谁大声喊一声,或者站起来按下按钮,都会马上有无数的护士护工涌进来,将沈凉墨带到病榻上。

    可是从刚才到此刻,两人完全就没有想到那里去。一个心疼无比千方百计想要自己扶起他,一个温香软玉在怀起不来也根本不想起来,哪怕是躺在地板上也是安心无比。

    反倒就这样傻傻地直接躺在了地毯上。

    这要让苏格兰第一高级vip加护病房护士长知道,得多怀疑自己医院的业务水平。

    苏薇趴在他强健的胸口,耳边是他滚烫的气息,也传来他快速有力的心跳。

    心脏旁边,就是她打的那一枪。

    只差不远,就直接打中他的心脏了。

    会是谁,想要她的性命,也要他的性命呢?

    遇到他以后,她已经经历过太多的事情。

    今晚,无疑是对她最大的考验。她一共也只开过两次枪,第一次开枪的时候是在姐姐的葬礼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第二次开枪,枪口对准了他的心脏。

    打中他的那一刻,她的心跳也有片刻的骤停。她希望自己听懂了他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所以他倒下的时候,哪怕不确定他是否能绝地反击,她依然将枪丢给了他。

    也依然按照他的意思,自己马上大哭倒地坐下。

    她也不知道为何,两个彼此伤害的人,在那个关键的时刻,居然能够心意相通,彼此完全明了对方的意思。好像是多年的恋人一样,那样默契,他说,她便做,配合得天衣无缝。然后共同拯救了彼此,也拯救了沈谦和易沈轩。

    那样彼此伤害,又那样心灵相通。让她难以面对这样的感情,无力承担以后要走的道路。

    沈凉墨,你心底,到底是在想什么呢?你的心到底有多大,既能装下姐姐,还要装下宁可儿,现在还要装下我……不,你没有装下我。只是因为沈谨言,所以你才不得不要装下我。

    可是为何,要等到今天才告诉我事情的真相,让易沈轩承担那么多的痛苦呢?

    她睁开眼眸,想及今天一整天的事情,眼角有泪水滑落。

    泪水沾湿了他的胸膛,因他的身体火热,更显得她的眼泪冰凉。

    他勾起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来:“怎么了?”

    苏薇不想自己细微心情被他得知,摇头,轻声问:“是谁……一定要伤害我们?是上次的豹少爷吗?”

    沈凉墨本来平静的脸色蓦然变得十分生硬:“不是。”

    “那是谁?小奶包会有危险吗?”苏薇最担忧的依然是小奶包。

    沈凉墨动了一下身体,疼痛让他深深皱眉,他却连半声声音都没有发出。他淡淡道:“我现在是国际刑警队队长,也是沈氏集团掌权人。一个人的成功,是踏着无数人的尸骸骨血上去的。每一个站在金字塔顶尖的人,都踩着别人用血泪铺就的道路。树敌,只是我们上位的必备进程。”

    平淡的话语,苏薇听得心头发颤:“那小奶包……”

    “身为沈家的男人,他们也需要承担这样的重任。”沈凉墨冷声道,忽然提高了声音,“若是害怕树敌便不做事,那算什么?我既然敢树敌,就不怕敌人来寻仇!他们俩是我的血脉,做事有我和相同的性格。”

    他说这话的时候,剑眉斜飞入鬓,态度强硬,意气风发,热血澎湃男儿状态,让人动容。

    苏薇久久没有说话,低声问道:“那,你爱他们吗?”

    沈凉墨忽然翻身,长臂为枕枕在她的后脑上,将她环抱在怀里:“为了救沈谨言,我会不惜一切代价!”

    “我明白了。”苏薇低敛了眼眸,所以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他也要护她平安周全。两排密而卷的长睫微微的扇动,像是微风中被略略惊扰的蝴蝶。

    “少爷,少爷!”沈木来不及敲门,推门进来。

    一进来,就惊奇地发现病榻上没人。然后更惊奇地发现,自己家的大少爷正在苏薇搂搂抱抱地躺在地上,他马上背转了身,一边关门一边说:“哎,少爷去哪里了呢?怎么到处都没有人?”

    一向严肃得和沈凉墨一脉相承的沈木,一本正经地说这句话的时候,喜剧效果十足。

    “沈木,不用演了。回来!”沈凉墨叫住了他。

    沈木只得收起自己烂得足以得金酸莓奖的演技收起来,跑步回来:“少爷!”

    苏薇羞得脸上赤红一片,双手摸上去一片滚烫。她很快便站了起来,低敛双眸。

    沈木上前去扶沈凉墨,压住心头的疑问:护工呢?护士呢?按钮坏了吗?因为站不起来所以就在地上滚吗?

    他目不斜视地将沈凉墨扶起来到了病榻上,沈凉墨淡淡问道:“什么事这么急?”

    沈木才记起自己是有正事来的,低声汇报道:“少爷,当年为夏小姐做催眠的医生已经找到了。他在医院出事的时候,受了重伤,所以后来一直在遥远的乡下隐居,为偏远地区的穷人看看病。”

    沈凉墨眼眸一勾:“找他回来。”

    “已经联系过了,他说不愿意再来浮华的大都市。何况他的身体……其实并一定能够撑到来这边。当年医院爆炸,他受了剧烈的震荡,伤到了肺部,多走几步,便咳得连肺都要咳出来了。”

    沈凉墨捏了捏眉心:“失去记忆,可以逆转吗?”

    “催眠暗示病人忘记记忆,并非是清洗病人记忆,只是将这段记忆封存。封存的记忆是可以再次找回来的。可是……”

    “可是什么?”

    沈木声音更低了:“这名催眠医生是专门给代孕母亲做记忆催眠的。为了不给代孕的家庭产生后顾之忧,这些代孕母亲的记忆是必须被彻底清洗的。所以他在进行记忆催眠的时候,用了一种特定的药……然后配以催眠,这段记忆就被彻底清除了!”

    “该死!”沈凉墨的拳头砸在了病榻上。

    苏薇也在一旁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她的脑子又开始有点抽痛起来了。

    当年,为何要去代孕呢?自己和母亲的生活虽不是大富大贵,可是简简单单也并无缺失。她的记忆里,一直是记得当初,自己和母亲一起生活,母亲为了让自己多长见识,游历各国,所以才会频繁地换工作。

    到最后,母亲病逝,银行里通知她去领取遗产。她用部分遗产抵消了母亲生病住院的费用,剩余部分,给了成东卿。

    对于成东卿,她一直是感激的。那时她年纪小,二十不到,纵然有钱,也无法将母亲的骨灰带回国内。正是他和大哥夏思翰一起,到瑞士来帮母亲处理了后事,完成了母亲的遗愿。

    母亲去世前,最放心不下的便是她,母亲一再叮嘱她要好好的安安稳稳地活下去。

    所以成东卿追求她的时候,她并未过多考虑,只想回报他的恩情,也应承对于母亲的承诺。

    平平淡淡的三年感情,对于成东卿,一直都是亲情一般的存在。结婚是成东卿提出来的,可是悔婚,也是他做的……

    现在想起来,才觉得真是太平淡的三年,她居然连两人之间的相处,一件有印象的事情都想不起来。

    唯一记得的只是,处理母亲后事时,他一直在她身边的陪伴。

    可是,沈凉墨却说……却说母亲和她当时在各个大家族之间游历,只为寻求一个上位的机会。

    而母亲的病,也不是病,是被人打断的双腿。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她不信!母亲不是这样的人,她自己更不是!

    她想要找回失去的记忆,可是却被告知,完全不可能!

    为什么会去代孕?为什么代孕所得的钱,刚好是母亲留给她的钱相同的金额?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查到的东西,和她记忆里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苏薇双手捧住脑袋,脸色一片苍白。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一点记忆都没有了。脑子里完全没有那个时间段的事件可供她搜寻!

    一片空白,空白让她惊惧,也让她害怕!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

    “夏小姐,夏小姐?”沈木拍了拍她的肩膀,将她从混乱中拍醒了。

    “夏小姐,请你陪伴少爷。”沈木轻声道。

    苏薇抬手将眼角的泪水擦去:“嗯。”

    沈木拉开门离去,她端起了食物向他走过去。

    食物还有余温,她低声道:“沈先生,你吃一点吧。”

    刚才还叫他沈凉墨,这会儿变成了沈先生?他道:“手疼,抬不起来。”

    明明刚才禁锢她的时候,那么有力,让她无从反抗。苏薇抬眸,见他胳膊伤的纱布,也渗出了大片的红色血迹,她只好拿了勺子,舀了一勺到他唇边。

    他张口吃了,冷硬的表情上一下子就有了愉悦神情,她做的东西,从来都可以讨好他挑剔的口味,毫无例外。

    比他吃过所有任何东西都要好吃。

    他吃得很大口,像是饿了很久。可是纵然是吃得那么急,也丝毫不影响他的优雅和大气,反倒显得男人气息十足。

    一会儿,便将她端来的两份食物全部吃光,脸上还有意犹未尽的神情。苏薇有点讶异,却也没有想太多,他和小奶包从来吃她做的东西的时候,都是这个样子,像是吃到了世界上最好吃的美味……让她的心里,升起了一点小小的虚荣。

    最后一口,他咽下。然后低声道:“过来一点。”

    苏薇毫无防备地凑近他,他大手一伸,揽住了她的腰,低头攫取她的红唇,辗转厮磨。她做的食物让他意犹未尽,所以只有吃她来饱腹了……

    苏薇手中的碗落在地上,在地毯上发出闷闷的一声。

    “啪”的一声。

    杨素青的耳光落在沈南生的脸上,她的伤口让她颓然后退,坐倒在了椅子上。

    可是她眸光里的愤怒似要将他吞噬。她一字一顿:“为了你的私心,连儿子都可以不要了吗?”

    “随你怎么说。”沈南生不为所动,看着杨素青。

    “上次你要伤害苏薇,这次你依然这么做,甚至不惜伤害墨儿……南生,到底是什么,让你心底的仇恨这么强大?”杨素青喃喃自语,“当初离开你,是我不对……可是墨儿和苏薇都是无辜的。墨儿是你亲生儿子!”

    沈南生脸上的神情就如凝固了一般,杨素青站起来,抓着他的衣领,疯狂质问:“到底要如何……才能了结?才能化解你心头的仇恨?才能放开孩子们?”

    “今次去击杀墨儿和苏薇的人,领头的是我的亲信。所有的人已经被墨儿亲手杀光了不是吗?”沈南生低声,“他那么强大,我还能做什么?纵然我有再多私心,又能将他怎样?”

    他扯开自己的衣领,露出带血的脖颈:“只要再下手重一公分,我早已不能站在你面前。你以为你自己的儿子,带着我血脉的儿子,是那样坐以待毙的男人吗?”

    杨素青大吃一惊:“墨儿知道是你了?!”

    沈南生一颗颗扣好扣子,不置可否:“为一个女人就被搅乱心智,不配做我沈家的男人!”

    杨素青唇角边带上了一丝嘲讽:“你又是被谁搅乱?”

    “没有人!没有人能够搅乱我!”沈南生打掉她的手,居高临下看着她,“所以墨儿也不能被任何人搅乱!他是强大的、无所不能的男人,不可以被任何女人搅乱心智!”

    他张开双臂,似是俯瞰天下,又似是张狂拥抱全世界的权力:“扰他者,死!”

    杨素青掏出匕首,格在脖子上:“如果你要伤害他,除非我死了!”

    “你早就死了!”沈南生冷眼看她,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转身,甩开门离去。

    杨素青一身的冷汗,坐倒在椅子里。

    沈老太太出现在沈南生面前,看着这个比自己高出太多的儿子,淡淡道:“如果我说……只有苏薇在,才能救沈谨言呢?”

    沈南生一怔。

    沈老太太道:“所以,要伤害苏薇,从我的身躯上踏过去吧!”

    div class"center mgt12">.chuanyue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