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阴婚不散 > 第069章 鬼夫太美是罪过
    看到这种情况,特别是靳夙瑄急得满头大汗,我真的很想笑,他面对鬼物可以消灭掉。但围堵他的都是一些普通人。

    我正要走过去,他就看到我了,急急大喊:“娘子,快来救救我啊!”

    “哇!帅哥说话好可爱!”他才出声喊我,就引起彼起彼落的兴奋赞叹声。

    当然了。也把所有人的目光引到我身上,有鄙视的、有不屑的、有羡慕的、也有惋惜的、连仇恨的也有………各种各样的眼神都有。

    我估计这些人一定都在想,我长相顶多算清秀。怎么能得到靳夙瑄这样的男人的青睬?都嫉妒羡慕恨。

    “咳咳!”我清了清喉咙。想着该怎么赶走这群女人,客气的?一定没用,那么,我大吼道:“都给我滚开!这男人是我的!”

    做人嘛!不能太老实了,对她们太客气,只会让她们觉得我好欺负。哪里肯从靳夙瑄身边离开。

    “帅哥,你老婆太凶悍了,还是我温柔体贴,不如跟了我吧?”一个化着大浓妆了、穿着超短裙的女人把胸前的那两团震得快掉下来的大肉球往靳夙瑄身上挤去。

    有了这女人的带头,女人们都纷纷自荐,争着用自己的胸器贴到靳夙瑄身上,胸器太小的就用屁股。

    “让开、都让开,我只要我娘子。”靳夙瑄脸上的嫌恶已经浮现出来了,东躲西闪。眼睛只着急地看着我,生怕我吃醋误会了。

    “这位大姐,你确实有料,不过他不喜欢奶牛。”现在的我力气挺大的,硬是让我挤进了人群。

    我把那个大胸女人挤开,故意讽刺了她是奶牛,妈的!看到她用胸器往靳夙瑄身上蹭,我挺不爽的!胸大了不起啊!虽然一个顶我两,但浓缩才是精华!

    “对!对!我娘子说得对,我确实不喜欢奶牛。”虽然靳夙瑄不知奶牛是什么牛,但还是乖乖地附和我的话。

    哗!靳夙瑄这话立马把大胸女人气得吐血了,一颗玻璃心哗啦啦地碎了一地,却给了那些扁平族点燃了‘希望之光’,居然都庆幸自己的胸部小,是不是还有希望?

    “还不快跟我回家跪搓衣板!”我故意扳下脸对靳夙瑄怒喝道,我在心里笑翻,让你在外面招惹麻烦!我就给你树立妻管严的形象。

    我压根就没有发现自己这举动太无聊、太幼稚了,根本就没有必要为了靳夙瑄动这些小心思的。

    靳夙瑄一开始以为我是为了帮他赶走这些女人才故意演戏的,但他又不是傻鬼,转念一想,他就露出惊喜的表情。

    “娘子,我这就跟你回去搓衣板,你千万别生我的气啊!”他拉着我的手,笑得一脸讨好。

    “切!一点男人气概都没有!”见靳夙瑄这么怕我,众人唏嘘不已,全都各自散开了。

    摇头大呼可惜的人居多,现在的女人大多喜欢有气概的男人,也就只有那些小女生、还有御姐喜欢又萌又可爱的小男人。

    “走了!”见人都散开了,我拖着他就要走,但牛肉馆的老板娘就跑过来说靳夙瑄吃了一碗牛肉面没付账。

    鬼还要吃牛肉面?我听得心肝一颤的,靳夙瑄这是想学做人?

    我无奈地想掏出钱,但靳夙瑄接下来的话让我汗颜不已,他奇怪地说:“老板娘,你不是说要请我吃吗?那些大姐、姑娘们争着要替我付账,你还让她们别凑热闹!”

    我收回觉得靳夙瑄小白的想法,他的话让老板娘的脸憋得通红,又无法否认。她老公走过来,刚巧听到这话,气得把她揪走了,我这帐倒真的不用付了。

    “娘子,那些是她们送我的。”靳夙瑄指了指放在一旁的椅子上的一大堆礼物,我滴天!这么多?

    “呃、都拿走吧!别辜负了她们的一番好意。”我干笑几声,不拿白不拿,于是就把靳夙瑄当搬运工用。

    边走,我边问清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靳夙瑄一出来,走到哪里都招女人粘,连买东西都不用付钱。

    比如说他进了男装店,女店员们都争相着要给他推荐衣服,他本来不懂得买衣服要试衣,就被一个店员推进试衣间。

    那个店员居然要挤进去,当着他的面脱衣服,可把他吓得将那个店员踢出去。衣服试好了,他拿出冥币准备付账,结果没把人吓到,都以为他很幽默,在开玩笑。布以住亡。

    收银的美女自掏腰包,替他付账,把手机号码写给他,向他发出邀请上床的讯喜,他愣是没闹明白这些现代邀床暗语,还觉得奇怪,买衣服居然不用付账的?

    至于会进牛肉馆是因为他看到了连晓蓉进去了,他才跟着进去,想要借着连晓蓉来揪出洛浩。

    但一进去就被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女人们围堵住,抢着要请他吃饭,无奈之下,他只好点了一碗牛肉面。

    吃面的途中,这群疯狂的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准备好了礼物,全塞给他。吃完之后,又抢着替他付账,牛肉馆的老板娘也跑来横插一脚。

    他眼看着连晓蓉吃饱走人,想要去追,又被包围住,只能偷偷对连晓蓉施了追踪术。

    “你怎么想用冥币付账?你当这里是阴间吗?”我白了他一眼,想不到他出来一趟就能………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靳夙瑄被我一问,抿着嘴不说话,没好意思说他本来要使用障眼法,结果当时人太多就没用。

    “为什么你现在不但能在白天现形,而且摸起来还像真的人?”这倒省了我把衣服烧给他的麻烦。

    “因为我用了固体术,让表面上看我和真人无异。”靳夙瑄说得有些得意,又说还是我的功劳,鬼只有和人结合过,才能使用固体术。

    “站住!”当我们走到一条小巷子时,从拐角处跳出了几个人,居然是我家起火那天冒充警察的那些人,个个凶神恶煞,手拿钢管或西瓜刀。

    “你们想干嘛?”我怒瞪着这些人,哼!这些都是洛浩雇佣的人,因为从妖道口中得知我没死,所以想杀我吗?

    F6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