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薄情总裁,别乱来! > 085 第一个吻过的女人
    三个人都深深地陶醉在其中,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画面,让苏薇心理一阵阵地难受……甚至感觉到恶心。

    宁可儿被打扰,不满地抬起眼睛来,瞥了苏薇一眼,不爽道:“你来干什么?”

    苏薇低眉敛眸:“仪式快要开始了,我来请新郎和新娘一起出去。”

    宁可儿踩着高跟鞋,拾起婚纱超长的裙摆,仪态高傲地出去了。

    另外一个男人紧跟着走了出去这个男人是来扮演订婚新郎的。他是宁可儿亲梅竹马的玩伴,他倾心于宁可儿多年,却没有得到她的心。他长相和秦朗有几分相仿,宁肯在这样的现场,来帮助宁可儿完成她的心愿……

    所以刚才,他才会拥抱着宁可儿,而宁可儿开心地说道:“郎,我们终于要订婚了。”

    宁可儿的抑郁症已经越发的严重了,连她自己,也分不清自己到底喜欢的是谁。沈凉墨恰在此时进来,她在新郎怀里,却抓着沈凉墨的手,惊喜交加,低头去吻沈凉墨的唇……

    沈凉墨不忍心在今夜拒绝她,只好默许了……这是第一次,沈凉墨让宁可儿碰到自己的唇。也是第一次,被苏薇以外的女人碰到他的唇。

    所以才会有刚才,苏薇进来的时候,看到的画面。

    沈凉墨心头闪过一丝嘲讽,他最讨厌的女人苏薇,却是他第一个吻过的女人。而他最爱的女人,还正躺在医院的病榻上,生死未明……

    苏薇捏着拳头,今晚的新郎名字,她始终没有拿到。但是她的认知里,能和宁可儿订婚的人,唯有沈凉墨。

    她转头要跟在宁可儿身后出去,被沈凉墨叫住了,他道:“等等。”

    苏薇停住了脚步,却没有马上转身。

    沈凉墨淡淡道:“我的衣服乱了,过来帮我整理一下。”

    他的声音一向都是如此,略略有一点嘶哑,充满着让人迷醉的低醇,就如一杯珍藏多年的红酒一样。

    苏薇转身回来,她今晚便是来为新郎新娘服务的,务必伺候好新郎和新娘,让订婚典礼完美举行,便是她的工作和责任。

    她迈步走向沈凉墨。沈凉墨的眸光朝着她的方向,她穿着简单的裙子,不施粉黛的肌肤却是欺霜赛雪,分外的白嫩。

    灯光下,她周身似乎都散开了淡淡的光晕。

    不同于其他女人,她只是穿着普通的平底鞋,款式简洁却很适合她娴静的气质。

    苏薇走过去,因为他坐着,所以她便很自然地半蹲半跪在他面前,伸手替他整理微微散乱的西装和衬衣。

    他今晚身着量身定制的高级西装,深黑的颜色将他衬托得越发的威严冷峻,他的剑眉斜飞入鬓,同样斜飞入鬓的剑眉,在他脸上,是冷厉的,危险的,高不可攀的。

    出现在易沈轩脸上,却是温润的,爽朗的,丰神俊朗的。

    苏薇低敛着眼眸,手指在他的领带上翻飞,为他整理好,重新束好了领带。

    她一向都是低眉顺眼的样子,像是一个极其贤惠的妻子,在认真打理自己的丈夫。

    她的手指在忙碌着,却忽然一下被逮入大掌内,苏薇一怔,忙要缩回,下意识抬头,入眸的便是他如切如磋,如雕如磨的俊颜,上面还残留着宁可儿大红色的兰蔻,留下的唇印……

    苏薇慌张再次垂眸,低声提醒道:“沈先生,您一会儿要出现在众人面前,您的脸上有口红的痕迹……”

    沈凉墨挑眉,他也并不喜欢那口红的味道,“帮我整理干净吧。”

    “是。”苏薇正好趁此从他掌心里抽会自己的手,手上的温热蓦然消失,她的心底不知为何,也蓦然一空……为何,因为他订婚,便会出现这样不正常的情绪。她本该,因为获得了自由而高兴的,不是吗?

    她拧了毛巾,回身来,帮他擦拭脸颊上残留的唇印,低敛着眼眸,根本不敢看他的脸,也不敢迎视他的视线。

    就在她收回手,以为大功告成的时候,却忽然腰上一暖,被一双大手圈住,来不及反应,便跌落入他的怀抱,坐在了他的腿上。

    苏薇慌极,低声道:“沈先生,对不起,是我不小心……”

    “嘘!”他的食指压上她莹润的红唇,辗转碾磨,在苏薇还未有更多反应之时,他凉薄的唇贴了上来……

    等到苏薇气喘吁吁被松开时,他早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冷漠和淡然,就像刚才缠\绵的热吻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苏薇站起身,低声但坚定地说道:“沈先生,我和您已经完全没有关系了。现在,我只是您众多子公司之一的员工,完成您和宁可儿小姐的订婚典礼,是我分内的事情,我一定会尽力做好。但是其余的,请您自重。”

    她压抑着内心真实的情绪,他居然,用刚刚亲吻过宁可儿的唇来亲她。她虽然只是个普通女孩子,只是一个被他瞧不起的花钱买男人的女人,但是她也有自己的尊严和起码的骄傲。

    对于她而言,他的出现早就完全改变了她的生活和命运,甚至她的内心……

    他呢?她不过是他的一个吧?他刚刚才和一个宁可儿,以及另外一个男人一起……玩那么的东西,此刻却来亲她!

    就算曾经为这样的吻动过心,她也不会再接受这样的混乱。

    苏薇小小的拳头越攥越紧,整个人几乎都颤抖起来。

    “你可以离开了。”沈凉墨的声音非常冷漠,下了逐客令。

    苏薇逃也似地跑开,直接冲了出去,冲进洗手间,捧着凉水洒在脸上,洗掉刚才他的气息和味道,以及一切烦恼。

    打起精神,她需要面对的东西,还很多。

    暗夜,像是泼了墨一样的天空,看不到一丝光亮,但是婚礼现场却是灯火通明,人人语笑嫣然。

    沈凉墨望着窗外,对于自己的自控力,第一次产生了怀疑。

    因为唇被宁可儿碰过,他居然会觉得不适,和宁可儿的吻,让他觉得非常恼火。

    想要冲淡那不适和恼火的感觉,他才对苏薇做出了那样的举动。

    但是他拒绝承认拒绝承认苏薇给他的感觉,才是他想要的。那样的感觉,如此鲜美,熨帖得整个人整颗心都好了的感觉,一旦品尝,居然念念不忘。

    他拒绝承认那感觉!

    是错觉吧,以为自己不会忘怀那样一个不堪的女人。

    “少爷,订婚典礼开始了,请您过去观礼。”沈木推开虚掩的门,轻声提醒道。

    “我马上就到。”沈凉墨淡然应声。

    苏薇洗了一把冷水脸,让自己冷静下来,朝后台跑去。

    本来她该是留守在前台指挥的,不过同事自告奋勇地去了前台帮她守着,所以她才能躲在后面来梳理心情。

    后台全是工作人员和今晚为典礼准备表演的演员。

    宁可儿要求很高,她专门规定,现场的所有音乐声,都不能播放录音带,必须乐队现场演奏,所以苏薇专门找了一支现在还颇有名气的乐队过来助兴,他们本来是在酒吧驻唱的,今晚一起过来。

    这支由五个年轻人组成的乐队,虽然只是一支业余乐队,但是苏薇亲自去酒吧里听过几次,感觉很不错,和主唱聊过几次,才定了下来。

    乐队由主唱、贝斯手、吉他手、鼓手和键盘手组成,都是为梦想而聚集在一起的年轻人。他们一下午都在紧张地排练着,苏薇过去,将买来的甜点送给他们,笑着鞠躬道:“今晚就拜托你们了。”

    主唱叫沈谦,不到二十的年纪,穿着普通的t恤和板鞋,打扮得干干净净的,笑着说道:“一切就交给我们吧。”

    “嗯。”苏薇郑重地点头,排练这几日的相处,已经和他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了。

    见到他们走去前台,随之便响起了悦耳动听的音乐声,整个现场顿时就被轻快、浪漫的歌曲包围,氤氲在喜悦之中。

    苏薇走到门外透气,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她接起来,就听到海欣的声音,海欣在电话那头非常开心,笑道:“苏薇,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要不要听?”

    “当然要听啊。”苏薇笑得眼睛弯起来,海欣自从嫁入徐家之后,和她的交往就少了很多。苏薇明白在豪门生活的不易,不怪海欣的疏落。友谊,本来就不是一件长相厮守的事情,而是要看到好朋友,过得幸福快乐。

    海欣更加开心了,笑道:“你在哪里?我马上来找你,这件事情,我一定要当面说给你听。”

    “好啊。”苏薇笑道,说了自己的地址,今晚的事情一切都安排好了,只要不出什么问题,订婚典礼一定会圆满举行的。

    “我把若月也叫上了,一会儿我们一起出去吃甜品。”海欣兴冲冲地说。

    苏薇笑着嗔道:“吊起了我的胃口,又不告诉我是什么消息,还真是你海大小姐的一贯作风。”

    “我不是马上就来了吗?来了你就知道了啊~”海欣兴高采烈的。

    “我等你和若月。”苏薇笑着挂断了电话。

    清冷的月亮挂在遥远的天际,明朗的夜空里,偶尔有一两颗星星闪现。

    苏薇遥望着夜空,想起和母亲相处的日子,充满欢声笑语的日子。母亲离世的时候,握紧她的手,一再地告诉她要好好活下去,要活得开心……

    她一直在努力地做到,而妈妈,在天堂里,你还好吗?

    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转身,看到不远处的身影时,因为没有防备而吓了一跳。

    直到眼睛适应了阴暗处的黑暗,她才看清沈凉墨坐在轮椅里,暗夜中,他周身散发的气息,让他显得更加具有危险性。

    苏薇下意识地退后了半步,不明白他为何不出现在典礼现场,而是呆在不为人知的角落。她不自在地说道:“沈先生,我先进去帮忙了。”

    说完,低着头路过他的身边,尽量快地要远离他。

    蓦然,手腕被他攥住。苏薇脚步一顿,整颗心都提起来。

    良久,沈凉墨却什么都没说,松开了她的手。

    宁可儿在远处,死死地咬住唇,双手将手中捧着的红玫瑰顺手扔在地上,用高跟鞋狠狠地踩了两脚。

    地上残留了一地的枯枝败叶,鲜艳的红玫瑰显出枯败的灰色。

    多少年了,她自己都已经忘记了到底有多少年。她一直爱着沈凉墨,爱了沈凉墨那么多年,却从来都换不来他半点回眸。

    她一心一意心里只有他,从小的时候开始,就从来就没有变过,努力在他身边,给他爱,给他体贴,还努力变得优秀,让自己足以站在他的身侧,和他匹配。他却像冰山一样,感受不到她的爱,她的感情,从来没有半点回应。

    后来,秦朗出现了,秦朗爽朗、光明磊落,全身都散发着吸引人的气息。他从不吝惜表达自己的感情,热情、激昂。她开始接受秦朗,和秦朗一起约会,目的就是为了刺激沈凉墨,让沈凉墨吃醋,通过妒意认识到他自己的感情。

    但是很显然,宁可儿的想法全部落空了,沈凉墨依然没有回应不,有回应的,他的回应就是祝福她和秦朗有终成眷属,命人送了安居的别墅给他们,希望他们早日安家安定。

    宁可儿想到这些,心里就酸涩得发苦。在她已经彻底接受了这个现实,对沈凉墨不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秦朗和沈凉墨在一次执行任务时,秦朗被吞噬在突然爆炸的火海里,那以后,便再也未出现过。

    沈凉墨为了安慰悲痛的宁可儿,彻夜不眠地守候在她的身边,尽量满足她的任何要求。

    那一段时期,是宁可儿此生以来,最幸福快乐的日子,她甚至早就忘记了失去秦朗的悲痛,内心里只有沈凉墨一人。

    见她情绪好转,恢复了正常的生活,沈凉墨便不再亲自照顾她,换了其他的人过来照看她。

    不甘失去沈凉墨的关心,宁可儿装病,自杀,割腕,什么都用过了。为了沈凉墨片刻柔情,宁可儿想尽办法的折腾,就是为了引起沈凉墨的注意,得到他的关怀。

    放任错误的情绪,愈放任便愈不可收拾,宁可儿在这条道路上一去不复返,越滑越深……

    她以为,他眼里没有看见她,是因为他根本就是一个不懂感情的男人,他的感情从来都还没有开窍。

    但是看到他对苏薇的时候,他眼眸里不断闪现的细微的表情,他无法自持的眸光时时落在苏薇身上的时候,她就知道,他不是不懂感情,他不回应她,是因为他心里有了其他的女人。

    宁可儿的心就被疯狂的妒意咬噬着,被嫉妒的毒蛇缠绕,不得解脱……

    今晚,她本就要利用今晚这个机会,来完成她的目的。订婚典礼,在她内心深处,本就不是为了她和秦朗。一个死去的男人,她怎么可能还会为他付出感情?

    只有沈凉墨,今晚的典礼,只有沈凉墨和她,而已!

    她紧紧地捏着手中早已准备多时的药物,目光落在了沈凉墨最爱的一款红酒上。

    他能喝出那款红酒最细微的差别,所以,连药物也是她特制的……不会有任何味道和颜色,纵然连他,也不可能发现酒里多了什么。

    表演结束后,就是典礼。那时,就是她和他的订婚典礼了……

    苏薇忙低头快步走过,走到门口,正巧碰上莫允夜,莫允夜似乎有话对她要说,看到她的时候,倜傥的桃花眼一挑,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但是他却似乎也没有放苏薇离开的打算。

    这真是一个怪人,苏薇接触过他几次,他都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

    苏薇正要开口询问,手机进来一条短信,她打开看,是小奶包。心里柔情顿生,点开来,是沈知书,写道:“妈咪,弟弟感冒了,在医院里。你还在生爸比的气吗?你会不会来看弟弟?”

    苏薇心中酸涩,在键盘上敲击着:“知书,爸比已经有新娘了,以后你和弟弟就有妈咪了,她会好好照顾你们的……”

    她敲了半天,却始终没办法狠心,点击发送键。无力地放下手,她一个字一个字的删除掉,重新编辑写到:“我会尽快过来看你们的,你先好好照顾弟弟,好不好?”

    沈知书回了她一个大大的笑脸符号,“妈咪晚上会过来吗?”

    苏薇想了想,坚定地敲了一个字:“会!”

    等到她处理完短信,莫允夜才闪身,将道路重新让给她。似乎他站在这里守着她,就是确保她会回复沈知书的短信。

    苏薇感觉得到,他是在帮沈知书。但是为什么不直说呢?

    真是一个怪人,苏薇再次在心里加深了对他的奇特印象。

    苏薇刚刚收起手机,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薇薇!”

    苏薇回身,见海欣已经到了,她懒得在门外等苏薇,便干脆进来了,反正今晚宾客多,也不会有人在意多出一个人。

    苏薇上前和好朋友站在一起,笑问道:“若月呢?”

    “若月一会儿才能过来。我先进来,我来不会影响你做事吧?”海欣笑得非常开心,巴掌大的娃娃脸上写满了愉悦。

    “到底是什么好消息,赶快说来我听听哪。”苏薇被她勾起了好奇心,拉着她的手,连声问道。

    海欣一双美眸装满了笑意,看着苏薇,正要说话,就被苏薇身后不远处的一对情侣吸引了。

    苏薇只看到海欣的目光里,笑意一点点地退却,直至渐渐消失不见,被一种无望的苍凉所取代。

    苏薇也察觉到了异常,回头一看,也有些惊讶,原来今晚海欣的老公徐翰林,也来参加这场订婚典礼了。他不仅来了,身边依然挽着那日苏薇见过的女人,而且,正随着舞台上浪漫的音乐,拥\吻在一起……

    苏薇瞬间觉得像是自己被背叛了一样,她想阻挡海欣的视线,但是知道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做法。她安慰海欣,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起。

    海欣收回了目光,看着苏薇,低声道:“薇薇,连你也知道他的事情了么?”

    苏薇知道自己的情绪都写在脸上,上一次见过徐翰林婚外偷吃,她以为他真的改了,没有想到……

    “海欣,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我撞见过一次,但是我以为他早就已经改了……我没有告诉你,是怕告诉了你反而……”

    “薇薇,我明白你的好意。”海欣攥紧了双拳。

    此时,徐翰林也察觉到了什么,朝海欣和苏薇的方向望过来……徐翰林白希的脸上顿时浮上了暗沉,松开那个女人,快步朝海欣走过来。

    “海欣,你听我解释!”他快步而来,拉着海欣的胳膊,将海欣拉到一个无人的角落,远离人群和苏薇。

    苏薇收回目光,心里为朋友感到难受。

    徐翰林是a市有名的富二代,曾经就很花\心滥\情,但是认识海欣后,他极力追求海欣,为了获得海爸爸和海妈妈的许可,还一反常态变得深情专情。

    终于将海欣追到手,三年前就修成正果。

    没有想到……他始终又恢复了本性。两人在不停地沟通中,看得出徐翰林一直在竭力解释……

    不到一会儿,海欣甩开徐翰林,脸色暗淡地朝苏薇走过来。

    苏薇心里好难受,比自己受了委屈还难受,海欣扬起笑脸,笑容里面一片落寞,却没有哭泣,淡淡地说道:“薇薇,都说一次不忠百次不用,这已经不知道是我多少次抓到他的现行了……”

    “海欣……”苏薇惊讶,原来徐翰林早就多次婚内了。

    “你还想听我刚才说的那个好消息吗?”海欣问道。

    苏薇心疼地拉着她的手,“海欣,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你别想那么多,我们去后台休息一会儿吧。”

    到了后台,海欣呆呆地坐着,连苏薇亦是被愁云所笼罩。她看得出,海欣是在乎的,如果不在乎,便不会为此所困扰。

    她倒了一杯热水,递在海欣手里。海欣扬起娃娃脸,声音暗淡,“薇薇,有酒吗?”

    “有,我帮你拿。”苏薇倒了一杯酒,递到海欣手里,“你稍微喝一点,暖暖胃。”

    担心海欣喝醉,她只倒了小半杯,还专门守着海欣。

    海欣一口将全部的酒都喝干,眼眸中一片晶莹,道:“薇薇,我怀孕了……准备今晚先告诉你和若月,再告诉他的。”

    “啊?”苏薇更是惊讶,赶忙伸手抢掉她的酒杯,“海欣,你有了宝宝,不能再喝酒了,很伤身体的。”

    “伤身体吗?这个孩子,我还能要吗?”海欣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绝望,“我以为,有了孩子就能保证我们的婚姻继续走下去。我太傻,原来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改掉他的本性。我一直期待着他的改变,却一直都换来失望……婚姻都无法继续了,这个孩子,我还可能要吗?”

    苏薇抱着她,“海欣,也许事情还没有那么糟糕。一切都还没有定论之前,你不能伤害到自己……”

    前台也陷入了短暂的混乱之中,宁可儿知道,只要自己表现出失常的情绪,就能引来沈凉墨的片刻关注……

    何况,她怎能甘心,今晚的一切顺利和圆满,都是因为夏苏薇的能力和才干?

    不!绝不可能!

    她的高跟鞋踩到了吉他手电吉他的电源,吉他声一下子就消失了。她的高跟鞋一拧,撞倒了音响,差点要跌倒的样子。马上有人扶住了她:“宁小姐,请小心一点。”

    以此同时,吉他声便乱了节奏,音响被撞倒,也发出嗡嗡的巨大杂音,现场的音乐声突然之间就全部乱了,刚才的浪漫柔情也全部消散一空。

    宁可儿生气不已,冲向乐队发脾气,将手中的酒杯朝乐队里一摔,“你们到底在干什么?想完全毁掉我的订婚典礼吗?”

    她人长得非常漂亮,又化妆精致得没有一丝瑕疵的妆容,连生气的样子,亦是柔美无双的。宾客大多数都是受雇而来,事不关己,倒觉得这个画面很赏心悦目……

    工作人员见惯了宁可儿嚣张跋扈的样子,一方面忙安抚她,一方面马上去通知苏薇。

    但是乐队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宁可儿扔出去的酒杯,刚好砸中吉他手的右手,玻璃砸伤了他的手指,鲜血汩汩直流。乐队的人都非常生气,所有的人都停下了手里的节奏……明明是宁可儿有错在先,他们却承担了错误,还为此受伤。他们虽是受雇来演奏,用技艺换取钱财,但绝不接受这样的辱没!

    主唱沈谦马上站起来,拒绝再为今晚的典礼进行任何表演。

    沈凉墨在远处拧眉,问沈木:“苏薇呢?搞砸了今晚的典礼,她负不起这个责!”

    话音落,苏薇就从后台冲了出来,焦急地去安抚宁可儿,又忙去跟沈谦交涉。

    沈木轻声问道:“少爷,要过去安抚宁小姐吗?她看上去情绪不太对……”

    “不用,先随她去。”沈凉墨双手合十,淡淡地摩挲着鼻尖。宁可儿想要吸引他的小把戏,他早已有觉察,只是没有必要拆穿她……毕竟,秦朗是他最好的兄弟。宁可儿是秦朗最爱的女人,他才会处处迁就宁可儿。虽不拆穿,但他早已下定决心,过了今晚,不会再事事由着她人总是要向前的,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责任,她已经闹了许多年,他再一味的迁就,她就永远抱有妄想,走不出来。

    倒是苏薇,他想看看,她怎么来解决今晚的事情。

    前台,苏薇已经快速将混乱弥补好,司仪在她请求下,上前来安排了和嘉宾的互动,缓解了这一刻的尴尬。

    后台,大家都围绕着吉他手,帮他先简单处理伤口。

    沈谦站出来,对苏薇说道:“苏薇,看在你的份上,今晚我们会坚持演奏完,但是吉他手的手受伤了,贝斯手必须先送他去医院包扎。剩下我、鼓手还有键盘手,最后压轴的音乐是一曲重要曲子,不可能如预期一样的那么顺利……要是宁小姐再吹毛求疵,我也没什么办法。”

    “我来……让我来!”一个人举起了手。是海欣。

    海欣脸色酡红,手里拿着酒杯,“我好久没有碰吉他了,我来做吉他手……”

    苏薇忙抢过她的酒杯,心疼道:“海欣!说了让你别喝了,你还喝?给我,不准再喝了!”

    沈谦斜睨了海欣一眼,“就你?”

    “我怎么了?”海欣眼眸里带着醉酒的迷茫,随手拿起了吉他,拨动了几个音节,“大学的时候,我还全国巡演过……”

    她拨动琴弦的时候,发出饱满的音节,沈谦一听,就知道她确实是有实力的,拿起话筒,说道:“好吧,就你了。”

    此时,司仪也正结束嘉宾的互动,正是轮到乐队的压轴表演了。

    海欣醉醺醺地,扶着门才能勉强站立,说道:“走吧。”

    苏薇有些担心,海欣不仅醉酒,还怀有身孕。沈谦脸上也不由自主有些担忧,这个女人琴技还行,还是这幅醉得站都站不稳的样子……能完成这次表演吗?

    不能如期完成,不仅是对乐队的名声有损,今晚苏薇也脱不了干系。

    但是已经来不及多思索,海欣已经抱着吉他,醉酗酗地上台了。一上台,她就挥手笑道:“大家好!让你们久等了,左边的朋友们,你们的掌声在哪里?右边的朋友们,让我听到你们的欢呼!”

    一整晚都低沉的气氛被她带动,所有人的精神为之一振,打起了精神,看到台上还是一个娃娃脸小美女,顿时掌声雷动,欢呼声四起。

    随着欢呼声,海欣手起音落,一个干净利落的拨弦动作,虽然好听,但却不是今晚预定的音乐。

    预定好的是一首庆祝订婚典礼的中规中矩的曲子,但是她却起了一首激情高涨的英伦风格的摇滚乐……她醉醺醺的无法沟通,沈谦给鼓手和键盘手递了个颜色,干脆将错就错,直接跟随吉他的音,直接开始了这首曲子。

    沈谦的声音如他的人一样,非常干净通透,声音一起,下面的人就更热闹了,随着一起哼唱起来。

    对于沈谦的声音,海欣眼带赞赏,她一反平常乖乖女被压抑的形象,仿似回到了少年时期的疯狂,对理想的无尽追求,在舞台上尽情地挥洒……所有人都被她的热情感染,顿时全场都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精彩纷呈处,海欣干脆上前凑近沈谦的话筒,和他一起演唱起来。她的声音因为醉酒,慵懒的风情搭配英伦风格的音乐,恰到好处。

    她一瞥眼,见苏薇站在舞台旁,顺手将苏薇也拖了进来,大声道:“欢迎我的好朋友苏薇,她是今晚典礼的主策划师,今晚的一切,都是她布置的。大家说今晚开不开心?”

    “开心!开心!”所有人都被鼓动着,开心地鼓掌,全场的氛围到了最热烈的时候。

    “要不要她也唱一曲?”海欣对着话筒嘶吼。

    “唱一曲!唱一曲!”大家都鼓动着。

    苏薇已经到了台上,没有办法再退后,只好跟着他们的节奏一起,接了下去,“sundays ing i wanna drive my car\ to your apartment with present like a star……”

    沈谦的声音是干净通透的,让人在他的声音里听得出对梦想的坚持和追随;

    海欣的声音带着极强的爆发力,让人想象不到那样高亢剧烈的声音和感情,是出自于那具娇小的身体;

    但是苏薇,苏薇跟他们不一样,她的声音是空灵的,柔美的,像是一片飘飘然的羽毛,轻柔地飘过,却惹得人心激荡……

    她的声音,不需要音乐来匹配,便是恰到好处。一首英伦摇滚,被她唱得缠\绵悱恻,却哀而不伤……海欣停止了拨弄琴弦的手指,鼓手也跟着停止了,键盘手抬起的手也落不下去,静静地看着她……

    音乐声,对于她的声音只是累赘,她本身的声音,已经足矣。

    全场已经不再是刚才那样的狂热,而是自动安静下来,安静地进入这样别样的音乐世界。

    台下,徐翰林的眸光一直在海欣身上打转,不离左右。这美好和激情,他竟第一次才发现,舞台上的海欣,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熟悉又陌生。他不禁满是后悔,又带着惋惜。

    而沈凉墨的眸光也在苏薇的身上辗转,她身上毫无装饰,未施粉黛,五官显得有些平淡,但是站在那里,竟然让人舍不得,将目光从她身上挪开。

    这一场表演让全场都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所有人都必须承认,这个压轴的节目,非常棒,无可挑剔。宁可儿气得咬唇。

    沈木低声道:“少爷,马上就是最后最重要的仪式了,新郎和新娘就要就位,完成订婚仪式了。”

    “嗯。”沈凉墨淡淡地应了一声。

    新郎不仅长相和秦朗相似,对待宁可儿的感情,比秦朗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希望,宁可儿能真正地安定下来,幸福美满地生活……这,也才是秦朗所真正愿意看到的景象。

    “少爷,宁小姐说有话要对你说,正在后台等着你过去。”

    沈凉墨滑动轮椅,朝后台走过去。

    那瓶被宁可儿下了药的酒,正静静地摆放在桌面上,宁可儿的婚纱早就换了下来,只剩一件非常有吸引力、样式单薄的简单裙子。

    她盘起的长发放下来,大波浪的头发披在肩膀上,风情万种。

    她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沈凉墨推门进来。他不是想将她往别的男人怀里推,还抱着一副为她好的样子吗?

    这些,她统统都不要!她的目的很明确,唯有他一人而已!

    今晚各处都来了不少的记者,他们接到线人的电话后,都来到了这里,在守候着大新闻的发生。

    可是除了大出风头的苏薇和她的那个什么朋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事情发生。普通人无异是没有新闻价值的。他们想要的是名人明星的新闻,他们也许还不敢报道沈凉墨的事情,但是宁可儿是模特,本来就要保持曝光率,那又另当别论了……

    记者们紧张地守候着,心情如同此刻的宁可儿。

    宁可儿只是想要知道,堂堂沈氏集团的总裁,会不会在订婚夜里,要了新娘,和新娘一起衣冠不整地上了报纸的头版头条,全世界人尽皆知,还说出反悔的话来?!

    她知道,被他发现就是万劫不复。但是得不到他,本来也是万劫不复了,不是吗?

    她为什么不试一试呢最后一次的尝试?

    沈凉墨进门,宁可儿将酒杯递给他,笑笑地说道:“墨,人家今天都要订婚了,你还躲着不肯出来,说一声祝福的话语。”

    “祝你幸福。”沈凉墨轻轻晃了晃酒杯,空气中散开熟悉香醇的酒味。是沈凉墨最爱的那款红酒,他凑近唇角,轻呷了一口红酒,淡淡地放下了酒杯。

    div class"center mgt12">.chuanyue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