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天下第一 > 第447章 跟张阳是知音

第447章 跟张阳是知音

    避过张阳一脚的我飞快扭身,敏捷的再一次抱住张阳的大腿,嚎啕干哭道:“队长,队长别动脚。这么多人看着呢,多少留点儿面子……”

    张阳怒火万丈,环视病床旁站着的一圈医生护士们,纷纷垂头红着小脸蛋儿吃吃的笑,张阳怒道:“你特么闯了这么大的祸,把我们害得这么惨,老子不教训你一顿,这个特种大队的队长白当了!面子?你特么还想留面子?”

    “不是啊队长,我是说给你自己留点儿面子,穿着小裤衩儿别抬腿,一抬全走光了,……咦?队长,原来你的也这么长。呵呵,我们是知音啊!”我惊喜的跟张阳攀起了交情。

    这些日子被张阳虐过无数次,终于找回了场子,看着张阳被烤的样子,我觉得这些天来的揍都没有白挨。

    我笑得毫无愧疚,哥们儿已经很厚道了,只是用汽油把你们的黑森林变成白虎小鸟,顺便再烘烤了一下你们的菊花,换个心狠手辣的没准扔个手雷进去,炸你们一身屎。

    不论我怎样抱狗腿,怎样攀交情…可还是不可避免的挨了张阳一顿痛揍。

    我被揍得很惨,当然,我也不会像别的特种兵那样任张阳打骂,我可没有打不还手的良好素质。两人等于是在医务室打了一架,我打输了,但张阳的二弟也被我抽冷子踹了好几下。大家都吃了亏。

    我的越营行动闹出了不小的动静,整个军区都知道猛虎特种大队这回栽在一个新兵蛋子手里,整个大队被我闹得鸡飞狗跳,连号称杀神的队长张阳也挂了彩,伤在一个没法见人的地方,众说纷纭的各种流言漫天飞,我成了军区的风云人物。

    按我闹出这事的性质,绝对是要上军事法庭的,幸好军区的老大是苏菲的老大,她帮我打了几个电话后,事情便被压下,后来种种传言喧嚣尘上时,一位军区副司令员发了话。

    特种大队需要什么人?除了需要文化军事素质过硬,还需要桀骜不驯。调皮捣蛋,绝不墨守成规的性格,换个角度看事情的本质,我无疑是一个合格的特种兵,如果这是一次实战演习,特种大队军营为敌营的话,我这次的破袭表现足可授我军功章。

    当然。军区不可能真的给我授军功章,至少特种大队的战友们对我怨念颇深。

    他们想不通,我这样的家伙日常训练样样拉稀,格斗射击惨不忍睹,不显山不露水的却干出这么一件龌龊事,不但害得十来个人被烤了小鸟儿,事后恼羞成怒的张阳队长还给全体战士狠狠加了一次餐,加餐内容为日常训练科目加倍,外加不带任何食物野外生存一个星期,战士们回来时一个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一副被山里的黑熊凌辱过的形象。

    我自然不能安然无恙,把队长和战友们害得这么惨,始作俑者总要付出代价的。

    战友们野外生存的那个星期,我被关了一个星期的禁闭。

    这还不算完,战友们陆续归队后,全体集合讨论开会,讨论生存训练的成绩得失,我又被政委周大军叫上台当众检讨那天公厕事件的罪恶行径。

    我觉得有点烦了,就这点儿破事你们有完没完?

    由此可见,个人能力和个人的心胸气度是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有本事的人不一定心胸宽广,比如这帮杀人不眨眼的兵王,从张阳到普通队员,几根毛的事纠缠这么久,心眼儿小得跟少林寺梦遗方丈似的。

    操场上鸦雀无声,千人如一人,排着整齐的队列,静静的目视司令台。

    七大军区,每个军区至少有一个陆战特种大队,规模和组织大致相当于团级战斗单位,编制千余人,一般辖为3个营。

    当然,猛虎大队是其中比较特别的存在。

    从小黑屋里放出来,我走上司令台,展开早已写好的检讨,语气沉痛的开始念诵。

    “我犯了一个错误,尽管我这一生犯过无数次错误,但这一次的错误无疑是巨大的,其行为特别严重,其手段特别残忍,其性质特别恶劣”

    台下一片静默,战士们如标枪一般伫立在操场中不言不动,唯独那十几个公厕受害者眼中露出不善的目光,很显然,他们受的奇耻大辱不是一篇检查可以打发的。

    “…我辜负了党和人民对我的教导,也辜负了队长政委对我的栽培,更辜负了各位战友对我的爱护”我念着念着,扭头见队长张阳不大满意的目光,于是只好又补充了一句:“我还浪费军队的宝贵物质,比如5公升汽油,汽油现在涨到8块了,发改委不知干什么吃的,也没见降个价……”

    张阳的目光愈发冷冽了。

    我暗叹,剩下的我也不敢念了,怕勾起我们惨痛不忍回顾的记忆,于是干脆略过,总结陈词:“总之,我错了,我有罪,我检讨。”

    念完台下仍旧一片默然,那十几个受害者脸色仍旧不大和善,望着我的目光恶狠狠的。

    台上的张阳眼睛一眯,冷冷道:“这就是你的检讨?犯了这么大的错误,几句话轻描淡写就揭过去了?”

    政委周大军也连连摇头:“不深刻,不深刻呀。”

    我叹息道:“这种事儿描写太详细,不是给你们伤口上洒盐吗?队长,你这是陷我于不义啊……”

    张阳冷硬的面容直抽抽:“…………”

    台下十几名受害者脸上的愤愤之色越发浓郁,大伙儿瞧着我的目光像刀子,仿佛要将我生剜了一般。

    强烈的怨念令我情不自禁的缩了缩脖子,现在我也感到有点害怕了。

    若不消了我们心中这口恶气,万一以后上了战场,没准会被哪个孙子暗地打黑枪呀。

    看着下面那十几个人不满意的表情,还有那蠢蠢欲动的仇恨目光,我心知这档子事仅念一篇检计是不可能善了的。

    于是我高举起双手,叹道:“事情做都做了,再说什么都是虚头巴脑,毫无意义……”

    用手点了点那十几个受害者,我表情沉重道:“我明白你们的感受,毕竟从猕猴桃变成生鸡蛋,心理上一时半会儿无法接受这种巨大的落差……”

    众人目露凶光,我感觉我挑起了他们的怒火。

    迎着那些不善的目光,我在台上做了一个非常出人意料的动作。

    当着操场上近千人的面,我默默褪下裤子,露出威武雄壮,昂扬翘首的二弟,然后摸出早已经准备好的个剃须刀,飞快将自己二弟周围的毛发剃了个干净,雄师一般茂盛的二弟几分钟时间变成了雪白干净的秃尾巴鹰,那叫一个醒目提神。

    扔掉剃刀,我把剃须刀往地上一扔,光棍气十足吼道:“都看到了,一报还一报,不就几根毛的事儿吗?这就当我给大伙儿赔罪了。”

    台下十几名受害者的脸色终于回暖,由阴转晴。连张阳都目露笑意,暗暗点头赞许,憋了许多天的窝囊气一扫而空,政委周大军的脸色却有些难看。呆岛反巴。

    “都是大老爷们儿,屁大的事儿掰扯个没完,有意思吗?还要不要我念检讨?”我挺起了胸大声问道。

    “不用了!”台下十几个受害者兴高采烈跟过节似的。

    我大笑:“行,这事儿揭过去了!”

    “好!”众人齐声喝彩。

    解散后,我又被政委周大军关了一天禁闭,理由是“无组织无纪律”。

    我被放出来后,大伙儿对我的态度明显热情了许多,直到现在,那些目空一切的特战队员们才真正把我当成了我们中的一员,真心接纳我了。W2305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