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阴婚不散 > 第216章 被鬼群包围
    “哼!你当时也不给我解释的机会!”我有些赌气的指责道,连日来的委屈一泄而出。

    “我错了,是我瞎了眼,要不你打我?”靳夙瑄认错态度良好。握着我的手作势往他的脸上打去。

    “你不是要解释吗?快点,不然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我没好气道,收回手,气恼自己没用,心里再气都舍不得打他。

    靳夙瑄只好老老实实交代,那天他刚下朝回府,莫萦烟就着人请他过去议事,地点就是忆春阁的凉亭。

    他一过去就目睹了我把莫萦烟推下荷花池,于情于理他都不能放任莫萦烟不管,自然亲身救把她起来。

    即便靳夙瑄误会是我把莫萦烟推下荷花池,都不会真的怪我,而且他当时第一个念头是肯定是莫萦烟欺负我了。我气不过才推了她一把。

    真正让他生气的是那本医书,医书记载着可以医治靳南天的良方。当时被盗,足足让他烦闷、心焦了好久。

    而恰恰是因为他太过聪明才会对我产生误会,他以为我平素不可能无缘无故会去找莫萦烟,若非真的有东西落在莫萦烟手上,又怎么可能依约到忆春阁?

    我当时也看似非常紧张那卷册,现在我回想起来我当时一时怒火攻心,确实没有掩饰对那卷册的紧张。

    其实也不怪靳夙瑄会那么生气,知道最爱的女人盗走自己父亲的救命医书,如何能不气?想必他宁愿盗书的是别人,任何人都好过是我。

    不过,当晚靳夙瑄的怒火褪却了不少。认真把事情重新回想过滤一遍,才发现其中漏洞百出。

    且不说莫萦烟和我向来不和,是如何捡到自我手中掉落的医书。医书为何要做其他封皮包装?

    既然约了我,又为何要邀他前去?这么一想,让他顿时懊恼不已,知道自己误会了我。

    可他心里依旧是恼我,他看得出我真正紧张的不是那本医书,而是与包裹医书的封面相同的卷册。

    恼我宁愿被他误会,也不肯告诉他。听到这里,我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我哪里是不肯告诉他?我是不知道说,难道要我直接告诉他,那是要陷害他爹的罪证?

    这么一来。势必把季绾晴嫁给他的目的给说破,那我怎么办?我那时什么都没有想好,现在也是。

    后来几日,他一直忍着不见我,为的就是希望我可以对他坦诚相待,主动告诉他。

    “结果我失望了,你一点都没有要告诉我的意思。”说到这里,靳夙瑄摇头,做出无奈状。

    我被呛住了,深吸口气才道:“你好意思说?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的,明明是你误会我在先,冷落我在后,怎么还好意思要我主动去找你?”

    靳夙瑄默了,他竟然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大有反省的意思。

    现在误会解开之后,我心情好多了,特别是看到靳夙瑄这样,我再接再厉道:“是不是看着我被你气得半死不活的样子,你很高兴?”

    “我看你精神抖擞,还能翻墙过院,去狗场买狗,不像是半死不活的样子。”靳夙瑄戏谑道,眼中荡出深切的笑意。

    他想到我翻墙的样子,就觉得好笑,但脑中似捕捉到什么,徒把笑意收敛。

    抬手帮我落在腮边发丝撩到耳后,边问道:“你向来体娇,即便有心为我改变性情,也不可能突然连墙都会翻了,以石头击打黑狗的手法精准,怎是一日之功便可以练成。”

    我心提起来,抖了一抖,心虚得厉害,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靳、那个,夙瑄,我问、问你。”天啊!我居然结巴了,太没用了!

    因为我真的不想骗他,在我没有把握之前,我不敢把季绾晴最初接近他的目的告诉他。

    我原本有打算告诉他,但是经过这次的误会,我心知他对我的信任根本不够。我怕,我不敢赌,还是再等等吧!寻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你做什么这么紧张?”他的指腹温柔地划过我的唇,莫名地安定了我的心。

    “请你相信我,不管何时何地,我都不会害你。我承认我是有事瞒着你,但时机到了,自然就会告诉你。我,真的不愿你我因为不信任而产生误会。”

    我由衷且发自肺腑道,是为将来可能发生的事打下预防针。后来,事实证明,我的预防针打得好、打得妙!

    “我信你!”靳夙瑄微微一顿,眉头紧蹙,一瞬间又松开了,点头道。状巨叉扛。

    我重重的松了口气,有这句话,足够了!

    随后我们竟聊起天来,我似无意地问起医书既不见,又为何需要莫萦烟的血当药引子。

    原来随着医书同送到靳夙瑄手上的还有圆空大师的亲笔信函,信中提到用极阴之血作为药引、配以医书中某一副药方,便可以治好靳南天的伤。

    但也非一日便可,需要漫长时日,慢慢治疗。恰巧,医书虽然被盗,靳夙瑄却是记下了这副药方。

    所谓极阴之血就是四柱纯阴的女子的血,云氏知道自己的侄女莫萦烟就是,便荐了她。

    以此来逼迫靳夙瑄纳了莫萦烟为侧妃,靳夙瑄不肯,僵持很久,最后才许了个妾室的名分。

    我心知,一个人的记忆当然只记得自己经历过、知道的事,诚然这些都是季绾晴所不知道的。

    呵呵!她至死都不知道靳夙瑄真正纳莫萦烟为妾的原因,靳夙瑄应该是不想让季绾晴太过忧心。

    我没有说的是现代的我,也是四柱纯阴之人。

    我可不信这莫萦烟也是,极阴之血,鬼血就是极阴。

    “莫萦烟不是人!”抵不过心里的挣扎,我居然脱口而出。

    “她确实不是人!”没想到靳夙瑄想都没有想就应道。

    我心喜,以为他相信我,刚觉得奇怪,我这话一点根据都没有,他信得有些爽快。

    果然,他接下来的话让我想撞墙。

    “她这么陷害你,挑拨你我的感情,有此卑鄙的行为,当真不是人所为!待爹的伤势恢复,我再与她算账,替你出口恶气。”靳夙瑄忿忿道。

    我哑口无言了,说了半天,他肯定把我今天放狗一事当做为了恶整莫萦烟,八成在心里认为我行径幼稚。

    *******

    靳夙瑄把我带来后山,是因为他发现近来王府中除了他自己,遍布许多不明的外来势力,行事说话都要小心。

    他没有出手清除、亦假装不知道,自有打算。

    我也不好一下子问得太多,来日方长,慢慢从他口中探知吧!

    我们见时候不早了,就要下山回府。但刚到山下,竟站着一排排的人,背对着我们。

    我震惊地发现这些人都是双脚离地漂浮着,哪里是人?全都是鬼啊!

    糟了!现在的靳夙瑄可不是原来鬼术高强的靳死鬼,而我又不能当着他的面出手。

    “别怕!我会保护你!”靳夙瑄看出这些全是鬼,手明显一颤,握紧我的手。

    靳夙瑄这句话让我心头发暖,不由得想起我最爱的靳死鬼,他每次遇到危险总会说:娘子,别怕!我会保护你!

    “换我保护你好不好?”我半开玩笑道,他神情明显一滞。

    他微微一笑过后,什么都没有说,就把我拉到身后。呃!这个动作也熟悉得生植我心,我明白了。

    不管经过多少年年月月,有些习惯性的动作,都让人很难改变!他依然是他,这个认知,让我高兴不已。

    当这些鬼缓缓转过身,恶心的鬼态让我的笑容猛然僵住。

    这些鬼不是缺胳膊,就是断腿,有的内脏全露就出来,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每个部位的肉全是被剁碎了勉强拼凑了起来。

    该不会是被王府屠宰的人的鬼魂吧?我下意识地猜测道,突然很想看看如今的靳夙瑄遇鬼会如何应对。

    但见他拔出缠于腰间的软剑,没有犹豫就飞身劈向鬼群,很是英勇!

    “你先问问他们有何目的,是不是有什么冤屈。”我看这些鬼都呆呆地漂浮着,貌似没有要动手的打算,倒是显得靳夙瑄除鬼心切了。

    我既然猜测这些都是被王府屠宰,私心想让他们自己把死因告诉靳夙瑄。

    “救、救命……”群鬼听到我的话,都发出悲切的鬼泣声,听得我毛骨悚然,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么多鬼一起嚎泣。

    “说!半夜堵路,你们是何居心?”靳夙瑄听我的话收势回剑,退到我身边。

    群鬼灵智却是不低,听懂靳夙瑄的话,嚯地一下,把我们包围住了。

    漂浮在我们四周,浓烈地阴气冲击着我们,冻得我打了好大一个喷嚏。

    鬼气太重,以致于我和靳夙瑄都没有发现有人急往这里赶来,来的是一大拔杀气腾腾的黑衣人。

    F6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