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天下第一 > 第904章 : 送你们见耶稣
    “啥‘叮’的一声啊,快走吧别白日做梦了!”白魔郎急忙的说,转身跑了回去。

    我表情不爽,这小子和我没共同语言啊。长相帅了点但脑袋却挺笨的啊。

    不算笨,只能说是正常人吧……

    黑袍大摇大摆推开了门,他笑了。

    几个傻逼都被他调虎离山的弄出去了,还有一白玉粥见他出现早就偷偷溜走了,李双双是必死无疑了!

    抽出刀子,慢步走向李双双。

    “你那针孔摄像头多少钱买的?”

    “398。”黑袍回答,继续向前走……刚出一步,黑袍怔住了!我草,这屋子里怎么还有人?这声音不是很苍老显然不是白先生的!

    “谁!”黑袍警惕。

    “你爹!”轻轻松松一声音传来。

    黑袍表情不爽,“我爹已经死了好久了。”

    “呸呸呸!”那人连忙吐了几口唾沫,“天灵灵地灵灵,坏的不灵好的灵!”一人从房梁跳下,那人轻描淡写。“刚才骂了你父亲真是不好意思哈,他再从地府里钻出来找我不就糟了?我给你送下面去,你帮忙求求情吧。”说完,一个火柴盒大小的针孔摄像头砸了过去。

    黑袍轻松又帅气的闪开,但随即几枚银针扔了出去,黑袍这回闪躲有些吃力了,而且闪躲的姿势一点也不酷!

    这一直躲在房梁上的人,就是宋阳!

    宋阳其实一直跟在赵伟义的身后,一直暗中保护赵伟义。赵伟义不让宋阳跟着,宋阳就不跟着了?那是不可能的……

    西北狼和宋阳都是刺客属性,二人都是刺客里的佼佼者,但二人的长处不是很相同。宋阳的存在感超级低,他若想真心躲起来不让你发现,那就真的发现不到他。宋阳就好比空气似的。他能屏住呼吸,他也能用脚尖走路且速度超快。

    西北狼也是刺客,但他多偏向战斗力。属于既能刺杀。又能和我近身搏斗的那种。

    正因为存在感很低,宋阳才会轻易的溜进白先生的房间。要知道,五官非常敏锐的铁无牙都很难发现宋阳,那更别说这白先生了。

    刚才发出‘叮’声响的是宋阳的银针,银针是故意掉的,宋阳想用掉下银针还借此告诉赵伟义,说我在这,你放心的走吧。

    宋阳抱着肩膀笑吟吟盯着黑袍,黑袍有些不自在。

    “还不跑?你打不过我的。”宋阳说。

    黑袍不为所动似的想和宋阳拼上一拼。

    很快,黑袍开始动了!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宋阳挥舞银针以及飞刀格挡。黑袍速度不减,能躲开的就躲,不能躲开的就用身体抵!

    终于,黑袍冲到了宋阳身边。他的身上也是伤痕累累没一块好肉。

    近身宋阳后,黑袍轻轻挥舞衣袖,一股滔天的迷香味袭来,宋阳不小心嗅了一口,这一口可是黑袍决胜关键!

    强度迷香让宋阳的脑袋发昏,他扶着桌子不想倒下。

    “傻逼!知道老子我是谁么?wa……”黑袍脱口而出,却不曾想到把自己的真实姓名险些说出。要知道那真名早就应该忘记,自从戴上这黑头巾换上这一身松垮的黑衣,他就已成了黑袍。

    “老子我可是黑袍啊,没那个金刚钻你说我敢揽着瓷器活么?”黑袍晃晃悠悠的向李双双走去,现在是宋阳已无力阻止黑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双双去死。

    一步一步的逼近,走到棺材旁,站停。黑袍手起刀落准备一刀扎爆李双双的脑袋!

    宋阳无力气,赵伟义在回来的路上,谁能来救这李双双?

    刀尖距离李双双越来越近,李双双马上就要与世长辞了么?

    ‘嘭’的一声响起,黑袍飞了出去。白先生捏了捏刚被赵伟义摧残过的鼻子表情凝重走向黑袍。

    黑袍呆了,这白先生不是吃了饭菜中了迷药吗?怎么,怎么还醒来而且拳头力气还是全盛状态?

    白先生笑着解释给他听。“饭是我吃了,但没咽进我的肚子里。”

    黑袍不解,“可那时候你的嘴巴里没含着东西啊……”

    白先生说,人的咽喉里有一块骨干叫吞咽骨,只要你的实力足够你完全可以一直让他呈打开状,那饭菜我没经过咽喉而是咽在了吞咽骨里,待吃完饭后我再吐出,不就好了吗?”

    “啊,原来你早就开始怀疑我了?”黑袍更加震惊。

    白先生点头说是的,前几天赵伟义给他打电话,问黑袍告诉没告诉他找到那黑色日记本,白先生回答说没有。赵伟义不放心又让白先生打电话再问一下黑袍,这时的白先生起了疑心,从赵伟义的电话里听得出,赵伟义似乎已经知道黑袍手里有日记本。随后,白先生打了电话,结果很失望,黑袍说他手里根本没有那黑色笔记本。贞边他才。

    再加上今天这热情的饭菜更让白先生感到可疑,好在的是,现在黑袍终于暴露本性了。

    黑袍咬牙站起,似乎准备想跑。

    刚走出大门的时候就和我撞上了,见白先生居然能站起来,我呆了。

    白先生看我的眼神有些不爽,捏了捏鼻子问黑袍。“是谁叫你来挑拨我和赵伟义之间关系的?那个人有什么企图?”

    提到那个人,也就是黑袍的主子,黑袍的腰板直了不少,“他曾是这里的霸主,他回到这里只不过是取回曾经的一切,懂么?而且我们主子的手段非常残忍,是你们所不能接受的,呵呵你们二人就等着被我们主子踩在脚底下吧!”

    曾经的霸主?天朝曾经的霸主是叶天风的天风帮,再之前应该就是叶风辰,和他主子有几毛钱的关系啊?

    “我先给你踩在脚底下!”白先生冲出去要继续暴打黑袍,眼看还有不到一米的距离就能冲到黑袍身边了,然而他却停下了……

    因为,此时的黑袍撕开了他的黑色大袍子,里面那渗人的东西露了出来!

    一排接一排密密麻麻的雷管炸药压在一块,炸药密集的要命,从肚子一直延续到后背肩胛骨,这威力估计能把这房子炸上天。

    “哈哈哈,老子我是谁?我可是黑袍啊!哈哈哈,你们敢靠近么?要死一起死啊!”黑袍上前走了几步挑衅,我们连忙后退好几步。

    “让老子我走,否则我送你们上天见耶稣去!”黑袍说道,又上前走了几步很想和我们来个亲密接触。

    他就像瘟疫……

    我们双方僵持了一分钟,我说了句,“让他走吧。”

    “不行!”白先生的暴脾气上来了,我发现这老头的性格很火爆而且特别爱钻牛角尖。

    我无奈,擦了擦额头上冷汗我给白先生分析着,“在场一共七个人,你不怕死我们还怕死呢,而且你女儿就快要苏醒了,你难道想看到她被炸死吗?”

    白先生不语,这些问题他都想到了,但他就别不过那个弯,他认为叛徒该死不能留……

    “草他麻痹的,引爆吧!”袍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尿我们了,这小子疯了吗?

    黑袍迅速捂住耳朵,巨大的爆炸响声传来让我们的耳朵嗡嗡乱叫,巨大的黑烟从黑袍身上产生,迅速充斥整个屋子……

    我们都吓完了,真的要死了吗?

    可这多好几秒过去了,为何只有响声没有威力呢?我们身体还是完好无损啊,乍一看黑袍……草,黑袍人呢?妈的跑了!

    待我们准备好要追,已晚。

    ……

    黑袍歇斯底里狂奔,虽身上有伤但他的求生意志让他不得不向前跑!他不能死,他要好好在主子手下当差,混出个名堂来!给赵伟义那群傻逼们看看!

    黑袍把身上的假雷管炸药扔在地上,这样速度更快。

    跑了好远,再也没人能追上他了。

    浑身是汗黑袍把脸上的头巾摘下,若赵伟义在,他会看见一张熟悉熟悉再熟悉不过的脸了!他回来了!

    W2305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