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天下第一 > 第944章 : 突然蹿出的光头
    下半夜。

    是时候出动了!

    这次救援解进勇,我领来了一千号风辰帮兄弟。

    我分给了白魔郎七百人,剩下三百为我所用。贞史肝弟。

    白魔郎刚化好妆,走了出来我们二人一对比。吓,真像啊!

    西北狼、翟少栋以及杨汶七给白魔郎打辅助,一切准备好之后,白魔郎领着人出动了。

    ……

    两军对峙,对面特种兵不苟言笑。

    白魔郎没说一句话,威严的站在所有小弟身前。夜色太黑,很少有人能看清他的脸,但看身材以及一袭黑衣的穿着,这人肯定是赵伟义无疑。

    白魔郎高高举起了手,发动一进攻手势,随后风辰帮兄弟浩浩荡荡冲了上去。特种兵原地未动,拿起盾牌抵御我们。

    白魔郎首当其冲,一拳击碎掉盾牌。随即快速几拳砸了出去,一排人倒在地上。今日的白魔郎战斗的异常亢奋,这也是我吩咐的。

    所有兄弟的风头都被白魔郎抢了,叶超凡皱眉自言自语,“这赵伟义也太嚣张了吧?还有,风辰帮今晚打了鸡血,进攻的咋这么猛?”

    白魔郎手上全是血,杀的非常亢奋,在特种兵人群里,白魔郎犹如一煞神啊!

    最后,嚣张的白魔郎不得不逼迫叶超凡亲自出手,来镇压他!

    叶超凡换上一身紧身衣,随后冲了上去。拨开人群,很快。白魔郎和叶超凡碰面了。

    “赵伟义,你特么的今天吃屎了?这么嚣张?”叶超凡怒斥。如果敌人士气猛,压过已方小弟士气。那已方小弟就会拼杀的没动力,所以叶超凡才会如此不爽。

    白魔郎没回话,拔拳就干。

    二人对打,白魔郎实力绝对没的说,除了战斗经验略显不足以外,其余都能和赵伟义媲美。白魔郎和叶超凡对打了七八个回合后才显不足,趁你病要你命,叶超凡一脚狠狠铲出,把地上的沙子铲起老高,全部洒在白魔郎脸上。

    这一样一来,白魔郎看不见周围的一切了。

    借着这个空档,叶超凡七八拳砸了出去,白魔郎被打的吐了好几口血,最后被西北狼搀扶起跑掉。

    难得好机会。叶超凡怎能放过?

    叶超凡追了上去,白魔郎对西北狼做了个手势,示意现在能退兵了。

    西北狼喊了几嗓子,说退兵!

    浩浩荡荡七百个风辰帮兄弟跑出厮杀胶着的战局,准备退兵。

    这是一大好机会,不追怎么能行呢?叶超凡喊了几声,叫特种兵追上去。能杀多少杀多少。不过嘛,这次领兵追杀的不是叶超凡,而是一特种兵的小队长。

    叶超凡深知,七百多号风辰帮小弟护卫下,他是杀不了赵伟义的。所以他叫了一小队长去追杀。当然,就算杀不了赵伟义,平常叶超凡都会亲力亲为自己领兵,但这次可能有些困难。

    叶超凡身体出了点小毛病,他的眼睛疼,嗓子也疼。都怪乔克那个小瘪三,他若不扔辣椒粉,叶超凡也不至于这样。

    就这样,五百号特种兵追了上去,叶超凡则去找了军医,让军医给他眼睛上点药,接着准备睡觉。

    ……

    白魔郎给我打来了电话,说夜色太黑,叶超凡没看清我的脸,已经叫人来追杀了,追杀的人差不多有个五百多。

    我比较亢奋挂掉电话,虽然我现在手上就三百人,但对面四百人是群龙无首,而且解进勇那五十人多多少少也能和我们里应外合,干掉那四百特种兵,绝对不是个事。

    点兵出发!

    很快我就发现,我想的太天真了。

    我们冲到对面营地,叶超凡走了出来和我对峙。

    看到叶超凡,我下巴都快惊下来了。叶超凡有些惊讶,随即转换自然,“刚才和我对打的那个杂碎不是你?我说呢,打个架周围还有香味。”

    我问,叶超凡你为何没去追杀刚才那个假赵伟义?

    叶超凡没回答我,黑袍冷哼一声走来说,“还不是因为你那个傻逼弟弟给我们主子扔了一脸辣椒粉。”

    是乔克?乔克在今天白天和孙毅一起被叶超凡追杀?如果我猜想是正确的,那就太好了。我想,孙毅他现在应该没事。

    我不应该太过高兴,因为面前还有一劲敌呢!

    叶超凡艺高人胆大,直接把那看守解进勇等人的四百号特种兵全调遣来了。他奸笑看着我,“他麻痹的,看来我不用征服所有的省之后,就能把你给杀了啊?”

    我没说话,只能硬着头皮冲了。

    喊了声冲后,双军迅速交火。

    叶超凡很会打群架,黑道教父这个称号真是当之无愧。他让特种兵列阵,看样这阵法特种兵也练的如火纯情了,不到两分钟就列好了。

    这阵法形似一大鸟,伸展出两个翅膀把我们这三百人包裹的严严实实,最中间鸟身子汇聚的特种兵更多,

    这应该就是古代野战的鹤翼阵了。

    鹤翼阵是典型的以多胜少阵型,这阵法可以好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我们歼灭,左右包抄就是这阵法主要思想,很快,把我们包裹严严实实的两个大翅膀发动了!

    两个翅膀快速汇聚,他们想把我们夹死在这里!

    这种列阵打架的方式我还真没玩过呢,风辰帮兄弟们也是一时间蒙圈了,只能瞎冲瞎闯,争取冲出去。好不容易破开一个豁口,本以为能冲出人呢,却没想到鸟身子微微一动,不少特种兵随着鸟身子这一动,向那豁口汇聚,把豁口堵上。

    渐渐的我发现,这阵法在慢慢的收缩,似乎想给我们挤死。

    很快,两个翅膀处的特种兵向我们走来,挥舞砍刀一下一下对我们挥舞。我们只能硬着头皮去应战。

    对面敌人也有被干倒的,但倒下后阵形就会发动,随即补上。而我们呢?我们倒下的兄弟无人补上,兄弟一倒也正好把其他兄弟的后背暴露出来,接着,我们的兄弟就会被屠倒。

    叶超凡笑的很开心,一边指挥阵型,一边对我抱以讥笑。“哈哈哈,赵伟义这次你想跑都跑不了,等着活活被困死在这里吧!”

    真尼玛的着急啊,和铁无牙、白先生对战都没这么惨过,是我笨了。还是敌人太强了?

    和特种兵交火差不多有个十分钟,解进勇领着五十多号残兵败将来帮忙了。从鹤翼阵的鸟身子处分出了几十人,很快两伙交锋。

    解进勇那群明显撑不了多久,打了不到十分钟就连连败退,被砍倒的兄弟差不多有二十多号。

    最后,解进勇只能领着剩下不到三十号人再次退了回去,而我们,则继续鏖战。

    随着时间推移,倒下的兄弟越来越多了,冲出去的心,也不再那么强烈,这被打的太尼玛的惨了,兄弟们都没信心了!

    “我草尼玛了个比啊!欺负我义哥?”一个陌生声音响起!

    仔细聆听,这声音多多少少有些熟悉,再一听,这人好像是……

    一个光头身后跟了一百多号人冲了过来,他手里有一把明晃晃的砍山刀,刀身上还窜了几个小铁环,一动砍刀就会发出郎朗的响声。

    我了个草,这光头是谁?我没这个兄弟啊,但我却又感觉这光头的声音非常熟悉啊!心在隐隐激动,我们要获救了!

    光头冲进鹤翼阵的鸟身子里,抡起砍刀扫倒一片,血淋淋的一片啊,非常非常霸气!

    “草,是爷们给我冲!救出义哥!”光头摸了下他那光秃秃的脑袋,喊着。

    光头身后一百号人打架都贼猛,可以看的出,这些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光头武力值也很高,明晃晃待着响声的砍山刀被他玩的是如火纯情。

    我在思考,这小子到底是谁来着?

    W2305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