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阴婚不散 > 曼珠篇:坐上纸糊的鬼车
    “曼珠,反正你都不会嫁给他了,不如嫁给我吧?”尚云索拉着曼珠走在马路上,任她怎么甩,都不想松手。

    现在的曼珠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尚云索不必像对待她小时候那样隐忍着情感了。

    “我就算不会嫁给他,也不可能嫁给你。”曼珠冷瞥了他一眼,哼!她可没忘记这鬼吓唬她的事,加上今夜的事明显就是他们一手策划的。

    “我有什么不好的?要财有财,要貌有貌。”尚云索很无耻地贴上去,自我推销道。

    “呵呵,这脸蛋确实长得不错,可惜你是鬼,人鬼殊途,懂不懂?”曼珠皮笑肉不笑道,心想这鬼咋就这么不要脸呢?而且还耐磨耐打击。

    “这不成问题,说罢!你喜欢什么样的美男。”尚云索听到她说人鬼殊途时,心隐隐作痛,不过却没有显露出来,依旧嘻皮笑脸。

    “我喜欢什么样的美男。你还能变出来给我不成?就算是你变的,那也还是鬼啊,除非你能借尸还魂什么的。”

    曼珠也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却不知被她说中了,也许可能是潜藏在她内心深处就有尚云索可能会借尸还魂的想法。

    “只要你喜欢,我就能变成活生生的人站在你面前。”尚云索抬手撩起她一抹黑色的发丝。凑近鼻尖,轻嗅着这沁人心脾的清香。

    “给我滚远点,姑奶奶的豆腐可不是那么好吃的。”曼珠像拍苍蝇一样拍掉尚云索的手,在心里已经自动为他标上色鬼的标签。令她不爽的是她居然一点都不反感他的行为,甚至、甚至有点小小的欣喜。

    一定是因为他俊美的长相,曼珠为自己的失常找借口。

    “曼珠,等太久,我也会累。”尚云索语中染上淡淡的忧伤,让曼珠心一窒。有种发闷的感觉。

    她突然很想抹去尚云索眉目间的轻愁,也不禁想一直都以嘻皮笑脸、乐天形象出现在她面前的鬼,怎么也会愁?该不会是想博取她的同情心吧?

    果然,尚云索接下来的话,更让她这么以为。

    “所以,我觉得应该采取些强硬的手段,不然也不知道要磨到何年何月。”尚云索变脸速度之快。让曼珠叹为观止。

    “强硬的手段?难道你想霸王硬上弓?”曼珠想想就觉得恶寒,这只鬼太危险了,她真的不想再夜夜被吓唬,光是午夜鬼来电就让她吃不消了。

    不行!她真的不想再这样下去了,非得把这大麻烦甩掉。

    “有何不可?”尚云索倒觉得这个方法可行,等生米煮成熟饭,看她还怎么赖账。

    “是吗?那就来试试看。”曼珠说完从挎包里拿出一把超大号剪刀,在路灯的照射在闪着诡异的银光。

    尚云索看了脸色微变,难怪她出来捉奸还不忘带上挎包,敢情是装了一把大剪刀,该不会真的是要阉了王扬?还是只是想吓唬他?

    曼珠故意拿着剪刀在尚云索下面比划着,尚云索忍不住拢紧双脚,连连退后几步,生怕她真的将他咔嚓掉了。

    “你还真敢想,不对!曼珠,这剪刀你从哪里来的?”尚云索突感不对劲,这剪刀有这种阴戾之气,想抢过来。

    “怕我阉了你?有种就别抢我的剪刀。”曼珠以为尚云索是要抢她的剪刀,让她失去防卫武器。

    “不是,我是觉得这剪刀很古怪。”被她以这种防备的眼神瞪着,尚云索心里很不舒服。

    “古怪的是你,拜托!你行行好,就放过我吧,只要你别再对我死缠烂打,我一定会给你烧很多纸钱,还有美女。”曼珠没好气道。

    “我不要美女,我只要你!”尚云索的表情有些受伤。

    曼珠瞥见一辆出租车缓缓打过,就挥手拦车,见尚云索似乎要说些什么,就指着他身后:“啊,你看!那是什么?”

    “那什么都没有、曼珠!”尚云索顺着曼珠手指的方向望去,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再回头曼珠已经不见了踪影,连同方才那辆车也不见了。

    糟糕!他刚才就要提醒她,那车有问题,不是阳间的车。顿时,他十分后悔自己的粗心大意。

    “尚云索,你怎么还站在这里?曼珠呢?”这时,季筱筱和靳夙瑄从王扬家里出来了,连女鬼都跟在他们后面,远远就看到只有尚云索。

    “被一辆鬼车拉走了。”尚云索抛下这句话就急往鬼车会可能开往的方向追去。

    “鬼车?该不会是最近横行在阳间的那辆吧?”女鬼听到鬼车也惊呼一声。

    最近阳间突然出现一辆鬼车,每到夜间就出来载客,专拉独身女人,隔日就会被人发现只剩下上半身的女人尸体,下半身都被啃吃掉了。

    这事在阴间都传开了,派了不少鬼差上来缉拿,可惜都这鬼车很狡猾,躲避鬼差的追捕很有一套。

    靳夙瑄和季筱筱心惊不已,也急追而去。他节页技。

    ******

    “师傅,空调太凉了,你调低一点。”曼珠摸了摸起了鸡皮疙瘩的手说道,可这穿得一身黑的司机根本就不理会她,跟没听见一样。

    “师傅?”曼珠蹙紧眉头,又喊了一声,还是得不到回应。

    聪明如她,怎么可能没察觉到其中的古怪呢!等等,她怎么有点记不清自己是怎么上车的。

    她为了摆脱尚云索,趁他不注意就上了这辆车,好像车门一开,她就坐在车里了。

    一开始没想那么多,现在觉得浑身都发毛,她太冲动了!不应该为了甩掉尚云索,就随便上了一辆车。

    报道上不是有很多事例,少女误坐黑车,被拉到郊外奸杀、还抛尸荒野什么的,呜呜!她越想越后悔,和尚云索在一起,至少他不会伤害她啊!

    曼珠觉得自己太冲动了,她悄悄拿出那把剪刀,殊不知剪刀似有股阴凉的力量在流动着。

    “停车!我不坐了,快停车!”曼珠大嚷道,用另一只手去开车门,但车门锁得紧紧的,怎么都打不开。

    任凭她怎么喊,司机都无动于衷,像聋子一样,可怜她身上的五行力被封印,现在就跟普通女孩没两样。

    当日后她回想起她离开亲生父母、没有记忆的生活,她就觉得憋屈。

    噗!她干脆用剪刀去砸车窗,结果这车窗就跟纸糊的一样,一捅就破,她傻眼了!

    用手去撕,还真的让她撕下一大片,原来还真的是纸糊的,尼玛!这么说,这是一辆纸车?

    一股寒气从脚底往上直窜,太他妈的恐怖了!她居然坐上了传说中的鬼车,如果她记起自己小时候在阴间骑过鬼马、坐过鬼轿就不会这么意外了。

    “桀桀,你居然弄坏我的车。”司机突然转过头来,呃!应该是身体还端坐着,只有头部自动转到背后,一张青色的脸面对着曼珠。

    这张脸上五官全都压挤在一块,发出桀桀怪笑,又显得非常愤怒。

    “又是鬼!”曼珠虽然觉得毛骨悚然,却没有意料中那么害怕,似乎她曾见过比这鬼还要丑、还要厉害的鬼一般。

    “我的车、我的车,我的爱车啊!”吱!车子发出一声怪响,停了下来。

    曼珠才发现这里是郊外,她不记得她所在的城市有什么山,糟糕了!她得死翘翘了。

    眼见鬼司机把鬼爪抓向她,她急忙撑开剪刀往他的手咔嚓剪了下去,一只断手就掉在车上,鬼司机的手又迅速长了出来。

    “吼!”鬼司机震怒了,鬼啸一声,整个魂体就往曼珠扑了过来。

    曼珠大惊,急闪到一边,让鬼落了空。没想到车子被她撞得往侧移动了,她脚用力一踏,把车底给踏破了。

    算了!她两只脚一起透过破开的车底,落在地上,这才有了脚踏实地的感觉。

    卧槽!不等她喘口气,鬼司机又锲而不舍地对她挥舞着鬼爪,她用剪刀使劲的剪,“我剪、我剪!剪死你这只鬼!”

    鬼司机被剪过一次,现在学精了,能飞快的躲过曼珠的剪刀。

    于是,一人一鬼在车上玩起你剪我躲、你抓我逃的游戏,连带着这辆纸糊成的鬼车都被曼珠带着移动、跑路,这画面实在是太滑稽了。

    但鬼的耐心有限,他狂啸一声,把整辆车都震得破碎,明明是他自己震碎的,还心疼地冲曼珠吼道:“都怪你!你怎么不乖乖地给我捉?”

    “你这鬼,脑子有毛病啊?谁会傻傻的给你捉?”曼珠觉得莫名其妙。

    “换做平时,我才不会捉你这种粗鲁的女人!”鬼司机气得要死,他平时都只负责奸杀女人、然后把魂魄弄出来尸体,就算完成任务。

    但是这个女人是上面特别交代,要连人带魂一起捉,所以他才没有对曼珠直接下杀手,才僵持不下。

    “我呸!你说我粗鲁?说得好像是我求你捉我的一样。”现在曼珠忘记自己的处境,竟然和鬼司机吵起架来,还对着鬼司机挥动着剪刀。

    这一幕,怎么看怎么怪异,好笑!其实曼珠天生就不应该怕鬼,现在更是被激得一点都不觉得鬼有多可怕。

    F6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