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阴婚不散 > 第248章 戾青化厉鬼
    “我早该猜到狗皇帝不会轻易放过我的!还真的设下陷阱让我跳。”其实就算明知道会有陷阱我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往下跳。

    之后经由靳夙瑄口中,我才知道皇帝是要他娶丁婼彤,不同意的并不止是他一人。

    原来丁婼彤已与三皇子互订终生,只不过三皇子还来不及向皇帝求旨赐婚。

    但是皇帝赐婚圣旨已下,并打算以此布下陷阱诱我出来。作为帝王,他素来生性多疑,不将苗异族余孽除尽是不会心安。

    三皇子也是皇帝器重的皇子之一,皇帝最后决定让三皇子易容成靳夙瑄的样子与丁婼彤成亲,并在喜堂里布下陷阱,等待我自投罗网。

    皇帝允诺三皇子和丁婼彤,不管有没有捉到我,这场亲事算作数。

    我觉得可笑,皇帝可真会想,这样既可当做引我上钩的陷阱,又能成全自己儿子。

    我倒是认为三皇子憋屈,成个亲都要顶着别人的脸?哪怕皇帝承诺事后再重新操办一番。以作补偿。

    但,到底还是笑话一场,不知情的还以为是三皇子故意耍手段顶替靳夙瑄,却是全了皇帝自己的圣名。

    靳夙瑄却被皇帝囚禁了起来,幸好他与三皇子交情不错,三皇子偷偷将此事告与他知。

    他拜托三皇子,若我真的来抢亲,请务必赶我走,不要让我落入陷阱之中,哪怕用冷漠伤人的态度。

    谁都没有料到的是丁婼彤会被鬼附身,这鬼不是别人,正是莫萦烟。

    我给她下的禁封之术已被解除了,她听到靳夙瑄要成亲的消息便附在新娘丁婼彤身上,她对靳夙瑄的执念已深得难以自拔。

    “可恶!我本以为这次可用新的身份与你成亲。为什么要用个冒牌货来骗我?为什么?”莫萦烟用丁婼彤的身体,却以自己的声音厉声质问靳夙瑄。

    现在的她戾气浓烈的惊人,大概是经过那次被尧方强上的耻辱,也不知她当时被劫走之后有什么样的遭遇。

    “笑话!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谁有空大费周章来骗你?是你自己不要脸,占用了别人的身体。”我气笑了,莫萦烟还能不要脸到这种程度,我想要不是我现在被铁笼困住。她大概会以为靳夙瑄是为了引她出来,才演了这出戏。

    “何方鬼物?快离开婼彤的身体!”三皇子得知心上人被鬼物附身,气怒之余。倒没有惊恐,胆色算是不错。

    “闭嘴!敢配合靳夙瑄骗我,你也该死!”莫萦烟手中捏出无形的气流要击向三皇子,全然是在迁怒三皇子。

    “小心!”靳夙瑄提醒道,同时快速凝出一团鬼焰球透过铁笼的铁条掷了出去,生生阻下那道气流,并使气流反弹向莫萦烟。

    莫萦烟被击退数步,这时索老头瞅准时机,把装鸡血的桶扣在莫萦烟的头上。

    “啊啊啊!”莫萦烟痛苦地嘶吼。原来索老头刚才跑到角落往桶里撒了泡童子尿,他可是保持了六十年的童子身,那尿的威力自然强悍无比。

    骚臭的尿水混合着血水从莫萦烟头顶流到脚底,她甩掉桶,在地上翻滚,滚了几圈,魂体脱离了丁婼彤的身体。

    众人看傻了!我也傻了,我却是为靳夙瑄能凝出鬼焰球而激动,他、是不是知道自己是鬼了?不然为什么能凝出鬼焰球?

    眼下这种情况,我也不方便问他,皇帝特派来捉我的禁军虽然被眼前的情况骇住,还是把铁笼包围住了。

    久久都没有拿下我,不过是因为靳夙瑄也在里面,王府忠心护主的侍卫也围在铁笼旁防着靳夙瑄受到伤害。

    我看到在场的宾客四处逃窜,我默念了咒语,从我口中散出点点红光,红光飞进每个普通或弱鬼的脑袋,他们便全晕了过去,相信他们醒来会把今天的事全忘光了。

    不能让他们把今天看到的传出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会引起百姓恐慌。

    靳夙瑄大喝一声,不见他出手就用意念将铁笼震碎,好在大多数人都晕倒没看到这一幕。

    “傻瓜!幸好你没事,不然叫我怎么办?”靳夙瑄轻轻抚着我的脸,指腹还在发颤。

    “我以为你真的不要我了!”差点就要冲上去甩你几巴掌,这话我倒没说出来,紧紧搂住他的腰部。

    “记得你原来最喜欢对我动粗,如今倒会向我撒娇了。”靳夙瑄倾身吻上我的眼,一吻泄露了他的激动与无法言喻的喜悦。

    我却被他的话惊住了,猛地抬起头,岂知头顶撞上他的下巴,无法掩饰眼中的错愕。

    “你、你………”你了个半天,可笑!我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我、我、我怎样?”靳夙瑄笑着学我说话。

    “你们两个快来帮忙啊!老头我在拼命,你们却在谈情说爱!”我还想说什么,索老头就气急败坏地大吼大叫。

    呃?我居然把其他人、事给忘记了,再往索老头那边看去,他和莫萦烟打成一团。

    莫萦烟的恢复力未免也太强了吧?这才多久就恢复了,如今一看她似乎比在万鬼窑时还要厉害。

    “我去帮他,你小心点。”靳夙瑄松开了我,叮嘱道,下一刻,他已经跃进战场。

    “妈妈,那只女鬼身上有一股骚气。”小鬼突然冒出这句话。

    “你还闻得到啊!她刚才被索老头泼了一身尿,应该是尿骚味吧。”我答道,也是!莫萦烟刚被泼了一身尿,没有骚气才怪。

    “不是的,妈妈!不是尿味,是………”小鬼想了许久,最后才说:“她不是和人妖精打架嘛!就是那个气味。”

    我怔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小鬼口中的妖精打架就是男女在做那种事。

    小鬼居然能把莫萦烟身上的尿骚味和那种情欲气味联想起来,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才好。

    他们刚拜堂,这都还没有送入洞房,三皇子应该没有和莫萦烟啪啪啪,那她身上哪来的情欲气味?

    我只能服了小鬼的想象力,改天有空一定要给她灌输正常的思想,这么小的孩子可不能学坏了。

    我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小鬼的嗅觉极为敏锐、记忆力也惊人,但凡是她闻过的气味、见过的人事物都不会忘记。

    后来我才知道莫萦烟是鬼类中最高等的鬼,戾青化厉鬼!只不过被人强行炼化成淫邪合欢鬼,这种鬼非常淫荡,最喜与人合欢,身上时时散发那种气味。

    有些人为了提高自己的道行不惜用歪门邪道,炼化了淫邪合欢鬼,靠与此鬼合欢、帮助自己修炼。

    戾青化厉鬼变成淫邪合欢鬼,弱上了不少,当我知道这些事后,早已时过境迁。

    言归正传,此时,靳夙瑄一道鬼剑直刺入莫萦烟的心口,污秽的鬼血狂肆急涌出来。

    “你好狠的心!真的下得了手?”莫萦烟呲目欲裂地瞪着靳夙瑄,浑身急迸出一股血色气流。

    “哎!死小子,你怎么帮倒忙了!”一旁的索老头又急又气,直跺脚。

    “你胡说八道!我爸爸哪里有帮倒忙?”小鬼挺护短的,当即不满地嚷道。

    “快闪开!”靳夙瑄却是很快就反应过来,对着索老头大喊。并将鬼剑脱手,捞起倒在地上的丁婼彤、和被我的咒术弄晕的三皇子,急急退离莫萦烟。

    莫萦烟的鬼脸包括魂体都像包裹了一层血衣一样,十分恐怖。

    炼化她的人把她属于戾青化厉鬼的鬼性封锁在心口,被靳夙瑄这一剑刺下去,竟把封印刺破了,如此便将她戾青化厉鬼的鬼性释放出来。

    所以,她现在恢复了戾青化厉鬼的实力千年来莫萦烟含满冲天怨气和圆空困在一处。

    靳夙瑄虽苦苦寻找我千年,却是不曾怨过我,大多数鬼正是依靠强大的怨气来增长实力,怨气越重的鬼越凶、越厉害。

    是以靳夙瑄的等级差了莫萦烟一级,他是阴逆鬼,已不是她的对手。

    “好一只戾青化厉鬼!这下我们都得玩完了。”索老头看着莫萦烟目瞪口呆的。

    “靳夙瑄、莫萦烟!我要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莫萦烟的头发成了血红色,狂乱飞扬,血色的眼珠子瞪着我和靳夙瑄,瞪得比铜铃还要大。木围沟划。

    她暴露在外面的肌肤全呈血色,指甲却又尖又长、浓黑如墨,嘴巴开裂到耳根处,露出的尖牙无非也是血一般的颜色。

    更可怕的是她七窍一直在流血、流个不停,好、好吓人!

    原来这就是戾青化厉鬼,我是头一次见到,看到连索老头都控制不住,双脚一直抖啊抖啊抖个不停。

    “你们慢慢玩,我年纪大了、玩、玩不动,先走了。”索老头这个没义气的老家伙哆哆嗦嗦地说完,就要抛下我和靳夙瑄,脚底抹油走人。

    “谁都不准走!”莫萦烟发出一声长长的鬼啸,右手徒地变大数倍、增长数米,伸向往门口跑去的索老头。

    下一刻,索老头就被她抓在手里,天呐!是整个人都抓在手里啊!看起来好滑稽,却也可怕。

    “救命啊、救命啊!”关键时刻,索老头非常贪生怕死,满脸惊色、大嚷着救命。

    F6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