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阴婚不散 > 第049章 靳死鬼强迫我入梦

第049章 靳死鬼强迫我入梦

    “入梦?怎么入?你想对我做什么?你之前都说过你寻找你妻子的转世,是为了把她带回古代,阻止误会的发生、阻止她诅咒你。既然你都说过了,那还入什么梦?我不要!”我怒声拒绝道,这些他第一次见到我时就说过的。

    我的手紧紧揪住床单,就如同揪住我的心,莫名的惊慌感把我的心腔填得满满的。

    入梦是要我做梦,梦到他和季绾晴发生的事吗?我既好奇又害怕,只要是人,对于这种事都感到好奇的,如果他没有说我就是季绾晴。

    可是我怕,我怕我真的是季绾晴的转世,这一世,我都经历了那么多不如意的事,为什么还要知道前世发生的悲剧?

    “娘子,我不想逼你!可不逼你,你永远都不会接受我!对不起了,这一次,我不能纵容你。”靳夙瑄笑得苦涩,抬起手,成刀形要我后颈劈来。

    啊!我可怜的脖子又要受创了,我来不及叫喊出声,他出手的速度又快又猛,我脖子一阵剧痛,眼前一抹黑…………

    我置身于一个奇怪的地方,周围是一片朦胧的浓雾,就在我感到非常恐慌的时候,浓雾刷地一下全消散,我才看清楚我站了一间古香古色的房间里。

    一个身穿古代衣袍的男人从窗口跳了进来,害我吓得不轻,我想问他这是哪里,他却像看不到我一样。

    这时从一架绘着仕女图的屏风后面走出一个女人,我看清她的脸后,差点吓傻了,居然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天!我这时才猛然惊觉靳夙瑄要我入梦的事,这就是在梦中?既然是在梦中,为什么我头脑会这么清醒?

    我都有点怀疑这是他制造出来的幻境、假象,为了让我相信他的话,毕竟我是见识过他制造幻境的能力。

    这个女人应该就是季绾晴了,顶着和我一模一样的脸,一身古代衣裙穿在她身上,比现代的我漂亮多了,连气质都变得高雅了起来,她的肚子微微隆起,应该是怀有身孕。

    她一看到那个男人就吓得花容失色,嘴里叫喊着什么,他们说的话,我都听不到,我就像在看一场无声的电影一样。

    只见那个男人直接把她打晕,拖到床上,要扒下她的衣服。

    不!我没由来地慌了,感觉那个男人要扒的是我的衣服一样,我冲上去想要阻止他,可我的手刚碰到他的身体就穿了过去,我就像虚化的、没有形体。

    就算我吼破了喉咙,他都听不到我的声音,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把季绾晴的衣服一件件地扒下。

    不!不要脱了、不要啊!泪水忍不住狂流,我好怕,明明被扒光衣服的人不是我!

    最后,那个男人把他自己的衣服也脱光,就躺在季绾晴身边,他刚躺下,门就被人从外面撞开了。

    从进来一大群人,为首的人居然是靳夙瑄,他一身绛紫色的衣袍,衬得他俊美中透着一股我所不熟悉的贵气,给我的感觉和喜欢在我面前装无辜、扮可怜的小白模样截然不同。

    他满脸惊人怒火,冲到床边,把那个男人从床上拽下来,嘴里怒吼着什么,我听不到,我只觉得这样的他好可怕。他怒得双眼都冒出血丝,那一定是气到了极点。

    我刚要继续往下看,为季绾晴的命运感到担忧,画面突然变得很模糊、没办法看清楚,我好像错过了重要的情节。

    画面扭转,季绾晴穿着一身满是血迹的衣服,被人押到一处空旷的场地,被推得摔趴在地上。

    她哭得撕心裂肺,哭疼了我的心,她是被冤枉的!为什么靳夙瑄这个混蛋不分青红皂白就冤枉她?中间错过的那段还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我陷入自己的思绪之时,季绾晴被人死死地按在地上,几根粗大的木棍同时打在她身上,一下又一下,她痛苦地惨叫,身上流出了一大堆血,特别是下身。

    这画画刺激着我的神经,我却无法去阻止,一大群人站着,冷漠地看着这一切,特别是一个打扮的雍容华贵的老女人,嘴巴一动一动的,似乎在咒骂着季绾晴。

    可靳夙瑄人在哪里?为什么季绾晴就要被打死了,他还不出现?

    我刚这么想,他从不远处的一道月亮门冲了出来,脸色满是惊恐和悲痛,他好像在喊着什么,看那口型和神色应该是让人住手。

    可他身后跟着一个长相妖娆美艳的女人,把他紧紧拉住,而那个老女人好像也不让人停下杖打季绾晴。

    为什么要这样?季绾晴明明是被人陷害的啊!她被打得奄奄一息,根本就不知道靳夙瑄有阻止这些人杖打她,她虚弱地抬起头,只看得到靳夙瑄被那个女人拉住了。

    瞬间,她的脸色变得更加怨恨、不甘,她的嘴巴动了,为什么我看到她嘴巴一动,就有种奇怪的感觉?感觉这次我应该可以听到她的声音。

    果然,她拼尽全力地厉声惨叫道:“靳夙瑄!我恨你!我恨你!我诅咒你和莫萦烟这个贱人!诅咒你们靳家上下不得好死!永世不得超生!”

    随着她恶毒的诅咒,轰隆一声巨响,晴天白日居然打了一声响雷,天际还划过一道闪电。

    季绾晴含恨而亡,死不瞑目,她永远都看不到靳夙瑄扑到她身上痛苦嚎哭………

    “啊!杀人了!”就在我这个局外人陷入了浓浓的哀痛之中、差点就被代入的时候,一道惊恐地尖叫声把我拉回了现实。

    F6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