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阴婚不散 > 第192章 为什么要挖心杀人

第192章 为什么要挖心杀人

    “你不需要知道,我也不可能让你去给季筱筱通风报信!”柯鸢身形一晃,撑起一抹冷笑,更觉得唐颖儿该死了!

    唐颖儿出来的时候把鞭子捆在腰间。等柯鸢逼近,才急抽出鞭子,专挑柯鸢被蛇咬过的胸部抽打。

    柯鸢刚才没注意到唐颖儿腰间缠了鞭子,隧不及防备就被抽打中了。

    不得不说唐颖儿的鞭法好,力道也猛,一鞭就抽得柯鸢布料、连同胸罩都爆破,露出雪白的胸脯。

    “不可能!柯鸢,你胸部不是被蛇咬中了吗?怎么一点痕迹都没有了?”唐颖儿惊讶道。

    白天靳夙瑄把施了法的蛇扔到柯鸢身上,导致柯鸢身上多处被蛇咬中,最严重的就是这右胸,还是唐颖儿帮她上药的。

    而这蛇被施了法。加上本身就有毒,所以柯鸢被咬中的地方都腐烂了。为什么现在完好如初?

    “好奇?那我就告诉你,让你死得明白。首先,这蛇的毒只能释放一次,咬过季筱筱之后,就没用了。再来就是,靳夙瑄为季筱筱吸蛇毒,把蛇毒吸到他的魂体里,他魂体里有蛇毒,他对那条蛇施法就没效了。哈哈,恐怕靳夙瑄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给蛇施的法没用,也不会知道他的魂体是融合不了这种蛇毒。”

    柯鸢大笑。这次愿意痛快地告诉唐颖儿也是因为她为自己能算计到靳夙瑄而感到得意。

    那条蛇的毒素是柯鸢自己调配的,她注入了很多种针对鬼魂体的,她料到如果我被蛇咬到了,靳夙瑄肯定会有吸毒之举。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靳夙瑄这鬼也中了蛇毒?”唐颖儿心想糟糕了,一定要赶紧把今晚知道的事告诉靳夙瑄。

    “你再看看。”柯鸢炫耀似的,用指甲刀割破自己的手臂,血急涌出来。

    “你!疯子………”唐颖儿剩下的话卡在喉咙里,被柯鸢疯狂的举动吓到了。

    柯鸢抬起手臂,吸食自己的血,等她的唇离开手臂时,那手臂居然一点伤痕都没有了。

    “你不是人、不是柯鸢!”唐颖儿慌了,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人不是柯鸢。不是她师姐。

    “我怎么不是人?我就是人!就是柯鸢!”柯鸢眼神更冷,杀意更重了。

    唐颖儿不敢恋战了,深吸口气就要使出专门用来逃命的神行术。

    “知道我这么多秘密,你以为我会让你去跟季筱筱告密?让我送你去阴曹地府和殷祈团聚。”柯鸢对着指甲刀念了几句破除神行术的咒语,就往唐颖儿身上掷去。

    “殷祈,他、啊!”唐颖儿一听到殷祈的名字,还有阴曹地府之类的话,身体一颤,失了神,就被指甲刀刺中了后背,整个人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殷祈就是你的软肋,不过你放心,你先到阴间给他探路!”柯鸢毫不留情,翻红的手掌打在唐颖儿身上。

    “柯………”唐颖儿知道自己上当了。柯鸢居然骗她殷祈已死。

    她被柯鸢的阴毒掌风震得五脏六腑灼痛不堪,头脑也陷入一片混沌之中,眼前的景物变得模糊不清。

    ********夹庄斤技。

    这几天我和靳夙瑄一直在寻找神秘人的藏身之处,却一点线索都没有,反倒是这南源市发生了一件怪事。

    南源市最大的监狱,其中关押重刑犯的牢房一下子死了十多个人,而且死的都是最凶恶的犯人。

    还有一些经常闹事的混混也无端端地死在街头或者自己家里,这些人的死状都一样,全是被活生生的挖出心脏。

    心脏不知被凶手扔到哪里去了,只剩下无心的尸体,警方断定凶手绝对是同一个人。

    “娘子,肯定是神秘人!”我和靳夙瑄白天待在家里休息,晚上就出来寻找神秘人的下落。

    见天黑了,准备要出门,靳夙瑄就似想到了什么,出声道。

    “你说神秘人怎么了?”我倒是被他说得有些糊涂了,他说话总是没头没尾的。

    “娘子,我是说那个凶手肯定是神秘人,因为魂祭除了要用控阵主魂,还要大凶大恶之人的心,足足要四十七颗心。而且这些心还要收聚原主的魂魄,只要把活人的心生生挖出来,魂魄就会被吸入心里,被困住出不来,死人的心却不能收聚魂魄。”

    我们是今天才知道挖心杀人事件的,我以为又出现了像电锯杀人狂那样的变态,没有把这件事和神秘人联系在一起,想不到靳夙瑄却能猜想到。

    靳夙瑄一有空就研究魂祭,到现在也知道了几种魂祭的程序,却不知用途,他倒是能经由魂祭一事,推测出凶手有可能是神秘人。

    “我们可以趁凶手作案时逮住他,或者破坏他挖心,让神秘人到了七月十五还收集不到四十七颗心,那么魂祭就泡汤了。”我紧拽着靳夙瑄的衣袖难掩激动。

    “可以这么说。”靳夙瑄点头,他是不忍打破我的希望、告诉我哪里有这么简单。

    “那我们快走,捉住那个凶手,就算他不是神秘人本人,也可以通过他来找到神秘人。”只要有一点线索,我就不会错过。

    “娘子,这只是我的猜测,我们都不能肯定神秘人就是挖心凶手,或者是他让人让这么做。”到底靳夙瑄还是出声提醒我,怕我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不管是不是,我都不能错过。”我太想找到神秘人,救出老爸他们了,不然怎么能心安。

    “你怎么了?”我踏出门口,回头望向靳夙瑄,却看到他魂体剧烈颤动了一下,他怎么了?

    “我没事。”靳夙瑄凝结鬼气稳住魂体,他没有告诉我,从那天帮我吸了蛇毒后,这几日他的鬼气都在一点一滴的流失。

    不管他用什么办法都阻止不了,就算回到棋盘吸取鬼气,吸得越多流失的越快。

    “真的没事?别骗我。”我心头发紧,一种难言的不安越来越浓。

    “真的,我怎么敢骗娘子。”靳夙瑄冲我露出安心的笑容,但笑容突然变僵。

    F6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