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阴婚不散 > 第110章 娘子,你怎么可以卖了我

第110章 娘子,你怎么可以卖了我

    “我、我说能不能不要让妖怪去打扰那些村民的生活?”我很识相地不敢再说什么偷鸡摸狗了,我把这话说完,就急躲到靳夙瑄的背后去。

    妖王再厌恶我,我一躲到靳夙瑄背后。他哪里还敢对我怎样,对上靳夙瑄的脸,他又笑得温柔,这变脸速度也挺快的。

    我汗!我想不到有一天有会男的把我当成情敌。

    “听到她的话没有?”靳夙瑄护着我,顺着我的话冷声问道。

    “知道了!”妖王心不甘情不愿地应道。

    “发箴誓!”在靳夙瑄看来妖王也是非常狡猾、不守信用的人,于是就要妖王发箴誓。

    我不懂什么是箴誓,但是从妖王的脸色来看。肯定是什么厉害的毒誓之类的。

    “你不信本王?好吧!”妖王火大地反问靳夙瑄,但是被靳夙瑄一瞪,气势全焉了,小声的嘀咕了一声那以后连肉都没得吃了。

    我看着妖王像古代发毒誓一样,保证所有妖怪再也不会打扰村民的生活,话刚说完,就有一道闪电打在他脚边的地上。

    我也趁着这空挡,问了靳夙瑄什么叫箴誓,原来箴誓是不能随便发的,鬼界、妖界……总之除了人之外,箴誓会很灵验、要是违背了,会引来天谴,谁都躲不过。

    说话间,我们已经到了妖族的出口。黑漆漆的,根本就没有前路了,这哪里是什么出口?

    我才这么想,妖王就高举两手,做出大挪移的动作,嚯嚯嚯,几声过后,眼前大亮,一个巨大的洞口就出现在我面前。

    “你走,瑄瑄留下,你答应过本王会离开他的。”我都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妖王就开口了。

    草泥马!妖王绝壁是故意的!果然靳夙瑄听到妖王的话脸色大变。忿忿不平地瞪向我。

    “这是你要的金子,足够你下半辈子挥霍,以后你和瑄瑄一点关系都没有。”妖王说完,两手相击,马上就有两只小妖抬了一只箱子出来。

    箱子一打开,金光闪闪,真是亮瞎了狗眼!全是黄金啊!原来靳夙瑄在山洞里面搬走的金银珠宝,根本就只是冰山一角,难怪事后妖王没有提起这事。

    可这未免太坑了吧?妖王这是赤裸裸地诬陷我呀!要黑我,还舍得出本钱,我什么时候说要金子了?搞得我好像真的卖了靳夙瑄一样。

    “娘子,你把我卖了?”靳夙瑄咬牙切齿道。

    我被激出了一身冷汗。还从没有见他对我凶过呢,精魂入身不算,这是头一次。他一直对我言听计从,让我差点忘记他也是有脾气的。

    “对,瑄瑄,她都把你卖给本王了,以后你就是本王的人。”妖王无耻道,笑得很奸诈。叉丰向巴。

    我却气炸了。我遇到的不是像靳夙瑄这种小白鬼、就是殷祈这种酸得老掉牙的酸罐子,害我都以为什么妖啊!鬼啊!都很好骗,这次却栽了!

    我被死妖王反将了一军,恰巧靳夙瑄本来就以为我贪财,加上我之前和妖王的对话,本来是要误导妖王,结果现在反让靳夙瑄认定妖王说的话是真的。

    我冤到姥姥家了,我说了:“靳夙瑄,你把这些金子收到储物空间。”

    “娘子,这么说你是承认了?”靳夙瑄一听到我要他把金子收起来,脸色一寒,想必他的心都凉了。

    “是你傻,还是我傻啊?我会把你的卖身钱给你?让你收?”我也不解释,解释也解释不清,还不如点醒他这猪脑子。

    “娘子,你的意思是说?”靳夙瑄顿了很久,疑惑道。

    我以为他懂我的意思了,结果他却说出令我喷血的话。

    “娘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把我卖了,还要我帮你数钱。”靳夙瑄伤心地说道,并将我推开。

    妖王高兴了,以为靳夙瑄真的对我死心了,也就放松了警惕。

    “大王,既然我把靳夙瑄卖给你了,可不可以让我和他说几句告别的话?毕竟以后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了。”算了,解释的话离开再说,我就借着妖王的诡计说下去。

    估计妖王也觉得奇怪,怎么我非但不解释,还顺着他的话说下去。

    “我不想和你说话!”靳夙瑄赌气似的,走到洞口,我忙跟了上去。

    妖王见这种情况,更加得意了,倒没有想太多,以为我惹怒了靳夙瑄,靳夙瑄伤心之下,肯定会留下来的。

    “我说你们两个,还不快走?”殷祈不明所以,催促道。

    “你别烦人了,你先走!”我说完,就用力推了殷祈一把,他没有防备,一下子就被我推得老远,跌了个狗吃屎,也远离了洞口。

    “娘子,你太伤我的心了。”靳夙瑄居然红了眼眶,是气的。

    “伤心你个大头鬼,还不快把洞口封了,我们跑!”我快给他气疯了,有什么话、有什么气,就不能等离开之后再说吗?

    我是凑近他,小声说道。但他还难以置信地问我:“娘子,你没卖我?”

    “我不管你了,我自己走!”我气笑了,干脆自己跑了出来,管他爱跟不跟。

    “娘子,你太狠心了!”靳夙瑄怒声大吼,也要跑出来。

    但妖王一直紧盯着他,哪里肯让他跑了,上前就要捉住他,还是迟了一步,靳夙瑄已经跑出洞口了。

    妖怪可以离开妖族,但是作为妖王却不能,靳夙瑄是知道这点,但他还是把气撒在妖王身上。

    “混蛋!都是你,要不是你用金子引诱我娘子,我娘子也不会狠心卖了我。”靳夙瑄一气之下,对着洞口轰出一阵气破山河的狂暴气流。

    轰隆隆!洞口倒塌了,还传来妖王着急地喊声:“瑄瑄!别离开本王、瑄瑄!”

    我回过头看到这一幕,感到一阵恶寒。死妖王,活该!敢陷害我!可,靳夙瑄真的是气坏了!

    我看着他寒着脸向我走来,心里直打鼓,事情大条了!这家伙固执得很,一生起气来,很难收场。

    “殷大师,傻妞!”这时,一阵着急地喊声响起,我知道肯定是那些村民见殷祈追着妖怪跑了,却没有消息,所以就担心,过来找人了。

    F6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