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护界仙王 > 第四百七十章 聚齐
    “陆兄弟,你可算是来了,天卷可是等你多时了。”在这处空间之中,身体自由不受限制,说话也不受限制,在陆通出现的那一刻,天卷满脸喜色的对着陆通呼喊道,就连称呼也是那样的亲切。

    陆通的出现,确实令天卷高兴不已,本来,在场的众人之中,鹰古城和乐极生同属乐天一部,而蝠灰翼和东冥宗那位瘦小老头也是一伙,天卷确是只有自己一人,相比之下,独自一人的天卷明显处于弱势,好在陆通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

    “呵呵,让天卷宗主担心了,陆某这里赔不是了。”看到天卷如此热情,陆通微笑着对天卷拱了拱手,顺势和天卷站在了一起。

    自此,三大势力都有两名修士站在了这里,彼此对持着,相互监督着,也在焦急的等待着……

    看到出现在这里的人,陆通心中大致有了打算,但凡到达这里的,无不是千宗海岸的领军人物,跺跺脚,千宗海岸都会颤三颤的主,而这些人实力和心机比鹰正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对付他们将比对付鹰正还要麻烦。

    “不可大意,全力以赴。”暗暗的环视了一下在场的几位修士,陆通心中暗暗提醒到自己。

    “天卷小侄,灰翼老弟,你们说下一个出现在这里的会是谁呢?要不要我们堵上一把啊!”看到众人都是十分警惕紧张的望着空荡荡的大殿,猛然间,鹰古城皮笑肉不笑的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呵呵,鹰老怪,我们静心等着就是了,赌不赌的就毫无意义了,谁知道过会儿会发生什么呢?很可能现在输的赌资过会就回来了,而且是加倍的返回,你说是不是啊!天卷小侄?”对于鹰古城呢个的提议,蝠灰翼并没有赞同,而是大有意味的说了这样一句话。

    听到蝠灰翼这样说法,陆通心中也是暗暗赞同起来,现在不管如何赌,输多少或是赢多少,一旦过会宝物出现,众人以命相搏,你死我活的,谁都不知道宝物的最终归属,赌不赌根本就毫无意义了。

    而听了蝠灰翼的问话,天卷只是微微的笑了笑,不急不慢的说道:“两位长辈,等着就是了,不管谁来,反正都是我们三宗修士,何必如此着急呢?”

    天卷的话音刚落,内殿大厅一处空间一阵波动,一道苗条的青色人影闪现,略微一观察之后,快步走到蝠灰翼面前极为利索的说道:“宗主,青竹来了,我哥呢?”

    “好,不错,不错,你哥还没来,等着吧!”看到蝠青竹来到这里,蝠灰翼面露大喜之色,夸奖了蝠青竹几句,然后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担忧之色。

    “是她,看来此女子定然有不凡之处,绝对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看到是蝠青竹而不是蝠青空出现在这里,陆通在心中暗暗的评价了一句,同时将目光看向了其他几人。

    当看到鹰古城听到蝠灰翼的话语之后一脸的不屑与轻视,陆通心中暗暗想到:“看来那蝠青空是来不了了,说不定还出现意外了呢?”

    这边陆通想着,没过多长时间,内殿之中的虚空又是一阵波动,鬼伤天阴沉着脸走了出来,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快速的走到天卷身边,对着天卷一躬手,郑重的说道:“天卷宗主,鬼某来了。”

    “鬼宗主,有劳了,一会儿还得多多出力啊!”

    “责无旁贷。”

    对于鬼伤天的到来,天卷并没有多少喜色,只是礼节性的回答了一句,而鬼伤天回应一句之后,顺势站在了天卷的身后陆通的另外一侧,目光不停的打量着众人。

    “天卷宗主双眼之中透着一种焦急,看来鬼伤天的出现并不符合他的心思。”暗暗的瞟了一眼天卷,陆通心中想到,同时也下意识的推测起最后一位可能出现在此地的修士来:

    “鹰正已经不可能了,蝠青空很可能也被鹰古城击杀或者赶走了,众人之中只有望际或者元震天有这等实力了,这两人到底会是谁呢?”

    虽然有着这样的疑问,但是陆通无形中还是认为望际出现在这里的几率要比元震天大得多,不是别的,就因为望际神秘,这是一种直觉,而直觉往往是最准的。

    按照从黑棺林进入红门廊之内的人数逐次推算,能够穿过前两道门最终进入到这里的修士绝对不会超过九人,现在在场的已经有了八人,那最后出现的一人将直接决定力量的对比。

    “哈哈……,看来还是三三开啊!”看到鬼伤天站好之后,鹰古城满脸喜色的说道。

    作为千宗海岸元老中的元老,鹰古城这点自信还是有的,既然临海一部、东冥一部都有三名修士出现在了这里,那么他们乐天一部没有理由会缺少一名修士,而这名修士必定是他的兄弟无疑,因为只有他最了解自己兄弟的实力了。

    陆通看到鹰古城这幅面容,再看看在场众人脸上表情也是不一,乐极生脸上没有多少变化,但无疑轻松了不少;蝠灰翼脸色一紧,看了看蝠青竹和那位瘦小的老头,也是一脸紧张之色,不禁为福青空的安危担心起来;天卷则是脸色骤然一变,随即消失,恢复了原样,静静站在那里等待起来,但是紧攥的拳头明显暴露了他此时的紧张。

    而陆通在听到鹰古城这样话语之后,心中则是好笑:“这鹰古城未免也太自大了,还三三开,一会有你好看的,鹰正要是能来,那我陆通今天就撞死在这里算了。”

    尽管这样想,但是陆通脸上没有丝毫变化,双眼不断闪动着,观察着此时众人的表情,并暗暗盘算着自己心中的打算。

    在众人焦急的等待之中,内殿之中的空气再次出现一阵波动,望际一步踏了出来,快速的扫了众人一眼,然后急速的来到了天卷身后,对着陆通和鬼伤天礼节性的示意了一下。

    于此同时,在望际来到这处空间之后,整个内殿发出一阵抖动,显然在向众人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该来的都来了。

    看清是望际最后一个来到这处空间之中,众人皆有剧烈的变化,蝠灰翼猛然瞪了瞪眼,快速的扫了扫鹰古城和天卷,虽然有些失望但还算是满意,接着嘴唇微动,向蝠青竹和另一位东冥宗老头传音起来。

    而看到望际到来之后,天卷那紧攥的拳头慢慢舒展开来,眉角也向上挑了挑,不自觉的挺了挺脊背,内心中的自信完全显现出来。

    鬼伤天礼节性的回应了望际打招呼之举后,眼中闪过一道冷冷的寒光。

    两人这般变化,陆通完全看在心里,天卷是真心的高兴,毫无疑问,望际方才是天卷最大的依仗,至于鬼伤天,那冷冷的寒光,则是显示着一种嫉恨心里。

    “厉害,天卷小侄,没有想到你还有这种手段,实在是让老夫刮目相看啊!”看到望际站在天卷身后,鹰古城脸色沉到了极点,咬牙切齿的对着天卷说道。

    “呵呵,古城宗主,你也不必失望,或许鹰前辈一会就会赶来的。”对于鹰古城的恨恨的问话,天卷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惧怕,反而满心欢喜的回应了一句。

    “说,你们谁与鹰正对上了,是将他赶走还是击杀了?”没有理会天卷的挖苦之言,鹰古城突然一指众人喝问起来。

    显然,鹰正此时没有出现就意味着再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乐天一部实力骤然减缩,鹰古城自然想要弄清楚是谁与鹰正对上的,鹰正到底是死是活了。

    可是鹰古城越是想要知道,众人确是没有一个承认的,而此时的陆通自然不会当这个‘明白人’,来个身份表明,站出来一声大呼:“鹰古城,你别再这里大呼小叫的了,鹰正早已被小爷我击杀了。”

    他还没有笨到那一步,此时鹰古城向众人这样一问,就表明他也不知道是谁击杀了鹰正,众人选择沉默,他自然不会主动承认了。

    “到底是谁?快告诉老夫?鹰正是死是活?”这一次,鹰古城双目之中闪动着血光,带着滔天的怒气,咆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