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天下第一 > 第1002章 : 叶超凡被烧死了

第1002章 : 叶超凡被烧死了

    浑身散发滔天杀气。

    这杀气让我都倍感汗颜,太强大了,若我和此人对轰,我感觉我没希望战胜他!

    我回头张望!

    白先生眼睛腥红走来。挡在他身前的风辰帮兄弟自觉让开个道。

    “我要杀了叶超凡!”白先生举起唯一健在的手臂说道!

    白先生想杀叶超凡,是人都会理解,当初的叶超凡可把白先生虐惨了,有好几次白先生险些死掉,武者最在乎的手臂也断掉一条,此等仇恨岂能说放弃就放弃?

    我说,“废了他可以,但别杀。”

    白先生冷哼,歪着脑袋看我,眼中露出寒光,就好像我不同意,白先生他下一秒就敢冲上来磕我一顿似的。

    “我要是偏杀呢?”白先生向前走。

    楚小雨见情况不对,连忙护在叶超凡身边。“不行。不能杀他,他年纪都这么大了,也没几年活头了,给他一次机会吧?”

    白先生懒的看楚小雨一眼,继续前进。

    “做人不能言而无信,我已经答应楚小雨奶奶了,绝不杀叶超凡。倘若你想杀死叶超凡,那就从我身上迈过去吧!”我张开双手。

    “从我们身体迈过去吧!来啊!”杨汶七喊了声,他对叶超凡也很怨恨,但他一切都听我的。

    “来啊,我们怕你啊?”西北狼叫嚣。

    我身后骨干都纷纷开口说话,最后我身后上百险些过千的风辰帮兄弟也在一齐暴喊,“想弄我义哥,从我们身上迈过去!”

    白先生脸上青筋暴起。拳头嘎嘣嘎嘣的暴响,快要经不起挑衅了!白先生为人冲动,脾气非常暴躁。我相信他有这胆子一拳给我砸趴下,接着一人挑了整个风辰帮!

    我低沉一句话,“你要是敢打我,我保证,你手下那几百号意大利人绝对死无葬身之地!凡事,多为别人着想一下,更何况,我会废掉叶超凡的,废了他,那会比杀了他还会难过的!”

    兄弟们的喊声越来越大,白先生最后咬咬牙挥袖离去。

    路过叶超凡的时候,白先生狠狠对他吐了口唾沫,“呸!死鱼烂虾!叶超凡表情僵硬极了,若有所思根本不在乎脸上这脏兮兮的唾液。

    当天晚上。我进了刑房。

    叶超凡没有被绑在木桩上,他不是一般的犯人,我怕他挣脱了。束缚他的是四条巨大的大铁链,而且还是反绑着的,让他身体悬空,手脚绑在背后吊了起来,这样他浑身就无处发力了。若能挣脱开,我直播吃翔都可以。

    我踹了叶超凡一脚。

    他抬眼看我,说了句话,“我问你,楚小雨的男人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

    我笑了,“我操,你难道想去办了他的男人?你还小不小?爱一个人不是拥有对方,这你都不懂吗?还有,谁他妈的原意跟你这个变态啊!”

    “呵呵,要是我站在天朝最顶端,那她楚小雨会不会跟我?肯定会投怀送抱,他让你不杀我就说明我们二人间还是有感情!”

    我无语,叶超凡马上就要死到临头了,他居然还在幻想,真是悲哀!

    我坐在老虎凳上抽了根烟,看着袅袅升起的两米多高的烟雾,心里一份祥和安定席卷而来。叶超凡被废,再也没有敌人了,这种感觉非常美妙。

    半响,宋阳等风辰帮的高手进来了,几人脸上洋溢着笑容。

    “干净利落点,废掉!”吸口烟,我说道。

    几人没有犹豫,一脚把叶超凡踹正,一人踩住叶超凡的一只手或者脚,手起刀落,血花四溅!

    呲啦呲啦的声音响了四声,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叶超凡的四肢就这样被锯了下来,他彻底废了!

    令我想不到的是,叶超凡并没有多悲伤,反而还在笑。

    我问叶超凡,“你笑什么?”

    他思索一会说。“我感觉我浑身充满了动力,迟早我会站在天朝最高峰的,到时候我的女人,呵呵,还是我的女人!”

    我被他这句话搞糊涂了,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以后,我想我会懂的。

    一脚踢在叶超凡嘴巴上,他咬到了舌头躺了一嘴巴血。

    “他麻痹的,好久没逛逛夜市了,去玩玩?”我问了声。

    几人都在不怀好意的笑着。

    “上次孙毅领我去了一家小发廊啊,哎呀里面的妞可是杠杠的啊,去不去那里潇洒一下下?”木白贱贱的说了声。

    当我们听到‘孙毅’名字的时候,多少有些失落了。

    我一脚踢他屁股上,“老子不去!天天伺候女人,好不容易能玩会了,还要去伺候脏女人?想的美吧!”

    去了大排档我们狂吃了一顿,最后喝的是醉醺醺的。

    几人坐在马路边上,有的说疯言疯语,有的趴在电线杆子上呕吐。我灌了口酒,说了声,“麻痹的,还想去哪里玩?尽管说!”

    “去酒吧摇一会。”

    “唱唱歌去吧。”

    “做做桑拿,那玩意老舒服了。”

    我笑了,挥了挥手道了声,“去,都去了!”

    不眠夜----我们嗨翻了天。

    第二天中午我们才到家,到家之后就是死睡,这种生活就是一个字,爽!睡到深夜,我们几人再次出来,准备继续去嗨。

    “义哥,咱要是永远都这么嗨,那就好了。”木白笑嘻嘻对我说,这几天这风骚小青年都快玩上了天。

    我虽然爱玩,但却很理智。“玩上了几天几行了,每天睡眠时间都颠倒了,对身体不好,没个好身体,怎么把想欺负我们的傻逼踩在脚底下?”

    话说的很对,众人点头。

    今晚去唱了几首歌,喝了点小酒,晚上纷纷开了自己的车在后山飙了会车,我们几人都不是杨汶七的对手,杨汶七美上天了,说,“以后叫我飙车小王子啊!”

    一连七八天都是肆无忌惮的玩,玩也会玩累。今日兄弟们又来找我,说出去爽爽。

    我摇头说不去了,身体吃不消。

    “最后一次,义哥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杨汶七伸手拉我。

    最后,在这‘最后一次’下,我又跟着他们出去嗨了,让我想不到的是,意外在今晚悄然来临了。纵页岁扛。

    出桑拿房走出,一个电话打来了。

    是黄彩仪。

    电话对面黄彩仪的语气很焦急,“不要了,咱们总部着火了,火势是从刑房蔓延的,叶超凡他……他好像死了。”

    我了个草,死了?

    我多少有些震撼,上了车调转个车头就飞奔回了风辰帮。

    见我走的这么焦急,他们也不玩了,纷纷上了车。

    一路狂飙,进了总部我就闻到浓重的烟味了,径直把车开向刑房,我打开车窗。

    刑房门口密密麻麻站满了人,不少兄弟正在拎着水桶灭着残余的火苗,不少兄弟见我来了,纷纷让开,让我看到里面的场景。

    里面好黑好黑,因为刑房很封闭,所以里面烧焦了的东西发出味道才会让人发觉。

    很快,一具瘦小的尸体被抬了出来,浑身上下衣服烧没了,皮肤也全没了,只留下一具散发焦臭的骨架子。

    这骨架子和叶超凡的好像好像!

    叶超凡死了!

    黄彩仪给我讲述着起火原因,好像是一个兄弟在刑房里抽烟,烟头忘记捻灭,所以造成大火。刑房隔音绝对很棒,所以无论叶超凡怎么叫,外面的人都听不见。

    很快,楚小雨跑来了,看见叶超凡的尸体,她捂着嘴哭了出来,她想让我主持个公道,这很有可能是谋杀!

    我无话可说,就算是谋杀,我也没必要去为了叶超凡报仇啊。

    我应付着,心里则有些窃笑,死的好,死的妙啊。

    忽然间,楚小雨怔住了,她好像看到什么了。

    W2305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