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阴婚不散 > 第127章 鬼婆婆那里硬邦邦的 为淡淡的南瓜马车加更!

第127章 鬼婆婆那里硬邦邦的 为淡淡的南瓜马车加更!

    “老鬼婆!你出来做什么?要捣乱?”神秘人一看到鬼婆婆,露在外面的双眼就迸出狠厉。

    “要捣乱的是你吧?做什么把符纸撕下来?”鬼婆婆看到被撕下来的符纸和掀开的棺材盖,气炸了。

    这些棺材悬挂了近千年,镇压了枯尸林。成了枯尸林的根本,当年就是那个人专用来镇住靳夙瑄的魂。

    每一个镇魂处,都是别出心裁的算计,除了靳夙瑄,任何人破坏,都是违反规则。

    “我要取代他成为这场游戏的主宰!”神秘人桀桀怪笑道。

    “何苦呢?因为你们两人的相争,害得这对无辜的有情………”鬼婆婆唉声叹气。说到这里,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

    “闭嘴!滚回你的阴间!少管闲事,要是你敢把真相告诉他们,我一定让你魂飞魄散!”神秘人怒吼道,就不再管鬼婆婆,继续撕符纸。

    “谁让谁魂飞魄散还不一定!”这枯尸林下面离极阴荒狱不远,所以阴气也会渗透到地下,流通到极阴荒狱。

    作为极阴荒狱的主宰,鬼婆婆不容许有人破坏枯尸林,枯尸林的动静也逃不出她的耳目。

    “可恶的老鬼婆!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今天就好好教训你。”神秘人的性格非常暴躁易怒,就像魔一样,几句话就能挑起他的戾火。

    他单手就举起一副棺材往鬼婆婆砸去,鬼婆婆反应本来是很快的。她两手按在地面,身体就要往下沉,躲过飞来的棺材。但是也怪她倒霉,下半身就这样卡在地里,没法往下钻。

    “哎呦喂!”这棺材飞来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直接砸在她头上,把她上半身也砸进了地里,倒让她解除卡住的困境。

    “痛死老身了!”鬼婆婆又从另一处土地钻了出来,扶着老腰,狠狠地瞪着神秘人。

    神秘人可不会和她废话,直接就向她扑来,鬼婆婆也不是吃素的。身体化作一股黑色阴风,只露出一颗头颅,直接把神秘人卷住。

    神秘人主修的是鬼道,对付鬼很有一套,根本就不把鬼婆婆放在眼里,长着尖锐、漆黑如墨的毒指甲狠狠掐住鬼婆婆不大的脑袋。

    鬼婆婆趁机咬住他的手,痛得他不得不松手,他对鬼婆婆化成的阴风,捏出几道控鬼诀,点在阴风上,也就是鬼婆婆的身上。

    因为鬼婆婆是化做了阴风,所以很难分辨出她身体的哪个部位。当即惹得鬼婆婆一阵咆哮:“混蛋!你点哪里?居然连老身的豆腐也吃!”

    原来神秘人几道鬼诀是随意点下去的,动作又快,好死不死就点在鬼婆婆的胸部和下身那里,于是鬼婆婆就当自己的晚节不保了。

    “硬邦邦的!”神秘人反应过来后,阴测测地抛出这句差点把鬼婆婆气得吐血的话。

    什么硬邦邦啊?虽然她老了点,可那里还不至于硬成石头啊?只要是母的,都不喜欢被人这样说,鬼婆婆也不例外。怒得快发疯了。

    “杀了你!”鬼婆婆厉声鬼啸,阴风一转,又变回原来的形态,发髻散乱狂飞,扯开血盆大口,嘴里原本一颗牙齿都没有,却突然刷刷冒出两排刀片,猛地往神秘人扑过去。

    而我和靳夙瑄、唐颖儿眼看就要走出悬棺的枯树林,到达深处,但突然发生地震般,震得整个地面都发出巨大的震动、所有的树都剧烈的晃动,枯干的树叶刷刷掉落在地上。

    吼吼吼!还有阵阵恐怖的鬼啸声,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像是在哪里听过一样,我纳闷了,突然脑子闪过一道灵光,这不是鬼婆婆的声音吗?

    可是鬼婆婆怎么会出现在枯尸林里?我之前刚打算有机会就去找她,她倒好,自己就出现了。

    “是鬼婆婆的声音?靳夙瑄,我们去看看好吗?”我提议道,要是不去看看发生什么事,这心里就像被猫爪子挠了一样,痒痒的。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靳夙瑄也觉得疑惑,不过他却没有要去看的意思,目光直投向枯尸林深处。

    我又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意思?眼看就要接近血池,就要寻到自己的魂了,他怎么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出差错?谁知道鬼婆婆出现的目的?

    不止是他,唐颖儿也不同意,她急着想拿到血魂丹救殷祈,尽管靳夙瑄说过血魂丹救不了殷祈,可就算救不了殷祈,她也能收起来救她的陆师姐啊!

    “只要不是阻拦我们的,其他的就不要管了。”唐颖儿说道,脸色有些急切,她确实急。

    “万一是在故意破坏外面的悬棺呢?不是说悬棺里的尸体被破坏,我们就走不出这里吗?到时就算拿到血魂丹也没有用,照样等死!”我冷瞥了唐颖儿一眼,不管唐颖儿是善是恶,我也不会因为不忍就把靳夙瑄的魂让出来,相信她也不会退让。

    而鬼婆婆的突然出现,我怕鬼婆婆是和神秘人一伙的,故意破坏外面的悬棺,要是不及时阻止,那可就糟糕了。

    “娘子,你说得对,恐怕真的是在破坏悬棺,我们去看看。”靳夙瑄知道我急着见鬼婆婆的心思,即便他出于某种原因或者想法,有些不愿我和鬼婆婆接触,可眼下还是要顾全大局的。

    “不如、不如我们分头行动,你们去阻止悬棺被破坏,我、我先去拿血魂丹。”唐颖儿底气很不足,小声说道,有点支吾。

    “唐颖儿,你以为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帮你拿血魂丹吗?”一旦与自己魂有关的事,靳夙瑄就不会轻怠,也不容许别人肖想他的魂。

    所以,他现在对唐颖儿的态度更加冷冽,浑身散发出冻人的寒意,好看的凤眸透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意。

    我忍不住扯了扯他的手,我可不希望他一气之下就把唐颖儿给杀了,唐颖儿是救人心切,也没有什么坏心。

    “你们、你们也要夺血魂丹?”唐颖儿脸色大变,连退了几步,我想她现在大概很后悔破解迷幻大阵,让我们出来。

    “不是夺!是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靳夙瑄已经认定血魂丹就是他的魂凝结而成的。

    “属于你的?我听师傅说过血魂丹是由千年恶灵的魂浸泡在血池千年凝结成的,别告诉我你就是那只千年恶灵?”唐颖儿震惊不小,她只看得出靳夙瑄是只非常厉害的鬼,却看不破他的变鬼年份。

    “恶灵?我说靳夙瑄原来你这么有名啊?连现代修道的人都知道你的存在,还成了他们口中的恶灵。”我好笑道,心想这些人、这些传言都只是关于靳夙瑄被困在枯尸林这魂,与他本身无关,但这些传言是怎么流传出去的?

    “娘子,我也不知道原来我在这个年代这么出名。”靳夙瑄也摇头,觉得好笑,什么血魂丹的名称,他也是从唐颖儿口中知道的。

    “我已经把你们当做朋友了,希望你们不要和我争血魂丹,就算不能救祈哥哥,我也要救陆师姐。”唐颖儿是不会退让半步的,她拿出一根乌黑得发亮的鞭子出来。

    “打算用泡了黑狗血的鞭子对付我?你这鞭子还不如那傻逼的桃木棍厉害,想对付我,呵呵!”靳夙瑄一眼就看出唐颖儿的鞭子是浸泡了黑狗血,专门用来打鬼的,但他丝毫不放在眼里。

    “你们心地不坏,我也不想对你们动手,可是我们的立场不同。”其实唐颖儿心里也很纠结的,她不是善恶不分的人,可实在没办法,她也有非要拿到血魂丹的理由。休找引血。

    “把她打晕就好!”我对靳夙瑄低声说道。

    靳夙瑄点头,现在他虽然魂体恢复不多,但对付唐颖儿是搓搓有余。轻易地握住唐颖儿疾抽过来的鞭子,紧紧握住,让唐颖儿扯不出鞭子。

    “放手!”唐颖儿娇叱一声,抬脚侧踢向靳夙瑄的门面,靳夙瑄身形一晃,原地消失,闪到另一边。

    他松开唐颖儿的鞭子,她趁机抽出数道鞭花,鞭影横飞,她的鞭法确实不错。又快又猛,十分凌厉,鞭声啪啪破空直响,可她速度再快,哪里快得过靳夙瑄这只鬼?

    他的鬼影移形换位、变化无穷,唐颖儿根本就伤不到他半分,就算鞭子浸泡了黑狗血又怎样?对于像靳夙瑄这种存在了千年的老鬼来说根本毫无用处。

    “是你逼我用道术的!”其实唐颖儿也不是真的想伤到靳夙瑄,所以一直没有使用道术,现在久久都不能拿靳夙瑄怎样,她被逼急了。

    “唐颖儿,殷祈那傻逼都拿我没办法,何况是你,你还是赶紧回去找你师傅救他吧!拖得越久,他越危险。”靳夙瑄劝道。

    “我一定会救祈哥哥,可我都来到这里了,怎么着也要拿到血魂丹。”唐颖儿不会轻易改变初衷,就这点执着劲倒是和殷祈有点相似。

    “不知好歹!”靳夙瑄失去了耐性,要不是我刚才交代不要伤了唐颖儿性命,打晕她就好,恐怕他会下重手,好速战速决。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唐颖儿扔掉了鞭子,两手交行飞快翻动,就要结出九字真言对应的手印。

    我不想事情越弄越僵,想阻止唐颖儿继续打下去,突然灵机一动,扯开喉咙大喊道:“啊!殷祈,你怎么了?”

    F6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