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阴婚不散 > 第204章 不准动我的男人
    靳夙瑄背对着我,抱着一个女人,两人交颈,像在接吻。我看不清那个女人是谁,呵!但是除了莫萦烟,还能是谁?

    心头一片悲凉,我知道回到古代的靳夙瑄和在现代的他肯定判若两人。

    古代的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这不,季绾晴还借口卧病在床,就算我化身为季绾晴,现在起床下地,他也不知道,就在这里和其他女人亲热。

    我紧握着拳头,我怒思之时。不过才眨眼间的功夫,现在我忘记季绾晴一直在人前伪装得性情温婉。

    一个气极就要冲上去,想把靳夙瑄暴打一顿,李耀晖都来不及拉住我,而情热的两人反应显得迟钝。

    靳夙瑄刚要回过头,就被我一拳头砸在脸上,正中眼睛,同时我把这个贱人一把推到在地上。

    惹得贱人惊叫连连,此时我脑子涌一句绝对占有性的话:敢碰我的男人!活得不耐烦了!

    可是靳夙瑄趴在地上,捂着眼睛痛嚎的样子。怎么看起来好窝囊?我心凉了半截,季绾晴记忆中的靳夙瑄可不是这么没用的。

    这时,那个女人缓缓转过脸。我这才看清楚她的脸,居然不是莫萦烟,而是伺候靳夙瑄笔墨的丫鬟轻怜。

    妈的!靳夙瑄连自己的丫鬟都上?想想我是为了他才来到古代的,可他、居然……太气人了!叔可忍、婶不可忍!

    我准备挽起衣袖上去痛揍他一顿。身后却响起靳夙瑄的声音:“绾晴,你在做什么?”

    我大惊,他的声音怎么在我身后响起?刚巧趴在地上的‘靳夙瑄’也抬起头、松开手,露出被我打得淤青的右眼。

    这个人。他、他不是靳夙瑄?他原本因为被我揍,怒得要冲上来教训我,却看到站在门口的靳夙瑄,吓得双腿一软,跪趴在地上:“大哥!”

    呃?我想了一会,才想起这个人是谁,怎么是靳抒宥?靳夙瑄的庶出二弟,一个典型的好色纨绔子弟,他不是最怕靳夙瑄吗?

    他怎么敢到书房勾搭靳夙瑄的伺墨丫鬟?我不由四下一望,才发现窗户大开原来是爬窗进来的。

    靳抒宥和靳夙瑄是兄弟,背后看身形有些相似,我一时气极,没看清他的脸就冲上去,实在是太冲动了。

    此时,靳抒宥和轻怜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求饶,奸情被撞破,很怕靳夙瑄惩罚他们。

    可我没有错过靳抒宥怨恨的眼神,恐怕是要记恨我了,我冷汗连连,刚来古代就得罪人。

    怪我经历过洛浩和连晓蓉的事、认清自己爱靳夙瑄的心之后,根本就见不得他和别的女人亲热。

    爱情是自私的,我也是自私的,不管在古代还是现代都一样,所以我才会气昏了头,实在是不应该,会让人看出破绽的,看来我还是要把演技练好。

    “你来做什么?”我情绪刚平定好,理清该如何面对靳夙瑄,转身却对上他的毫无情绪的俊脸,语气也不冷不热。

    “我来看看你。”心狠狠抽痛,本来庆幸和丫鬟乱搞的人不是他,但他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冷漠?就算忘记现代的我,他现在总归是深爱季绾晴的才对。

    “不必!”靳夙瑄冷冷吐出这两个字,刺痛得我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要不是李耀晖扶住我,我一定会狼狈倒地。

    他为什么会这样?我努力搜寻着季绾晴的记忆,想知道她和靳夙瑄之间出现什么问题了。

    我虽然有她的记忆,可有的记忆是必须要努力回想才想得起,毕竟转了那么多世,没有亲身经历的感觉。

    对了,靳夙瑄问季绾晴,若她不同意他纳妾,他便不会纳,结果季绾晴非但点头同意,还反过来劝他纳了莫萦烟。

    这让靳夙瑄心头不忿,一惯都是他对季绾晴掏心掏肺,不顾一切地娶她,她在他面前从来都只是顺从,从未说过不字。夹央介亡。

    其实他不喜她的顺从,希望她能对自己所不愿的事大胆抗拒,那他即便忤逆他娘,也不会纳娶莫萦烟。

    所以,靳夙瑄气头之上就真的纳莫萦烟为妾。可他却不知道季绾晴心里的挣扎,她真的不愿意爱上杀父仇人,在他面前所谓的顺从都只不过是在演戏。

    靳夙瑄更不知道,季绾晴一来受迫于云氏,二来是不想深陷,才让靳夙瑄纳了莫萦烟,好断了自己的念想。

    但她没想到只会让自己更难受,最后干脆装病,不去观他纳妾之礼,不愿接莫萦烟的奉茶。

    我晕!两个白痴,真是自作自受!

    靳夙瑄怎么遇到感情就昏了脑?能把纳妾拿来赌气?估计是男人的自尊心作祟。

    而季绾晴够纠结的,明明深爱靳夙瑄,还劝他纳妾,疯了!古代女人可真是大度,少拿什么不能爱上杀父仇人之子做借口,都管不住自己的心,还来亡羊补牢,不觉得太迟了吗?

    呵呵!我可不当自己是真正的季绾晴,我认定的感情,一定要好好捉住!靳夙瑄,你等着,我一定要把你变回那个对我百般爱护、有时又很小白的靳死鬼。

    “还不走?”靳夙瑄故装不耐的声音打断我的思绪、打断我的‘雄心壮志’。

    “啊?”我这才发现书房只剩下靳夙瑄和我。

    他已经让人押下靳抒宥和轻怜,我站在这里这么久,居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处置这两人的。

    本来轻怜只是一个丫鬟,靳抒宥喜欢,大可以问靳夙瑄要,万不该背着靳夙瑄在书房苟合,污了靳夙瑄的书房。

    “你不是一心想把我推给别人吗?现在如你所愿。”靳夙瑄还在气头上,冷着脸,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哑了!特委屈,真想说同意你纳妾的人不是我,要是我,我可不会大方到和别的女人共用一个男人。

    “嗯嗯、夙瑄,快过来………”这时从屏风后面发出一阵娇媚得可以滴出水的女声、带着浓浓的暧昧,我认得出是莫萦烟的声音。

    她在叫靳夙瑄过去?我知道屏风后面有一张小榻,可供靳夙瑄平时处理公务,疲困了小歇之用。

    我这次虽然还是很生气,可没有失去理智,靳夙瑄明明才从外面进来,就算莫萦烟躺在那张小榻上,他也不可能和莫萦烟做那种事。

    而且,刚才靳抒宥和轻怜在亲热,莫萦烟应该不会躲在这里偷窥吧?偷窥了还让靳夙瑄知道?除非她脑子有问题。

    “原来你屏风后藏着美人,才一直要赶我走。”我故意讽笑道,让你冷待我。

    我不等靳夙瑄回答,也没有注意到他古怪的表情,就走向屏风后面……

    F6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