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阴婚不散 > 第072章 哪有这样排毒的
    “季小姐,你可别想不开啊!有话好好说,赶紧下来!”李大姐听到躁动声,就出来看个究竟。看到我挂在广告牌下,那叫一个激动啊!嘴上劝着,谁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

    屁话!要是能下来,我还用挂着?当我在荡秋千啊?还是要我直接跳下去?

    “啊,那个帅哥也想不开了?是要殉情吗?好感人哦!”楼下有个十几岁的女孩子捧住心口。用羡慕的语气说道。

    “花痴,他是要救人!”有人笑话那女孩。

    我没心思去听楼下的喧杂声,仰头看到靳夙瑄爬出窗口。吓得我没把心给蹦出嘴里。

    不过我很快想起他不是人这个事实。不用太担心他的,可我不担心,不代表别人不担心啊!布土纵巴。

    我注意到李大姐已经伙同几个女人抬出梯子准备爬上来救靳夙瑄,连棉被都搬出来了,没错!救的是确实靳夙瑄,他妈的。我这么大一个活人挂在广告牌下居然被人遗忘了。

    甚至还有人往五楼跑,准备从窗口拉住靳夙瑄,肿么可以这样?

    “娘子,没事的,有我在。”亏得靳夙瑄一心想要救我,压根就不知道那些女人的心思,他又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施展鬼术。

    但我头好晕,看着靳夙瑄动作敏捷地爬到了三楼,身体滑到三楼的窗口。双脚勾住窗口边缘,使了个倒挂金钩。

    引得楼下围观的人惊叹不已,疯狂地叫着、嚷着,不知情的还以为是哪个大明星来了呢。

    靳夙瑄还是别现形的好,不然走到哪都是‘祸害’啊!

    “娘子,把手给我!”靳夙瑄丈量着距离,就对我伸出手。

    结果呢,还没有拉到我的手,他的双脚就被跑到窗口的几个女人给拉住了,迫使他碰不到我的手。

    “你们快给我放手!”靳夙瑄差点要吐血了,他要救我,这些女人跑来搅和什么劲?

    “帅哥,别想不开啊!别意气用事。”

    “是啊,帅哥,就这样殉情了,太可惜了!”

    “你们都闭嘴,他是要救我,不是殉情情。”我肺都要气炸了,没看到他明明是想救我吗?眼睛被屎糊到了?可惜我的声音细如蚊鸣,她们压根就没听到我的话。

    我肚子火辣辣地,就像被一把烈火在狂烧,好热好痛,喷!喉咙一甜,一股温热的液体从我口中喷出,在我眼前绽放出朵朵绚丽的血花,我居然真的吐血了!

    “娘子!”让靳夙瑄急红了眼,他管不了那么多,脚下一使力,就激出一股气浪,把那几个女人给撞飞出去。

    他更是直接往下跳,快速地捞住我的腰,把我带入怀里,抱着我,脚下往广告牌一蹬,借力往上跃去。

    “哇!”楼下沸腾了,我也知道靳夙瑄因此出名了。

    他这一跃,就跃上了五楼的窗口,抱着我往我的房间狂奔而去。

    在经过那个垃圾桶时,断头鬼的头颅还在撞击着垃圾桶,断头鬼也还在折腾。怒极的靳夙瑄甩出一团火焰球,把头颅连同垃圾桶一起炸得稀巴烂,断头鬼当然也死翘翘了。

    其实不是靳夙瑄没能早点救我,而是收银小妹的鬼魂被人动了手脚,既被喂食了有毒的垃圾、释放毒气准备害我。

    而这个幕后之人还想一箭双雕连靳夙瑄也一起害了,在收银小妹的鬼脑里装了炸弹。

    别瞎想,这炸弹可不是人间那种炸弹,阴间可比人间精彩多了,各种鬼用的兵器都有,连鬼炸弹也有。

    一旦靳夙瑄把收银小妹打死,炸弹就会被引发,为得就是把靳夙瑄的魂魄炸散,可惜对方还是低估了靳夙瑄,只让他行动力稍微迟缓而已。

    他一开始看到我还可以剽悍的对付断头鬼,就不紧张,想先把收银小妹灭了,再来帮我,这后面就发展成这样了。

    “娘子,你别吓我!”靳夙瑄把我放在床上,锁紧门窗,屋里的毒气早就挥散光了。

    “是不是妖道在背后搞的鬼?”我有力无气地问道。

    “你先别管是谁在搞鬼!”靳夙瑄不由分说就解开我的衣服,我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任他摆布了。

    他还打来温水帮我细心地擦拭着全身,我眼神渐渐涣散,迷糊中看到他满目焦虑与痛苦,好像中毒的人是他一样。

    我也并不知道自己的皮肤全都泛着黑色,嘴唇都黑紫了。

    “娘子,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其实靳夙瑄也不知道要怎么帮我排毒,就低下头堵住我的唇,想这个最老土的方法帮我把毒从嘴里吸出来。

    每吸一口,都能吸出黑气,可惜效果不明显,最后急得他干脆把自己的衣服全脱光了。

    啊!我说靳夙瑄、你不是要救我吗?脱衣服做什么?该不会又要用结合的方式救我吧?我越想越觉得悲催,可喉咙里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别说阻止了,保命要紧。

    “娘子,我也不是鬼医,不懂医术,只能让你怀上我的孩子来保你性命了。”靳夙瑄只知道那是毒气,却不知道毒效怎样。

    更没有想到毒性会延迟,我吸了毒气一开始没有发生异样,他所能想到的是在我体内留下他的‘种子’。

    我要是怀上鬼胎,鬼胎会吸收我的体内所有的毒素,我也没法问他,他想让我怀,我就能怀上?

    “别!”看着他欺身压住我,我无力去反抗,我不想!宁死也不想怀上鬼的孩子,太恐怖了。

    但是靳夙瑄不管那么多,他只想要救我,耳边传来他的喃喃细语:“娘子,前世我们的孩子没了,如今就来填补这个遗憾。”

    你真有那么强吗?一‘播’就‘种’,我真是欲哭无泪啊!老天爷,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我顶着晕沉沉的头,不能完全清醒,也无法晕死过去,身体被靳夙瑄那双冰冷的手摸遍了,他一点都不嫌弃我这身发黑的肌肤,往我腿间一寸寸探索………

    呜呜呜呜…………我只能像哑巴一样从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却被他给无视了。

    F6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