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天下第一 > 第93章
    那些撒落在我们面前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女生每一个月都会用几天,然后会被染得血红的……卫生巾!!!

    没有语言能形容那一刻我们的愤怒。这是再赤裸不过的挑衅了,这是再直白不过的侮辱了。

    怒,愤怒,爆怒,怒到不能自己。

    我把拳头捏紧,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解进勇,戴海龙等人没有再说一句话,而是慢慢的走了上去,看他们的架式,他们是抱着就算是死,也要把这些小逼崽子扯下阶梯来的打算啊。

    可是他们没有能生得三头六臂,现在冲上去绝对也就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被上面的那些人用石头。有棍子给打下来,然后再尿上一泡尿。

    所以,我拦住了他们两,虽然我自己也想上去得要命,可我还是说:“忍,忍忍吧!”

    两人咬着牙齿的声音我也能够清晰的听到。

    “高中的那些孙子们,怎么?这就萎了?没有动静啦?哈哈哈哈哈,还以为你们真的有什么能耐呢,还想统一a市?呸,煞逼……”张旭的声间远远的传了过来,解进勇又差点冲动了,但是我却再一次的拉住了他们。

    忽然,我灵机一动。

    “勇哥,想不想出出气?”

    解进勇没好气的道:“废话。我现在都想把这些煞逼捏碎了。”

    我冷笑道:“那好,现在大家听我命令,站成两排。快点快点,站整齐一点……”

    我把受伤的,没受伤的小弟都叫了起来,然后把他们排成了一排。

    有小弟问我:“义哥,我们这是要干嘛吗?这样长着像是做广播体操一样,看起来好二哦。”

    我冷冷笑道:“少废话,快点站好,我要让他们‘偿偿’我们的厉害!”

    大家听我这么一说,都很兴奋,解进勇兴奋的问我:“义哥是不是有办法把我们弄上去?操,只要我能上去,老子非把他们几个小逼崽子的蛋黄给捏出来不可!”

    我见大家都站成了一排,很直,后面还有一排替补的之后。我才冷笑道:“不,我没有办法把你们弄上去,不过……或许我可以把他们弄下来!”

    解进勇傻眼了,弄下来?怎么弄?当他们这群初三的家伙是二逼吗?说下来就下来?

    我可不管解进勇怎么想的,今天的这股气,我们是了必须要出的,否则的话。我们所有人估计回去都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了。

    我再一次的站到了前面去,我们两排两三百黑衣人站在那里,光是阵形到也有够壮观的。

    上面的那些新七中的小混混们也都看着我们指指点点的,不知道我们站成这种做广播体操的阵形到底是要干什么。

    张旭也冲我吼了起来:“喂,高中的那些傻逼们,你们在下面排成一排是想要干嘛?成片的给爷爷们跪拜吗?”

    “哈哈哈哈……”新七中的小混混们集体哈哈狂笑了起来。

    我冷冷一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尽最大的力气吼道:“上面的小逼崽子们,谢谢你们哈……”上面的人都听傻了,不过他们到是以为我们傻了,怎么还要感谢他们呢,我接着吼道:“感谢你们修建了新七中这么大的一个公共厕所,里面还养着这么多的垃圾,来吧兄弟们,今天,就让我们尿个痛快吧!”

    说完,我当着所有人的面,然后第一个把裤子给脱了下去。

    兄弟们怔了一怔之后,全部都沸腾了起来,一个个儿的儿的哈哈大笑的解开了皮带,然后掏出一根根小树苗,冲着新七中胡乱尿了起来。

    一百多穿着全是黑色衣服的黑衣人,都把裤子脱到了腿弯,露出毛绒绒的白大腿,然后翘着老高的老二拔天而尿……这画面,是何等的壮观?

    现场马上就有一股子尿味儿弥漫开来,但是大家却是无比的解气,尿得那叫一个爽快无比啊。

    上面的张旭等人反应过来我们的举动之后,马上就怒了在上面乱吼道:“草你玛,住手,麻痹的,再不住手老子砍死你们!”

    有的时候,有些东西,自己可以随便乱糟蹋,可是容不得别人有半点侮辱,这种东西,叫做母校。

    对任何一个人来说,母校就算是再破再烂,也都是有些感情的,自己再怎么骂,再怎么砸,那都可以,但是别人要是来砸来骂,对不起,老子非得跟你玩儿命不可。

    可是现在,我们居然敢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把整个新七中尿得满地都是。

    解进勇他们尿得尤为畅快,真是恨不得自己有无穷的尿啊,尿成在道山洪,把整个新七中淹没了才好……

    听着上面张旭等人的叫骂,这回轮到我们挑衅了,解进勇就无比解气的吼道:“一群只会缩在鸡窝里满嘴喷粪的小逼崽子们,有种到是下来啊,老子等你来砍,不来是我孙子!”

    戴海龙接过话头骂道:“不下来是,是众人的孙子,哈哈哈……”

    我们第一排的兄弟尿完了之后,后面的兄弟也尿出了创意来,不仅只站规矩的站在一个地方尿,他们开始换地方了,跑到他们新七中大门口去尿,跑到他们大门前面的雕塑上去尿,还有一个猛男居然直接拉了一泡屎在新七中也不知道是哪个伟人的雕像脸上……

    整个新七中尿气横飞,尿水四涌,上面的新七中的那些小混混们气得又跳又骂,棍棍棒棒,石头什么的朝着下面猛砸乱丢了过来,可是都由到离得太远,只能做些徒劳罢了。

    那个张旭在上面气得直骂娘,但是他们却始终不敢下来,就在上面跟我们对骂了开去。

    “麻痹的,折雕像!”我的心也横了出去,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开始叫兄弟们把那尊三米高的雕像推动了起来。

    这玩意儿原本是固定在地上的石头,但是里面是空心的,几个是搬不动,但是我们有几百个人呢,一人踹上一脚,一人推上一把……没一会儿,这雕像在轰然一声巨响中,摔在了地上,然后从中间断裂成了几瓣。

    上面的人骂得更急了,但是他们却还是不敢下来,只敢在上面拍着栏杆泄愤。

    他们不敢下来,我也就没折了,如果不是看他们还有很多存储起来的石头的话,恐怕我已经开始组织人手反杀了回去。

    可是现在,我们却只能把新七中的下面的花坛,草地,雕塑,大门,还有几间不怎么用的房间门给破坏掉……

    兄弟们发泄一通之后,就在我的一声‘撤退’命令下离开了。

    当我们一群人黑压压的退走了之后,那些没点毛胆子的新七中的初中生们敢开始跑下来清场,当他们看着满地的屎尿齐飞的场景时,他们哭了,也有人吐了。

    谁都知道,这一次我们跟新七中的梁子结大了!岛低状巴。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早在他们打伤我们兄弟的时候,我们就没有跟他们合拢的可能了,麻痹的,一群小逼崽子而已,老子还就不信收拾不了他们了。

    我们一群人退到了大皇城台球厅,然后包扎的包扎,该上医院的上医院。

    不过我们几个大哥,除了杨汶七还在输液之外,其他的人全部都是带伤参加了会议。

    我,解进勇,王江峰,王晓童,戴海龙全部都坐到了一起,大家都摸着身上的伤,目光很是懊恼。

    “对于今天新七中的事情,大家都有什么想说的吗?”我看向了众人,表情很冷静。

    大家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最后都同时摇了摇头。W2305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