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阴婚不散 > 第146章 我被坑惨了
    “是什么地图啊?瞧把你激动的。”我撇嘴,不解的走了过去。

    “娘子,是地图!”靳夙瑄小心翼翼地拿起那张地图,说道。

    “废话!我看不出是地图吗?”我问的是什么地图好不?上面全是古文。我看不懂。

    “那是不久前一个怪人拿来寄卖的,从羊皮纸和上面的古文鉴定出有一千多年的历史,难得能保存得这么好。”索老板见我们对这张地图有兴趣就热情地介绍道。

    “一千多年?老古董了。”我也惊讶道,我是听说过古人喜欢用羊皮纸来绘地图,这样保存的时间比较长,不过我对索老板口中的怪人更感兴趣。

    “娘子,这就是秦皇陵的地图。快买下来。”靳夙瑄传音给我,语带激动。

    我们还愁着不知道秦皇陵的位置,就这么凑巧,让我们见到地图?要不要买?里面有没有圈套?现在我也变得多疑了起来。

    “二位对这地图有兴趣,不如就买下来,算你们便宜点,一百万就好。”索老板是听不到靳夙瑄说话,不过还是趁机出价。

    “就一张破纸也要一百万?不买,靳夙瑄,我们走了。”我在赌,赌索老板一定会千方百计地把地图卖给我们。休长女号。

    “哎!等等!算了,看在我们刚做完一笔生意的面子,就半卖半送,五十万就好?”索老板急忙挡住我们的去路。

    “我们没事买一张破纸做什么?又不能用来当厕纸。”索老板的态度让我我觉得有问题。

    “这不是什么破纸。是古董,现代找不出第二张,有很高的收藏价值。”索老板扇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连我之前的话都套用了。

    “我又不收藏这些,不过只要你告诉我,是谁寄卖在这里的,五十万我买。”怪人?我首先想到的是神秘人。

    “我也不认识他,他穿着一身奇怪的黑袍,蒙着脸。”索老板这次倒也干脆,只要不是泄露顾客的身份,透露一点外表特征也没什么。

    殊不知这对我和靳夙瑄来说已经足够了,我依旧为神秘人的神通广大而惊讶。他到底想做什么?

    既然想害我们。为什么不干脆点?还故意一步步地引导我们?之前我觉得他的目标是棋盘,现在觉得不尽然。

    靳夙瑄握紧了我的手,我也感觉到他在犹豫,这地图的背后很有可能是陷阱。

    “买了!”我牙一咬说道,妈的!我倒要看看神秘人想要做什么。

    付完账,索老板提议送我们出去,不然外面那些鬼物还守在外面。

    我和靳夙瑄都没有拒绝,索老板在这里做生意,那些鬼物多少都会顾忌他。

    果然,那些鬼物见到索老板和我们在一起,除了对我和靳夙瑄张牙舞爪之外,全都自动让路。

    出了市场。辞别了索老板,我们就打车离开。一路上,出租车司机都用同情的眼光看着我们。

    到了酒店下车后,那司机收了车费,对我说了一句节哀,就急急开车离开。

    “节哀?神经病,你自己才节哀。”我无语了,这都什么人啊?没事干嘛诅咒人?

    到了酒店之后。我和靳夙瑄迫不及待地拿出那张地图出来研究。

    研究出来的结果惊得我下巴都要掉下来了,靳夙瑄当然懂古文了,他替我翻译地图的内容。

    原来真的让我歪打正着了,秦皇陵的位置离秦始皇赢政的皇陵不远,这也太搞了吧?两个秦皇陵居然在一座山上?

    “娘子,索老板说的怪人百分百就是神秘人。”靳夙瑄也是为难,要真的按照地图的指示走,会不会一步步掉入神秘人布置好的陷阱?

    “让我想想。”我重重叹了口气,苦思冥想。

    靳夙瑄也不敢打扰我,他一遍又一遍地看着地图。

    “有了!”我顿时有了主意,心情舒畅了许多。

    “娘子,你想到应对之策了?”靳夙瑄高兴地凑过来,问道。

    “靳夙瑄,我们一直都处于被动,被神秘人打压,你想不想反击?”我勾起一抹坏笑反问道。

    “当然想了,娘子,你就别卖关子了。”靳夙瑄急切地想知道我的主意。

    “照着地图走!”我说道,抬手阻止他要说出口疑惑。

    “懂不懂什么叫将计就计?”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一直被神秘人算计,不反将一军,我心里实在是不痛快,特别是小女鬼的事。

    “娘子,这主意不错!你真聪明。”靳夙瑄听后万分赞同,忍不住夸了我一句。

    有了解决方案之后,我心情一好,自然要做点其他的事:数钱!

    我把索老板付给我的现金全倒在地上,一捆一捆的毛爷爷看着好亲切啊!买了地图之后,还剩下足足两百万现金。

    回来的时候银行早就关门了,明天一早把钱存进银行,就启程去骊山。

    我同时把支票拿出来看,哈哈!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拥有支票呢,但是当我的目光触及支票右下角的冥府二字,我懵了!

    “靳夙瑄,你看这是?”我把支票在靳夙瑄面前展开,手都在发颤了。

    “咦!娘子,这是阴间近来才通用的银票啊,你怎么会有?”靳夙瑄吃惊道。

    我在和索老板交易时,靳夙瑄自顾自地跑去看古董,根本就不知道我收了支票的事。

    这回我真的傻了!傻傻地以为自己捡了个大便宜,结果被索老板这黑心肝的奸商给坑了!

    难怪他付钱之前一脸肉疼,付完钱就乐成那副死样,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可恶!我也是在电视上见过支票长什么样子,这还是第一次接触。想不到阴间现在也流行和阳间相像的支票,只不过多了冥府二字,并称为银票。

    “妈的!被骗了!”我没有气得当场把假支票撕毁,而是查看这些现金的真伪,在古董店的时候我查过、也有用验钞机,但现在不再查一次,我心里不安。

    结果一查,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好多捆钞票里面都夹着冥币,这坑大了!索老板这个老混蛋是怎么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对换一些冥币进去的?

    “娘子,你没事吧?”靳夙瑄也看出来是怎么回事了,担心地问道。

    “走!我们杀回去,找那个老混蛋算账!”我把钞票一股脑全塞回装钱的大布袋里,然后拿了假支票,扯了靳夙瑄就跑出酒店。

    在路旁拦了一辆出租车,我报了黑市的地址,谁知道那个司机脸色大变,就说:“大晚上的去火葬场,太不吉利了,不去。”

    出租车司机说完咻地一下,就把车开走了,留下僵立在当场的我。

    “娘子!”靳夙瑄见我瞪大着双眼,一动不动地站着,可把他吓坏了,他把手放在我面前挥动了几下。

    “火葬场?居然是火葬场!”怪不得回来的时候那司机说了一句节哀。

    “娘子,那里确实有人气,那个索老板真的是人。”靳夙瑄怕我怪他,就赶紧解释。

    是啊!当时靳夙瑄也说觉得古怪,怎么能怪他?也许对方连他都算计在内了,想害我的人,谁不知道我身边有他?一定是神秘人联合了索老板坑骗我。

    “啊!”卧槽!我气疯了,连自己怎么上当的都不知道。我忍不住放声大叫,发泄着心里的愤怒。

    结果路过的人都对我投以怪异的眼神,以为我有病、神经病!

    F6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