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天下第一 > 第511章 秒杀 金钻加更
    二十分钟的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反正一群人干看着是没什么意义的。

    我跟东条京恩以及赤木大少爷三个黑二代就走到了一起,三个人在几千人的围观下拿了一张桌子放在中间。三人围在三边,每个人的表情都很轻松。

    桌子是从赤木大少爷的房车上面拿下来的,还有葡萄酒,三个敌人居然这种时候喝起了小酒来。

    “赤木少爷,京恩少爷,今儿咱们也算是认识了,来,走一个!”举杯喝酒,我的动作显得很豪迈。

    赤木虽然想要告诉我葡萄酒不是这样喝的,但是见我这样的豪迈,于是也不废话了,一仰脖子就喝了个干净。

    东条京恩是听不懂我说的话的,但是看着赤木都举杯喝完了。他也不甘落于人后,于是也一口将酒喝了个精光。

    “赵兄,我听说你在你们国家也是一个大形帮会的继承人,不过现在是自己出来单干,咱们三个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还是一样的呢,今天能坐到一起也算是缘分呢,来,干一杯!”

    赤木明明就是想要掐死我的表情,却还要表现得很大肚的跟我一起喝酒,这种表情很精彩啊,看得我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酒还是要喝的。

    东条京恩用日语说了句什么,但是我听不懂,还是旁边的周一翻译给我听。东条京恩骂我们来着,说我们两个王八蛋居然欺负他听不懂华语。

    我跟赤木哈哈大笑着仰脖子喝酒。

    四周一圈子的人无论是我风辰帮的还是山头组或者是稻川会的人都想不通,我们三个明明是生死 小说网)怎么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喝酒呢。

    而且喝起了酒似乎越聊越开心,我跟赤木聊起了女人,跟东条京恩聊起了毒品,跟他们吹牛我是我们国家陆军特战队的一员,还曾经牛逼的一个人放翻了包括营长在内的一营的特种兵战士。

    对于我的这个牛逼,赤木两人一至的表示我吹得很是清晰脱俗,当然,东条京恩的话是由周一转答的。

    我说完我的,他们两人自然也要吹牛逼了,赤木跟我说他的家世很奇怪,他的母亲是他的姐姐,因为他是他爸上了他自己的亲生女儿生出来的孽种,所以他一直很疑惑,他不知道该喊他老子赤山国是叫爸呢还是叫外公。更不知道该叫他的母亲是叫妈呢还是叫姐姐。

    为此我跟东条京恩都笑得差点断气了,紧接着东条京恩又讲了一个笑说,说他爸是同性恋,他十三岁的那年还被他爸东条英鸡给强爆了呢……

    麻痹的,原本我觉是我消遣的故事已经够不靠谱了,没想到这两个家伙更变态,居然拿自己的家事来扯蛋。

    二十分钟过得很快。甚至没有用到二十分钟,十几分钟的时候,赤木的人便已经带着钱过来了,我们三个人加一个周一马上就撤退开了,然后扯着嗓子骂了一通就准备开战了,好像刚刚一起喝酒的人是别人似的。

    “赵伟义,快点把你的派出来送死吧,今天的对战你一个人都没有死,我特么真的很不甘心啊!”赤木开始骂起了战来,不过他的骂战很没有水平,一点儿杀伤力都没有。

    “哈哈哈,你个傻逼,恐怕今天你又得失望了,别说是小爷欺负你,今天我特么就不出手了,叫我小妹出来跟你的高手玩儿玩儿吧,语汐,上!”呆木投弟。

    越语汐带着凌厉的杀气从黄彩仪的身边蹿了出来,看到她,赤木的眼睛都直了起来,因为他发现这个小美人居然是这么的漂亮,比起黄彩仪来都毫不逊色啊!

    “等一等,赵伟义,我愿意再加注一千万,我就不要你的钱了,要是你这小妹输了,就让她跟着我吧?怎么样?”

    有人送上钱来不要怎么行呢?

    “两千吧!”我马上把价码翻了一翻,于是赤木又乖乖的叫人送上来了两千块人民币,这可是现金啊,刚刚他特意叫他的小弟多取了点出来的,没想到真的有用。

    赵语汐对于我拿她赚钱这件事没有什么意见,只是带着一阵杀气冲了出去。

    没有打声招呼,也没有什么开场白,她冲了出去,然后又回来了。

    在动手的时候,她就只说了一句话:“你不配玩儿刀!”

    然后她的那个对手的脑袋便自鼻子处断掉了就像是一个被斩了一半的西瓜!

    所有的人都愣了好半晌之后才反应过来,一片哗然,赤木更是吓得小心脏扑通直跳。

    万万没想到啊,真的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被赤木看上的小妞居然有着这么犀利的刀芒。

    这简直逆了天了啊!

    那个可怜的高手看她是一个女生,居然起了轻视之心,却不料她动手凶残且迅速,根本就没有给他动手的机会,他的刀才拔到一半就彻底的拔不出来了,因为他的上半边脑袋已经掉下来了。

    “赤木啊,忘记告诉你了,我这个妹妹是我们风辰帮的第一高手,下次你就要小心你的脑袋咯!”说完,我便哈哈大笑着跟随东条京恩的人一起利落的离开了。

    赤木愣在原地好久好久,然后才甩了甩头将那个英姿飒爽的小姑娘给抛出了脑海,然后一言不发的回家了。

    今天败了,败得相当的彻底,赤木不是一个有着一个有着小女人心态的人,在失败之后他从来不会去后悔,他只会做的就只是坐到一个安静的条落里慢慢的想着该怎么样才能找回场子。

    没有敢在日本停留,鬼知道那个赤木什么时候会反悔啊,这里可是日本,必须得连夜离开。

    稻川会还是相当的看重我们这种大盟友的,我们的不限量的白粉供应让他们产生了对我们的结交之心,于是他们向我们证明了他们的实力!

    除是将赤木给镇住之外,在我们离开的时候,他们居然是直接派了一条船通过特殊的渠道直接把我们送回到了国内。

    这一路上我们都过得有些忐忑啊,生怕赤木派人追了过来,麻痹的,在陆地上我们可以用手段用稻川会震聂赤木,但是如果是到了海上呢,拿什么吓唬人家?

    说真的,这一次的日本之行原本就是在玩儿火,我们的计划并不精密,一直都是走一步看一步,伏招除了东条京恩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什么了。

    至于最后的赌注,那绝对是临时起义的。

    事后我自己都在想,这一次的日本之行还真的是属于天神保佑啊,要不然的话,我恐怕压根儿就别想找到黄彩仪,在日本的变数实在是太多的,别的不说,单单就是一个波多野结衣就是最大的一个变数,如果不是她跑过来跟我说了黄彩仪他们所处的位置的话,恐怕我现在都还一直找不到她呢。

    我不知道事后赤木会怎么样,反正事后,我是骂了这狗日的一千次,一万次的,更诅咒的还有那个渡边一郎,狗日的,之前打赌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怎么处置这个傻逼呢,还有那个山本剑,黄彩仪身上的伤全部是来自于他!

    “我在此向你发誓,下一次见到那个山本剑,我绝对会把他碎尸万断的!”看着黄彩仪小腹上包着的纱布,我的心都碎了。

    在船上的时光,我除了跟兄弟们一起喝点酒之外,一直都陪在黄彩仪的身边,一边看着她,一边听着她讲她到日本的事情,听得我时而咬牙切齿,明而拍案叫绝,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明白了之前达盛叔跟我说他能保证黄彩仪是安全的话是什么意思了。W2305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