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阴婚不散 > 第182章 这女人很难缠
    靳夙瑄听到我的话,手指翻转间,几道烟雾从手指间飞射出来,飞入房间里化成数不尽的小白点飘进头颅的嘴里。

    杜竞谦看不到这些。只想着要怎样摆脱头颅的纠缠,更怕让其他师弟师妹们知道他杀了五师弟。

    不!他怕什么?他都做好五师弟有事先离开的假象,没有人会怀疑到他头上的。但是一定要消灭这些头颅,不能让它们泄露了这个秘密。

    不等杜竞谦多想,所有的头颅全都扑向他,不管他怎么挥打,就是打不掉。

    “啊啊啊………”他浑身挂满烂头颅,手脚、包括胯间、没有哪一处不是,嘴巴一张开,就有头颅贴上去和他来个嘴对嘴。

    有的头颅像精虫充脑一样亲吻着他。伸出舌头舔得他满身血,我惊呆了!好惊悚?

    他的内裤都被咬掉了,居然还有一颗头颅张嘴含住他胯间那根长物。

    靳夙瑄立刻把我的眼睛遮住了,不愿让我继续看,我以为是靳夙瑄施法让头颅这样做的。

    “娘子,我没想到那几颗头颅会非礼他,我只是解开主头颅的封印。”靳夙瑄觉得奇怪,封印一解开,那个被杜竞谦杀死的人不应该是这种反应才对。

    “你怕我把我们在一起的事告诉师傅,就杀了我、我恨你!”堵住杜竞谦嘴巴的那颗头颅离开他的嘴后,恨恨地嘶吼着。

    我虽然没有看到,但是听明白了。原来这个杜竞谦是Gay,杀他师弟的原因竟这么可笑。而那几颗头颅会失控,就是他师弟的鬼魂在作怪。夹住冬划。

    杜竞谦已经吓得失去理智了,特别怕他师弟会要他的命,慌得胡乱轰出掌心雷、虚空血符、只要是不需要法器、他会的术法全使了出来。

    整个房间血肉乱溅。靳夙瑄适时解开隔音结界,唐颖儿他们听到动静破开房门,全涌了进来,被杜竞谦的惨相吓到了。

    靳夙瑄也松开了我眼,咦!那些头颅怎么全不见了,地上只剩下一颗头,维持着先前被杜竞谦砸在地上的样子。

    而杜竞谦倒在地上,那一身的咬痕、破烂的内裤证明刚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我倒吸一口气。我居然忘记这些只不过是靳夙瑄施的幻术。真实得连我都差点忘记是幻像。

    这个幻术是靳夙瑄这几天在棋盘里领悟、重新创建出来的,和以前用的不同。厉害之处,就是被困在里面的人,幻术解开后,他肉身所受到的创伤不会随着幻术的破解而消失,会保留住。

    那个被杀的人的鬼魂确实是附在他自己的头颅里,他的怨气大到能控制幻术中的几颗头颅。

    “啊!大师兄!”唐颖儿和其他女人看到杜竞谦的裸体,惊叫一声,就别过头不好意思看。

    “大师兄,怎么会是五师弟的头?”有人认出地上的头颅是谁的。

    我可不会让头颅顶着我大哥的样子来吓唬杜竞谦,我们把头颅扔到床上时,就让它恢复本来面目了。

    “是、是大师兄杀了我。”头颅咧嘴怪声怪气道。

    “我没有、没有……”杜竞谦挣扎想从地上爬起来,那颗头颅却跳到他心口,压得他快喘不过气来。

    我手里拿着一只牛皮袋子,里面装着许多法器道符,是我让靳夙瑄偷杜竞谦的。

    我从袋子里拿出一只瓷瓶,就是装着黑猫灵的瓷瓶,我推开窗户,用力往唐颖儿的方向扔去。

    幸好唐颖儿反应非常快,即便没有看向窗口,也能凭借着破空的响声,接住瓶子。

    她秀眉皱得紧紧的,望向窗口,哪怕她看不到我,却似能感应到我的正确位置。

    “我们走!”靳夙瑄抱着我飘到我们的房间,拿了行李,准备趁机离开酒店,甩掉这群粘人的苍蝇。

    相信他们现在都没空管我们,说不定会押着杜竞谦回玄宗门,他们要怎么处理他,我们不想管那么多。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来电居然是我嫂子。我心里一阵咯噔,又忍不住想起来拆开快递,看到头颅时的悲怆心情。

    “嫂子,发生什么事了?”以致我一接电话就掩不住紧张地问道。

    “筱筱,妈、妈、她变成浑身是血的僵尸了,咬死了很多人………”嫂子哭哭啼啼地说道。

    “浑身是血的僵尸?”吓!我当然知道她口中的妈是林碧如了,她不是疯了、失踪了吗?怎么又出现,还变成什么僵尸?

    “娘子,会不会是怨尸?僵尸可不是说变就变的。”靳夙瑄插嘴道,他听到是林碧如出事,没多大的反应。

    得知老爸和大哥没事,我也就放心了,安慰了嫂子几句,告诉她我立马启程回南源市,才稳定了她的情绪。

    我一定要回去的,因为嫂子说林碧如到处伤人,主要想害老爸,虽然没得逞,但是不除掉她,死伤的无辜人更多,难保哪天……我不敢再往下想了。

    还不到七月十五,还有足够的时间,除掉林碧如后就赶去万鬼窑,误不了事。

    “什么是怨尸?”我问靳夙瑄,说真的,心里有些难过,毕竟喊了林碧如那么多年妈。

    “就是人死后历经各种非人的折磨,制成的尸类,魂魄被怨气吞浸,永生不得投胎,会一心惦记着去找自己生前最怨恨的人报复,同样会受到制尸人的控制。”靳夙瑄解释道。

    “肯定是神秘人,殷祈就是被他害得如同行尸走肉。”一有事我就想到是神秘人,神秘人是个阴邪古怪的人,似乎和邪术有关的,他都会。

    “他已经逃出阴间了,有可能真的是他。”靳夙瑄感应了一下,说道。

    “我想他可能要害得你亲人尽死,加重你的怨气来增加魂祭的效果,毕竟你现在的魂体不够强悍,需要靠怨气来催化。”靳夙瑄略想了一下,猜测神秘人要害我家人的原因。

    我之前就和靳夙瑄提起过,在极阴荒狱时听到神秘人和鬼影说要用我和他的魂体来作什么魂祭之用。

    靳夙瑄对魂祭不了解,却听说过魂祭有很多种,每一个的程序、用途都不同,但是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被选中的魂体要足够强大。

    如此说来神秘人一次次的加害我们,却不杀了我们,是为了强化我们的魂体?

    好烦啊!神秘人到底要弄什么破魂祭?林碧如也不是失踪,原来是被他捉了。

    不想了,先回南源市再说,我打开房门,对上一张笑得别有深意的脸。

    是那天对我露出诡异笑容的女人,这个女人是唐颖儿的师姐,好像叫柯鸢。而唐颖儿就站在她身后,面带歉意地看着我。

    “筱筱,你想不辞而别?太不够意思了。”唐颖儿咬着下唇说道。

    “让开!”不等我开口,靳夙瑄就把她们推开,拉着我就要走。

    “娘子,和唐颖儿在一起的那个女子有点古怪,你不能和她走太近了。”靳夙瑄低声说道,还对柯鸢投去一记警告的目光。

    我见他这样,警惕心高高提起,说实话我自己都不喜欢那个女人。

    “装神弄鬼害我大师兄就想走?”柯鸢讽声冷笑道。

    我一怔,她居然都知道?呵!想想也是不难猜道。

    “大师兄能弄到你的资料,拿到你大哥的照片,随便用一颗头颅就能易容成你大哥的样子,我照样可以。”柯鸢的声音更加冷冽,威胁的意味非常浓重。

    “你想怎样?”我停下脚步,忍住气,冷声问道。

    “把那个木盒子交出来!你们想去哪里,我都不会阻拦。”柯鸢把玩着一把锋利的小刀,似笑非笑地看着靳夙瑄。

    确实是看着靳夙瑄,而不是我,她的眼神让我很不舒服,冷中带着几许媚意。

    “唐颖儿,你的意思呢?也要硬抢?”我有些难过,毕竟和唐颖儿算患难与共过,对她的印象也一直都不错。

    “对不住,这事我本来不想插手,我只想救殷祈。但是,柯师姐能帮我找到他、并知道怎么用黑猫灵惊魂。”唐颖儿走过来,对我说道。

    她也是左右为难,她要让柯鸢帮忙,所以只能暂时屈从柯鸢的安排。原来玄宗门虽然修习各种术法,也只有柯鸢一人懂得破解一些邪术、对尸类有一点了解,因为她是带艺入门。

    这些都是柯鸢入玄宗门前就会的,用鬼气帮陆歆锁魂也是她想出来的办法。

    听唐颖儿这么说,我不禁要高看柯鸢一眼了,更觉得她不简单、很难缠。

    “娘子,别理他们,要是她真的敢害岳父他们,我定不会放过她、不会放过玄宗门。”靳夙瑄最讨厌被人威胁,根本不把柯鸢放在眼里。

    “你们尽管走!我们很快还会见面的!那个盒子我也会拿到手!”柯鸢势在必得道。

    “唐颖儿,你要真的想救殷祈,就别再浪费时间了。”我见她们站在原地没有追上来,松了口气,没有停下脚步,却忍不住提醒唐颖儿。

    我回头,看到唐颖儿的脸色刷地一下变得非常惨白。

    “娘子,那个女人给我的感觉很熟悉。”就像、就像千年前的莫萦烟,但这话靳夙瑄不敢告诉我。

    “熟悉?该不会像你前世的情人吧?”我随口就打趣道,岂知他魂体居然一颤,握紧我的手,不再说话。

    F6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