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阴婚不散 > 第081章 我的坏心思
    “有意义的事?娘子,是什么事?”靳夙元听到我说要做有意义的事,马上就能认为是我想要干坏事了。

    我抿嘴一笑,把自己想做的事告诉他。听得他目瞪口呆。

    于是乎,我们就出现在警局的档案室里,我让靳夙瑄打开一个个装着档案的保险柜。

    翻了好多档案,专挑那些重大案件,把涉案人员或主犯的名字改成洛浩和连父的名字,令我意外的是靳夙瑄连证据都能够篡改。

    由鬼来改这些自然是不会留下一点破绽。档案室里面有闭路,却照不到我们,为防万一,我还是让靳夙瑄破坏了。

    我突然又想起那个已经被下了全球通缉令的杀人狂魔,呵!就让洛浩去顶替他吧。

    杀人狂魔有关的档案记录是登记在每个分局的电脑系统里面的,设置了重重防火墙。

    靳夙瑄当然不懂这些,那要怎么破解?我也不懂,正好时候有一个人偷偷摸了进来,他蒙着黑色头套,戴着口罩,他是破解门上的密码进来的。

    我屏住呼吸,看他熟练地开启了一台电脑,很顺利地破解了重重防护关卡。呵!原来是个电脑高手!

    替罪羔羊来了,既然我们把档案改了,可也要让警察发现,这个闯进来的人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定是在消除自己的档案。

    我就站在他身后,看着他点开一个又一个档案,结果当电锯杀人狂魔的照片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大惊失色。

    “快!把这个人弄晕了。”我赶紧拉了拉靳夙瑄。

    靳夙瑄听了,二话不说就抡起一旁的椅子往那个人头上砸去,那个人连惊叫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晕倒在地上。

    “呃!你用椅子砸?”我看了哭笑不得,他居然也用椅子砸人,我还以为他会用点什么术法呢。

    “那正好可以当他自己撞到椅子晕了。”靳夙瑄丢下椅子,笑嘻嘻道。

    有这么蠢的人吗?自己撞到椅子上晕了?我白了他一眼,就上前点开那张杀人狂魔的照片,越看越觉得眼熟,照片上的人是戴着口罩的,啊!对了,眼睛和洛浩很像。

    不管是不是他,这个电锯杀人狂他当定了!我坏笑,虽然这么做有点卑鄙。但是对付这种人何必要用光明的手段?

    “娘子,这就是你说的杀人狂魔,可要是你把他的罪责栽赃给洛浩,让这个真正的杀人狂魔逍遥法外,他要是再伤害无辜怎么办?”靳夙瑄立马就想到这个最实际的问题。

    “这个!最近不是没听到什么动静吗?”我说得有点底气不足。

    “娘子,你不能这么做的。报复他的方法有很多种,何必非要用这个?不能为了自己的私怨,放任凶徒逍遥法外。”靳夙瑄一脸不赞同我的做法。

    “你刚才都帮我改了这么多,现在才来说这些有什么用?”好吧,我承认这样做有点自私,但是之前我确实只想着陷害这些害过我的人,并没有想那么多。

    是我一直想着要报复他们,被冲昏了头脑,我手里紧紧地拽着一本已经改成洛浩的资料、换成他照片的档案本,有些动摇了。

    “有人来了。”突然靳夙瑄拉了我一下,让我一惊,就把手里的档案本给扔在地上。

    郁闷啊!怎么这么巧?今晚就这么多人闯进档案室?警局的档案室就这么好进?

    不过这次进来的是两个人,一个穿着便服,一个穿着警服,他们手里拿着手电筒,应该是来例行查看的。

    “我们走了!”靳夙瑄把我拉了就走,也是!没有再继续待下去的必要了,后面的事情已经可以预料到。叉介帅圾。

    刚巧,那本档案本掉在地上,里面有洛浩的照片,加上开启着的电脑上杀人狂魔的照片,只要有心对比一下,就能和我一样发现两人的眼睛十足的像………

    ********

    我们是直接回到租房这里的,也不怕警察发现我们不见来找我们,因为靳夙瑄在我们离开警局的时候,篡改了接触过我们的警察的记忆。

    而我们一直注意着事情的进展,那女孩的尸体追着连父跑,最后把连父捉住并拖到连家去。

    据说尸体到了连家,见到连母后,就当着连母的面喊了连父爸爸,这下可就乱了,事情闹得这么大,那女孩的母亲当然也知道了,直接找上门。

    同时,警察发现档案本上洛浩的照片和杀人狂魔很像,加上当时我没有关上保险柜的门,里面也有一些改成连父的资料。

    事情闹得太大,连父背后的人也无法包庇他,在连家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他被警察带走了。

    女尸闹完就挺尸了,当然也是靳夙瑄施法控制了女孩的鬼魂才会这样,说实话!我万没有想到他会厉害到这种程度,隔了那么远的距离就能控制住鬼魂。

    但他却说这只是中级鬼术,能控制的只有像女孩这种刚死不久的新鬼、而且还要她头脑不清,处于迷茫状态时才能够控制住。

    可却很耗费鬼气,我看他本就惨白的脸色更是白上了几分。

    连父被捉走了,女孩的尸体当时靳夙瑄没来得及印上鬼手印,反倒因为诈尸追着连父跑的怪异事,让连父也被贴上可疑的标签。

    而洛浩居然逃逸了!怎么可能?他被连家人捉起来暴打之后,连父肯定也不会轻易放过他的,重伤后的他是怎么逃逸的?我就想不通了。

    突然手机铃声大响,我拿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心里觉得非常奇怪,知道我这个新号码的人很少,只有我大哥和嫂子他们,这可不是他们的号码。

    抱着满心疑惑,我按下接听键,熟悉而令我痛恨的声音传入我耳里。

    “季筱筱,都是你在搞鬼害我的,对不对!我知道肯定是你!”天!居然是洛浩的声音,他是怎么弄到我号码的?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这是你罪有应得!”我冷声应道,心里却揣测着他打这个电话来到底想要做什么。

    F6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