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阴婚不散 > 第277章 阴狱之门
    我急将嫂子的魂收起来,瞥见靳夙瑄复杂的神色和唐颖儿他们震惊的模样,回想刚刚靳夙瑄好像喊了一句什么阴狱之门。

    “娘子,我们不必通过鬼门关或者借道阴阳,就能去阴间了。”靳夙瑄语气很激动道。

    我微愣。原本我们要去阴间有两条途径,一条是经过万鬼窑到鬼门关,但是风险比较大,鬼门关更不是轻易就能开的。

    另一个办法就是借道阴阳,安全、而且更有保障。

    只不过要准备的开坛法器比较多,唐颖儿他们就是买了法器顺道来医院的。所以法器都被那个男人偷走了,刚才也忘记问心脏了。

    要知道那些法器昂贵不说,更难得,唐颖儿和殷祈今天找遍了整个南源市卖法器的地方才凑齐。

    如果仅凭靳夙瑄自己来回阴间阳间也不难,但要带上我,也是不保险,何况唐颖儿和殷祈都想帮我们。

    “想不到这么一个不起眼的铁盒子还是通往阴间的阴狱之门啊!”唐颖儿盯着铁盒子啧啧称奇。

    传说阴狱之门是连接阴间和阳间的纽带,不过也可以说是无处不在,它可以附在任何东西上。每隔一段时间就转移附身之物。

    世上有多少人见过阴狱之门?屹今为止,答案为零。像唐颖儿和殷祈这些玄门中人。都知道阴狱之门,一直以为不可遇,没想到今天让他们遇到了,同样激动不已。

    “娘子,看来圆空是通过阴狱之门自由来回阴间的,应该是因为阴狱之门不能随身携带,故让这个人看守,他真是了得。”靳夙瑄冷薄一笑,我掰开他紧握的拳头,无言地平定他的情绪。

    “糟糕!这个人不是说那个和尚是通过鬼心和他联系的吗?我们摧毁了鬼心,他一定会知道。”唐颖儿惊嚷道。

    “不行,我们赶快去,不然他跑了。我们再找他可就难了。”我非常着急,生怕找不回小鬼,一急之下倒忘记了,圆空怎么可能会因为我们要找他而逃跑,他的实力那么恐怖。

    “娘子,估计他巴不得我们去找他呢!要不是异空间倒塌,他也不可能会急着跑路。而且,索老头已经先我们一步去找他了,我相信索老头应该可以先拖住他。”靳夙瑄挺相信尚云索的实力,即便他没有真正见识过。

    “这样,我和夙瑄先去救嫂子,颖儿你和殷祈把这里处理一下。”总之,我心里就不踏实了,加剧了想要去阴间念头。

    “那好!不过,你们可不能丢下我和殷祈偷偷去。我也想见识一下阴间到底长什么样。”唐颖儿明明想帮我们,却说成自己想凑热闹,有这份心。我怎会不感动。

    “知道了,我还得靠你们的阴阳转换术。”我故作语气轻松道,本来人要到阴间、对身体危害很大,更不能久待,不然就一命呜呼。

    然而玄宗门有一种名为阴阳转换术的术法可以让人的阴阳两气互转,阳气被隐藏起来。即便活人到了阴间、外表看起来与鬼无异,不仅可以久待阴间,又不会损害身体。

    我和靳夙瑄回到病院时,大哥还守在病院前,我想他大概是料想到什么,是在等我们。

    “筱筱,你们回来了?”大哥眼中是浓浓的期盼,尽管他没有直接问出来。

    “大哥,你先出去一下。”我瞥向隔壁房的病人和趴在躺椅睡觉的人。

    “放心,那病人也是植物人,我早先请了她的家属一杯饮料。”大哥看出我们的顾虑,面有愧意地说道。斤余纵扛。

    我哑然,怎么会听不出是什么意思,饮料,肯定是加料的,安眠药吧!大哥这么老实的人也有这么黑的一面,应该说为了嫂子不得不黑。

    见我不吭声,大哥也没有说什么就出去了。

    “大哥很聪明!”靳夙瑄倒是赞了大哥一句,我苦笑,不知要怎么接口。

    靳夙瑄也不再多耽搁,让嫂子的地魂回归原体………

    ******

    嫂子很顺利的苏醒,我也少了一些牵挂,简单相叙一番,就告别老爸他们。

    我没有告诉他们小鬼的存在,更不会告诉他们我和靳夙瑄准备做什么,他们没有多问,却隐隐感觉到。

    尽管不舍、尽管担忧,老爸和大哥他们也只能默默地目送我们离开。

    我心里有种难言的酸涩,如今一别,恐怕再难有相见之日,对上圆空生死难料。

    至于唐颖儿和殷祈,我没有过问他们是如何处理地下室的事。

    我也不打算让他们和我们一起去阴间,只是想让他们先帮我施下阴阳转换术,再摆脱他们。我不可能真的让他们两人陪我和靳夙瑄冒险,不想欠他们。

    在殷祈给我施下阴阳转换术之后,靳夙瑄同时开启了阴狱之门,拉着我就急飞入门里。

    我们一进去,靳夙瑄就准备关上阴狱之门,不让唐颖儿和殷祈跟着进来。

    “季筱筱,你个死女人,别想甩掉我们!”在阴狱之门即将关上之时,唐颖儿气得直跺脚。

    最后连阴阳转换术都不施,就拉着殷祈施展玄宗门的神行术,脚下生风,如踏风火轮般飞跃进阴狱之门。

    在他们进来的最后一刻,阴狱之门就重重地关上。

    “哎!”我头疼,像牛皮糖一样怎么都甩不掉,我可不想拖累他们,万一他们有个好歹,我真的会过意不去的。

    “好啊!难怪答应得那么干脆,原来早就想过河拆桥了。”唐颖儿气呼呼地嚷道,连过河拆桥这话都说出来了。

    “颖儿,别乱说!”殷祈帮他自己和唐颖儿施下阴阳转换术后说道,眼中却也有一丝恼意。

    “哼!”唐颖儿重哼一声,扁着嘴,不想理我。

    这还和我闹脾气了,成了我不对,靳夙瑄也有些无奈,说道:“傻逼,既然你们要跟着来,那就自己小心了。要是和圆空对上,我们处于劣势,你就带着唐颖儿先走,别管我们。”

    靳夙瑄这是把话先说在前头,毕竟这是我和他的事,他也不想连累别人。

    “喂!别把我们当成贪生怕死的人。”唐颖儿可不满靳夙瑄的说法。

    “谢谢你们,不过我的意思和夙瑄一样。”来都来了,又不能硬将他们赶走。

    ******

    因为我们不是从鬼门关来的,就避开了黄泉路,从另外一条路‘无回路’走。

    我们也无法确定圆空的正确位置,但唐颖儿他们说但凡用术法开启鬼门、或者任何非正式途径下阴间的人或鬼,都会踏上无回路,通向一个鬼魂中转站,没有通行令的话,饶是谁都不能走过鬼魂中转站。

    我们推断圆空肯定没有通行令,无法走过鬼魂中转站,应该会在附近滞留。

    其实地下室的一切就足以证明圆空还在阴间,他在阳间让人守着阴狱之门,准备了死人器官,并经常去取器官,那就说明他会留在阴间。

    路上有许多鬼魂、大多都是新鬼,它们茫然向鬼魂中转站飘去。除了靳夙瑄这只真鬼之外,我和唐颖儿他们都隐去了阳气,冒充了鬼。

    鬼不犯鬼,也没有哪只不长眼的鬼敢来找我们的麻烦。

    “搜身!搜身!”但没想到离鬼魂中转站不远的一段路上,有几个鬼差把守,要搜来往鬼魂的身。

    “夙瑄,是怎么回事?这条路一直都有鬼差把守吗?”我对阴间不熟,对这种情况很不解。

    远远看去,鬼差手中好像还拿着画像,个个凶神恶煞。真是麻烦,万一让鬼差发现我们是假鬼怎么办?鬼差可不比一般的鬼。

    F6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