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阴婚不散 > 第267章 情字难解
    “莫萦烟?怎么会是你?”我做梦都想不到莫萦烟会以身救我,圆空的手穿过了她的魂体。

    她不是困在自己的幻境里了吗?太多的疑问困扰着我,眼下却不是询问的好时机,她的魂体已经几尽溃散了。

    “季绾晴,你知道吗?我恨你、我好恨你!我哪里比不上你?为什么表哥爱的是你。这个问题我想了千年,至今都想不通,也一直都不甘心。呵呵!我虽然知道这里只是圆空布下的异空间,我、我也不想放弃这个机会,原以为表哥失忆了,我就能扭改结局,除掉你,让他爱上我。可惜,不过置身何地,他眼里都只看得到你,都视我为仇敌,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救你吗?”

    莫萦烟笑得比哭还难看,血泪狂流。悲怆笼罩在她周身,连我都被惊痛了心。现在的她眼里已经看不到戾气、嘴里说恨我,出奇的是我竟感觉不到半点恨意。斤木台号。

    她把手伸向我,我不由自主地握住她的手,天!与她有关的记忆全如电影般在我脑海中播放。

    原来当年她会在季绾晴怀孕后,会诬陷季绾晴与人通奸,这个主意还是她上圆法寺上香、‘偶遇’圆空给她占了一卦,说只要季绾晴死于乱棍下,那她便能转运得到靳夙瑄的心。

    被爱情冲昏头脑、嫉妒吞噬了良知的女人什么都做得出来,别提能保持理智,哪里会去想为什么一定要让季绾晴死在棍下。

    后来莫萦烟被靳夙瑄杀死后,圆空却收了她的魂魄,她才知道那个卦象是圆空想借她的手害死季绾晴。

    一来,让她死后怨气浓重、她设计害人。也算是手染血腥,如此一来她的魂魄便是肮脏不已,加上她命格也属阴。圆空用她的魂体来通过双修、修炼邪术。

    圆空被封印在万鬼窑,她也无法幸免,千年来,圆空虽被封印,却用意念与她双修。

    二来,圆空却是要季绾晴枉死,加重她腹中胎儿死后的怨气。要知道胎儿未出世便胎死腹中,怨气可不是一般的重…………

    圆空从千年前就在谋划?是为了得到怨气惊人的鬼婴?那之后为什么把小鬼和靳夙瑄一同封印在枯尸林的血池里?还有很多谜团未解,圆空自己又是被谁封印在万鬼窑的?

    我看到莫萦烟这些记忆,感触最深的却是她竟然、竟然被圆空那啥……整整千年啊!那种痛苦岂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出的,呵呵!原本心理就扭曲,在经历过那些之外后,仇怨早就惊天。

    可惜,她把所有的恨全推到我身上。认为是我害她的。我以为靳夙瑄要娶丁婼彤那天,其实是圆空故意放她出来的。

    那个瞳术幻境后来竟被圆空收在身边,随身携带,如储物空间一般。

    刚刚我面临刨腹之危,她在里面能将外面的一切看得、听得一清二楚,她散尽所有的修为才破开瞳术幻境。

    别人无法靠近圆空,她一直被迫与圆空双修,魂体早沾染了圆空的气息。自然能靠近。

    救我,却只是想让靳夙瑄为此记住她、记住是她救了他心爱的女人。

    她累了!如此痛苦了千年,却始终得不到靳夙瑄一个回眸,她的所作所为,换来的只有他的厌恶。

    可悲!实在是太可悲了!我眼睛湿润了,女人再狠、再毒,终究是因一个情字。

    “我不悔,因为我爱表哥,我是在为自己争取,只不过每个人争取幸福的方式不同。”莫萦烟抑面,笑望着我。

    我觉得可笑,却笑不出来,明明悟了,却不悔,多么矛盾。

    我很想告诉她,虽然每个人争取幸福的方式不同,但是方法过激,只会失了初衷。说到底,她是死不悔悟,还是看不破。

    傻得可怜!她当真以为这样,靳夙瑄就会记得她?念她救我的恩情?以我对靳夙瑄的了解,他会认为莫萦烟救我是应该的,谁让她屡次害我。

    可我不忍捅破她的奢望,毕竟她将永远消失在这个世上,我眼睁睁地看着圆空怒得将她的魂体生生撕成两半。

    “表哥,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太爱你,请你记住我……”莫萦烟的魂体化成血色光点,她哀痛的声音却回荡在我耳边,久久不散。

    浓浓的惆怅将我的心包裹住,滋味难明,两行清泪已落,却不是为了莫萦烟,为了一个难解的情字。

    “娘子!”不待我反应过来,圆空对着我的肚子击入一股强悍的气流,他虚空做了个拉扯状,想将小鬼从我肚子里拉扯出来。

    这一次,圆空倒没有直接把手插入我腹部。

    我无法抵挡这股可怕的力量、鬼力尽失的小鬼也无力挣扎,我眼睁睁地看着小鬼从我肚子脱离。

    “娘子,圆空,放过我娘子!”靳夙瑄挣开索老头的束缚,拼命地用冲过来,一次次地被圆空身上的五彩强光震开,怎么都不死心。

    靳夙瑄竟悲痛嚎哭,那是一种深深的无力,眼看自己的妻儿饱受剥离之苦,他却无能为力。

    天空不知何时染红了,血色的云朵翻滚相撞,响起了数道闷雷,伴着细如牛毛的血雨。

    “圆空,为什么?为什么是我?”为什么选中了我?我隐隐明白了,我的存在就是为了小鬼,我的身体就是培育小鬼的容器。可他为什么还要屡次灭杀小鬼?

    “老衲怎舍得灭杀她。”圆空看破我的想法,轻笑道。

    “诡婴万年难遇,能哺育诡婴的母体同样难求。”圆空的心情大好,愿告诉我这些。

    我却不懂什么是诡婴,与普通的鬼婴有什么不同,万年难遇?为什么偏偏就是我?

    眼看着小小的、浑身是血的婴儿从我肚子分离出来,我的心被揪得生痛,痛要窒息了。

    “妈妈!”小鬼不同于一般的刚出生的婴儿,她睁开大大的、闪着泪光的眼睛,四肢乱舞,可怜兮兮地喊了我一声妈妈。

    “圆空!把孩子还给我!还给我!”我肚子已经空空的,也不知哪里来的力量,竟能拖着伤体往圆空扑过去,要和他抢夺小鬼。

    “哎!造孽啊!”谁都没有注意到索老头手中多了个棋盘,竟摆出了一副棋局。

    F6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