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阴婚不散 > 第295章 突然杀出来的女鬼 谢谢淡淡妞的南瓜马车!

第295章 突然杀出来的女鬼 谢谢淡淡妞的南瓜马车!

    “告诉你们这些,自然是因为你们是小鬼的父母,我们日后必成亲家。”北阴酆都大帝叹笑一声,他的手始终都握住尚云索的手,依旧把鬼力输入供其体内温养。

    “若是能与帝君结成亲家。也是我们高攀了,小鬼与尚云索的事,还是看他们自己的造化,我们也不能左右。”靳夙瑄见小鬼支着小小的下巴,似乎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

    靳夙瑄俊眉一蹙,他在为小鬼着想,小鬼毕竟已经忘记前尘往事,就算恢复前世记忆,他们也无法保证她依旧会爱上尚云索。

    其实,靳夙瑄也是有私心的,是作为父母的私心,小鬼现在是活生生的人,而尚云索是鬼灵魂体。

    靳夙瑄此时站在小鬼的角度去想,豁然理解我当时初遇他的心情,将我抱得更紧了。

    “你们是顾虑所谓的人鬼殊途?这个简单。我可以在人间给阿索找一具合适的身体,正如你一样,至于投胎就免了。”北阴酆都大帝是对着靳夙瑄说这番话的,意指我和靳夙瑄原本也是一人一鬼,最后不也能在一起了?我们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干笑几声,说得也是啊!不过,小鬼和尚云索要是有情人能终成眷属,我们当然为他们高兴了。

    至于投胎,确实免了,投了胎,那尚云索就要比小鬼还要小了。

    “妈咪,你们在说小鬼吗?”小鬼听了半天终于意识到我们是在说她的事了,一张小脸盛满着好奇。

    “小鬼,等你长大了愿不愿意给这个漂亮哥哥当新娘子?”我指了指尚云索笑问道。

    “要!漂亮哥哥很漂亮,我喜欢!”小鬼重重的点头,呃!眼里居然闪烁着色光。

    很显然小鬼是因为尚云索的美貌才应得这么干脆。那、那要是换一张皮相呢?我敢保证要是换了一张不如现在俊美的皮相,小鬼肯定会反悔的。

    小鬼聪明归聪明,可是小小年纪却十分喜爱美好的事物,别的爱好没有,就喜欢诱拐漂亮的小正太,真不知道她这点是像谁。

    北阴酆都大帝也一震,暗自思忖得帮尚云索找一具相貌绝佳的身体,不然尚云索要是因为长相问题而被小鬼嫌弃,那该多憋屈啊。

    我们等了一会,却还不见尚云索苏醒,北阴酆都大帝提议带我们到天云镜前,帮尚云索挑选合适的皮相。

    “不如等他醒了,让他挑自己喜欢的。毕竟是他自己要用。”我很无语,北阴酆都大帝也真是够可以的,是尚云索自己要用的,当然得他自己挑了,我和靳夙瑄喜欢有什么用。

    “没事。你们帮忙挑,最后再让他自己确定要不要,相信你们的眼光应该不错。”北阴酆都大帝笑道。

    “那还不如让小鬼自己挑得了,相信只要小鬼喜欢,就算尚云索不喜欢也会接受。”我忍不住撇嘴道。

    哪有这样的父亲嘛!自己儿子的皮相都要让人别人帮忙挑,还是趁儿子还没有苏醒的时候。

    “阿索就快醒了,让他醒过来第一个看到的是小鬼岂不是更好?”北阴酆都大帝可是早早就给儿子制造独处的机会啊。

    “那就去看看吧!反正我们的意见只能作为参考,最后决定权还在尚云索。”靳夙瑄同意了,将小鬼留下和尚云索独处也没什么,这是北阴酆都大帝的地盘出不了事。

    靳夙瑄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我也想去见识见识那个天云镜。

    话说天云镜可真是个宝贝,据说是最新发明的,一面大屏幕。在上面输入性别、死人、活人,年纪,就可以搜索出一个人或者鬼的资料。

    更精准的还可以搜到这个人生前一切事迹、爱好,了解个透,全是靠手写输入的,阴间不能发电,就靠阴气连接,真是高科技!

    其实这还是北阴酆都大帝为尚云索设计的,只为了能挑到合尚云索心意的皮相。不得不说北阴酆都大帝太有才了,也太有心了,能为尚云索做到这一步,说明他是真心想补偿尚云索。

    ******

    我们走后,被留下的小鬼,就趴在床边大睁着眼睛看着尚云索,时不时偷香一个。

    哎!小色女的本质展现无疑,她捏着尚云索的俊脸玩得不亦乐乎,也没有注意到凸凹滚动、起伏不定的地面。他尽沟弟。

    轰!一声巨响,终于惊动了小鬼,她被打扰,有些不高兴。

    地面炸开了一个深坑,从坑里飘出一个衣着褴褛,头发又脏又乱、还粘糊成一团,琵琶骨上还穿着一条粗大的铁链,浑身散发出一阵恶臭味的女鬼。

    “你是从哪里跑出来的啊?”这个女鬼纵然外表恐怖,小鬼却一点都不害怕,因为她见惯了。

    她歪着小脑袋,在想为什么会有鬼这么大胆?居然敢闯到北阴酆都大帝的府邸来。

    “曼珠,你还真的没死,沙华也还真的活着!那也好,我们的恩怨也该有个了断了。”这女鬼就是秦素,她的声音破碎而嘶哑,就像是一把生了锈的刀被用力磨动着一样。

    她从第十九层地狱逃脱出来的,不!应该是说被鬼偷偷放了出来,那只鬼告诉她,尚云索没死,今日就要苏醒,和小鬼在一起了。

    她不甘心!不甘心!她日日在第十九层地狱忍受各种酷刑,凭什么他们就能在一起?

    她就算是灰飞烟灭,也不会让他们好过,虽然她知道那只鬼是为了利用她来除掉尚云索,她也无所谓。

    “丑鬼,你说什么呀?”小鬼还一派天真,笑嘻嘻道。

    “小贱人,今日,我定要你们这对狗男女永不超生!”秦素恨极了小鬼这副天真纯良的模样,恨不得把她的脸给撕下来。

    “丑鬼,你嘴巴好脏,真让人讨厌!是我见过最丑的鬼了。”小鬼紧皱着眉头,她生气了!后果真严重!这只鬼骂她呢,要怎么整这只鬼呀?

    她虽然是人,不过却身带异能,这事除了靳夙瑄和我知道之外,还没有人知道,不然某只可恶的鬼可就不止让秦素来了。

    秦素却只当小鬼如今是普通的孩子,以为要杀她是易如反掌的事,尚云索也没有苏醒。

    而且,她也有持无恐,北阴酆都大帝原本是和我们去看天云镜,途中我们却被引开、拖住了。

    守在外面的鬼卫也被暗中控制住了,那只放出秦素的鬼在阴间的身份地位也极高、手段了得。

    “沙华!我不会让你有机会醒过来的,既然你这么喜欢这小贱人,那就和她一起去死吧!”秦素看向躺在玄冰床上的尚云索,心里除了深深的怨恨,早无往日的爱意。

    所有的爱早就被摧毁殆尽了,她只深刻记得在第十九层地狱无边无尽的折磨,琵琶骨上的铁链是她屈辱的见证。

    “漂亮哥哥还真的叫沙华啊!真好听。”原来北阴酆都大帝和爸妈讲的故事里的沙华真的是漂亮哥哥,小鬼看起来有些漫不经心,其实她的小手已经凝了力量,随时准备攻击秦素。

    小鬼的异能就是可以控制金木水火土之力,也就是五行术,比如控水成水龙、催动火龙攻击人………这种异能是北阴酆都大帝赋予她的,给她防身的,也不用她修炼,随着年纪的增长而提高,可见对她的喜爱。

    “不知死活的小贱人,快快受死吧!”秦素被小鬼的态度激得理智全无,满腔嗜血杀廖。

    她久受酷刑,修为已经不到原来的十分之一,除了凶厉之外,也比普通的鬼厉害不了多少。

    秦素疾扑向小鬼,小鬼狡黠一笑,随手一甩,她脚下的深坑就冒出一股土色风气,把她卷到坑里去。

    她坑坑洼洼、缺皮少肉的脸上露出惊色,怒瞪着小鬼,她没想到看似普通的小鬼居然也会控土术,怎么可能?

    “是谁?是谁在帮这个小贱人?”秦素还是以为有人躲在暗处帮小鬼,因为她真的感觉不到小鬼身上有什么特殊。

    “我妈咪说了张口闭口就骂别人贱人,是因为自己本身就贱得不行,时时都怕被人超越了。丑鬼,你放心,你至贱无敌,没有哪个人哪只鬼比你更贱的。”

    小鬼眼珠子一转,很‘好心’地拿出自己老妈的话出来‘安慰’秦素,笑得那一脸无害。

    “你!季绾晴教出来的女儿、真是——”秦素吐血,暴瞪着一双血眼,可惜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小鬼就一阵抢白。

    “我知道你要夸我,不用这么客气的,我知道我很聪明。”小鬼冲秦素扮了个鬼脸,还吐了吐可爱的小粉舌。

    可小鬼不知道她这一举动落入躲在暗处偷窥的鬼眼里,将她恨之入骨。

    小鬼也不知道尚云索的手动了一下,阴灵菇的效用已经发挥了,即将迎来苏醒的那一刻。

    “啊!我要灭了你!”秦素的怒与恨已经膨胀到极致,跃身一飘,握住琵琶骨上的铁链,往小鬼身上用力甩来。

    “嘻嘻,我不怕你!就是不怕你!”小鬼气死不偿命的大声嚷嚷道。

    不过小鬼太得意了,想使用金术腐化铁链,却发现临时失灵了。小脸上总算露出慌色,可连她自己都不明白的是她现在仅剩的念头居然是要保护尚云索。

    她转身扑到尚云索身上,还真别说,小小的身子要抱住尚云索真的是很吃力。

    不过,人!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在面临危险时的爆发力很惊人,她的力气比平时大了数倍,居然能抱得住他、并滚到玄冰床的另一边。

    这张冥府至宝,万年玄冰床被铁链击出巨大的声响,幸好没有损坏。

    而这个房间就是作为修炼、疗伤之所,玄冰床的另一边有一座寒冰池,此时小鬼和尚云索就滚到了池中。

    “漂亮哥哥!”巨大的冲力让小鬼和尚云索分别摔进水池的两边。

    不等小鬼有所反应,秦素已经跳进寒冰池里,用疾快的速度游到她面前,撑开利爪掐住小鬼的脖子。

    “秦素,速战速决,不然先杀了尚云索!”那只鬼终于忍不住出声了,她最主要的目标是尚云索。

    可是见秦素对付一个小女孩却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很不满!她生怕北阴酆都大帝赶过来,而失去这个绝佳的机会了。

    秦素血眸一闪,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那鬼的主要目标是尚云索,而她同样也想灭杀小鬼,对她来说谁先死、谁后死,都一样!

    “丑鬼,快放开我!”妈咪,我好疼啊!小鬼的脸色涨得通红,小手在水里扑腾着。

    她用力拍起水花,化成一道水龙击打在秦素身上,把秦素击飞出去。

    溅起点点的水花就像是最锋利的暗器一样,刺穿秦素的魂体。

    “啊!”秦素痛苦得丑陋的脸更是扭曲,狰狞。

    小鬼气坏了,小手一把拉住秦素的铁链,用力地拉扯着,随着她的拉扯,秦素的痛苦就急剧增加。

    “帝君伯伯教我的本事真好用,还是我第一次用来对付坏人呢。”其实小鬼还是有些小小的得意,除去刚才被秦素掐脖子一事,她觉得自己蛮厉害的。

    但是小鬼不说还好,一说,那只隐去身形的鬼气得七窍生烟、妒忌不已。

    那鬼见秦素居然被一个小孩制住了,哪里还能指望她能杀了尚云索。

    “看来只能由我自己出手了。”那鬼气急道,也想着就算是她出手,再把秦素也灭杀了,到时全推到秦素身上。北阴酆都大帝也只会以为是秦素杀了尚云索和小鬼,而且也死无对证。

    “还有哪个坏蛋?”小鬼听到阴冷的女声,小小的身躯忍不住一颤。

    突然凭空涌出无数道阴针往静躺在水中的尚云索射去,针闪寒光,十分骇人。

    “漂亮哥哥!”小鬼大叫着,拽着铁链,将秦素往阴针射出的方向甩去,用秦素的魂体去挡住阴针。

    阴针全数没进秦素的魂体,顿时凄厉的鬼吼声响起。

    这些阴针全是经过特殊炼制的,十分阴毒,特别是对魂体,是那鬼专门用来对付尚云索的。以秦素的残破魂体,当然只有魂飞魄散的份了。

    那鬼不甘心,再度射出阴针的同时,还凝出一团鬼毒焰,一起往尚云索击去。

    小鬼终究年纪尚小,哪里能应对这么毒辣的杀招,她只想着要保护漂亮哥哥,没有多想其他的,就用身体挡在尚云索身前。

    眼见阴针就要射到她身上了,尚云索的眼蓦地睁开,迸出一道精光……

    F6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