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天下第一 > 第1081章 : 风流小帅锅
    他说,:我能理解你,可我真的没有走出这个房间啊。”

    我干脆一句话,“爸。我信你!既然你说没有,那就没有!”话说完了,我转身就走,毕竟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我去处理呢。

    对赵光荣所说的话很干脆,可我对他的怀疑非但没减少,反而增多不少,我深知这样猜测一个养育我十几年父亲是不对的,可人证已在,这让我不得不去怀疑他。或许,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那个内奸特意装扮成赵光荣蒙蔽我们的眼睛,让我们以为内奸是赵光荣。

    出了赵光荣家门,我们又去了省城。去看看高人。

    到了省城,我们火速寻找高人所在的病房。护士拦住了我们,我问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护士说不是很乐观,脑袋都被砸瘪了,活命的几率非常小。

    也就在这护士话刚说完,里面的高人就骂了句,“操,谁咒老子死呢?”

    听了这话,我忍不住扑哧一笑,还能骂人说明高人还没死,这货真尼玛的是打不死的小强啊。

    半个多小时后,手术结束。

    医生当下就允许我们进去看高人,说,“他的脑壳是假的。可能在早些年脑袋就受伤了,才换的假脑壳。脑壳那边几乎都是空的,所以瘪了的那块什么都没有。因此他侥幸的逃过这一劫了。我们刚刚手术又给他换了个脑壳,不出几天,病人就会好转。”

    进了病房,高人正被一小护士喂着吃香蕉呢,见我们来了,他笑了一下,“哈哈哈,刚刚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白衣人要杀我的时候,我的灵感蹭的一下就上来了,随后就一发不可收拾,蹭蹭的全部涌入我的脑海,现在我已经想好要给他们调制的药方了,我保证吃了我的药。擦了我的药,保证药到病除!”

    听到这话我很开心,但不是特别开心,这高人很不靠谱,我已经做好随时失望的心理准备了。

    既然没病,就抓紧给他领回家吧。

    就待了几个小时,我们就领着高人回到了风辰帮。

    回到风辰帮。我问高人,“你现在能配药吗?”

    高人说休息几天再配药还是可以的。

    和这家伙客气了几下,他就喘上来了。我亮出了拳头威胁他,“如果你现在就是配药,那或许我会给你好多你想要的东西,若是不去,呵呵你懂得。”

    高人被我威胁n次了,显然被威胁怕了,见我亮出了拳头,他脑袋一个劲的点头,生怕我打他。

    治疗天花所需要的药有好多种,虽然多,但都被我们一一满足了。有了药材,高人又去熬药,调药,弄了好久好久,三百人的分量药物终于弄了出来。

    我让他先去给那些病症严重的兄弟治疗,这首先被治疗到的患者就是木白,木白的病症最严重。

    现在木白的全身腐烂的都不成样子了,这几天的时间里他也是一直是昏睡状态,无论怎么喊都醒不来,不过好在木白还有意识,还有那微弱的呼吸。

    高人揪掉木白身上一块腐烂的皮肉,啧啧了几下嘴,“好在我来的及时,要么再过上个一两天,纵使这家伙的体质再强大,也要归西。”

    先是给木白冲了个澡,把身上那脏兮兮的疙瘩全部洗干净,接着高人龙飞凤舞的在木白身上涂涂抹抹。高人没全部涂抹,而是挑选着涂抹,先涂抹伤势比较轻的皮肤。

    我好奇的问,“你怎么不涂抹伤比较重的皮肤啊?”

    高人呵呵一笑,“你认为那已经腐烂,扎根血肉里的疙瘩还能要么?我一会全拿砍刀给他扣下来!”

    用砍刀扣肉,想想都疼……

    涂抹完了后,我没想到这高人真拎了把砍刀来,看见哪块肉腐烂厉害,他就把那块肉给扣下来。鼓捣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这才把木白身上腐烂不能救治的肉扣干净。

    再看木白身体,则更加惨不忍睹。

    所被扣下的肉几乎都暴露出了骨头,身材高大健壮的木白一时间少了这么多肉,身材差不多和又瘦又小的高人差不多。

    扔下砍刀,高人又拿了把匕首来,刮着木白骨头上的淤黑,骨头被刮下来不少碎末,那场景我都不忍心看了。

    最后的步骤才是给木白喝药,喝完药,高人嘱咐我,“有啥事喊我啊,要是人突然死了,这可不赖我奥。”

    我被这高人治伤手段吓到了,只能对他点头。

    随后,高人用同样的办法去给其他风辰帮兄弟治疗,还在清醒的兄弟痛苦的叫着,“麻痹的,轻点!”

    “嗷嗷,告诉你轻点,你怎么又加重了?”

    “谁叫你骂老子的!”

    我很汗颜,真不知道到时候这群兄弟的病症都好了,他们是感谢高人呢,还是记恨高人呢?

    一直忙活到了下半夜高人这才全把风辰帮兄弟身上的伤势处理完,高人也很累,却没怎么叫苦,我很欣赏他,萌生了想让他一直在风辰帮住下去的愿望。

    第二天,不少兄弟身上的病症已经见效,纷纷对高人竖起大拇指,“你真不愧叫高人啊,果然高!高!”木白的病症倒是没去除的那么明显,不过已经开始说迷糊话了,不过迷糊话只有一个字,来回重复的喊,那就是----疼,疼,疼……纵乒史技。

    前前后后半个月,大部分兄弟身上的病症几乎好的利索了,像那些比较严重点的还在服药,但每日的身体都在蒸蒸日上。

    不过遗憾的是,起的疙瘩虽然消除了,疙瘩印却深深留在了他们的脸上,身上。

    不过兄弟们都很开朗,没怎么纠结脸上有印记的事。

    木白也清醒了过来,当他第一眼看到他脸的时候,他险些没把手里的镜子扔在地上,我本以为他会萌生自杀念头呢,却没想到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义哥,可以给我买一盒粉吗?”

    当天下午,我就给他弄了盒粉底。他学着女人的摸样在脸上涂涂抹抹,抹完了还不忘记在脸上拍一拍,对着镜子说,“哎,又是一风流小帅锅啊。”

    这话逗得我们哈哈大笑,木白也附和着笑。

    笑够了,木白一本正经的看着我,“义哥,什么时候给兄弟们报仇?这次咱可死了将近三百号兄弟啊!”

    我的表情转为严肃,“就是现在!”

    话毕,我看向解进勇,“马上去调查张皇那个老王八蛋跑去了哪里,只要他不出了这个地球,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找到!”

    解进勇点头,说一定找到。

    这次我们风辰帮可是下了非常大的成本,把一切能利用上的人力资源,物力资源都用上了,各种关系也全部调动出,终于在尼泊尔得知了张皇的下落!

    当得知张皇在卡米那个傀儡手上当打手的时候,我忍不住笑了出来。他妈比的,这个傻逼张皇还不知道那个傀儡是我们的人,看样是想依附那个傀儡,发展势力翻盘啊!

    他不知道傀儡是我们的人这也不怪他,因为这属于非常私密的事情,一般人是不会知道的。

    我对兄弟们说,“明天,咱们就去尼泊尔,去干死那个傻逼张皇!这次他是绝对逃不出我们手心的!”

    干死张皇后,我想那个内奸的身份也会随之曝光,真心很想知道他到底是谁……

    准备好行李,领了一百号风辰帮兄弟,我们第二天早上就出发了。尼泊尔那的风大,空气差,女孩们纷纷给我找着衣服,让我别着凉了。

    我微笑抱着她们,好久没有温存温存了……

    W2305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