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天下第一 > 第464章 三百年的爪牙
    在关于攻击波次这个方面,我在把罗松打成了猪头之后,也有打过电话跟他商量过这事儿。

    当时我是刚刚好把叶飞收集到了同袍会那些同伙到来的信息告诉了他,得到了那些同袍会的人员安排。还有曾玉怜这个罪愧祸首身处何方的时候,罗松就斩钉截铁的说他要亲自把曾玉怜的脑袋给拧下来!

    君子不夺人所好,达胜叔很早已前就告诉过我同袍会不是好惹的,三百年,就算是王朝都兴衰过了,能够挺立那么久的一个势力,我们都不相信它会这么容易的被干掉。

    再说了,高武的战斗力我是见识过的,天目的那些人也不会比我风辰帮那些在黑火里训练过出来的人物差。

    所以,总结下来,就是说这特么绝逼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既然难啃,我本来就有种避让的打算的,罗松想要自己主动出手拿下这些人。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可是我还是没有想到,超过五百名持枪武警组成的包围圈居然让一辆有着防弹玻璃的汽车给撞开了。

    两分钟前刚刚到达这边的我们目瞪口呆的看着望远镜里的那一辆横冲直撞出来的车,不用我吩咐,马上就有小弟悄悄的跟了上去,能在这种情况下跑出来的,肯定是条大鱼,不过也有被调虎离山的可能,所以,这些兄弟们只需要跟着他们就行了,不用拼了命的去拿下他们。

    不过紧接着爆发出来的战斗才是更加的让我们心惊。

    五百名持枪的武警原本是可以组成两道非常完美的包围圈,将这些人至之于死地的。

    可是在一分钟左右的适应期之后,那栋房子里居然逐渐的有了还击,开始还好,但是渐渐的从那黑压压的房子里传出来的犀利攻击就让人心惊了。

    带队的武警已经被干掉了。没有了领队的人,其他的武警战士躲避的夺避,送命的送命。火器的声音慢慢的停了下来。

    猪头脸的罗松被翟少栋他们从一辆燃烧起来的车后面给拖了回来,他的十几个手下最后有命回来的只有不到五个了,其中有一个的肩膀都被打穿了,透过血窟窿眼儿,我们可以看到他在颤抖的肌肉,罗松看得脸色苍白,我们几兄弟却是看得笑眯眯的。

    这种伤口,我们这些混黑道的哪一个没有经历过?就连我也是从血池堆堆里爬出来的啊,身上受的伤不比其他的兄弟们少。

    “狙击手,他们怎么可能会有狙击手?”罗松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原本在他看来这是一次很泻火的打击黑道的行动,可是为什么这些黑道份子的力量比起这些武警战士都还要牛逼?

    这不科学啊!

    “呵呵,罗省长,有什么好惊讶的啊。人家连防弹车都有,有几个狙击手不算事儿嘛,我估计你要不提两个一个营过来,今天恐怕是血本无归的!”一个营五百人左右,罗松也太大意了,以为一个营带着枪就可以横扫这里,把曾玉怜给拖出来轮x。可是现实却是反过来把他给x了,让他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天天。

    罗松是一个从善如流的人,听我说完,他二话不说就打电话叫人了,他跟我说过了,这一次为了他儿子的仇他已经疯掉了,这一次之后,他的省长之位恐怕就已经不保了,不过没关系,只要能把大仇报了,罗松觉得其他的都已经不重要了。

    但是现在想要调集人过来,情况貌似也不容乐观啊。

    这栋楼我们之前就已经调查过的了,后面是一水儿的居民楼,不过路就只有这么一条,想要离开的话,那就只有从正面出来。

    可是别忘记了,这些人可都不是普通人啊,他们会像普通人一样走寻常路吗?

    从对面枪声来听,好像他们是没有动了,但是这边的武警们也少了许多,所以也看不出来是他们因为跑路了呢,还是因为这边的人数少了不值得他们开枪了呢。

    “义哥,准备好了,那些狙击手应该就百同袍会暗堂的人,他们已经打算朝后面撤退了。”电话里传来宋阳的声音,他早就在半个小时之前就到了后面守着了,到不是我们有多么的厉害可以看穿战局,而是罗松太过于自大了,他觉得前面的地盘就该是被他的这些武警战士们一力拿捏的才对,所以宋阳就被可怜吧吧的撵到了后方去了。

    说句自夸的话,如果当时宋阳在这里的话,恐怕现在的战绩完全都不会是这样的,麻痹的啊,这个暗堂的人显然也是比较牛逼的,居然可以跟正归军一较高下。呆团狂血。

    “他们到后面了?他们怎么过去的啊?从楼上跳的吗?”我想像着一群人从楼上用绳子串着跑到别的居民楼的画面。

    “这些狗日的把墙给打穿了,直接就从弄堂里过去的,狗日的,义哥,我们可要小心一点儿啊,这些家伙带着大家伙呢,居然还有火箭炮啊窝槽”

    我冲旁边的罗松无语的翻了翻白眼,麻痹的,还是小看了这个有着三百年历史的大形帮会啊,麻痹的,火器就不说了,连火箭筒这种大家伙都可以拿得出手!

    我正打算叫宋阳小心一点儿呢,突然,大楼里“轰”然一声,响起了一声大爆炸,大楼的窗户一下子就爆开了,有火光冲天而起,同时,窗户口被炸出来了好几个人,他们都满身带火的从窗户上面跳了下来,从四五层楼上跳下来可不是什么好玩儿的事情,反正几个火人跳下来之后就再也没有一个动弹的了。

    “草,宋阳,什么情况?”我冲着电话那边大吼了起来。

    “没事,这玩意儿太危险了,所以自作主张开枪了,我只是想把它打坏掉,结果居然打爆了,草,看来炸死了好几个人啊……”

    我愕然了,战场之上的情况用瞬息万变来形容也是不过份的,宋阳刚刚炫耀完了,他那边的信号便断掉了,紧接着,我们又听到了好几场惊爆。

    我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儿了。

    “草他麻痹的,兄弟们不能等了,木白,周仪你们去追击,少栋,孙毅,乔克,你们跟我过去,宋阳他们可能出事了……”

    我们的心一下子都狠狠的纠了起来,宋阳的枪法虽然出神,但是他可不是万能的,从刚刚那中断的电话可以听得出来,就算他不是主要面临的危机,那他也是受到了波及。

    草草草草,一想到这个嘴贱的小子有可能被人干掉,我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了。

    绕过整个小区需要三分钟时间左右,如果是开车过去的话应该就更快了,但是现在有车也没用啊,路都被挡死了,我特么还没有本事在这种情况下把车开出来,除非是飞车!

    小区里到处都是火苗子,一些警察正在疏散那些吓坏了的平民,看到这些持枪的武警,这些平民百姓们才稍稍安心了一些。

    我们一群人穿过去的时候,人群里那些普通的平民却突然现出了辣相,几把尖刀捅入到了武警们的身体里,这些人显然是同袍会的高手,一刀捅下去之后飞快的拔刀,然后再次捅下去,一连三四次之后才会追向下一个。

    平民们再一次的尖叫了起来,和平年代的他们哪里历过这种事情啊,都被吓坏了。

    “草你麻痹的!”翟少栋最先发火,看到一名暴徒准备一刀劈向一名女孩儿时,他咬着牙冲了上去,不过还有一把刀比他更快,瞬间刺入到了那名暴徒的眼窝子里……W2305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