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阴婚不散 > 第143章 连秦皇陵都有同名

第143章 连秦皇陵都有同名

    从树林离开后,唐颖儿把我们送到离之前那个小镇有段距离的另一个镇的汽车站附近的酒店里。

    休息了一晚之后,她就离开,独自赶回玄宗门。这次没有再提起要我们和她一起回去,她走得落寞。

    我的心情一直处于压郁状态,久久都无法恢复正常,总是忍不住往肚子里望去,现在只差一个媒介、只要和靳夙瑄再结合一次就好。

    但,我没心情啦!靳夙瑄理解我,也不会再勉强我。

    “娘子。我想了想,还是先去秦皇陵吧,万鬼窑太危险,等你身体好点再去。”靳夙瑄又在翻他那本黄皮书册,说道。

    “什么?还要去什么秦皇陵?有没有搞错?之前你怎么没说?”我本来焉焉的,一点精神都没有,被他这么一说,整个人一震,跳了起来。

    我一听到秦皇陵就想到了盗墓,这有点扯了,他的魂怎么可能跑到那里去?

    “我也是翻了这书才想起来。”靳夙瑄说得很无辜,见我脸色有变,又急忙说:“娘子,是圆空大师亲笔所记。不会错的。”

    “又是圆空大师,你就这么信任他?事过千年,他又怎么能预知未来事,能这么精准地算出你魂魄失落的位置?就算真的有这么神通广大好了,你说,他无缘无故为什么要这样帮你?真的是所谓的慈悲为怀?我就不信!”

    麻痹的!靳夙瑄是真傻还是假傻?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没有看出来,总之,我是没有见过什么圆空大师,是不会相信真的有这么了不起的人。

    “娘子,不准你怀疑圆空大师,圆空大师在我们那一世是德高望重的高僧、法力无边,备受世人敬仰。拥有慈悲心肠,做过的善事不计其数………”休吐夹技。

    靳夙瑄不愿我对他尊敬的圆空大师有所怀疑,正准备把圆空大师做过的‘丰功伟基’滔滔不绝地讲出来。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倒头就睡,也不阻止他,任他说得唾沫横飞,我就当做什么都没听见。

    狗屁的秃头驴!这么厉害就不会死了,干脆像神秘人那样活个千年好了。我胡乱想着,但是这个想法刚冒出来,就把我自己惊住了,眼睛猛然大睁。

    对啊!神秘都是活了千年的老怪物,凭什么圆空这个所谓的高僧不能?

    而且、而且那个神秘人没事把自己包裹得那么严实做什么?连脸都蒙上了。这么热的天,就不怕把自己闷臭了?还是见不得人?

    “娘子,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靳夙瑄说了半天,才发现我心不在焉。

    “靳夙瑄,我问你啊!你知道神秘人为什么要遮头遮脸?”呵,又不是古代的刺客,还怕人看见他的真面目?

    “不知道!”靳夙瑄摇头。

    “那你觉得他和圆空大师,谁比较高?身材会不会很像?”我小心翼翼地探问。

    “娘子。你又胡思乱想了,他的身材和圆空大师相比差远了,根本就没有一点相似。”靳夙瑄叹了口气,无奈道。

    “哦!问你也是白问,说吧!要怎么去秦皇陵?里面不知有没有值钱的东西。”

    看靳夙瑄那么信任圆空大师,我还是不要自讨没趣了,心里却生出了想扯掉神秘人蒙面布的想法,好吧!算是我痴人说梦话。

    “娘子,我也不知道在哪里,时隔千年,也不知道那秦皇陵是否安在,当年我也只是偶然听起过而已,并不是那么有名。”靳夙瑄摇头道。

    “并不是那么有名?”我控制不住扬高了声音,秦始皇的陵墓不是那么有名?是我耳朵有问题听错了,还是他表达能力有问题?或者是他孤陋寡闻?

    “我记得当年我读过各国史册,这秦时昭乃秦国第一猛将………”靳夙瑄努力回忆着自己读过的史册。

    “等等!你说什么?秦皇陵是秦、秦什么昭的陵墓?而不是秦始皇赢政的?位置在哪里?是不是骊山北麓?”据我所知秦皇陵就位于我国北部陕西省的骊山北麓,具体位置我也记不清楚。

    “娘子,你糊涂了,我都说了不知道位置。”靳夙瑄被我问得懵懵的,他压根就不知道谁是赢政。

    我怎么还听不出里面有误会?仔细问了之后才知道靳夙瑄所在的朝代是架空的,麻痹!竟是架空的,我才知道!

    呃!是我糊涂得忘记朝代这回事,天啊!事关我那劳什子的前世,我居然连这么重要的问题都忘记了,真想拿块豆腐把自己撞死得了。

    了解之下,才知道原来在靳夙瑄那个朝代往前推一百年有个秦国,秦国第一猛将秦时昭死后,所埋葬的陵墓就叫秦皇陵。

    为什么只是一个武将,他的陵墓可以加个皇字?原来他和当时的皇帝一起打下江山、多次出生入死,他死后皇帝就赐了一个皇字为陵墓名。

    “原来陵墓只是同名,他要是没死,我看那个皇帝不可能会大方到赐他一个皇字。”有点扯淡!皇字可以随便用的吗?

    “娘子,话可不能这么说。”靳夙瑄不赞同我的观点。

    我赶在他又要发表长篇大论之后,抢白道:“既然你不知道秦皇陵的位置,不如我们赌一把。”

    “赌一把?怎么赌?”靳夙瑄不解道,估计心里以为我这时候还赌博?

    “就赌歪打正着!我们去现代的秦皇陵。”我笑道,我也是突发奇想,与其盲目寻找,还不如赌一赌,说不定还真的歪打正着呢。

    本来我心情很烂,经过和靳夙瑄这番谈话,倒是好上了许多。

    “娘子,有这么赌的吗?你也说了只是同名。”靳夙瑄可不信有什么歪打正着的好事,直摇头。

    “哦!那就省了这个地方,别去了!封印在那里的魂也不要了。”我凉凉道,他自己连一点头绪都没有,我好心出个主意,愿意陪他去,还哪里来那么多废话?

    现在的我,做梦都没有想到就是因为我这无心的想法,这一赌,就差点赌上了我的命。

    F6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