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阴婚不散 > 第203章 一条条血虫子
    李耀晖被我的反应唬住了,纳纳地应道:“吃心怪人被和尚收进破碗肯定变鬼了,被收的不是还有那个女鬼嘛!”

    他在看到季绾凌生吃人心后,就暗自送了个吃心怪人的外号给季绾凌。

    我却懵得不知所措。圆空要做什么?怎么把季绾凌和莫萦烟的鬼魂也送回古代了?尼玛!别告诉我,他把这当做一场游戏,为了给我和靳夙瑄增加游戏趣味。

    天!那、季绾凌和莫萦烟回到古代是以什么形态?和我一样有人的实体?还是像李耀晖一样是魂体,然后附身在别的身体、换了另一个身份?还有没有现代、这千年期间的记忆?

    如果他们换了身份、保存了记忆,我却认不出他们,他们想害我,我也防不胜防啊!夹乐在划。

    就算他们和靳夙瑄一样,没了记忆,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肯定对我也是不利的,想到这里我心里凉飕飕的。要肿么破?

    貌似所有回到古代的人中,我是最悲催的!好凄凉啊!

    “你没事吧?”李耀晖看到我一脸忿然,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怎么会没事?”事情大条了!老天爷啊!你这是要作死我吗?

    “记住,你以后叫我少夫人,而你是落雪。千万别露出破绽,让人看出你是冒牌货,更不能把男人的习性给显露出来。”我知道季绾晴虽然嫁给靳夙瑄,但是他身为皇室子弟,正妻册封世子妃必须要经过皇帝首肯。

    靳夙瑄勉强讨得圣旨。就算云氏再不满也不得不同意,但是整个王府上下几乎没有多少人打心底认可季绾晴这个世子妃,觉得她来路不明、身份低微配不上靳夙瑄。

    季绾晴不想靳夙瑄太过为难。也不喜欢被人称为世子妃,便让人下人唤她少夫人。

    现在我必须对李耀晖耳提面命一番,万一露出破绽,那就死翘翘啦!哎!这李耀晖越看越不靠谱。感觉像缺心眼、少根筋般。

    “能不能找具男尸啊?当女人太麻烦了。”李耀晖万分委屈啊!他在现代、生前泡妞无数,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会变成女人,那是不是得等着男人来泡他?

    “你傻啊!知不知道你白捡了便宜?这阁院的婢女都在大澡堂一起洗澡的,每天都可以大饱眼福。想揩油也可以大大方方的揩,多好的事。”

    我被李耀晖喋喋不休惹得有些不耐烦了,就随口敷衍道,岂知他听了眼睛大亮,不住地点头称是。

    这时门被推开了,走进几名婢女,我搜寻着季绾晴的记忆,认得为首的婢女名叫桑钰,也是季绾晴的贴身大丫鬟,另外几个是二等丫鬟。

    她们手里都端着托盘,来到我身前,向我福身请安,我免了她们的礼。

    桑钰轻声说道:“少夫人,您大病初愈,奴婢让膳房炖了冰糖燕窝。”

    大病初愈?哎!只不过是季绾晴心里不爽,不想参加靳夙瑄的纳妾之礼,不想接莫萦烟的奉茶。

    我努力扯出季绾晴惯用来掩饰的柔笑,在桑钰的搀扶下踏着莲步款款走到桌边,我有些惊讶,桑钰的手怎么冰得跟死人手一样?

    桑钰瞥见李耀晖傻站不动,大概是觉得她所熟知的落雪有些不一样了,不由多看了几眼。

    好在李耀晖也不傻,怕桑钰起疑就赶紧过来殷勤地帮我拉来椅子,请我入座,我却看得汗颜。

    动作太粗鲁,哪里像古代的婢女?看来有空得教教他规矩,不过我心里明白要不是我有季绾晴的记忆,估计我也要出丑了,麻痹的!古人走个路都有讲究,女人那所谓的莲步走得忒辛苦。

    我知道这个桑钰是个非常精明的丫鬟,记忆中好像是云氏安插在季绾晴身边的人,得防着她。

    “你们先退下吧!有落雪服侍我用膳便可。”我怕桑钰看出什么,就把她和几个丫鬟屏退了。

    她们一走,李耀晖就拉耸着肩膀,说道:“这古代的丫鬟真不是人当的。”

    “你本来就不是人!”我戏谑道,觉得肚子也饿得咕咕叫,就把一只炖盅盖子打开,是冰糖炖血燕,看起来色泽不错,惹得李耀晖直吞口水。

    这家伙也太不客气了,抢过整个炖盅,不管烫不烫的就要喝。

    “等下!”我眼里晃过血燕的颜色,竟生出一种怪异之感,及时从李耀晖手中拦截下炖盅。

    “我也饿死了,你不会想吃独食吧?”李耀晖不满道,也不想想到底是谁想吃独食。

    我不理会他,定定地看着血燕,想起我现在依旧拥有季绾晴的一切能力,就把手覆在炖盅上,低念了几句现形咒。

    结果,没差把我吓个死!一整盅血燕变成了血水,还有一条条血色的虫子在蠕动,这是怎么回事?

    我刚来古代,就有人要害我?而且这明显是用鬼术幻化的,等等!我刚才想起碰触到桑钰的手,冰得吓人,难道她不是人?血燕是她变幻的?不对,她身上有人气,是人!可能、可能是她天生体寒吧?

    我最怕的是莫萦烟带着鬼体回到这里,这血燕是她变幻的,而桑钰只不过是被她买通了。

    “我滴妈呀!幸好我没吃,吓死我了!”李耀晖不禁后怕地拍了拍心口。

    “走!我们去找靳夙瑄!”我起身,在怀疑莫萦烟怀着记忆、带着鬼体而来后,现在急想看到靳夙瑄,我怕莫萦烟会对他不利。

    “哦!”李耀晖见我一脸紧张,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得乖乖跟在我身后。

    我现在对整个王府的格局、每个人的住处都了如指掌,毕竟季绾晴经常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在王府各处探索。

    她想找靳南天,可惜重伤后的靳南天怕有人寻仇,这两年不知躲在王府哪个角落养伤,没出现在人前。

    可以说现在王府是靳夙瑄在掌权,这个时候他应该在书房处理公务,我带着李耀晖轻门熟路来到书房门口。

    守门的侍卫见是我就没有通报,直接放行,当我推开门,却被眼前这一幕刺激得怒火冲天。

    F6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