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天下第一 > 第783章 : 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第783章 : 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就在此时,乔克领着一堆小弟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他的出现我不知是喜还是忧。

    达盛忽视了乔克,但乔克却没忽视达盛。乔克手下的人迅速的把达盛控制起来,这突发事件谁也没想到。达盛更是惊讶极了,“你个洋鬼子,你在干什么?”

    乔克走过去给了达盛一拳,示意让他老实。接着他的人提着砍刀站在了风辰帮骨干的身后,就好像古代执死刑的侩子手一眼。

    “赵伟义出来和我单挑!”乔克的手臂还没康复就想和我单挑。“你赢了,这些人我给你,你输了,你死在这里。你的人也会死在这里,而且你临时的时候必须要喊一声,我是天之骄子,怎样?”

    在乔克的小世界里,我的武力永远是低他一等的。上次我秒杀了他,他一直耿耿于怀对我的实力也报以很大的质疑。所以这次才想到这种办法来和我单挑。

    这是好机会,我要把握住。

    “好,但谁如果反悔,那怎么办?”

    “我以人格担保!”乔克正儿八经的发誓。

    我也算放心了,走上前几步。

    此时的我斗志瞬间激昂出来,我要战斗,我要救兄弟!

    战斗打响,我和乔克都如同风一样的冲了出去,这一次的乔克也拿出自己一百二十分的战斗力来和我对决。

    互相对了好几拳,都是吃痛着。

    乔克拳头变硬了不少,但还是和我差太多。

    对完拳之后乔克没有停手,又是踹了我两脚,我用拳头格挡,拽着他一只脚。狠狠的对他脚底板砸了一拳。这一拳的力气很大,乔克捂脚惨叫。

    我看准机会的拽着他的头发就是狠狠一甩,刚想甩出的时候我又快速的抓住了他。咣咣对着他的脑袋砸了好几拳,乔克被砸的快要昏眩的时候我才松手。

    乔克坐在地上都快要哭了,“你,你为什么这么强大?”

    “因为,这段日子我吃过的苦比任何一人都要多得多!”

    乔克不服气,还想占其身形,我又一拳砸了过去,乔克疼弯了腰。我发狠来了个勾踢,乔克腾空两米多高,快要下落到一定位置的时候,我举拳砸在他肚子上让他的身体深深陷入地砖下足足有二十多厘米深的位置。

    乔克吐了口血,表情痛苦。

    我拽着他的领子,高呼一声,“放了我兄弟!”

    达盛表情很苍白。很不爽。乔克表情也很僵硬,无奈的对他手下说,放了吧,全都放了吧。

    但达盛听见这话立马就急了。“妈的,绝对不能放,这是老子我的地盘,我也按照幕后吩咐做的。凭什么一傻逼洋鬼子出现就打乱了我的计划。要求放人啊?”

    “放!”乔克从牙齿里挤出一个字。

    那几小弟要放人,达盛则冲出束缚,说,“要放也只能放四个人,而且放的人我必须要亲自挑选。”

    “去你吗的!”听到这话我立马就急了,狠狠砸了乔克一拳。我兄弟如果还在达盛手里,那他以后再依仗兄弟来威胁我,那怎么办?

    但达盛异常坚决,就算死也不会多放一个人的。

    好汉不吃眼前亏,放一个算一个,我答应了。

    达盛要放的人是,翟少栋,孙毅,王晓童和戴海龙。这四人都是刚才站出来说要送死的,我也不是很清楚达盛选择他们是何用意,难道他们四人身上隐藏着什么规律?

    四人被解开了铁链的束缚,向我们这里跑来。我面露喜色,这四人的状态还算很不错,除了王晓童目光呆滞有些神经兮兮以外,剩下的都春光满面。

    剩余的那四个兄弟表情有些落寞,我立即表态让他们放心,只要我赵伟义有一口气在,就保证救他们出来!

    就在这时,几个zg龙小弟抬着担架上的一个人向我走来,那个人被纯白的床单盖住。我的心‘咯噔’一下。

    不会是钱风云吧?

    走到我的位置停了下来。

    白色床单缓缓打开,钱风云那张苍白又苍老的脸显现,他气若游丝的看着我,对我伸出了颤颤巍巍的手,“伟义……”

    “对不起钱大伯,我没去救你,都是我的错,害了你。是谁杀的你,你跟我说!”

    “是那一直和我合作的黑衣男……他杀我,我无怨无悔因为我背叛了他……不要帮我报仇,不要,他是个好人!”钱风云每说一句话都极其的费劲。

    “我死了,我想请你拜托照顾好小杰,行吗?这是我唯一求你的一件事情,行吗?”

    “行!”我干脆答应。

    “费心了,他的病,希望能好起来……”钱风云坦然一笑。

    钱风云的心口位置有一致命的子弹,黑衣人看来也很照顾他了,想让他走的安逸一些不留痛苦……但这老人居然为了他那病重的孙子硬撑了这么久……

    五分钟后,他走了,走的很安详。虽还有遗憾,但人的生命里怎能没遗憾呢?你放心,我不会报仇的,一路走好,你孙子的事,包在我身上。

    钱风云黑衣人会给他安葬好的,我们几人去了钱风云家的别墅。

    枪杀钱风云的地点不是在别墅里,所以他的家人还不知情。周遭打听,我们来到了一封闭的大铁门旁,这钥匙只有钱风云有。贞叉何血。

    我喊了声杨宏超。

    杨宏超一脚就把门踹变形了,又是几脚门彻底被踹开。迎面就是那铺天盖地一张接一张的黑白遗照……照片上的钱展笑的很阳光,一落寞的身影背对着我们。

    这人就是钱杰。

    钱杰他有病,有双重性格。一种性格是他自己,还有一种性格就是他奶奶……

    这是钱风云曾经告诉我的,之所以他会冷漠钱杰,不是因为他讨厌钱杰而是在帮他,他奶奶的性格怨念太重了,那种性格轻易不爆发所以钱风云在激怒,激怒出他那变异的性格出现及时灭杀。

    那种性格在钱杰的生命里仅仅出现了三次,第一次是八岁那年,他杀死了他爸爸妈妈。第二次他杀死了全家上下的所有保姆,第三次则险些没杀了钱风云……

    他奶奶死的很冤枉,冤枉到了非常离谱的程度,因为没有人知道他奶奶是怎么死的!就那么突然一天,人死了!

    之所有猜测那多出的性格是他奶奶,那是因为他爆发性格的时候会喊一些胡乱的话,话的语气不是他自己的,像极了他的奶奶……

    这满屋子的照片是钱风云贴的,是让他忏悔。钱风云认为钱杰暴怒杀了钱展是因为他又开始变异性格了,不过我却一清二楚,这是他本来性格。

    我拍了拍他肩膀给他拽了起来,搀扶到楼下下了车。

    钱风云的家产之类的黑衣人应该会管理妥善的,我们一行人挤在了一台小车上,但挤挤更舒服,兄弟们都回来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但刚一上车,就爆发出一雷人的尖叫。

    “啊,啊啊!!翟少栋要杀我,义哥,求求你快来救我,救我啊!”王晓童歇斯底里的惨叫,他声音悲惨极了。

    这叫声给我吓一跳,杨汶七一巴掌乎在他脸上,“你瞎说什么?达盛在那给你洗脑了?”

    “啊,我不想挨着翟少栋,也不想挨着孙毅和戴海龙,快让我去你那边,义哥,义哥!”王晓童哭的像个孩子,黑眼圈浓重的就像个大熊猫。

    我皱着眉毛,这到底是咋地了?

    翟少栋也很茫然,摸着脑袋纳闷中……戴海龙则骂了声,“傻逼,谁特么的稀罕和你挨着啊,找打!”

    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请相信阳光总在风雨后……

    W2305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