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护界仙王 > 第三百七十五章 飞泉灵舟
    来到一叶成器准备提取定制的灵舟之时,叶丰海旁敲侧击表达了一些不满,瞬间使陆通明白了其中的原委,没有丝毫犹豫,陆通甩出了三亿灵石,震撼叶熔的同时也让叶丰海刮目相看起来。

    “陆道友,由于时间太短,仓促之间建造一艘这样巨大的飞行器具,我们只能将其炼制成为一件最低级的法宝,无法在使其品阶上升一点,还请见谅。”按下收拢遮掩白雾的按键之后,叶丰海来到陆通身边,边看着慢慢消散的白雾,边略带歉意的说道。

    “能够将其建造出来,祭练成为一件法宝,这就已经超出陆某想象了,有劳了,有劳了。”看着渐渐露出整个轮廓的灵舟,听了叶丰海的话语之后,陆通拱手致意了一番。

    “陆师傅,还请查验一下是否符合你的要求。”待到所有白雾全都消失殆尽,整个灵舟现出整体,站在高处观看的叶熔指着整座灵舟示意起了陆通。

    “不错,不错,很好,很好。”看着现出整体的灵舟,陆通面带微笑,点头应答到。

    只见整艘灵舟从舟头到舟尾近三十丈长,宽处有三丈多,整体呈细长型,周身散发着银白色,高挑的舟头安装着坚硬厚实的防护板,防护板之上均匀的分布着九个水桶粗细的圆孔,里面黑洞洞的不知隐藏着什么。

    两侧同样各有三十三个可以收放自如的大型飞行板,每个飞行板两侧同样有两个黑洞洞的圆孔,而在灵舟的尾部则是一块巨大的平行换向板,换向板上面布满了许多拳头大小的粗孔,每个粗孔都散发着极为明亮的亮银色。

    在这艘灵舟的甲板之上则是两层交替上升的楼宇,是供修士乘坐休息的地方,从上面雕刻的一个个窗棂来看,至少可以容纳百人。

    整座灵舟没有精美的雕刻,没有别致的装饰,显得朴实无华,是一艘非常实用的飞行低阶法宝,比之在清泉宗郝仇渊等人拥有的飞泉木舟要强上数倍,而且还有许多意想不到的功能,更是单纯用来飞行的飞泉木舟不可比拟的。

    看到陆通不住的点头,表示着自己心中的满意,叶熔微笑着说道:“陆师傅,不知你如何称呼这艘灵舟呀?”

    “飞泉灵舟。”听到叶熔这样问,陆通好似早就想好一般,微笑着回答了一句。

    “飞泉灵舟。”而叶熔听到这个名称时默默的重复了一遍,看了看另外一侧的叶丰海,显然对这个名字不太满意,按照他的心思,造价如此之高,如此豪华的私人灵舟最起码得有个响亮的名字,没有想到陆通竟然起了这么个与其毫不沾边的名字。

    可是陆通不在意叶熔和叶丰海的吃惊,微微一笑,法力微转,整个人腾空而起,来到灵舟的舟头,双掌一拍,一道精血喷涌而出,泼洒在了舟头之上,转眼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接着整个飞泉灵舟周身白光大胜,伴随着‘砰砰砰……’的声响,两侧的飞行板自动收了起来,猛然间,整艘飞泉灵舟极速收缩,转眼就成了一艘三尺来长的灵舟模型。

    双手托着飞泉灵舟,陆通满意的笑了笑,随即将其收入了储物袋中。

    “刚才之事还请陆道友见谅,叶某有个请求,不知可否?”看到陆通满意的收起了飞泉灵舟,叶丰海走到近前,对着陆通微微一拜,然后满脸歉意开口说道。

    “叶道友见外了,我们之间无需分彼此,有什么事,叶道友但说无妨。”见陆通微笑着作出了回答,叶丰海一脸难堪之色的说道:“不知道友可否将这艘灵舟的图纸留下,丰海想要参演一番,将来也好有个提升。”

    “这有何不可,陆某还期待着有朝一日,能够请叶道友建造一艘更高级的灵舟呢?再说,以陆某和叶阁主的关系,成人之美的事,陆某当然愿意做了。”听到叶丰海想要将图纸留下,陆通愉快的应答下来。

    图纸并不是什么机密的重宝,再说叶丰海早就见识过了,留着只想精研一下,提高一下他的炼器水品,就算叶丰海想要炼制出同样一艘飞泉灵舟,对他也没有什么损失,所以,陆通方才大方的应答下来。

    收了灵舟之后,陆通和叶熔、叶丰海又交谈了一会,待叶盛出来之后,没有过多的耽搁,两人很快就离开一叶成器返回了仙缘宗大杂院,临行之前,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准备呢?

    “叶熔,这位仙缘宗的陆通道友到底什么来头,竟然可以一己之力建造一艘这样的灵舟,就算是十大头码的掌门也未必有这样的魄力啊!”陆通走后,叶丰海转头向在前边站立的叶熔问道。

    “二叔,陆道友的来历,叶熔也是不太清楚,但此人绝非等闲之辈,也是大有背景的样子,而且此人并非奸诈邪恶之徒,不然侄儿也不会让叶盛跟随他啊!”看着陆通带着叶盛离开的背影,叶熔满脸希冀的回应了一句。

    “早知道此人如此有魄力,二叔也就不说那些言语了,免得惹得此人不快,让盛儿受苦。”见叶丰海此刻有些后悔初次见到陆通时的做法,叶熔微微一笑,十分轻松的说道:

    “二叔,你老人家就不要多虑了,陆道友绝非小肚鸡肠之人,再说人家也是豪爽信誉之人,不然决然不会在支付如此多的灵石费用的,我们还是进去忙我们的事去吧!”

    说完之后,叶熔转身向回走去,而叶丰海看了看前方陆通消失的背影,又将刻录着飞泉灵舟建造图纸的玉简握在手中看了看,随即默默的说到:“如此年轻,竟然懂得如此精妙的阵法,委实难得啊!”

    ……

    第二天,是千宗海岸最为重要的日子,天刚刚放亮,陆通收拾利索,漫步走出了自己的居室,来到会客厅之中,与在场的每一位留守的结丹修士一一拜别后,带着窦天、宫震宝等随行修士在孙鑫和几位高阶修士的陪同下一同向出行码头奔去。

    没用多久,在陆通的带领下,仙缘宗众位修士来到了此次出行的地方,临海宗巨型码头之上,远远看着近二十艘的大型捕猎船,陆通、孙鑫等人全都惊讶无比。

    在此处临海宗巨型码头之上,此刻停靠着近二十艘大型捕猎船,每艘都有二百多丈长,捕猎船之上巨型桅杆林立,一头头一阶妖兽在船上修士的指挥下正在搬运着捕猎用具,船上修士,妖兽往来,好不热闹,每艘高耸的桅杆之上都悬挂着两面或者三面甚至更多的大旗。

    看着其中一艘行猎船之上挂着三面湛蓝色的大旗,其中上面分别写着风剑宗、玉明宗和仙缘宗,陆通转身对着孙鑫等送别修士一拱手说道:“孙大哥,各位长老,码头和货源就靠各位了,我们就此别过。”

    “陆兄弟,海岸之事无需挂牵,一路顺风。”见陆通和随行修士全都到位,孙鑫和其他几位留守长老一拱手,祝福了一句。

    “我们走。”再次对孙鑫等人举手示意一番后,陆通率先向挂着仙缘宗大旗的捕猎船上奔去,其他修士也各自对着孙鑫等人拱手致意一番,紧跟着陆通疾驰而去。

    “什么人?”陆通带领仙缘宗众位修士刚刚接近行猎船停泊区域,一位临海宗巡视筑基修士冷冷的喝止到。

    “仙缘宗陆通带门下弟子登船。”对于这位临海宗巡视弟子的喝问,陆通丝毫不以为然,冷冷的回答了一句,然后将一面蓝色令牌扔了过去。

    接过令牌查看了一番,看了看陆通身后的众位修士,这位临海宗筑基期修士点了点头拿起挂在胸前的一只一尺多长的海螺,对着船队吹了三次,然后向边上一站,朗声开口说了一句:“有请登船。”