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薄情总裁,别乱来! > 102 为了夏思琪,拍卖星星项链

102 为了夏思琪,拍卖星星项链

    苏薇翻来覆去地看那副画,那幅画很美,将胜利女神像的风采体现得一览无遗,除了能证明画者能力高明之外,却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翻到底部,有一张便签,果然是凤卿的手笔,如同他的人一样,漂亮且清秀,但是力透纸背,另有一种大气端方。

    “结婚愉快!凤卿。”

    苏薇失笑:“这礼物,倒还真是别致。”

    “没有想到凤卿这人行事虽然怪异,但是还挺念旧情。”易沈轩也评价道。

    苏薇将画收起来放好,这画的风格和上面的人物,并不适合挂在婚礼现场。尤其是胜利女神像,是没有脑袋的。以后只能找机会再来挂好了。

    易沈轩握着她的手:“走吧,我们一起去试婚纱的款式了,设计师在等我们了。”

    苏薇点点头,她忽然想起什么,拿出一本杂志,“沈轩,我想要这样的婚纱,可以吗?”

    她展开的,正是三年前的一本若菲杂志,上面是她一直心心念念的那款婚纱。

    易沈轩接过来看了看,拧眉道:“这个设计师是谁?我居然毫无印象。”

    “连你也不知吗?”苏薇有点失望,易沈轩对待工作一向认真,他的记忆力也很出众,若菲杂志上出现过的文章和广告,他一向了如指掌。但是,居然连他也不知道这婚纱的设计师是谁。

    易沈轩凝眸:“苏苏,你喜欢这样的婚纱吗?”

    “嗯。”苏薇点头,看着婚纱的时候,眼眸里带着欣喜。

    “你等一下。”易沈轩拿起了电话,“我一会儿回来找你。”

    很快,易沈轩便带了喜色回来:“苏苏,我重新找了一名设计师,他的风格和水准,跟杂志上这个风格很接近,他现在就飞过来,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见他了。”

    “是吗?好开心!”苏薇露出漂亮的笑容来。

    “我印象中所有的设计师,就他的风格跟这个契合了。苏苏,到时候你一定会是最漂亮的新娘。”易沈轩开心地握着她的手,带着她一起走出去,“马上就是婚礼了,婚纱确定好款式后,我们就回去见见你父母。”

    沈家偌大的客厅里,夏国山和刘亚兰坐在沙发区内。他们是应沈老太太之邀,来共进晚餐的。

    夏国山神色倒还平稳,刘亚兰有些拘谨,不停地搓着双手。之前,沈凉墨见过他们一次,简单却事无巨细地问了一遍夏思琪的情况,做父母的眼中的女儿,都是完美无缺的,面对沈凉墨的问询,全部捡了好话来说。

    至于提起苏黎世的事情,刘亚兰和夏国山也说不太清楚。夏思琪一向喜欢热闹,到处旅游,父母没有终日陪在身边,很多事情也是不清楚的。

    沈凉墨听后,脸色丝毫没有变化,也没说什么。之后,便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不过夏家在a市的生意,却明显有了很大的起色,夏国山和夏思翰出门谈生意,有时候并不需要花费太多心思,便能得到对方的认可,拿下以前倾尽全力也拿不到的合约。

    这其中缘由,大家心照不宣。

    这一次沈老太太召见,却着实让夏父夏母充满了忐忑,不知道有怎样未知的命运,在等待着他们。

    正如,他们从来不知,为何沈凉墨认准了夏思琪,非她不娶,甚至她重伤在病榻,也有他的不离不弃一样。

    沈老太太的身影出现在楼梯口,夏家父母马上站了起来,恭谨上前迎接,笑道:“老太太身体日渐硬朗了,我们看着也是开心。”

    沈老太太和颜悦色道:“坐吧,不用客气。”

    夫妻俩坐下,心头的疑虑和忐忑已经消失了一半。沈老太太饮了一口茶,道:“思琪到我们沈家,也有一段日子了,现在由我们照料,虽然还没有醒来,却是一切安好。今日请两位来,正是想说说沈夏两家婚约的事情。”

    夏国山和刘亚兰一惊,对视了一眼,刘亚兰忙说道:“老太太,我们思琪很快就会好起来的,请您不要解除她和总裁的婚约……”

    “你想哪儿去了。”沈老太太打断她道,“她是我们墨儿喜欢的女孩子,和墨儿能够在一起,也是缘分。现在她是我们沈家明媒正娶的少奶奶,怎会轻易解除婚约。”

    刘亚兰喜道:“是,我也说是这个道理,解不得,解不得。”

    “过去发生过什么就不说了,以后,我们两家是亲戚,就常来常往。至于夏家行事,那也就是代表沈家了……若有行差踏错,外人不知道的,还倒以为是我们沈家做事,不知分寸。”沈老太太说着这话的时候,神态凝重起来,端起了茶杯,故意有一个长长的停顿。

    刘亚兰心中大惊,她这段时间,仗着有沈凉墨对夏思琪的照拂,不免在生意方面有所放肆。夏国山因为有夏苏薇这个私生女儿的事情,一向对她肯相让,她参与夏家生意的时候,渐渐有些狐假虎威起来。

    没有想到,这一切,都在沈家的眼里放着。

    沈老太太避重就轻,却敲打在实处,字字惊心。

    刘亚兰努力地消除了紧张情绪,揣度老人心思,赶忙趁机表态:“是,我们以后管教手下的人做生意,一定要更加小心谨慎,不可丢失了两家的颜面。还是老太太想得周到,提点我们这些晚辈,我们经验不足,有时候犯错了都难自知,幸而有您老一语惊醒梦中人。”

    沈老太太见她说话行事,虽然有粗鄙之处,但是还算伶俐,是个知进退,懂事理的人。暗暗在心中揣摩夏思琪的为人性格。她已经派人查过,夏思琪有些娇惯,不过总体倒也还不错。

    女孩子家的娇惯些倒不是什么问题,重要的是在大体上能拿捏得住分寸。那便才是墨儿的佳偶。

    沈老太太点头,笑道:“那就留下来一起吃饭吧,以后也别客套生疏,叫他墨儿便是。”

    夏国山和刘亚兰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不过这餐饭吃得也并不轻松,两人不敢有丝毫大意,战战兢兢吃完,才被人亲自送回了夏家。

    两人一进门,管家便上前道:“老爷太太,二小姐回来了。”

    刘亚兰脸色一沉:“不是已经赶出去了吗,回来做什么?女儿家是泼出去的水,哪里还有收回来的道理?”

    夏国山道:“当初是思翰和思琪犯的错,我一股脑儿的算在苏薇身上,已经是不该。你又何必闹得大家都不开心?”

    刘亚兰一扭腰,闪身进了客厅。

    苏薇和易沈轩是赶一早的飞机回来的。虽然对这个家的感情,并不深厚,但是那毕竟有自己的父亲。结婚这样的大事,最少也要当面知会一声。

    “爸,大妈。”苏薇站起来喊道。

    易沈轩也跟着站起来,礼貌地道:“伯父,伯母,你们好,我叫易沈轩,是苏苏的男朋友。”

    夏国山上下打量了一番易沈轩,见他相貌堂堂,仪表不凡,心中已有几分满意,笑问道:“沈轩是做什么工作的?”

    “伯父,我是杂志社的编辑,跟苏苏是同事。”易沈轩礼貌地应道,诚恳地说,“这次我和苏苏回来,是想同您商量一下我和苏苏的婚事的。”

    刘亚兰拿眼睛在易沈轩身上扫了一遍:“要结婚了?彩礼准备好没有?杂志社的编辑?想来也出不了多少钱了?”

    “亚兰!”夏国山喝住了她。

    刘亚兰提高了音量:“不是吗?这些年,夏苏薇在我们家白吃白住多少日子呢?一个大活人,吃穿住行,念书上学,不花钱吗?天上会掉人民币吗?哦,现在说嫁就嫁,说走就走,真拿我们这里当旅馆了吗?”

    易沈轩握紧了苏薇的手,他已经有过预想,苏薇在夏家的生活,并没有多快乐。但是亲眼目睹,才知是如此境地。她现在已经长大快要嫁人,尚且被如此对待,过往年纪尚幼,无法自保之时,不知所受委屈有多少。

    他朗声道:“彩礼钱我当然会出,但是那是出于对苏苏和她的家人的尊重,所守的应有礼节,而不是对于为老不尊者的妥协。”

    “你骂谁为老不尊呢?你骂谁呢?居然敢挑衅到我们夏家门上了!”刘亚兰气得跳起来。骂“不尊”便罢了,还骂她“老”,简直是对她风韵犹存的打击。

    夏国山拉住了刘亚兰,低声道:“你闹够了没!这件事情传出去,你让沈家怎么看我们!我们夏家是那种卖女儿的人吗?”

    提起沈家,刘亚兰便收敛了,气哼哼的站在一边,“行了,要嫁便嫁吧,我们庙小,也容不下大佛。不过我丑话可说在前头,我作为一个女人,帮别的女人养了一辈子女儿,委屈了一辈子。现在我也有我的尊严,你们要结婚就结,嫁妆我可是一分不会倒贴的。”

    “我和苏苏早就安排好了一切,不用你操心!”易沈轩马上应道。

    夏国山慈爱地看着女儿,道:“那我到时候一早来观礼,苏薇,你缺什么,跟爸爸说,我让你大哥帮你准备。”

    “思翰忙得没空,正在英国谈生意呢,谁有空帮她准备。”刘亚兰抢白道。

    苏薇轻声道:“那到时候就请爸爸前来观礼,其余的,都不用你们劳心了。我和沈轩,就先走了。”

    “苏薇……留下来陪爸爸吃顿饭吧。”夏国山看着女儿单薄的身影,有些心疼地说道。

    “今儿家里可是什么都没准备啊,留下来让他们吃什么?”刘亚兰撇着嘴,看向苏薇和易沈轩。再多给苏薇吃一个馒头,她都嫌弃浪费。

    易沈轩看了她一眼,道:“抱歉,我这个人吃饭也很挑剔,不干不净的东西,我没任何兴趣。苏苏,我们走。”

    刘亚兰在他们身后气得跺脚,转头埋怨夏国山:“你看看你养的好女儿!就嫁了这么个男人!能给我们夏家带来什么?哼,要不是思琪现在嫁给了沈凉墨,我们夏家现在什么都不缺,我非得让苏薇嫁给城南的土豪钱鳏夫不可!”

    夏国山刚想要喝止妻子,就听到管家前来汇报道:“老爷,太太,左爷在门口,是不是要出去尽一下礼节?”

    夏国山和刘亚兰都同时惊讶,这整个a城不说,就是s国,除了沈凉墨以外,就以左爷的名头最响亮。他和沈凉墨不同,他的生意更多是在灰色地带,手下带着大批精兵猛将,在a城,他说罩着谁,就没有人敢动谁。

    但若是得罪了他,也不用在这里好好混了。

    夏家以往一直想要求见左爷,却一直无缘得见。

    哪怕现在夏家攀上了沈家,也依然不能无视左爷。

    左爷出现在夏家的门口,做什么?

    不管是巧合还是意外,夏国山和刘亚兰都不能无视,两人马上同时迎了出来。

    出来之时,左爷正从车里下来,手中夹着一支雪茄,高大威武的身躯不怒自威,他身后跟着一群黑衣墨镜的人。十几个人跟在他的身后,居然没有一丝声音发出来,静得鸦雀无声,让人感觉连他吐出的烟圈,都有了声音。

    夏国山和刘亚兰的速度非常快,后出门却先易沈轩和苏薇到达大门口,迎上去:“左爷大驾光临寒舍,不知有什么指教?”

    左爷拧眉:“你们是?”

    “我是夏家家族企业的夏国山,一直想要求见左爷,都没有机会,没有想到今天得以瞻仰风采。”夏国山笑道。

    “苏苏姑娘的父亲?”左爷神色缓和了一些,跟易沈轩有关系的人,他自然另有一番态度。

    夏国山笑道:“是,苏薇正是小女。”

    刘亚兰也上去热情地说话打招呼,肖左立抬眸,便见易沈轩和苏薇手牵手过来。

    刘亚兰恨不得将这两个碍事的人赶忙赶走,只是不便出言赶他们,但是看着他们的眼神,已经带着十分的不爽了。

    “左叔叔。”易沈轩和苏薇快步走到了肖左立身边,眉眼带笑地打招呼。

    “见你和苏苏没有回来,我正好路过,便顺带载你们一程,一起去参加慈善晚宴。”肖左立声如洪钟,大声朗朗,气势十足,伸手拍着易沈轩的肩膀。

    易沈轩笑道:“好啊,我和苏苏正打算过去呢。”

    一辆兰博基尼无声无息地停靠过来,马上有人打开车门,恭谨而有礼:“大少爷,夏小姐,请。”

    这一下,将刘亚兰惊得脸色都变了,好似打翻了五彩的调色盘,红的青的紫的交替出现,然后混杂在一起,让她的脸比锅底还要黑,还要难看。

    苏薇要是嫁个普通男人,她最多不爽收不到彩礼,过几天就平衡了。却没有想到,她居然这样好命,居然嫁进了和沈家不相上下的人家里。而且看那个男人的样子,还对她千依百顺,百般维护。

    怎么可以?小三的女儿,怎么可以得到幸福,比夏思琪还要幸福一万倍?刘亚兰心头涌上了阵阵的恶意,让她的眼眸都被疯狂的嫉恨染得发红了。

    易沈轩握着苏薇的手,将她先送上车,体贴为她关好车门,他才转到另外一边,上了车。

    苏薇对着父亲微微颌首,便收回了视线。肖左立也只是出于基本的礼节,点头致意夏国山,便迈开大步离开。

    留下惊愕的夏国山,呆在原地,心头不知作何感想。

    晚上的慈善晚宴,是本市历年来一年一度最大的慈善晚宴。每年此时,都会有大量公司企业和个人,在晚宴上贡献物品,拍卖出去,所得的款项全部捐献给慈善机构。

    今年也不例外。苏薇和易沈轩正好趁回家见父亲的机会,也来参加。轩然居本就是每年的重要企业,易沈轩理应来陪同母亲杨素青一同参加。

    杨素青见到苏薇,上前来笑道:“苏苏过来了?”

    苏薇经过上次的事情,见到杨素青,始终还有点尴尬,轻轻点头。

    杨素青笑着提醒道:“苏苏准备什么东西今天来拍卖呢?”

    苏薇茫然,易沈轩轻声解释道:“凡是来参加今晚慈善晚宴的人,都会带来一样有纪念意义的物品,参加拍卖。拍卖所得,会捐献给慈善机构的。抱歉,苏苏,来得仓促,我没有及时跟你说。”

    “没关系,我准备一下就好。你呢,你准备什么了?”苏薇笑望着他。

    易沈轩轻笑道:“我的是公司里准备好了,所以我个人就不需要再准备了。”

    苏薇笑:“那我去一趟洗手间,马上出来。”

    易沈轩目送着她单薄的背影,走入了洗手间。

    苏薇手中的翡翠手镯,泛着温润的光泽,自从戴上后,便再也没有取下来过。这是专属沈家的东西,她再戴着已经不合适了。既然沈老太太说将手镯送给了她,今天有这个机会,她想拿出来拍卖掉,也算是物有所归,得之其所。

    可是,她努力了很久,这枚手镯还是始终是拿不下来。

    像是长在上面的一样,让她疲于应对。

    手都发红了,还是依然如此。

    她也不知,自己的徒劳能换来什么,当精疲力竭时,她双手撑在洗手池上,看到镜子里,自己微红的双眸。

    如果说有纪念意义的物品,她只有母亲留下的星星项链。那条项链虽然十分不起眼,除了夏思琪故意让她难堪经常抢去外,别人甚至不会多看一眼,连夏思翰都了无印象。但是对于她,却是极其珍重的。

    除此,她便再也没什么了。偏这手镯,却是取不下来,稳稳地套在她的手腕上。

    夏思琪的病房里,沈凉墨坐在她的身旁,沉思良久,他拿出了那条星星项链。

    今晚的慈善拍卖会,依然是沈氏集团作为主导,沈凉墨照例要拿出一样东西捐赠出去拍卖。这是每年的重头戏,也是历年来慈善拍卖会的压轴戏。

    内心里,已经将夏思琪当做了沈家的一员,是他沈凉墨法定和命定的妻子,所以今年这场盛宴,他想有她的参与。

    夏思琪一直没有醒来,也许多做点事情帮她祈福,她会早日康复。

    他拿出去的东西,最后他再以高价拍卖回来即可。钱,反正都是要捐赠出去的。不同的只是,是以她的名义。

    她应该是个内心善良的姑娘,不是吗?乐意他帮她做这样的事情。沈凉墨高大的身躯立于她的病榻前,弯腰俯视她的眉眼。她呼吸虽淡却很平稳,只是,她的睫毛连轻微的颤抖都没有。

    夏思琪,你何时才会醒来呢?

    沈木低声提醒道:“少爷,慈善晚会快要开始了。参会人员已经全部到齐。”

    “易沈轩也来了吗?”沈凉墨淡淡地问道。

    “是。他和夏苏薇一起出现。”沈木声音更低了。他知道沈凉墨的所有事情,也能大略猜出他的心思。但是感情上的事情,他却从来窥探不到他内心的半点端倪。

    沈凉墨的手在扶手边缘狠狠地捏着,指节上泛出了苍白的颜色。他拿出星星项链,递给沈木,“这是我,今年的拍卖物品。你负责高价买回。”

    “是,少爷。”沈木接过项链,转身出去。

    苏薇始终无法取下手上套着的手镯,她咬唇,在耳朵上取下一枚耳钉,握在了手里,迈步走了出来。

    易沈轩已经在等着她了。

    苏薇将耳钉放在他的手心里,歉意道:“抱歉,没有什么准备。不知道我常戴的耳钉,可不可以拿来用?”

    “当然可以。来,我们过去吧。”易沈轩笑握着她的手。

    div class"center mgt12">.chuanyue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