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阴婚不散 > 第175章 神秘人是脑残
    “放心!我暂时不会杀你和靳夙瑄,你们对我还有用。”神秘人俯下身,冷瞪着我。

    神秘人这双细小的眼睛十分毒辣,又有一种令人心彻发寒的穿透力。

    “老怪物。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为了什么破阴谋,真是脑残!”我忍着心口的剧痛,强扯出一抹讽笑。

    在我看来神秘人确实是脑残,都什么年代了,整什么阴谋?还是从千年前遗留下来的,呵呵!整日遮头藏脸,跟见不得光的过街老鼠一样。

    “闭嘴!再敢骂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神秘人的脾气非常差,禁不得骂。一下子就怒。他加重脚下的力气,痛得我差点晕过去了。

    对我不客气?他什么时候对我客气过了?心口的绞痛,让我生不如死,我现在只是魂体,怎么这痛感跟真正的身体一样。

    “真不知道该说靳夙瑄聪明还是蠢,怕你魂体离开身体太久而身死,居然分了自身一半的鬼气来护住你的身体。这下,他连来极阴荒狱的能力都没有了,哈哈哈!”神秘人瞪大了眼睛,往我魂体上扫视了一圈,就爆出更惊悚的笑声。

    我听得心尖更加疼痛了。他说靳夙瑄为了护住我的身体,分出一半的鬼气!一半啊!我怎么会不知道鬼就是靠鬼气来维持魂体生机的,少了一半的鬼气。就等于损了半条鬼命。

    靳夙瑄真傻!他明明知道季绾晴前世设下假死局,也一直认为我就是季绾晴转世,可他就算再恨季绾晴。也割舍不下我或者季绾晴。

    “那你打算怎么处置我?”我知道神秘人暂时不会杀我,还有那张字据是做什么用的?

    “我会送你一个大大的惊喜。”神秘人说这话时眼睛跳跃着嗜血的兴奋。

    “你和季绾晴是什么关系?”我想起在假窥天镜中看到的画面,虽然有可能是假的,但还是忍不住试探道。

    “废话真多!”神秘人觉得我烦,失去耐性了,就把我从地上扯起来,抬手一甩。就把我甩屋外。

    同时他也紧追了过来,这老怪物脑子有毛病啊?把我摔着玩?我被摔飞在地上,一黑一白两道影子在我面前闪过,打在了一起。

    是靳夙瑄,这道白色的身影,我做梦都不会忘记的,是他来救我了!

    “小心!”看到靳夙瑄被神秘人一掌轰倒在地,我惊急地大喊。

    “娘子!”靳夙瑄很快又站起来,抬手用手背把唇边的血擦掉,看清我的狼狈样,怒得凤眸爆睁。

    他的魂体燃起了一层幽蓝色的光芒,束绑住长发的象皮筋也被挣断了,疯狂纷飞,这样的他有种迫人的霸气,让我感到陌生,又心悸不已。

    “少了一半的鬼气,你居然还能来,算是我小看你了,啧啧!把魂体能量提到极限,你就不怕自爆魂体而魂飞魄散?”神秘人原本看清是靳夙瑄就感到很惊讶,现在又看到靳夙瑄的变化,冷笑连连。

    “不要,靳夙瑄!你走、快走,别管我了!”我听到原来靳夙瑄是把魂体的能量提到极限,而且这样做的下场就是自爆魂体,把我吓得不知所措。

    我现在一心只希望靳夙瑄赶快走,不要管我!就算我会死,也不愿意让为了我而魂飞魄散。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死亡对我来说不再那么可怕。

    “娘子,只要能救你,就算魂飞魄散了又如何?”靳夙瑄冲我璨颜一笑,这笑美得让我心疼。

    “哼!你们滚!”就在靳夙瑄把魂体的能量集中在双手往神秘人打过去时,想不到神秘人居然飞身退开了,还要放了我们。

    “如果你是为了魂祭才想放过他们,老身倒觉得不值当。”鬼影从屋里飘出来,恰巧听到神秘人要放了我们的话,很不满。

    “闭嘴!”神秘人被这个猪队友气喷了,随便一句话就能泄露他要做的事。

    我没有漏听,魂祭?那是什么?听着就觉得心颤颤的,那魂应该是要用我和靳夙瑄的魂吧?

    “娘子,我们走。”靳夙瑄没有蠢到在神秘人肯放过我们的情况下还硬拼,飞回我身边,用他冰冷的魂体紧抱着我。

    “靳夙瑄,你怎样了?”我看到他魂体的颜色很淡薄,嘴唇都是青紫的,惊得够呛。

    “别说那么多了,快走!”靳夙瑄冲我眨了下眼,就抱着我往极阴荒狱的出口飞去。

    我身后还传来神秘人和鬼影的争吵声,还貌似有打斗声,最后传来轰隆隆的爆炸声。

    “靳夙瑄,怎么会有爆炸声?你做了什么?”我觉得奇怪,就问道,但是等了好一会都听不到他的回答,就抬头望向他的脸。

    天!那张白皙如玉的脸现在涨成青色,他死咬着嘴唇,像是在隐忍着什么,显得非常痛苦。

    “靳夙瑄,停下!快停下。”我大惊,要是还看不出他是在强撑着要把我带回阳间,那我真的是蠢到姥姥家了。

    喷!被我这么一喊,靳夙瑄倒是忍不住喷出一口黑血了。我以为被神秘人踩住心口已经很痛苦了,但和现在的心痛一比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娘子,我没事,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会有爆炸声吗?我把………”靳夙瑄强颜欢笑,想转移我的注意力,也不放慢飘飞的速度。

    “我不想听,你快给我停下来。”我哪里有心情听这个啊!只担忧他的安危。

    “站住!不准跑!”就在这时,神秘人的咆哮声远远传来,我回头一看,靠!要不是现在靳夙瑄重伤,我还真的会爆笑出声。

    神秘人被炸得身上的黑袍破破烂烂,露出下面的重点,蒙面布还在,头发却被烧得黑焦焦地卷成一团。

    和他一起追来的还有鬼影,鬼影比他还要狼狈,脸上都少了好几块肉,显得坑坑洼洼的,有够恶心!冬冬边才。

    就在他们要追上我们的同时,两个身穿不伦不类的衣服的鬼突然从阴土地中冒出来,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两只鬼,居然一只是长着牛头,一只长着马面,这就是传说中的牛头马面?不是吧?连牛头马面都出动了。

    F6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